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第27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75章 第275章

    订婚宴结束, 罂粟回家后, 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个电话是戴士南打来的。

    他谨慎极了,只讲了一个地址,便把电话挂了。

    罂粟看向墙上挂着的钟表,秒针嘀嗒地走着。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

    在这个时间见面, 不会引起旁人注意, 也不会暴露自己。

    她冷笑了一声, 假戴士南做得极为小心。

    罂粟离开了公寓,开车去了戴士南口中的地址。

    见面的地方是一处私宅。

    罂粟停下车。

    她站在宅子门前看着,眸光一暗。

    若是她没有记错, 这是戴长官名下的房子。

    而他已经被囚禁在汉阳。

    现在……连他的生死也是未知数。

    罂粟目光冰冷,走进了这间宅子中。

    走廊的最后一个房间亮着灯。

    她走向那个房间, 推门而入。

    待到罂粟抬眼看向假戴士南时, 她的神色早就已经恢复如常。

    “戴长官。”

    她的语气恭敬, 听不出异样。

    戴士南正好倒了一杯茶,看了过来:“罂粟。”

    桌子上搁着泡好的茶, 他示意她坐下。

    戴士南:“这里没有旁人,不必拘束。”

    罂粟坐下来,拿起那杯茶, 喝了一口。

    做戏要做全套,这个假戴士南现在喝的,是戴长官最喜欢的茶。

    罂粟面不改色地放下了杯子。

    戴士南开了口:“这段时间事务繁忙,所以没有联系你。”

    还有另一个原因,他并非真的戴士南, 若是和罂粟接触过多,难免会露出马脚。

    他去调了罂粟的档案过来,将她先前完成过的任务全都记了下来。

    戴士南非但要此人能为自己所用,还要做到让她全心信任。

    罂粟:“我明白。”

    戴士南漫不经心地提起:“你来了订婚宴,莫清寒去哪里了?”

    罂粟极为肯定:“陆三少是绝对不会邀请莫清寒来的。”

    戴士南手中动作一停:“是吗?”

    罂粟神态认真:“长官可否记得北平火车站的枪击案?”

    戴士南点头,他看过报纸,但对北平那边发生的具体事情,并不清楚。

    “莫清寒让我在北平火车站接他。”罂粟说,“但在那个时候,我等到的人是……”

    “他和叶楚。”

    戴士南心一紧,莫清寒竟向他和董鸿昌隐瞒了此事?

    罂粟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戴士南的反应。

    这样看来,戴士南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

    罂粟将当时的事情缓缓道来,事无巨细,没有遗漏。

    “法租界有人派了杀手追杀莫清寒,他在火车上遇见了叶楚。”

    “叶楚身边定有陆三少的人在暗中保护,莫清寒为了动用这批人,挟持了她。”

    戴士南怔了一怔:“什么?”

    罂粟继续道:“在北平火车站起冲突的,正是陆三少的人和追杀莫清寒的杀手。”

    “依我看,陆三少一定会因为此事而厌恶莫清寒。”

    “况且,我也听到了传闻……”罂粟试探地看向戴士南,“莫清寒在公董局被架空的事情正是陆淮所为。”

    短短一番话中,罂粟将莫清寒和叶楚的敌对关系讲得十分明确,又表明了她对莫清寒先前和陆淮的交手毫不知情。

    这样一来,假戴士南既不会因此去找叶楚的麻烦,又不会怀疑自己。

    更重要的是,莫清寒三番两次惹祸上身,假戴士南必定会心生不满。

    “莫清寒这个人……”戴士南沉思,“我让你在公董局监视他,他可有异样?”

    听到这里,罂粟更为警惕。

    假戴士南终于问到了这个问题。

    她知道,他是在试探自己的态度,而她的态度决定了他日后的做法。

    “戴长官,有一件事我想不明白。”

    “直说便是了。”

    “我记得戴长官讲过,”罂粟皱眉,“莫清寒是你安排进公董局的。”

    “陆三少已经有了动作,想要架空莫清寒的权力……”

    戴士南搁下了手中的杯子。

    罂粟抬眼看去:“这件事有没有经过戴长官的同意?”

