第271章 第27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71章 第271章

    初夏, 气温上升, 拂过的风都带着一丝微醺的暖意。

    公董局。

    莫清寒从里面走出。

    他穿着一身黑色风衣,周身气质冰冷,眼底阴寒。

    正值下班时间,街上人来人往, 喧闹声不断。

    而莫清寒同他们格格不入, 他面容平静, 走到自己的车前。

    当莫清寒刚拉开车门之际,一辆车子朝着他的方向驶来。

    莫清寒察觉到异样,立即提高了警惕。

    他放在车门的手一滞, 转头看向车子来的方向。

    这时,车子减慢了速度, 恰好停在了莫清寒的旁边。

    莫清寒认出是闵爷的车。

    他冷笑一声, 将车门合上。

    随后, 莫清寒面不改色地上了那辆车。

    待到车门一合,汽车立即往前开去。

    车子离开了热闹的街区, 穿过街道,开往一处僻静的位置。

    过了一会,闵爷将车子停了下来。

    附近人烟稀少, 行人寥寥无几,偶有几声虫鸣响起。

    正是谈话的好地方。

    等到了安全的地方后,闵爷立即转头看向莫清寒。

    他的话语中带着明显的质问:“周行是你派人杀的。”

    莫清寒能够听出闵爷在强忍着怒气。

    他看向闵爷,没有说话。

    相当于默认了此事。

    闵爷见莫清寒不答,他立即明白了莫清寒的意思。

    闵爷捏紧了拳头:“莫清寒, 你坏了我的计划!”

    莫清寒擅做主张,不同他商量,破坏了他安排好的一切。

    按照现在的情形看来,有人发现了他的身份,还借此要挟他。

    莫清寒嘴角露出冷笑:“你的计划?无非就是针对佘佩安。”

    闵爷怔了怔,眸色渐深。

    他将凶杀案推到周行的身上,正是想不动声色地除掉佘佩安的左右手。

    原本他隐瞒得极好,但是现在自首的事情一出,佘佩安知道了这件事是他的手笔。

    他本就不愿和佘佩安正面对上。

    现在,他们两人的斗争放在了明面上。

    若是佘佩安来闹,金刀会的人都会知晓两人不和,内部会产生分裂。

    金刀会刚在上海站稳脚跟,根基尚浅。

    如果别的帮派想要趁虚而入……

    如今正是最好的时机。

    闵爷定了定心神:“我和佘佩安不和,是金刀会内部的事情。”

    他继续说道:“周行一死,法租界那些人更会盯紧了金刀会。”

    闵爷咬紧了牙,话从喉中挤出。

    莫清寒漫不经心地看过去:“哦?明爷,我记得你在汉阳监狱时没有这样胆小。”

    莫清寒不晓得闵爷在担心些什么,但是他知道闵爷定是隐瞒了一些事情。

    闵爷:“这是上海,和平饭店有陆三少管着。”

    闵爷没有正面回答莫清寒的问题,他绕了个弯子。

    莫清寒听到陆淮的名字,眼底阴沉。

    莫清寒随之开口:“明爷,你在怕什么?”

    这次,闵爷没有立即接话。

    车内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这里本就荒无人烟,此时少了说话声,更是安静得诡异。

    闵爷心绪纷乱,似乎是回忆起了过往之事。

    金刀会不能乱。

    他来上海的目的,是为了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现在事情正在进展中,还没有达到他的预期。

    在此之前,他必须安全地在上海立足。

    他必须一直利用金刀会,完成自己的目的。

    莫清寒将闵爷的反应看在眼里:“你有害怕的事情,也不想暴露身份。所以……”

    莫清寒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你和我的合作,不会这样结束。”

    闵爷猛地回头看向他:“你……”

    闵爷双手握拳,杀意尽显。

    若是莫清寒稍有异动,他就会立即出手。

    莫清寒看见闵爷的动作,却对他笑了。

    面上尽是嘲讽之色。

    他偏开了头:“放心,我不想知道你的秘密。”

    此时,莫清寒声音发沉,眼底一片冰冷。

    他的目光落在车子的前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件事,我会替你保密。”

