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第27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78章 第278章

    “这本是我们当年所做的错事。”叶老太太声音沉重, “却没有想过会连累到叶家子孙。”

    祠堂里放着牌位, 那些名字冰冷又沉默。

    她一步步朝着那些牌位走了过去。

    “我愧对叶家列祖列宗。”

    叶老太太在牌位面前,跪了下来。

    重重地磕头。

    一声、两声、三声……

    她的背影极为坚定,孤独万分。

    “母亲!”

    “祖母!”

    “……”

    在这个祠堂里,众人曾于新年时许下平安顺遂的心愿。

    此时, 沉闷的空气凝结, 压得人喘不过气。

    叶老太太站起身来, 转身看向叶家众人。

    她的面容苍老,声音平静。

    “大家都回去罢。”

    她独自一个人留在祠堂里。

    叶老太太望着漆黑冰冷的牌位,仿佛陷入了遥远的回忆。

    多年来, 那件错事一直都在纠缠着她的心绪。

    即便她求神拜佛,心中的愧疚也没有减少半分。

    往事如潮水一般, 淹没了她。

    ……

    叶楚回去后, 立即打给了陆淮。

    倾盆大雨继续下着, 房间外面响起了声音。

    叶楚扭头看去,房门打开, 陆淮走了进来。

    她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叶楚将叶家当年的事情告诉了陆淮,董鸿昌的父亲因叶家而死,董鸿昌改名换姓, 有了新的身份。

    但他始终没有忘记复仇的目标,他会为当年的事情讨回一个公道。

    莫清寒的试探是第一步。

    然后,纪曼青对苏明哲下手,试图让苏明哲染上毒瘾。

    苏明哲是苏家的接班人,如果他成为了废人, 苏家的百年基业也会毁在他手中。

    董鸿昌的目的很明显。

    他要让叶家失了全部助力,绝无退路。

    所以,前世叶家才会一步步走向灭亡。

    那么莫清寒呢?

    他只是奉董鸿昌的命令来对付叶家吗?

    还是说,他们两人的想法不同,但是却有着相同的目标。

    莫清寒派尚嫣接近叶家,他自己假借容沐的身份试探……

    桩桩件件都指向了一个目的。

    莫清寒在找机会靠近叶家。

    他三番两次如此,难道叶家有什么他想要找的东西吗?

    董鸿昌早就已经定下了要对付叶家的计划,他先前又因为争夺上海而和陆家结怨。

    陆家和叶家,都和他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如果让他找到机会拿下上海,不知还会做出多少坏事。

    斗争早已悄然开始。

    他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

    纪曼青此次奉董鸿昌的命令来到上海,是为了威胁叶老太太。

    董鸿昌说过,叶家的仇,他今生必报。

    叶崇年虽然已经去世多年,但董鸿昌要的是让叶家倒台败落。

    更不必提,叶楚和陆淮已经举办了订婚宴,他们两家联合后,董鸿昌必须永绝后患。

    但是纪曼青不曾料到,她竟在火车站遇到了董越。

    当年的事情,纪曼青不知道董越还记得多少。

    如果他还活着,并到了上海,为什么不找机会回汉阳?

    难道说董越在担心什么?

    奇怪的是,这些年,他也不曾试图和董鸿昌联系。

    黄昏的天色模模糊糊,仿佛被笼上了一层单薄的影子。

    纪曼青坐在房中,眉头紧锁。

    这时,寂静的房间中忽然响起了一阵声音。

    纪曼青的身子一颤,冷汗淋漓。

    她发觉是有人在敲门,这才松了口气。

    纪曼青恢复了神色:“进来罢。”

    来人正是她的手下,先前她让此人去上海查董越的踪迹。

    这个人在董鸿昌身边工作不久,他不曾见过董越,也自然不会去刻意调查董越的事情。

    因此,纪曼青才会把事情交给他去做。

    手下走了进来:“主子,照片上的人找到了。”

    纪曼青声线平静:“具体说。”

    她握紧了手,遮掩着纷乱的心绪,不让人察觉。

    手下搁下照片:“这个人叫陆越,目前在西江路上的一个学堂上学。”

    纪曼青怔了一怔,随即抬手打断了他的话。

    她努力克制着声音:“他姓陆?”

