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2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7章 第27章

    尽管陆淮叫了沈九的真名, 但他们是生死之交。沈九过了一会儿便把这事给忘了。

    他更关注的显然另有其事。

    比如, 陆淮的终身大事。

    瞧瞧陆淮这反常的样子,沈九的好奇心被彻底激发了, 仔细琢磨琢磨,他越想越觉得这事儿有趣。

    陆淮先是让他找声音好听的姑娘,结果他焦头烂额地找了好多天,那姑娘连个影都没见到。

    结果后来陆淮自己找着了, 还派人去跟踪那姑娘, 跟踪了大半个月, 估计连面也没碰到几次。

    陆家三少何时做过这种事啊,陆淮想要了解一个人, 什么手段使不出?可是陆淮偏偏采取了最迂回的方式。

    默默地了解她。

    沈九笑出声, 这不是喜欢还是什么?

    尽管陆淮嘴上否认他喜欢叶楚,但是沈九知道,男人都嘴硬,陆淮更是个中翘楚。

    陆淮要是不想开口, 那你就算把枪抵到他脑门上,他也只会冷冷地看着你, 然后一言不发。

    沈九表示理解,这是陆淮头回喜欢一个姑娘,他迟迟不敢追求, 就怕惊扰了她。

    不过就凭陆淮那冷冷的性子,泡个妞都要暗戳戳地跟踪,这妞啥时候才能泡到啊。

    沈九作为陆淮最好的朋友, 自觉要担负起重任,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帮他们一把。

    沈九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沉吟了许久,反正过几天陆淮要去恒兴茶社谈事,干脆让陆淮和叶楚来个“偶遇”。

    姑娘的小手摸不到,让陆淮解解眼馋也好 。

    想到这,沈九高声喊:“曹安!”

    曹安进来后,低着头:“九爷,有何吩咐?”

    曹安心想:九爷终于肯找我了,方才那扔烟灰缸的模样真可怕,还以为自己差点丧失了九爷的信任。

    沈九说:“你去信礼中学找一个叫叶楚的女学生,就说沈九爷请她喝茶。”

    曹安猛地抬头,以为自己听错了,叶楚?那不是三少看上的人吗?

    九爷整个下午的状态都不太对,说不定就是为此事在纠结。

    兄弟看上的女人,追还是不追?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完了,难道说九爷要和三少抢女人?

    他们不是好兄弟吗?日后会不会因为一个女人翻脸?

    ……

    曹安的心里已经脑补了一场大戏,直到他眉头都皱得紧紧的,乍一看,更丑了。

    看到曹安的表情,沈九瞥了他一眼,真丑!搁在面前咋就那么碍眼呢?

    沈九问:“还怵在这干什么?”

    曹安忙说:“九爷,叶楚要是不来,我应该怎么做?”

    曹安摸不清沈九对叶楚的态度,毕竟不同的人,请他们喝茶的方式也不同,如果这姑娘是九爷喜欢的,这方式就要委婉些了。

    沈九给了他一个白眼:“那还用说?她要是不来,你就绑着……”

    话未说完,沈九突然意识到叶楚可不是一般姑娘,陆淮追求叶楚都怕惊扰了她,自己可不能太暴力。

    沈九立马改口:“叶楚不来,你就好生劝她来,再说了,我沈九的面子,她能不给?”

    曹安应了声是,他已经知道九爷的态度,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轻慢了这位叶楚姑娘,不然他就等着九爷的斥责吧。

    那头信礼中学正值课间休息,叶楚在教室里温习功课,同学们叽叽喳喳地讨论最新的八卦,教室里氛围很好。

    这时,一个同学走到了叶楚桌前,说:“叶楚,学校门口有人找你。”

    想了想,同学又补了一句,担忧地说:“不过那人看上去有些凶神恶煞的,你若不认识他,就别去了。”

    闻言,叶楚抬起头,放下手中的笔,跟着同学往外走。

    还没到学校门口,叶楚便远远瞧见那里的人。

    门口站着一个男人,面相有些凶狠,身材魁梧,一双眼睛泛着精光,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叶楚认得他,他是沈九身边的曹安。曹安虽然面相不善,但是他心肠不坏,对沈九更是忠心耿耿。

    不过曹安为什么会来找自己?难道是沈九要见她?

    这辈子,她只在路上碰到过沈九两次,并未有其他交集,没道理沈九要见自己。

    难道是陆淮要见她?叶楚不解,按理来说,上次在车上她已经消除了陆淮的戒心,而且书店那回,陆淮甚至因为先前派人跟踪她而道歉了。

    这么多天,陆淮没有采取行动,也证明了不再怀疑自己。

    但不管怎么样,她还是要去见曹安,看看他要说什么。

    叶楚走过去,问曹安:“你找我有什么事?”