    莫清寒本就对此事不感兴趣。

    对他来说,闵爷的秘密只是一个能促进两人合作的契机,而不是一个值得深究的事情。

    再者说了,又有哪个人没有想要隐藏的事情。

    闵爷有他的过去,他同样也有想要得到的东西。

    莫清寒看了一眼闵爷,此时闵爷已经恢复了平静。

    闵爷眸色深浅不明,似乎想要透过莫清寒,看清楚他背后的秘密、

    莫清寒径直拉开车门,夜风忽的灌入车内。

    夜风微暖,对莫清寒来说,却极轻极凉。

    莫清寒很快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

    十年前。

    乔云笙来到上海已经有一段时间。

    如今,鸿门发展的势头极盛,加入帮派的人也日益增多。

    罗二爷是鸿门的头目,最近他一直在考虑一件事情。

    罗二爷作为鸿门的掌权人,年事已高,他需要找一个接班人。

    如今在罗二爷面前,有两个人选。

    一个是在鸿门待了几年的毕平瑞,他能力极强。

    但是毕平瑞有一点没有让罗二爷满意。

    毕平瑞性子不够狠厉,他虽做事谨慎果断,却仍旧少了一股子血性。

    另外一个人选是刚从黑市比武出来的乔云笙。

    之前,罗二爷曾目睹了乔云笙狠辣的手段。

    乔云笙在面对旁人的欺辱时,奋起反抗。

    乔云笙没有因为他们的求饶而放软心思,反倒是将其往死处逼,绝不留情。

    罗二爷欣赏他的性子,同时也看出了乔云笙此时的窘境。

    他存了试探之心,给乔云笙指了一条出路。

    罗二爷让乔云笙去参加黑市比武。

    即使乔云笙去了解黑市比武,明白了这项比赛的黑暗,但是罗二爷相信,乔云笙绝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果不其然,乔云笙通过场场厮杀,不但在黑市比武中活了下来,还成为了冠军。

    经过黑市比武的历练,乔云笙的性子变得更为内敛,却依旧心狠。

    成为黑市比武的冠军后,乔云笙如愿以偿地进入了鸿门。

    乔云笙的行事作风都被罗二爷看在眼中。

    罗二爷心中隐约有了评定,但是他仍需要给他们最后一次考验。

    罗二爷坐在书房之中,他将门口的手下叫了进来。

    房门合上,手下恭敬地站在罗二爷面前。

    “二爷,有何吩咐。”

    罗二爷转头看向窗外,阳光正盛,落进了书房。

    明媚的阳光在窗边划出了一片四方天地。

    罗二爷神色淡淡,下一秒他开了口:“你去仔细调查一下乔云笙。”

    手下接到命令后,刚要转身离开。

    罗二爷又补上一句:“特别是要找出乔云笙的软肋,看看他有没有真正在意的人。”

    这时,罗二爷收回了目光,看向手下。

    手下顿觉背脊一凉,他立即点头应下。

    手下的动作很快,没过多少时日,乔云笙的详细资料就放在了罗二爷的桌上。

    罗二爷随意翻看着,面上带着漫不经心之色。

    手下站在一旁汇报。

    “乔云笙无父无母,父母在多年前已经身亡。”

    “他也没有多少亲戚,在父母死后,全都断了往来。”

    手下的声音在耳畔响着,罗二爷忽的抬手。

    手下立即收声。

    罗二爷从资料中拿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女子穿着素净长裙,笑容温婉。

    “这是谁?”

    顿了顿,手下开口:“乔云笙同她认识多年,两人感情极佳。”

    “她随乔云笙来了上海。”

    罗二爷又问:“她叫什么名字?”

    手下:“明芙。”

    罗二爷声音落下:“派人监视着。”

    手下隐隐猜到了罗二爷的心思,他应了声是。

    乔云笙不知道,自己成为了罗二爷接班人的人选。

    他更想不到,自己的初恋情人会被罗二爷盯上。

    近日来,乔云笙一直在为鸿门做事。

    他逐渐有了自己的势力,他感激提拔他的罗二爷。

    若不是罗二爷,他不会走到今日这个地步。

    这日,乔云笙被罗二爷叫到了书房中。

    罗二爷坐在桌旁,正低头看着什么东西。

    乔云笙走进房中,身后的房门合上。

    乔云笙语气恭敬地叫了一声:“罗二爷。”

    罗二爷抬头看向他:“你知道今日我为什么会叫你过来吗?”

    乔云笙开口:“二爷有何事吩咐我去做?”

