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第27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79章 第279章

    阿越转身看了一眼, 那些黑衣人听到声音后, 全部朝这个方向跑来。

    阿越收回了视线,毫不犹豫地跳下了墙头。

    他骨架小,身子极为轻巧,悄声无息地落了地。

    阿越立即判断出了方向, 往巷子深处跑去。

    这几条巷子他走过好几遍, 绝对不会出错。

    阿越刚拐出转角, 身后就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黑衣人陆陆续续翻过了墙,待他们落地的时候,发现已经没有了阿越的踪影。

    黑衣人立即分成几批, 往不同方向追踪。

    他们接下了命令,今晚必须取走目标人物的性命。

    巷子黝黯, 只有几道清冷的月光落下。

    阿越对巷子中的地形极为熟悉, 但是那些黑衣人却不同。

    他们皆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自然容易迷失方向。

    那些人东走西窜,错综复杂的巷子延缓了他们的行动。

    这时, 这群杀手的首领停下了步子,没有继续往前追。

    他们接到任务的时候,上头有过提醒。

    他知道方才的那个孩子, 同陆家三少有关。

    若是那个孩子想要逃开他们,必定会去找陆三少帮忙。

    而他绝对会去和平饭店。

    杀手首领下了一个命令:“所有人都停下!”

    这些杀手按照原路返回,回到了阿越的宅子。

    之后,他们立即往和平饭店出发。

    只要那个孩子还没来得及进入那里,他们就可以在附近将他截住。

    阿越在巷子中快速地穿梭, 他拐过一道又一道的转角。

    最终,阿越离开了巷子。

    他知道这条路是去和平饭店的捷径。

    阿越丝毫没有松懈,他晓得那些杀手绝不会放弃。

    夜色弥漫,蝉依旧声嘶力竭地叫着,空气滞闷。

    吹过长街的夜风带着一丝燥热。

    和平饭店近在咫尺。

    阿越心中一喜,立即加快了脚步。

    下一秒,阿越忽觉不对劲。

    那些杀手猜到了他的意图,竟来到了和平饭店的外头守着。

    不过,他们担心惹怒陆三少,不敢离得太近。

    在阿越看到杀手的那一刻,他们同样注意到了阿越的身影。

    他们立即朝阿越走来。

    阿越脚步一滞,瞬间拐了方向。

    他仗着动作灵巧,绕过这些人的追捕。

    快他们一步,走进了和平饭店。

    那些杀手见阿越进了饭店,他们清楚今夜的任务注定失败。

    等到阿越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时,杀手只得转身离开。

    尽管今晚任务失败,他们还是要回去向主子汇报。

    陆淮的手下认出了阿越,他们看到阿越的狼狈模样,知道定是出了什么事。

    今天晚上,陆淮正好留在了和平饭店中。

    ……

    阿越进了和平饭店,顿时觉得心安。

    这里被严加看管,方才那群杀手绝对不敢进来。

    阿越告诉守卫,自己是陆越。

    守卫知道陆越是三少的远亲,很快便带他去找陆淮。

    阿越进了房间,他的声音颤抖,紧张的感觉仍旧没有消散。

    “有人追杀我。”

    陆淮立即看向阿越身旁的守卫,让手下去外面寻找可疑人士,并追查出他们的去处。

    阿越得罪了什么人?

    还是说,那群杀手和阿越的身世有关?

    陆淮开口:“你先在这里住几天,这件事我会帮你解决。”

    只要追查到那群杀手的下落,就能知道真相。

    阿越点头,他极为听话。

    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却发觉手脚早已冰凉。

    这时,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陆淮偏头看去,有个人拿着一份档案走了进来。

    那是陆淮的手下。

    他进了房间后,本想直接开口,看了阿越一眼后,换了一种说法。

    “三少,你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先前,陆淮让此人去调查阿越的亲属,范围不仅仅是华东地区,还去了全国各地。

    只要有一丝希望,都必须要找到。

    陆淮眼底一沉。

    阿越分明在旁边,而手下要讲的也是和他相关的事情,为何不明白地说出了?

    难道有什么隐秘吗?