    曹安牢牢记住沈九的话,千万不能唐突了叶二小姐。他的语气亲切,声音也一改往日的洪亮:“叶二小姐,五日后九爷请您喝茶。”

    叶楚听见是沈九要见自己,她有些疑惑,问:“九爷找我有什么事吗?”

    曹安只是个传话的,他哪知道为什么:“这我并不清楚,不过,九爷指明了要见您。”

    叶楚的眉头皱了皱,沈九是陆淮最好的朋友,难道沈九见她,是因为陆淮还想要试探自己?

    那自己可不能去,上次她应对陆淮就已经很艰难了,现在再加个狡诈如狐狸的沈九,要是想脱身就没这么简单了。

    如果这次见面是沈九自作主张的,那叶楚更不敢去了,好不容易陆淮不追究自己的事,她可不要去陆淮面前刷存在感。

    要是哪天陆淮发现了不对劲,又盯上了自己怎么办?

    叶楚看向曹安:“不好意思,我与九爷素昧相识,我并不愿去。”

    “请你帮我转告九爷,实在是抱歉。”

    听了叶楚的话,曹安愣了一下,感情叶楚姑娘还不认识九爷,是九爷在暗恋叶楚姑娘啊。

    叶楚姑娘这神态,这语气,分明不在意九爷,曹安在心中默默为沈九抹了一把辛酸泪。

    如果是别人不愿去见九爷,曹安早就把那人狠揍一顿,然后再五花大绑送到茶社。

    可是没法子,叶楚不是一般姑娘啊,曹安苦着一张脸,有口难言。

    曹安认为自己一定要帮九爷再争取一下:“叶楚姑娘,九爷一直在念叨您呢,您就去见九爷一面吧。”

    叶楚沉思,事出反常必有妖,沈九非要自己自己去,里面一定有猫腻。

    叶楚说:“抱歉,我不会去,我先走了。”然后叶楚就离开了。

    曹安默然看着叶楚的背影,心中忐忑,都怪自己嘴笨,没有完成九爷的吩咐,这该如何是好?

    沈九第一次请叶楚,以失败告终。

    ***

    自从那天沈九派曹安到信礼中学找叶楚被拒绝后,他们那行人便没有再来过。

    叶楚担心了几日,很快就放松了。想来他们应该不会再来找她麻烦了。

    即便她重生一世,在外人看来,现在,她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女学生。

    但那事还是给了叶楚一个警醒,在自己的羽翼尚未丰满之前,必须遵循一个原则。

    低调做人,小心为上。

    毕竟,叶嘉柔年纪尚小,也没有遇到原书男主莫清寒。最重要的一环始终没有发生……

    叶楚还有许多时间去筹划。

    她并不晓得莫清寒这个时候会在哪里,所以只能静观其变。

    至于反派陆淮和沈九……

    若是能和他们维持良好的关系,自然是好事。陆淮是全书中唯一一个能将莫清寒压得死死的人。

    没有男主光环的莫清寒,根本就不是陆淮的对手。

    不过,叶楚无法确定陆淮对她的态度是友好还是敌意,所以她不会轻举妄动。

    这天夜里,叶楚刚同母亲苏兰一起用过晚餐,她坐在房中翻着一本书。苏兰说这本书好看,让叶楚也看看。

    书是先前在书店里买来的,那时还碰见了陆淮。

    叶楚看得极认真,一面一面地翻着,丝毫没觉得累。

    她已经看了一半,随着夜色的加深,四周也变得愈发寂静了。

    这时,静默里猛地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冒了出来。

    “阿楚。”

    叶楚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房间里没有人,外头的夜晚也安静得很,是谁在讲话?

    她忽的想起了之前那个声音,似乎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了。

    “阿楚,杨怀礼和叶嘉柔又见面了。”

    “杨怀礼不但向叶嘉柔道歉,还给她送了礼物。”

    “……”

    很快,声音又消失了。叶楚坐在房间里思索,用手扶着脑袋,开始想这个声音的由来。

    它总是将日后会发生的事,或是不被她知晓的事情告诉她。

    先前那几件事,在《红粉佳人》这本书中毫无记载,作者甚至一句话都没有提过。

    但这个声音仿佛是舞台剧里的旁白。

    总在需要它的时候出现。

    杨怀礼来给叶嘉柔送礼了?