    罗二爷看了一眼乔云笙,身子往后靠去。

    他话锋一转:“毕平瑞为鸿门做事很多年了。”

    “他很有能力,也极为忠心。”

    乔云笙不晓得为什么罗二爷会忽然同他提起毕平瑞。

    下一秒,罗二爷转移了话题,说到乔云笙的身上。

    “但是他有一点不足,而你却不一样。”

    乔云笙心神一凛,他猜到了罗二爷接下来的话。

    罗二爷:“我一直在思考,你们两人之中,我应该选谁当我的接班人。”

    话音刚落,乔云笙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他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往上涌,他下意识捏紧了拳头。

    罗二爷继续说道:“我对你更满意,不过……”

    “我希望你在成为鸿门首领前,能够做一件事。”

    乔云笙凝神看去,罗二爷将一张照片放在了桌上。

    乔云笙立即认出了照片里的人,是同他一起来上海的明芙。

    自从他参加黑市比武之后,他与明芙的联系逐渐变少。

    进入鸿门后,事情繁忙,他几乎没有同明芙见过几次面。

    看来罗二爷调查了自己,现在他提到明芙是何意?

    乔云笙没有立即开口,他在心中思索着。

    罗二爷一眼就看出了乔云笙的心思,现在乔云笙还没有成为一个能独当一面的人。

    尽管他强装冷静,但是他的眼神依旧泄露了他的情绪。

    罗二爷笑了笑:“不必紧张,我只是想让你和她断了关系。”

    下一刻,罗二爷收起了笑意,声音陡然冷上几分。

    “做大事之人,本就不该有软肋。”

    “现在我给你一个小时,你去同那个女人告别,之后就再也不要见面了。”

    罗二爷语气不容反驳,没有给乔云笙拒绝的机会。

    怀表的盖子弹开,罗二爷的视线落在表上。

    “时间已经开始了。”

    “若你没有将她送离上海,我就会派人杀了她。”

    乔云笙胸口一滞,秒针嘀嗒的声响落在他的耳畔。

    下一秒,乔云笙推开了房门,拼命往外跑去。

    乔云笙的手心尽是冷汗,心跳声杂乱无序。

    他手紧握着方向盘,车子开得飞快。

    没过多久,乔云笙的车子就停在了明芙的家门口。

    乔云笙立即下车,车门砰地一声关上。

    此时,明芙恰好留在家中,她听到门外的动静,立即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只见乔云笙快步走了进来,神色慌乱。

    明芙已经有些时日没有见他了,心中自然欣喜。

    明芙刚想开口唤他,没想到乔云笙头也不转地走进了房中。

    明芙觉得奇怪,跟了进去。

    她看见乔云笙将自己衣物扔进了行李箱中。

    明芙心下一慌,立即出声制止:“你要做什么?”

    乔云笙没有抬头:“待会我会将你送出上海,你赶紧回家。”

    明芙忽听到乔云笙的话,鼻子一酸,落下泪来。

    她强忍悲痛:“云笙,你可有原因?”

    明芙温柔惯了,她会听从乔云笙的话,但是她只想知道乔云笙的想法。

    听到明芙叫他的名字,乔云笙抬头看她。

    “我已在鸿门站稳了脚跟,而你却成为了我的负累。”

    “你速速归家,不要再来上海了。”

    乔云笙故意将话说得狠了些,他不想明芙还有所挂念。

    说完后,乔云笙将箱子的扣子合上:“好了,我送你去火车站。”

    明芙紧抿着嘴唇,被乔云笙拉出了房间。

    这时,门外忽的响起喧闹之声。

    乔云笙停下了步子,他通过脚步声辨认,来人不止一个。

    难道罗二爷变卦了?

    外头的人并没有给乔云笙太多时间,立即进入了房间。

    乔云笙神色一凝,视线落在门口那人身上。

    是罗二爷。

    罗二爷走在最前面,一群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跟在他的身后。

    明芙被眼前的阵势吓坏了,她不敢出声,躲在乔云笙的后面。

    乔云笙咬了咬牙:“二爷,一个小时还没到。”

    罗二爷抬手,身子侧到一边,手下也跟着退到旁边。

    中间空出一条道来。

    乔云笙不知罗二爷是何意,但是他现在只能带着明芙离开。

    若是迟上一步,他不晓得情势会如何变化。

    乔云笙朝罗二爷点了点头,然后拉过明芙。

    明芙虽吓得手脚发软,但仍旧跟在乔云笙的身后。

    两人走过罗二爷的面前,来到院子中。

    当他们快要走到门口时,罗二爷依旧没有任何举动。

    乔云笙微微松了一口气。

    气氛一张一驰,乔云笙后背的衣服竟然被冷汗浸湿了。

    院子中的冷风一吹,寒冷彻骨。

    而背对着罗二爷的乔云笙并不知道后面发生的情形。

    在乔云笙的手覆上院门之时,罗二爷无声地抬起了手。

    站在他另一侧的杀手会意,他立即从怀中掏出一把枪。

    枪口对准了明芙。

    乔云笙似有所感,背脊一凉。

    他刚要转头之际,枪声猛地响起。

    子弹准确无误地射中了明芙的心脏。

    这一刻,天地间仿佛瞬间安静了一般。

    乔云笙只见明芙的身子一软,往地上跌去。

    乔云笙扔掉手上的行李箱,箱子重重地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他伸手接住了明芙的身子。

