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第27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77章 第277章

    同治年间, 叶家还未来到上海, 叶家尚且定居在宜昌。

    那时,叶崇年是做运输生意的,负责帮人送货。货物完好无损地送到,就能拿到一笔银钱。

    叶崇年有一个好友, 叫林兆安。

    林兆安懂几分医术, 但是为了赚取更多的银钱, 他与叶崇年一同做运输生意。

    天光渐暗,夜幕降临,宜昌进入了黑夜。

    家家户户歇了灯火, 光亮寂灭,沉入了静谧之中。

    这时, 沉闷的敲门声响起, 打破了夜的寂静。

    叶崇年打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陌生的人。

    叶崇年问道:“你是……”

    那人抬眼看他:“我有一批货,想让你送到码头。”

    他的背后是漆黑的夜色, 面容隐在阴影里,有些看不分明。

    叶崇年:“什么货?”

    那人语气平静:“这个你无需清楚,你只要把在明晚把货物送到码头即可。”

    那人承诺, 事成之后,会给叶崇年一笔极丰厚的金钱。

    叶崇年思索,把货物送到码头后,他直接回来就行。至于货物是什么,并不重要。

    叶崇年便应了, 收下了定金。

    这时,那人声音重了几分:“你记住一点,不能打开箱子。”

    他的眼底浮起一丝寒意:“如果你违反了这一条,交易就取消。”

    叶崇年一怔。

    或许是这人运送的货物极为隐秘,所以他不想旁人知晓。

    叶崇年点头答应。

    叶崇年叫上林兆安,和他一起将货物放进了仓库。

    翌日晚上。

    天幕愈加灰暗,厚黑的云层铺展开来,遮掩了月亮与星光。

    空气极为沉闷潮湿,漫着若有若无的水汽,仿佛就要下雨了。

    叶崇年和林兆安做好了准备,马车上放着两个黑色箱子。

    他们正要出发的时候,这时,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叶崇年,你的妻子要临盆了!”

    叶崇年离开家没多久,他的妻子腹痛不止,稳婆来了以后,才知道竟是提前发作了。

    叶崇年动作一滞,他转头看向那人:“我妻子要生了?”

    大夫说过,这几日就是他夫人的预产期,没想到今日就要生产了。

    来的这人是叶崇年邻居,与他关系不错。

    邻居神色焦急:“你妻子的情况有些危急,我已经找稳婆过去帮忙了。”

    叶崇年焦急地踱着步子,妻子就要生产了,可是今晚他还要送货……

    林兆安听见,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他开了口:“这批货我一个人去送罢。”

    叶崇年一怔,抬头看他。

    林兆安接着说:“我送完货就会回来,你去陪着你妻子罢。”

    叶崇年开口:“谢谢你。”

    然后,他又补了一句:“你千万要小心。”

    林兆安点头。

    叶崇年和林兆安分开,他往叶家走去,而林兆安赶往码头。

    两人转身,往两个相反的方向而去,身影隐没在黑夜之中。

    浓重的阴霾笼罩在夜空之上,不知何时,就会向地面重重压下。

    这时,天空下了雨,雨水砸了下来,冷风灌入马车。

    马车沉默前行,四下寂静万分,马蹄踏在潮湿的地面上。

    道路变得泥泞,雨水渗透进来,寒意深深。

    时间悄然逝去,马车停下,码头到了。

    林兆安下了马车,等待接货的人。

    漆黑雨幕中隐着压抑的气息,码头弥漫着死一般的沉寂。

    过了一会儿,湿冷的雨幕中,脚步声纷沓而至。

    沉重的脚步声打破了安静,林兆安看了过去。

    码头上来了一群人。

    雨水勾勒出这些人的身影。

    他们身穿官服,腰间配着冰冷的刀,气势凛然。

    林兆安心里一惊,竟是官兵。

    官兵为什么会来到码头?

    林兆安按捺下心里的情绪,走了上去:“官爷。”

    为首的一个官兵看了他一眼:“你在码头做什么?”