    她的声音微微发紧。

    仿佛在为戴士南不平。

    在戴士南的角度来看,罂粟最为忠心不过。

    他们两人对视,其实是在各自窥探着对方的心思。

    片刻后,戴士南回答道:“莫清寒太过招摇,是时候收收他的性子了。”

    罂粟唇角一牵,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她很快就开了口:“一切都听戴长官的。”

    罂粟低下头去,拿起茶壶,倒满了自己的杯子。

    这壶茶是假戴士南泡的。

    她的语气淡然随意,但这句话却意味深长。

    “戴长官的立场……”

    “就是我的立场。”

    戴士南观察着罂粟的表情,她的神色不曾有过异常。

    更何况,她似乎只是不经意地讲到这句话。

    他并没有怀疑她。

    罂粟喝完了一杯茶,搁下茶杯。

    杯子尚且还是温热的。

    她起身往门走去,推开门,离开了房间。

    房间的门再次合上。

    一扇门的两边站着罂粟和戴士南。

    她的眼底冰冷至极。

    罂粟知道一条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他们的立场,永远都不会相同。

    ……

    太阳被乌云遮了大半,阳光并不刺眼。

    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前几日举办了叶楚和陆淮的订婚宴。

    人逢喜事,叶老太太的病也已经好全了。

    叶老太太向来信奉神佛,她定期会去寺庙里祈福,祈求家人平安。

    她身体恢复,就准备去寺庙一趟。

    在叶楚和陆淮结婚前,叶老太太想为他们祈福。

    汽车离开了叶家大宅,叶老太太独自一人坐在车中。

    司机已经为叶家工作了很多年,极为忠心。

    车子平稳地朝山上开去。

    这间寺庙香火旺盛,有不少香客慕名前来。

    过了一会,车子缓缓停在了寺庙前面,叶老太太下了车。

    佛门清净之地,自是香火缭绕。

    梵音阵阵,落进耳中,心境安静。

    来往的香客,面带虔诚之色。

    叶老太太上了香,然后跪在了蒲团上。

    她双手合十,闭上眼睛。

    愿叶楚平安顺遂,幸福美满。

    愿叶家一切安好……

    当叶老太太诚心拜佛时,一个女子朝着庙中的小僧走了过去。

    那人将什么东西递给了小僧,指了指叶老太太的方向。

    她有些事情要交待。

    叶老太太站起身的时候,膝盖有些发麻。

    这时,那个小僧向叶老太太走过来。

    他开了口:“施主。”

    叶老太太回头看去,唤她的人是这间寺庙里的小僧。

    小僧只有十一二岁左右,五官青涩,面容平静。

    “方才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小僧摊开手,一张折叠好的纸条正放在他的手心。

    他拿起纸条,递给叶老太太。

    叶老太太怔了怔,伸手接过。

    叶老太太问道:“给你纸条的人是谁?”

    小僧一脸茫然,摇了摇头:“那人已经走了。”

    叶老太太微笑:“多谢。”

    待到小僧离开后,叶老太太走到大殿的一旁。

    她展开纸条,上面写着工工整整的一行字。

    她的视线落在纸条上时,顿时乱了心神。

    下一秒,叶老太太迅速合上纸条,将其捏在了手心。

    原本平整的纸条被她揉成了一团。

    叶老太太双腿发软,差点有些站不稳。

    大殿中空气滞沉,她快步走出了大殿外。

    虽已是初夏,但是叶老太太的背脊竟沁出了冷汗。

    她环顾四周,想要找出方才给自己纸条的人。

    寺庙中,香客来来往往,每个都是陌生的面孔。

    叶老太太站在那里,神色慌乱。

    那些香客经过了。

    人群移动着,犹如潮水漫过她的身旁,她却静止在原地。

    寺庙中分明梵音阵阵,但四下却仿佛安静了下来。

    她只听到胸腔中的心脏在剧烈跳动。

    盛夏时分,空气燥热。

    叶老太太却觉得周身冰冷。

    她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寺庙。

    司机在寺庙外面等着,他看见叶老太太出来,立即走了过来。

    此时,叶老太太面色沉沉,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机有些担忧,替叶老太太开了车门。

    司机察觉到叶老太太的异样,不敢开口询问。

    回去的路上,车内沉默异常,安静得有些诡异。

    窗外渐寒的山风呼呼吹过,夏日的热气逐渐消散。

    叶老太太望向窗外,外头的景物一闪而过。

    浓郁的深绿色覆满了她的眼前,她陷入遥远的回忆中。

    下一秒,寂静的空气中猛地响起了一个沉闷的声音。

    车子剧烈地摇晃,车身朝另一侧倾斜。

    司机意识到情况不对,立即踩下了刹车。

    由于紧急刹车,车子忽的减速,车身在地面上拖行了几米,才停了下来。

    司机稳住身形后,赶紧回头查看叶老太太的状况。

    叶老太太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事。

    两人下了车,司机蹲在车子的一旁查看。

    他发现轮胎被地上的铁刺划破,车子失去了平衡,从而引发了事故。

    也不知是谁将这么危险的东西随意扔在此处。

    司机看向叶老太太:“我去庙里找人帮忙,修好汽车。”