    陆淮拿着档案,走到桌旁坐下。

    他开始拆档案袋。

    这时,夜空中隐约响起轰隆之声,大雨骤然落下。

    雨下得又急又快,天地间尽是一片苍白萧瑟的雨幕。

    陆淮拿出档案,翻看了起来。

    档案上面写着阿越的真实姓名。

    董越。

    陆淮眯起眼睛。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些片段。

    那时尚嫣仍在为莫清寒做事,他和叶楚商议,要彻底铲除尚嫣。

    阿越察觉到尚嫣对叶楚有敌意,他偷偷潜入尚嫣的宅子。

    阿越拿到尚嫣虐待人的照片,交给了叶楚。

    陆淮让尚思道发现此事,尚思道大怒,带走了尚嫣。

    陆淮眸色微闪,阿越在此事上帮了他们一个大忙。

    陆淮的视线下移,一行字映入他的眼底。

    素白的纸张上,落着深黑的字,清晰至极。

    董越的父亲是。

    董鸿昌。

    陆淮的目光微不可察地滞了几分。

    阿越,竟是董鸿昌的儿子。

    冷意倏地漫了上来,这种深冷仿佛要侵入骨髓,直至蔓延到他的周身。

    记忆被掀起了一角,沉痛的过往汹涌而来。

    记忆中的那场大雪,冰冷静默。

    傅从蓁死在了那个大雪漫天的夜晚。

    清冷的白雪纷纷扬扬,严寒侵袭而至。

    陆淮记得母亲灰败的神情,记得她微弱的声音,也记得她逐渐冰冷的身体。

    那个夜晚,大雪覆盖了上海,也一寸寸冻结了陆淮的心。

    回忆翻涌,陆淮的眼底掠过深沉黑暗,黑色蔓延,遮挡了细小光亮。

    这时,窗外的雨下得愈加大了,夜风呼啸而至,猎猎作响。

    冰冷的雨水,从幽暗的夜空坠落,直直砸向地面。

    陆淮知道阿越在房间里,他的神色依旧镇定,没有显露分毫。

    陆淮思绪飘远,脑海里又浮现出一些画面。

    阿越自小孤苦无依,对家人的记忆也逐渐模糊,就这样一路漂泊到上海。

    阿越与叶楚有缘,心肠又极善。陆淮与叶楚商量后,便决定帮阿越一把。

    陆淮帮阿越改了身份,送他进学堂念书,让阿越作为陆家的远亲,在上海定居下来。

    陆淮眸色深深,他紧抿着唇,下巴线条冷峻至极。

    这时,冰冷的画面再次掠过陆淮的脑海。

    傅从蓁是中毒而死的,有人给她下了毒,毒性不易被察觉。

    待到发现时,毒性已经渗入她的身体。

    陆淮早就确定,下毒之人就是董鸿昌。

    董鸿昌心思歹毒,他极恨陆家,恨不得置陆家所有人于死地。

    陆淮沉默地坐着,眼底极为森寒,仿若最冰冷的夜风,幽暗至极。

    滂沱大雨倾泻而下,空气中弥漫着湿冷的水汽。

    雨水仿佛不会停歇,从黑暗的天幕往外延伸。

    陆淮垂眸,将档案重新放进档案袋。

    他拉开抽屉,将档案袋放了进去。

    然后,陆淮锁住了抽屉。

    他抬起头来,眸光深浅不明。

    陆淮的面容平静,他的情绪也被隐藏了起来。

    阿越跟着他走出了房间。

    陆淮转身锁门,同时,也锁住了门后面的秘密。

    阿越站在他的身后,目光瞥向那道门。

    仿佛在窥探着真相。

    陆淮已经让人给阿越安排好了房间。

    待到阿越进了房间后,陆淮快步走下楼。

    和平饭店外面下着大雨,冰冷潮湿的气息钻入每一寸空气中。

    思绪太乱,层层叠叠,他仿佛坠入一张黑暗的网中。

    这张网裹挟着陆淮,要拉他坠入一个深渊。

    陆淮不知道如何面对阿越,他离开了和平饭店。

    夜色愈加灰暗,水汽涌了上来。

    他驱车离开。

    黑色汽车驶进了重重雨幕中。

    车子破开了雨,却往那更深的痛苦而去。

    ……

    阿越在外漂泊多年,自小就会察言观色。

    方才陆淮眼中的异色一闪而过,但是依旧被阿越捕捉到了。

    虽然陆淮将情绪隐藏得极好,但阿越依旧觉得不对劲。

    待到他匆匆离开后,阿越立即往方才那个房间走去。

    他知道,刚才陆淮的一切反应,皆是从看到那份资料的时候开始的。

    阿越心中莫名产生了不安的感觉,他总觉得这件事同他有关。

    阿越没有惊动和平饭店中的任何人,悄声无息地来到了陆淮的书房。

    尽管阿越没有房间的钥匙,但他还是轻而易举地开了锁。

    房门合上,走廊重新恢复安静。

    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另一头,陆淮的车子已经开始驶往督军府。

    成片的雨水冲刷在车窗上,一切景色都看不分明。

    天地间尽是昏暗之色,白雾弥漫。