    此时,明芙早已没了呼吸。

    她双目微睁,曾经温暖的身体逐渐变得僵硬冰冷。

    乔云笙双脚似乎失了力气,同明芙一起摔在了地上。

    他的膝盖狠狠地跪在了地面,钻心得疼。

    到了这个时候,他后背的冷汗早已被风吹干了。

    心跳仿佛停了半秒,在不断拂过的寒风中沁出细微的痛。

    乔云笙缓缓地转头,看向罗二爷。

    他想要问为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罗二爷朝乔云笙走了几步,停在一米开外。

    他冰冷的声音落下:“永远别让多余的感情绊住你的脚步。”

    “我这是在帮你。”

    乔云笙只觉遍体生寒,冷意难当。

    寒气在这一刻收尽,黑暗在眼前聚拢。

    ……

    乔云笙睁开了眼。

    他拼命地喘着气,沁凉的空气进入他的胸腔。

    乔云笙发现方才的场景,仅仅只是他做的一场梦罢了。

    房内并未开灯,重重的黑暗落下,一直延展到房间的尽头。

    乔云笙从床上坐起,冷意从脚底抽起,忽的袭卷而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之前的事了。

    不知为何,他居然会突然梦到明芙。

    乔云笙还记得方才那场梦的后续。

    自从明芙死后,乔云笙便一心为罗二爷效忠。

    明芙的死是罗二爷给他最后一道试炼。

    而他成功通过了。

    当罗二爷退位之后,鸿门头目的位置果真落到了他的手上。

    可是罗二爷不知道,他培养出的不是一个得力的助手,而是会随时取他性命的恶魔。

    他丝毫没有顾忌,也没有看在罗二爷精心提拔的份上,而放过罗二爷。

    当乔云笙当上鸿门首领的第一天,他就将罗二爷杀了。

    绝情绝心,这点可是罗二爷教会他的。

    乔云笙站起身,走向窗边。

    窗户推开,夜风忽然而至,灌入房中。

    乔云笙心中升起的那一丝悲怆,也随着夜风散了。

    ……

    翌日。

    乔云笙去了明芙的墓前。

    因为昨晚的那一场梦,乔云笙起了念头。

    明芙死后,乔云笙将她葬在了上海郊外的一个墓园中。

    春日已过,吹过来的风带着一丝暖意。

    而乔云笙却丝毫不觉得温暖,他默然无语地走在去往墓地的路上。

    草地上早已经覆满了绿意,延展开来。

    此时,墓园里寂静无声,一个人也没有。

    乔云笙脚步沉重,眉头紧皱。

    明芙的墓地有专人打理,向来干净整洁。

    乔云笙站在目前,陷入回忆之中。

    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墓碑上,定定地看着。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找她的影子。

    但那些女人始终不会是她。

    过了许久,乔云笙才转身走出了墓园。

    而深陷回忆中的乔云笙并未注意到,墓园里还来了其他人。

    在乔云笙走近明芙墓前的时候,那人一直站在不远处。

    他一直注视着乔云笙,身侧的拳头握得极紧,青筋乍现。

    那人似乎强压着怒气,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如今虽已是初夏,但是此时天气阴沉。

    天幕压得极低,仿佛下一秒就会沉沉落下。

    一切就像是风雨欲来的前兆。

    等到乔云笙走后,那人走到了明芙的墓前。

    他目光深深,面容悲痛。

    他正是金刀会的闵爷。

    天边尽头,忽的划过一道闪电。

    闪电映亮了天空,随即光又灭了。

    四下的树叶哗哗作响,远处传来轰隆的雷声。

    仅有的一丝暖意瞬间消失殆尽。

    闵爷同样忆起了往事,眼角微红。

    由于强忍悲伤,闵爷的声音有些沙哑。

    往事历历在目,他永不会忘。

    “妹妹。”

    闵爷的话音刚落,就消散于风中。

    下一秒,雨水随之而至,寒气遍及他的全身。

    如同面前这块冰冷的墓碑。

    闵爷声音漠然,犹如寒冰。

    “我来替你报仇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开车。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71章 第27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