    幸好出事的地点离寺庙不远,可以回去找帮手。

    叶老太太点了点头。

    这时,他们身后驶来了一辆车子。

    叶老太太他们退让到了一旁,给车子让道。

    不曾想,那辆车子减缓了速度,停在了他们的面前。

    下一秒,车门打开,有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走下了车。

    稀薄的阳光透过树枝的间隙,柔和地洒下,恰好照在那人的脸上。

    来人正是纪曼青。

    她做了易容,旁人不会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纪曼青靠在车旁,视线落在叶老太太身上。

    “你的车子坏了,我送你一程罢。”

    叶老太太刚想拒绝,纪曼青立即开口,堵了她接下来的话。

    “方才我们在寺庙里见过面,也算是半个熟人了吧?”

    纪曼青面容平静,声音却暗含深意。

    叶老太太回想起寺庙的场景,顿时联想到了大殿中的事。

    难道这个女人就是写这张纸条的人吗?

    叶老太太胸口一滞,还未出口的话冻结在喉咙。

    司机不清楚两人之间的事,自然站在一旁没说话。

    过了几秒,叶老太太强装镇定,她对司机说:“你去寺庙找人帮忙,我坐她的车回去。”

    听到叶老太太的话,纪曼青轻笑一声。

    她似乎早就料到了叶老太太会答应。

    叶老太太一步步走向纪曼青的车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纪曼青同样坐回了车内。

    下一秒,车子启动,往山下驶去。

    天光渐暗,今日的天黑得似乎比以往要早。

    树林间的风哗哗作响,摇动的树枝犹如活物,狰狞万分。

    纪曼青一直没有开口,车子一直驶到了山脚下才停了下来。

    纪曼青将车子停靠在一旁,她看一眼外头的天空。

    下一刻,她的身子向后靠去,语气嘲讽:“要下雨了。”

    纪曼青的话还未说完,雨水忽然而至,寒气席卷而来。

    豆大的雨水砸在车上,外面的雨声响个不停。

    叶老太太紧抿着嘴唇,她扭过头,看向纪曼青。

    话语中她的喉咙挤出:“你是当年那人的……”

    纪曼青看了一眼叶老太太,打断了她的话:“我是他的家人。”

    叶老太太身体瘫软,她握紧车边的扶手,强稳住身形。

    纪曼青眼底酝酿着讥讽:“多亏你还能记得这件事。”

    “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

    叶老太太立即摇头:“我没有一日不记得。”

    她的声音沉痛万分。

    纪曼青冷笑一声:“你们不会良心不安吗?”

    纪曼青陡然提高了音量,话语中带着明显的质问。

    叶老太太想要张口,眼泪却先一步落了下来。

    所有想要说出的话都凝结成一句。

    “对不起。”

    纪曼青听到叶老太太的道歉,却丝毫没有动容。

    “当年,你生下的那个儿子已经长大了罢?”

    叶老太太听到纪曼青提到自己的儿子,立即抬眼看她。

    纪曼青看叶老太太有了反应,又接着说道。

    “如今,他在上海政府担任重要的职位,生活得极好。”

    纪曼青步步紧逼:“对了,还有叶家……”

    “叶家是有名的珠宝商,家缠万贯。”

    “而你,子孙满堂,缠绕膝下,他们每个人都对你极为孝顺。”

    叶老太太的面色一寸寸暗了下去。

    “这样,你觉得你还配说这声对不起吗?”

    纪曼青冰冷的声音落进车内,和车外的雨声一起,敲打在叶老太太的心上。

    叶老太太沉默着,周身的空气似乎变得寒冷极了。

    她仍然记得那天晚上。

    那夜,和现在一样,同样下着大雨。

    雨下得又快又急,风声雨声整夜不歇,窗户被吹得啪啪作响。

    冰冷的雨水敲打着窗户,令人心生绝望。

    那时,她经历难产,长时间的疼痛让她神志不清。

    那晚过后,她一直活在自责之中。

    她这一辈子都在后悔那天发生的事情。

    纪曼青同叶老太太说完后,启动了车子。

    纪曼青履行了方才的诺言,会送她回叶家大宅。

    因为对叶老太太来说,回去的路上,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快到叶家大宅的时候,纪曼青减慢了车速。

    车子和叶家大宅隔着一条街,车子停在街道尽头。

    雨水冲刷着车窗,远远近近尽是苍凉之色。

    叶老太太下车的时候,脑海中还回荡着那个女子说过的话。

    夜幕降临,天色昏昏沉沉。

    她仿佛走在至深至黑的夜里。

    “你们这些年过的安稳日子……”

    “迟早有一天会被全部收回。”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75章 第27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