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第27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76章 第276章

    佘佩安带叶楚去见金刀会的人前, 她提出了一个要求。

    她希望能够见江先生一面。

    佘佩安虽受到叶楚的威胁, 但她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

    她绝不会因先前之事而乱了心神。

    江先生要和金刀会合作,并且选择了自己,那他暂时就不会动她的性命。

    叶楚同意了此事。

    她和江洵商议后,有了安排。

    这日, 叶楚带佘佩安去了怀特路上的一家画廊。

    车子停在画廊门口, 佘佩安的眼中却是怀疑之色。

    她知道史密斯路上的那家古董店, 却不曾知晓这家画廊。

    难道这个地方也是暗阁的据点之一吗?

    还是说,此人在欺骗自己?

    叶楚很快就看出了佘佩安的想法。

    她声音一沉:“但凡暗阁有重要的客人,江先生都会在这里见他们。”

    佘佩安怔了一怔。

    叶楚继续道:“既然我带你来此处, 就证明你值得信任。”

    佘佩安思忖一番,她不知道那句话中有几分真, 几分假。

    江先生真的在这家画廊中吗?

    她是否会受到蒙骗, 而这又会是一个陷阱吗?

    见还是不见?

    暗阁先前放过自己的性命, 正是为了合作一事。

    如果有暗阁的帮助,金刀会的发展一定会更快。

    佘佩安很快就做了决定, 她打开车门,下了车。

    叶楚目光冰冷,跟了上去。

    当佘佩安正想进画廊的时候, 叶楚忽的伸手拦住了她。

    佘佩安扭头看去,叶楚站在那里,表情冷冷淡淡。

    叶楚的声线冰冷:“江先生就在里面……”

    “但他见不见你,还要看你的表现。”

    佘佩安咬牙,克制住她的脾气。

    她开了口:“放心, 此事绝不会有人知道。”

    下一秒,叶楚立即松了手。

    叶楚转过身去,带着佘佩安进了这个画廊。

    一走进画廊,就能看见一条漫长的走廊。

    走廊的两侧挂着画,顶上亮着灯。

    清浅的灯光映照在地面上,将长廊照得清晰。

    此时,光线明亮,似乎将所有黑暗照亮。

    而佘佩安却始终没有放下警惕,她一直绷紧着身子,从没放松过。

    佘佩安心中清楚,若是她想要和江先生达成合作,这一趟非来不可。

    但是她不能保证陆愉的心思。

    陆愉身份神秘,要是她给自己设下了一个圈套……

    佘佩安一直留意着身边的陆愉,将她的一举一动看在眼中。

    叶楚自然察觉到了佘佩安的动作,她毫无遮掩,任凭佘佩安打量。

    画廊里寂静无声,一个人都没有,她们终于抵达了走廊尽头。

    经过一扇门后,眼前出现了一个空荡宽阔的房间。

    佘佩安心神一紧,脚步微不可察地放慢了几分。

    一个修长的身影映入眼中,他站在前方,背对着他们。

    四面皆是墙壁,只有身后那条漫长的走廊是佘佩安唯一的退路。

    在空旷的画廊中,不安的感觉一点点沁入空气中。

    佘佩安眼角的余光掠过,一侧的桌上放着两把枪。

    两把枪的枪口全部朝向内侧。

    佘佩安看了一眼陆愉,她发现陆愉神色冷静,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场面。

    佘佩安瞧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心中不免生出退却之意。

    这时,没有一个人先开口。

    时光逐渐流逝,怀疑和惧意也不断扩大。

    下一秒,江洵转过了身。

    佘佩安知道江先生是暗阁的首领,从不会以真面目示人。

    他现在定是易了容。

    但是,佘佩安并不确定她有没有走进陆愉的圈套。

    眼前这个男人究竟是不是江先生?