    陆淮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目光直视前方。

    他的嘴唇紧抿着,下颚的线条绷直,眼底一片暗沉。

    这时,雨势不曾转小,反倒愈发大了,徒添几分烦躁之意。

    万物静默,只有哗哗的雨声响个不停。

    今夜的黑暗似乎没有尽头。

    下一秒,陆淮的车子猛地停下,他突然踩下了刹车。

    车子骤然停住,由于雨大地滑,车身微微倾斜了一下。

    一侧的路灯落下清冷的亮光,透过厚重的雨幕照在陆淮的脸上。

    陆淮脸色忽的一沉,似乎想到了什么。

    他立即调转了车头,往来时的方向驶去。

    车速极快,车子在马路上疾驰着。

    尽管陆淮面容镇定,但是他的眼底依旧闪过一丝慌乱。

    他希望事情并没有往他想象的方向发展。

    和平饭店。

    阿越已经进了陆淮的书房。

    此刻,房间里并未开灯,窗帘拉得严实,一丝光也不曾透进。

    阿越摸索着前行,他先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一半。

    丝丝缕缕的月光照入,却仍旧看不分明。

    阿越记得陆淮在临走前,将资料放进了他的抽屉中,还上了锁。

    阿越越靠近桌旁,越觉得心脏跳动得厉害。

    短短的几步路,仿佛已经耗尽了他的全部力气。

    抽屉上的锁并不能拦住阿越,他稍微摆弄几下,锁就开了。

    咔擦一声脆响,落进寂静的房间中。

    阿越深吸了一口气,手覆在了抽屉上。

    他的手微不可查地颤抖着,抽屉被缓缓拉开。

    那份资料出现在阿越的眼前。

    阿越打开了档案袋,一张白纸被他抽出。

    他的视线落在纸上,却再也移不开了。

    他紧紧抿着嘴唇,眼眶已经红了。

    阿越捏住资料的手指微微泛着白,不安和紧张顿时漫遍全身。

    窗外的雨落个不停,不愿停歇。

    阿越的目光停留在最后一行字上。

    董鸿昌。

    那是他父亲的名字。

    他的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而那三个字却映入他的眼中,再不能忘。

    阿越一直都知道陆淮和叶楚在帮他寻找自己的家人。

    他虽不曾提起,但是心中却依旧隐隐期待。

    如今,突如其来的真相却没有令他感到半分欣喜。

    阿越听过董鸿昌的名字,自然知道他的所作所为。

    长期以来,董鸿昌都与陆督军为敌,两人水火不容。

    而董鸿昌早已被权利蒙蔽了双眼,他作恶多端。

    董鸿昌和陆督军的斗争中,他多次陷害陆家,甚至执行暗杀行动。

    多年来,阿越从未享受过安定的感觉,他仿佛一直在汹涌的海水上沉浮。

    直至遇到了叶楚和陆淮,他终于看到了一丝光亮。

    当他试图伸手抓住那抹光时,却发现底下竟是万丈深渊。

    阿越回过神来,他将资料放回了抽屉。

    此时,歉意,恐惧和不安瞬间侵占他的身体。

    陆淮和叶楚对他这般好,桩桩件件都被他牢记心中。

    但是他不值得他们这么做。

    也许现在他离开是最好的选择。

    抽屉重新被落了锁,阿越的脸上犹带着泪痕。

    他最后看了一眼书房,随即转身离开。

    大雨侵袭而至,将外头和里面隔出两个世界。

    阿越毫不犹豫地走进雨中,他身上的衣服瞬间湿透。

    没过多久,一辆黑色的车子从街角疾驰而来。

    车子停在了和平饭店门口。

    陆淮从车子走下,眉眼沉沉。

    他没有撑伞,雨水沾湿他的肩膀,他却恍若未觉。

    陆淮去而复返,回到了书房中。

    陆淮伸手按下开关,光线照亮整个房间。

    陆淮扫了一眼房间,他立即发现房中的窗帘被拉开。

    除了阿越,不可能有人会进来。

    陆淮眸色渐沉,快步走到书桌旁。

    此时,外头的雨势愈发大了,窗户被风吹得啪啪作响。

    陆淮无心理会,他的视线落在了桌上的一张纸条上。

    惨白的灯光将纸条上的字照得分明。

    陆淮认出,那是阿越的字迹。

    陆淮将其拿起。

    他的心绪纷杂,太阳穴隐隐作痛。

    陆淮抬头按住眉心,目光重新落在纸条上。

    薄薄的一张纸却似千斤重。

    纸条上的话并不多,只有短短几个字。

    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79章 第27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