    叶楚清楚极了,那次宴会上,杨怀礼丢下叶嘉柔跑路,任凭她被其他宾客嘲讽,是为了自己的面子。

    这次,杨怀礼向叶嘉柔道歉,定是因为他已经对她产生好感了。

    想来叶嘉柔近日闲得没有事做,又开始勾搭人了。她还真是不省心,叶楚得给她找点麻烦。

    叶楚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有一搭没一搭的。

    应该找谁呢?

    叶嘉柔既然已经勾搭上了杨怀礼,想必之前那个陈息远已经是弃子了。可陈息远偏偏还对叶嘉柔念念不忘……

    陈息远一直瞒着叶嘉柔一件事,那就是他的前情人李思文怀孕了。

    李思文家世不好,她收了陈息远的钱又没有把孩子打掉。她留着孩子,是为了嫁给陈息远。

    她心思缜密,一定不是个好惹的主。

    若是李思文知道了陈息远早就对叶嘉柔情根深种了,她会怎么做呢?

    叶楚的嘴角一勾,想到了一个法子。

    ***

    深夜,桌上的小花瓶里还插着几枝花,旁边的一盏台灯静静地亮着。

    下一秒,花瓶就被人扫落在地,砸在地板上,玻璃片碎了一地,几朵开得正盛的花可怜地躺在地上。

    李思文收回脸上狰狞的表情,随后又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她低头摸着自己的肚子。

    肚子撑起衣服,有着高高的凸起,显然是有了五六个月的身孕。

    一封信放在桌子上,上面只有寥寥几句话,但是按照纸张的褶皱,明显被人翻阅了很多次。

    “若是你想嫁给陈息远,明日就到峨眉酒楼的八号房间来。”

    李思文微蹙着眉,眉间有着淡淡的郁色。虽说李思文和叶嘉柔都属于小白花的类型,但还是有着很大的不同。

    叶嘉柔的柔弱中带着一点小女生的天真,让人有想保护的欲望。而李思文女人味十足,眼尾略微上扬,眼神极会勾人。

    就是不知道小白花碰上大白花,是一方全胜呢,还是两败俱伤。

    李思文一边抚摸着她那高耸的肚子,一边思考到底是谁想要帮她,或是利用她。

    她和陈息远的事只有少些人知道,加上她怀孕这件事,晓得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只有她,陈息远,还有她的贴身丫鬟了解内情。

    想到这,李思文的手就在肚子上捏成了拳。

    李思文是从乡下来的,她爹要将她卖给一个老头子做姨太太,她便买了火车票逃到了上海。

    李思文千辛万苦才攀上了陈息远,做他的小情儿,也比嫁给老头要好。

    在得知自己怀孕的时候,李思文欣喜若狂。她早就察觉到了陈息远想要和她分手的心思,虽然陈息远没有说出口,但是李思文哪会不知道原因。

    男人要么就是为钱,要么就是为了女人。

    看陈息远的样子,就知道他的心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了。虽说李思文不晓得那个女人是谁,但是她知道那个人一定也不是什么好姑娘。

    李思文想着用孩子就能拉回陈息远的心。

    但最让她没想到的是,当她告知陈息远她有了身孕时,陈息远仿佛晴天霹雳,给了她一笔钱,把孩子打掉,还要和她分手。

    李思文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想要嫁给一个比自己有钱得多的男人,也必须要付出点什么。

    而寄给她这封信的人是谁,又有什么重要呢?她也没有别的可失去的,就算是没有这信,她也是要做些什么的。

    李思文甜甜一笑,脸上露出一丝楚楚之色。她想着,孤注一掷的感觉也不差。

    “宝宝乖,我们马上就去找父亲。”李思文一边轻声哄着肚子里的孩子,一边站起身走向床,脚踩到地上的花,她也丝毫没有察觉。

    次日早上,李思文故意将粉涂得白了些,看上去就像一个气色不好,缺乏照顾的孕妇。

    李思文还特地坐了黄包车,到了峨眉酒楼。她捧着大大的肚子,下了车,走向酒楼门口。

    “请问,八号房间在哪?”

    站在门口的侍女面带微笑,将李思文一路带到了房间门口。

    等到使女离开后,李思文并没有立即敲门,而是在门外停留了一会。

    能不能嫁给陈息远,改变她的命运,便看这一次的会面了。

    直到她做好了心理准备,换上一副软弱可怜的样子,正才敲响了门。

    “进来。”

    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

    李思文推开门,并未看到房间里究竟是何人。因为在房间中央立着一面屏风,将屏风后的人遮了大半。

    “将门关上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四更在16点,评论随机掉红包。

    存稿发出的时候,系统会有一点延迟,大家没看到更新就点进章节目录。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7章 第2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