    佘佩安心思翻滚,而江洵目光平静,淡淡地看着她。

    眼底漆黑,如同黑夜蔓延。

    这时,江洵忽的开口,打破了维持已久的安静。

    “我现在给你五秒时间,若你能先我一步拿到桌上的枪。”

    顿了顿,江洵再道:“我就给你一个开枪杀我的机会。”

    佘佩安胸前一滞,拳头不由握紧了几分。

    江洵的声音再次落下:“现在,时间开始。”

    江洵话音刚落,佘佩安立即起步朝桌子跑去。

    当她的手即将触摸到桌上的枪时,她忽觉额间落下冰冷的触感。

    她身子一僵,立即停止了动作。

    黑漆漆的枪口抵在了她的头上。

    江先生快她一步,拿到了枪。

    他举止优雅,没有一丝慌乱,似乎是在做一件最寻常不过的事。

    但佘佩安却如坠冰窖,周身充斥着寒意。

    她的疑心尽数消散。

    在死一般的寂静中,佘佩安的身子控制不住地轻颤着。

    方才的那一场较量,输赢早在一开始就判下。

    她不可能赢得过眼前这个男人。

    她的前面依旧放着另外一把枪,但是她却丝毫不敢起旁的心思。

    江洵的声音在此刻落下:“你方才怀疑我的身份。”

    虽说江洵的语调平静极了,但是佘佩安的心却一下子揪了起来。

    佘佩安低着头,转开了视线,不敢直视江洵的眼睛。

    她的身子瑟缩了一下,放低了自己的姿态:“对不起。”

    江先生是民国第一杀手。

    若是眼前这人不是江先生,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些动作,那是一个杀手的素养。

    更何况,他已经给了她时间和机会。

    江洵一只手负在身后,另一只手执枪对准了佘佩安。

    他极为放松,仿佛完全不担心佘佩安会从他手下逃脱。

    “要是你诚意不足,那就……”

    江洵的意思是,佘佩安不听从他的吩咐,暗阁就不会与她合作。

    佘佩安立即截断了江洵的话:“我会尽快将陆愉安排进金刀会。”

    既然江先生会亲自同她会面,这意味着江先生有想和她合作的意向。

    对于眼前的巨大利益,佘佩安不可能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况且,江先生只是想将陆愉安插进金刀会,对她并无利益冲突。

    此时,她与暗阁的目标是一致的。

    只要两方开始进行合作,那么对她来说,她只会得到更多的东西。

    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江先生和她只是各取所需罢了。

    佘佩安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没有注意到江洵和叶楚的反应。

    下一秒,江洵和叶楚对视了一眼。

    画廊静极了,一切事情都掩藏在沁凉的空气中。

    威胁已成,合作已定。

    是时候进行下一步的动作了。

    ……

    翌日。

    佘佩安和叶楚去了金刀会的一处香堂。

    道上有规定,如果没有引进人开香堂,便不算帮派的正式成员。

    佘佩安领着叶楚见了她金刀会信任的手下。

    在此过程中,用的自然是叶楚的化名,陆愉。

    当然,闵爷并不参与其中,这种场合,他不会到场。

    仪式完成,引见结束后,叶楚从佘佩安那里离开。

    深长的小巷里,幽暗至极。夏日的阳光掠过这片寂静,仿佛都淡了下来。

    莫清寒站在那里,目光落在前方。

    一个女子背对着他,往前走去。

    他看不清女子的面容,只觉得她的背影纤瘦,脊背笔直。

    莫清寒眯眼打量着。

    他虽未曾见过此人,却觉得她有些莫名的熟悉感。

    莫清寒没有移动脚步,仍看着那个女子。

    女子前面走来一个人,那人手里提着东西。

    那人手上的东西有些沉重,再加上他没有注意道路,一时不察,险些要撞到那个女子。

    这时,女子状似不经意地往旁边走了几步,避开了那个人。

    莫清寒眯了眯眼。

    他能看得出,那个女子的身手极好,但她却下意识隐藏了起来。

    莫清寒牵起嘴角。

    似乎有点意思。

    莫清寒眸色微动,若是他没有记错,有一个人也是如此。

    分明有实力,却要隐藏起来,暗地里在筹谋其他事情。

    不知怎的,他竟想起了那个极会骗人的女孩。

    莫清寒的脑海里忽的浮现出叶楚的脸,面容清冷,神情冷淡。

    清晰极了。

    每一次与她的交手试探,两人总是针锋相对。

    即便两人面上不显露,言语中却暗藏锋芒。

    莫清寒沉默地想着,空气似乎都静了下来。

    幽静的小巷里,天光微凉,似乎把那些日光隔绝在了外面,透着一丝冷意。

    莫清寒眸色微暗。

    如果这女子真是叶楚,她来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莫清寒缓缓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叶楚微低着头,径直往前走着。

    来到街道上,光线变得灼热,热气漫了上来。

    叶楚本在思索一些事情,突然,她察觉到有人靠近。

    她的身子紧绷,提高了警惕性。

    一道幽暗的声音响起,散在空气里。

    “你的东西掉了。”

    叶楚一怔,抬头看去。

    前面似覆上了一层阴影,一个人缓缓走来,站在她面前。

    叶楚的心一紧。

    明亮的日光照下,映亮了那人的面容。

    竟是莫清寒。

    为何他会在这里?