    林兆安开口:“我来这里交货。”

    官兵看了一眼他身后的箱子,眼眸微深,然后他收回了视线。

    官兵又问道:“你送的是什么货?”

    林兆安一怔:“我并不知道。”

    官兵冷笑一声:“你负责送货,怎会不清楚货物是什么?”

    林兆安急忙开口:“送货的人说过,不能打开箱子,否则交易取消。”

    “所以,我并没有打开过箱子。”

    官兵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

    官兵面无表情地说道:“把箱子打开,我要检查。”

    林兆安迟疑了一会儿:“官爷……”

    官兵站在他的身旁,冷声道:“你不敢开箱,如此遮遮掩掩,莫非这货物有问题?”

    他猛地拔出腰间的刀,阴冷的刀锋上,隐着肃杀之气。

    冰冷的雨水倾泻而下,无情敲打着地面,大雨覆盖了黑夜。

    林兆安心里漫上了惧意,手脚微微颤抖。

    他不敢反抗,立即开口:“我这就开箱。”

    他转身走向马车,脚步踏进了泥泞中,雨水溅上他的衣衫。

    箱子被打开,里面的情形清楚明了。

    箱子里整齐地摆放着一块块布匹。

    林兆安蓦地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布匹。

    林兆安看向官爷:“官爷,您看……”

    既然东西没有问题,他可以离开了罢。

    官兵眉头一皱,他大步上前,推开了林兆安。

    他的刀伸向箱内,用刀翻找着。

    布匹被掀开,凌乱地散落在箱中。

    一块块布匹移开,里面露出了黑色的一角布料。

    不知怎的,此时林兆安有些心绪不宁。

    他的心一直提在那里,“咚咚”跳着,慌乱的情绪萦绕在他心头。

    他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

    幽暗的夜空中骤然掠过几道闪电,天空仿佛被撕裂了一样。

    雪白的光芒一闪而过,随即又没入了黑暗。

    布匹继续被移开,黑色.区域越来愈大,最后,展现了全貌。

    那是一块厚重深黑的布。

    黑布盖在上面,下面好像放着东西。

    林兆安的心跳得更快了。

    官兵的刀划破了黑布,露出了里头的东西。

    在黑布的遮掩下,那里放着一块块黑色的块状物。

    林兆安手脚顿时变得冰冷,箱子里装着的……

    竟是鸦片。

    林兆安的双脚似钉在了地面上,如千万斤重锤压下。

    官兵狠声道:“你竟私自进行鸦片贸易!”

    轰隆雷声滚滚而来,响彻漆黑的夜空。

    雷声仿佛近在耳侧,压迫感向林兆安逼近。

    林兆安急忙解释:“官爷,我真不知道,为何箱子里会有鸦片?”

    如果他知道箱子里装的是鸦片,怎会答应送这批货。

    官爷对他的话恍若未闻:“此人包藏祸心,把他抓起来!”

    冰冷声音落在雨幕之中,清晰极了。

    一句话坐实了林兆安的罪名。

    官兵们早就包围了林兆安,他们齐齐拔刀,锋利的刀锋对准了林兆安。

    雪白的闪电掠过,映亮了官兵漠然的神情,以及他们手上锐利雪亮的刀锋。

    风声、雨声呼啸而至,随即而来的是彻骨的寒意。

    官兵走上前,冰冷的锁拷覆上林兆安的手,束缚了他的行动。

    他的嘴也被堵上,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漆黑阴冷的夜幕蔓延。

    林兆安被带走,为首的那个官兵冷眼看着,神情默然。

    他早就收到消息,今晚有人会在码头上,私自交易鸦片。

    官府派人跟踪那群收货的人,一路来到了码头。

    那群人已经被抓了,如今,轮到了林兆安。

    这批鸦片,他们另有用处,无论林兆安是否知情,他必须死。

    闪电席卷而来,声响愈加剧烈。雷霆之势仿佛不会停歇,极为凛冽。

    夜风裹挟着严寒,吹过树叶的间隙,猎猎作响。

    另一头,叶崇年快步走进了叶家。

    叶崇年看见一个下人,急切地问道:“我妻子情况如何?”