    对这个姓氏,她极为敏感。

    不知怎的,纪曼青的心中竟升起了一种可怕的预感。

    手下点头:“是。”

    “陆越和叶二小姐走得很近。”

    在他的调查中,陆越的身份似乎和陆三少有些关系。

    但此事隐秘,仿佛被人掩盖了下来,他查不出来。

    手下将调查结果事无巨细地告诉了纪曼青。

    越听下去,纪曼青就越是害怕,她的手不由得颤抖起来。

    她万万没有想到,董越现在竟然和陆淮有了联系。

    董鸿昌杀了陆淮的母亲,而董越是在自己的设计下,离开了汉阳。

    如果陆淮查出了董越的真实身份……

    陆淮早已知道自己是董鸿昌身边的人,这样,他便会猜到当年董越失踪的真相。

    纪曼青明白,因为傅从蓁和阿玖的事情,陆淮对她恨之入骨。

    只要陆淮知道真相,必然会找机会让董鸿昌发觉此事。

    若是董鸿昌知晓,一定会对她下手。那么,她失了最后一个靠山,也会失去自己的性命。

    纪曼青抬眼看向手下:“这件事情,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手下低下头:“是。”

    手下快步离开了房间。

    房门合上,这里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纪曼青的眼底浮起狠厉之色。

    她要继续留在汉阳,留在董鸿昌的身边,当年的事情不能被发现。

    无论如何,董越必须死。

    纪曼青在董鸿昌身边那么久,她现在的手下都是他以前的部下。

    只是因为董鸿昌要让自己做事,他们才会听从她的命令。

    那些人虽然跟了她多年,但纪曼青知道,他们的心始终向着董鸿昌。

    这件事至关重要,交给他们去做,必有隐患。

    纪曼青迅速冷静下来。

    应该找谁帮忙?

    纪曼青思索一番,从包中翻出了一张纸条。

    她的手抚过这张发黄的纸条。

    上面有一个号码。

    纪迁帮她将董越带出汉阳的时候,曾给过她一个电话。如果她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他的朋友帮忙。

    而这个号码,纪曼青只拨打过一次。

    她许久联系不上纪迁,万不得已之下打了这个电话。

    那时,纪曼青才得知纪迁已经身亡。那个人只告诉她,那是一场意外。

    她并不知道,纪迁死在了暗阁的斗争中。

    现在,纪曼青拿起电话,拨了号码。

    没过多久,电话那头响起了声音。

    那人的声音警惕万分:“谁?”

    纪曼青镇定地说:“你还记得纪迁吗?”

    那人觉得她的声线有些耳熟:“你……”

    她说:“我是纪曼青。”

    那人的语气终于松了:“是你。”

    纪曼青缓缓开口,平静地问出了一个问题。

    “你能帮我杀一个人吗?”