    叶楚的手垂下,隐在衣袖里。她握紧了拳,随时准备出手。

    她面上神色未变,仍是平静至极。

    莫清寒伸出手,手里躺着一支黑色的钢笔,在阳光下泛着光泽。

    他看着叶楚,眼神微暗了几分。

    这个女人的面容极为陌生,并不是叶楚。

    但也不排除她做了易容。

    莫清寒开了口:“这支钢笔是你的吗?”

    他想知道,这个女人的声音,是否与叶楚一样。

    莫清寒神色晦暗不明。

    叶楚眼底隐着冷意,她清楚,决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莫清寒心思深沉,他做的每一步都是有目的的。

    叶楚瞥了钢笔一眼,然后,她抬起了头。

    叶楚没有开口。

    空气寂静极了。

    她看向莫清寒,摇了摇头,示意此物并不是自己的。

    叶楚不再看他,往前走去。

    她背对着莫清寒,心里却没有松懈。

    叶楚快步走着,离开了这里。

    莫清寒没有移动步子,他沉默地站着,注视着她的背影。

    他未曾听见她的声音,不能知晓她的身份。

    光线寂寂,沉静万分。天幕仿佛暗沉了下来,带着一丝压抑。

    过了一会儿,莫清寒转身,离开了街道。

    离开的时候,叶楚思绪涌动,在思考一件事。

    果然如陆淮所猜测的那样,莫清寒因为闵爷,和金刀会走得很近。

    这样看来,先前秦骁被贝当路捕房所抓一事,的确是莫清寒的手笔。

    莫清寒的势力被架空,此时又与闵爷搭上了关系,他到底要做些什么?

    从佘佩安那里离开后,叶楚回了叶公馆。

    回去的时候,她脸上的易容早已经卸尽,也换了一身衣裳。

    但叶楚停下车时,却发现叶公馆门口有人在等她。

    叶楚下车,关上了车门。

    丫鬟小跑过来:“二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见丫鬟走得匆忙,叶楚问:“怎么了?”

    “老太太让所有人回叶家大宅。”丫鬟忙说,“夫人和老爷已经过去了。”

    叶楚心下一紧。

    难道出了什么事?她记得很清楚,前世不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丫鬟继续说:“若是二小姐回来了,就去叶家的祠堂。”

    叶楚点头,转身回了车中。

    她眉头紧锁,驱车去了叶家大宅。

    ……

    夏日闷雷乍响,天色愈发昏暗。

    分明还是白日时分,天空却阴沉至极,滚滚乌云,席卷而来。

    叶楚快步朝着祠堂走去。

    天已经黑得彻底,眼看着就快下雨了。

    去往祠堂的那条路上空无一人,叶家大宅更加寂静。

    盛夏燥热散尽,只有远处响起阵阵雷声。

    叶楚的步子迈得急,眉目间浮起忧愁之色。

    祠堂被笼罩在树影里,沉默地伫立着,一如往常。

    她走了进去。

    叶家祠堂中安静异常,气氛肃穆。

    叶楚的脚步声惊扰了这一片死寂的平静。

    叶老太太抬眼看了过来。

    叶家人都已经到齐了,是时候了。

    “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

    叶老太太的手捏紧,发白的指节透露了她的紧张。

    多年以前,她和叶崇年还没有来到上海。

    曾发生过一件令两人后悔终生的事。

    他们亏欠过,也试图弥补过。

    终究于事无补。

    而现在,多年隐瞒的事情就要在叶家众人面前公开。

    她的心绪,如同窗外翻涌的乌云。

    即便那是无心之过,即使连他们也没有摸清真相,但却造成了如今的后果。

    叶老太太开了口。

    这时,滂沱大雨铺天盖地落下来。

    祠堂外面是如瀑的雨幕,隔绝出一方冰冷的天地。

    风雨声猛地砸进了祠堂里,仿佛在窥探着这个秘密。

    “我们叶家……”

    苍老的声音里,带着无法遮掩的沉痛。

    “曾欠过一条人命。”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76章 第27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