    下人迟疑着开口:“夫人还在生产……”

    然后,他艰难地开口:“似乎是难产。”

    叶崇年只觉得眼前一黑,他险些要倒在地上。

    下人扶住叶崇年,安慰道:“老爷,夫人会没事的。”

    叶崇年极力抑制住慌乱的情绪。

    他看向妻子的房间,黑色大门紧闭,里头隐着声响。

    稳婆焦急的声音,妻子痛苦的声音,都被阻隔在里面。

    门开了,下人端出一盆盆血水,然后,又拿了新的水盆和毛巾进去。

    房门开了又合上,再次紧闭。

    即便隔着房门,叶崇年似乎都能清晰地察觉到,他妻子此时的痛苦。

    天幕漆黑至极,雨势凛冽万分,入目之处尽是白茫茫的水汽。

    树影幢幢,幽深的枝叶晃动,透着诡异的沉寂气息。

    房里不时传出妻子的哭声,仿佛越来越虚弱。

    叶崇年握紧了拳,心里愈加不安了。

    不知过了多久,天光渐亮,雨水渐歇。

    房门打开。

    稳婆走了出来,面带喜色:“恭喜叶老爷,母子平安。”

    叶崇年的心彻底放下。

    稳婆接着说道:“你妻子生了一个男孩。”

    叶崇年进了屋,把孩子抱在手中。

    这是他第一个孩子,他如视珍宝。

    叶崇年看向妻子,妻子脸色极为苍白,嘴角带着笑意。

    叶崇年犹自沉浸在孩子出生的喜悦中,当他准备把这个喜讯告诉林兆安时,才发觉了不对劲。

    林兆安一夜未归。

    只是送趟货而已,为何林兆安没有回家?

    叶崇年不敢再想,立即赶往码头。

    雨势虽然停了,但是阴霾却没有散去,天空仍是灰蒙蒙的。

    码头上空无一人,没有林兆安的身影。

    叶崇年担忧极了,莫非货物出事了?林兆安又去了哪里?

    之后的几天里,林兆安一直没有出现,叶崇年到处找他,却找不到他的踪影。

    有一天,官兵来到了街道上,墙上贴了告示。

    告示上面写着,林兆安是反动分子,现已下狱。

    叶崇年极为震惊。

    林兆安是自己的好友,他绝不可能做这种事。

    叶崇年细细一想,心里一凉。

    莫非林兆安出事,与那箱货物有关?

    林兆安去码头送货,失了踪影,之后就传出他被捕入狱的消息。

    事到如今,叶崇年还不知晓,那些箱子里装着的是鸦片。

    叶崇年理清了思绪,便去了官府。

    林兆安是无辜的。

    这单子是他接的,即便那箱货物有问题,也不该由林兆安一人承担。

    到了官府,叶崇年见到一个官兵,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哪料到官兵听见林兆安的名字,脸色就变了。

    官兵根本不准备听他的话,径直开口:“林兆安是反.动分子,此事证据确凿。”