    ……

    在蜿蜒的小巷尽头,有一处宅子。

    这里正是叶楚给阿越找的栖身之所。

    在四处漂泊的那段日子中,阿越很难得到安定感。

    他经常会给自己选好退路,若是稍有异动,他就会立即离开。

    叶楚给阿越找到的宅子位置隐秘,不远处是几条小巷。

    此时,阿越正待在自己的房间中。

    房中的灯依旧亮着,阿越快要歇下了。

    黑夜静默,唯有夜风送来丝丝燥热,院中的蝉鸣响个不停。

    再盛的夏日艳阳,遇到黑夜时,也尽数消散。

    在聒噪的蝉声中,骤然落进了一丝异响。

    一些人蛰伏在黑暗之中,伺机而动。

    窗户敞着,缕缕夜风吹来。

    阿越起身去关窗,他的视线随意掠过院外。

    下一秒,他的眸子一缩,他的手立即移到一旁的开关上。

    啪嗒一声,顶上的灯应声而灭。

    房间瞬间沉入一片黑暗之中。

    阿越的动作极轻,他在灯灭的同时,关上了窗户。

    仅仅只余一条浅浅的缝隙。

    原本,宅子中就只有阿越的房间亮着灯。

    如今,灯灭夜沉,整座宅子安静异常,似乎没有人居住。

    阿越的视线落于院中,他瞧见几个黑衣人翻墙进入。

    他们的动作放得很轻,踏着夜色而来。

    每个人的手上皆执着枪,神色阴沉。

    阿越绷紧了神经,他知道那些人定是冲着他来的。

    阿越的房间离他们不远,现在已无逃跑的机会。

    那些黑衣人四处散去,准备去每个房间找人。

    院内静寂,只有蝉鸣喧闹异常,给此时的氛围更是添了一丝紧张之意。

    那些人越靠越近,有些人走到了阿越的房前。

    他们脚步无声,手已经触及到了门把手。

    阿越咬了咬牙,立即转身走向床边。

    待到阿越刚钻进床底之时。

    吱呀的一声响,落进原本安静的房内。

    房门在此刻打开。

    黑衣人缓缓走进,他们为了不惊扰目标,没有开灯。

    清冷的月光倾泻而下,照亮了一角。

    房内空无一人。

    黑衣人继续往里走去,毫无声响。

    当阿越躲进床下的时候,他的视线范围变得极窄。

    他只能看到房门被人推开,房门的最底端悬于地面之上,轻轻滑过。

    一双穿着黑色靴子的脚迈入房中。

    月光毫无预兆地在地上划开一条道来。

    却在即将到达床边的时候戛然停止。

    分明是白惨惨的月光,却似灼烧了阿越的眼睛。

    他不动声色地往里面退了几分,更往黑暗中躲去。

    阿越的视线却一动不动地看向门口。

    靴子踏在地面上,一步接着一步。

    极强的压迫感迎面而来,阿越不自觉地向后退去。

    那人由远及近,逐渐靠近床边。

    阿越一路后退,直至背上抵上冰冷的触感。

    退无可退。

    阿越回头看去,他已毫无退路。

    他的目光重新放回房中,不知何时,那人已经走到了床边,停下了步子。

    阿越立即屏住了呼吸,身子僵直。

    心脏在胸腔剧烈地跳动着,从未停歇。

    已至盛夏,空气闷热,床底下的空间狭窄,更显闷热。

    沉闷的空气钻入阿越的鼻间。

    下一秒,那人有了动作,他转身离开床边,走出了房间。

    门被那人随意拉上,却仍旧敞开了一半。

    阿越看到那人走出房间后,顿时深吸了一口气,他从床底下爬出。

    若是那些人没有从其他房间找到他,想必会更加仔细地搜查一番。

    他必须立即离开。

    阿越放轻脚步,将身子掩在半开的房门后。

    他探出头,观察院子中的情形。

    此时,院子里并没有人,那些黑衣人应该都进了房间。

    在住进这间宅子后,阿越早就将附近的地形调查清楚了。

    以前,阿越走投无路,以偷东西为生。

    刚开始他偷东西的时候,曾经被人抓到过,受了不少折磨。

    阿越为了活命,只能不断地逃跑。

    尽管他遇到叶楚后,已经不再偷窃,但是他早就养成了谨慎的性子。

    宅子后面是蜿蜒曲折的小巷,道路条条相通。

    只要他能进入到小巷之中,他就有信心能够逃开那些人的追踪。

    等到甩开那些人后,他会立即去和平饭店。

    先前陆淮同阿越说过,如果有事情,就去和平饭店找他。

    若是阿越有难,那里的人会施以援手。

    届时,陆淮就会保下他。

    阿越判断好形势后,立即出了房门。

    他放轻脚步,往院子后边跑去。

    阿越趁着黑衣人还未察觉,动作利落地爬上了墙。

    当他坐在墙头刚想往下跳时,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他在那,快去追。”

    凌乱的脚步声逐渐靠近,愈发清晰。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78章 第27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