    上头下了命令,这件事情要压下来,无论是何人提起这件事,就把那人赶走。

    叶崇年想承认是自己的错,但无人理他。

    官兵拔刀对准他,威胁之意极为强烈。

    后来叶崇年也来过几次,都被官兵赶走了。

    叶崇年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是官府的阴谋。

    晚清年间,鸦片走私猖狂。官府贪腐,想私吞这箱鸦片。

    林兆安已牵扯在这件事情之中,即便他是无辜的,他也注定走不出牢狱。

    官府已经下令,把林兆安秘密处死。

    叶崇年回到家,脚步有些发颤。

    他晓得,事到如今,林兆安背上了反动分子的罪名,他极有可能已经遇到不测。

    林兆安有一个年幼的儿子林钦,而他妻子早逝,无人照料这个孩子。

    叶崇年和他妻子心怀愧疚,决定把林钦当做自己的孩子来抚养。

    宜昌不宜久留,几人离开了这里。

    后来他们在其他地方安定下来,林钦却在十几岁的时候,离开了家。

    他得知了父亲入狱,与叶崇年有关。他心里极恨叶家人,便决心远离他们。

    此后,叶崇年一直在寻找林钦,但是没有林钦的音讯。

    叶崇年不知道,林钦后来改了名字。

    他现在的名字是。

    董鸿昌。

    当年那些秘密,全部隐在了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大雨埋葬了沉痛的过往,所有一切都沉在无边无际的雨幕中,无人得知真相。

    ……

    民国年间。

    叶家大宅的祠堂。

    外面是盛夏的暴雨,闷雷滚滚。潮湿的水汽漫进了屋子。

    寂静的祠堂里,空气沉重地压了下来。

    叶老太太开始讲述当年的事情。

    此事隐藏了多年,她的声线却异常平静。

    每一个叶家人都能听得分明。

    同治年间,她的丈夫叶崇年和一个朋友合伙做生意。

    在她生下大儿子当晚,林兆年却因为那单生意被抓。

    叶老太太只知道林兆年被官府的人带走,但是她并不清楚原因。

    叶崇年也没有调查到真相。

    他们两人不晓得,晚清鸦片贸易猖獗,官府贪污**。

    为了夺取暴利,晚清官府罔顾人命,林兆安只是被卷入其中的可怜人。

    “我和崇年离开了那里,四处去寻找林兆安的儿子。”

    “后来,我们在上海定居,做起了珠宝生意。”

    “这么多年过去了,”叶老太太摇头,“始终没有找到林家儿子的下落。”

    窗外的大雨仍旧没有停歇,叶楚思绪沉沉。

    按照祖母的话,叶家是从别地来到上海的。

    叶楚记得,当时莫清寒用容沐的身份来到叶家时,曾试探问过苏兰,叶家从前的事情。

    她知道这绝不是巧合。

    叶楚回忆起了前世,叶家的一步步败退,亲人接二连三地死去。

    那个人处处针对叶家,要让他们无路可退。

    但在她的记忆中,前世所熟悉的那些人里,并没有一个林姓男子。

    她有了另一个猜测。

    叶楚开口:“祖母,你可记得林兆安的妻子姓什么?”

    叶老太太对当年的事情印象深刻,很快就脱口而出。

    “她姓董。”

    在声音响起的那个瞬间,一道闪电迅疾地掠过。

    明亮的闪电顿时将天空劈开!

    方才分明漆黑一片,此时的祠堂却被映亮,如同白昼。

    叶楚心神一震。

    她顿觉手脚发凉,冷汗已经覆上背脊。

    林兆安的儿子离开家乡后,为了不让叶家人找到他,改名换姓。

    那个人正是董鸿昌。

    多年来,董鸿昌夺得了权势,却不曾忘记过当年叶家所做之事。

    但是这些年,他已经被权势蒙蔽了双眼。

    董鸿昌为了拿到上海,和陆宗霆相争多年,即便到现在也没有放弃。

    陆淮的母亲傅从蓁因此而死,上海滩的无辜民众被卷进了慢性毒的案件……

    祖父叶崇年被官府所拦,那箱货物有何隐秘,其中到底有什么阴谋?

    董鸿昌的父亲林兆安究竟为何而死?

    他们再也无法追查到当年真相,但如今的局面已经无法挽回。

    前世,叶家败落,而陆宗霆被董鸿昌暗杀身亡。

    叶楚的视线仿佛投进外面那无穷无尽的黑夜。

    漆黑的深夜,雨水砸着地面,狂风大作。

    阴沉的树影重重叠叠,犹如鬼魅。

    一整个漫长的夜晚,暴风骤雨都没有停歇。

    而这场劫,他们能否逃过?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77章 第27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