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第28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81章 第281章

    追杀阿越未果后, 那些杀手立即离开了和平饭店。

    他们需要将此事向纪曼青汇报。

    杀手几经躲避, 来到了一座隐秘的宅子。

    纪曼青不愿暴露自己的行踪,并不让他们直接来寻她。

    若是有异常情况,那些杀手会通过电话告知她。

    电话被拨通后,没过多久, 就有人接了起来。

    纪曼青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事情办得如何?”

    她的话语难掩紧张。

    纪曼青派出杀手后, 一直在等待着结果。

    她希望任务成功, 阿越再也不要活着出现在她的面前。

    阿越的存在,会影响她这几年的安排,甚至事关她的生死。

    顿了顿, 杀手开口:“任务失败了。”

    纪曼青声线忽的提高,变得有些尖锐:“什么?”

    听到阿越未死, 纪曼青的拳头立即握紧。

    随即她稳了稳心神:“你将具体情况同我说。”

    杀手继续说道:“那个孩子跑到了和平饭店。”

    “我们没有再追下去。”

    杀手将当时的情形简单地同纪曼青讲了一下。

    他们虽是为纪曼青办事, 但是他们不会为了纪曼青而惹怒三少。

    纪曼青听到陆淮的名字, 胸口一滞。

    尽管夏日的空气燥热,但是纪曼青硬生生地吓出一身冷汗。

    她如坠冰窖, 遍体生寒。

    因为阿越和陆淮走得近,她担心阿越会暴露自己做过的事情。

    自从重新见到阿越那日起,她夜夜难安, 无法入眠。

    要是被董鸿昌知道,她对他的儿子做出这样的事,他定会置自己于死地。

    纪曼青的手垂下,电话被她搁下。

    纪曼青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心情。

    她已经苦心筹谋了这么久, 如今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她不能这么认命,必须想出法子保全自己。

    纪曼青接到杀手的电话后,立即整理好了行李。

    她很快离开了上海,坐上去北平的火车。

    ……

    火车缓缓向前开去,车身轻微摇晃着。

    盛夏的阳光喧嚣,直射进车窗,带着不容忽视的燥热。

    车厢中人多嘈杂,空气滞沉,蔓延开来,烦闷更盛几分。

    火车刚从上海火车站出发,阿越知道他已经避开了那些人的跟踪。

    阿越整夜未眠,却始终保持着清醒。

    阿越已经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窗外的阳光照入,气温颇高,而阿越仍旧手脚冰凉。

    旅客全都上了车,陆陆续续地准备就座。

    此时,走道拥挤,人声喧杂,盖过了火车碾过铁轨的声响。

    阿越无心理会旁人,自顾自地低着头。

    这时,有一对夫妻停在了阿越的身旁。

    前面有不少人落座,他们被暂时堵在了这里。

    下一秒,火车转弯,车厢一阵摇晃。

    那个女人没来得及站稳,差点跌倒,她的丈夫立即伸手扶住了她。

    “小心。”

    男人柔声说道,他拉住了女人的手臂,没有再放开。

    女人状似无意地看了后面一眼,她轻声开口:“我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我们。”

    男人捏了捏她的手臂,示意她止声。

    “别往后看,莫委员的人在跟着。”

    他贴在女人的耳边说道,不想被其他人听见。

    阿越和这两人靠得极近,他们的说话声隐约传进阿越的耳中。

    当阿越听到莫委员几个字的时候,他立即提高了警惕。

    之前姐姐同他说过,要他远离莫清寒。

    莫清寒这人其心不轨,极为危险。

    阿越并不晓得,叶楚提醒他的原因,是因为前世他被莫清寒所杀。

    而阿越也知道莫清寒的身份,他是公董局的行政委员。

    那两人口中所说的那个莫委员,应该就是莫清寒了。

    阿越不动声色地打量他们。

    他们手上提着行李箱,面上带着一丝倦意。

    这时,走道开始空了出来,他们朝前方走去。

    阿越顺着他们的身后看去。

    的确有几个人跟着,他们的目光落在这个方向。

    短短一瞬,阿越就下定了决心。

    那一对夫妻还未走远,阿越就从位置上站起身。

    他假装要去餐车,其实是在确认他们的车厢号。

    待到两人走进车厢后,阿越才转身离开。

    他没有回到自己的位置,反倒是站在不远处观察着。

    阿越猜测,莫清寒派人监视着他们,定是为了防止他们有所异动。

    若是这件事同姐姐有关,那么他必须要去查探一番。

    阿越一直逗留在车厢附近,没有离开。

    旁人看来,阿越只是个孩子,他仅仅只是因为没有座位而站着一边,等待着下车。

    即便他们觉得奇怪,也不会将阿越放在心上。

    他们并不认为阿越会对自己构成威胁。

    明亮刺目的阳光逐渐微弱,照在身上也没那么炙热。

    暮色四合,光线浅淡。

    火车依旧朝着前方疾驰而去。

    仿若长路漫漫,没有尽头。

    这时,那对夫妻突然有了动静,他们拉开了车厢门。

    阿越低着头,随意把玩着手上的火车票。

    他用余光瞄着车厢的方向,隐秘地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现在是晚餐时间,那对夫妻准备去餐车用餐。

    随着两人的离开,他们身后跟着的那几个人也全部跟了上去。

    等到那些人的背影一消失在车厢尽头,阿越立即敛下了神色。

    他准备去车厢里面看看,查探是否会有可用的消息。

    由于站的时间久了,阿越的双脚有些发麻。

    他丝毫不在意,只专注着眼前的事情。

    阿越先观察了一下周围,随即闪身经过了车厢。

    车厢门立即合上,没有任何人察觉。

    那两人离开之时,他们并未关掉房间里的灯。

    如此一来,阿越正好能够看清里面的情形。

    那两人用完餐后,很快就会回来。

    留给阿越的时间不多。

    阿越快步走到他们的行李箱旁,他的动作极轻。

    阿越立即将箱子打开,里面放置着一些衣物。

    阿越极为小心,他并不想翻乱其他的东西。

    翻遍了行李箱后,阿越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迅速扫一眼房间,视线落在了一个公文包上。

    阿越赶紧合上行李箱,将一切恢复原状。

    也许他要找的东西,会在这个公文包中。

    当阿越起身去翻找公文包的时候,那对夫妻已经用完了餐。

    他们从餐车离开,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

    时间寂静地流逝着,外头的黑夜一闪而过。

    在公文包的夹层里,阿越找到了一份资料。

    里面的内容是贝达纳·雷诺曼和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的业务合作。

    阿越粗略地看了几眼,上面还提到了清会。

    阿越怀疑莫清寒会在这项合作上动手脚,他准备将这份资料拿走。

    若是莫清寒想对姐姐不利,他也许能帮上忙。

    这时,列车上的广播响了。

    下一站是津州站,火车即将抵达。

    这正是阿越要去的地方。

    阿越拿到资料后,立即贴身藏了起来。

    他转身离开了车厢。

    火车马上就要靠站,阿越低头走得匆忙,在走道上撞到了人。

    阿越立即抬头,他发现被他撞到的人竟是方才那对夫妻。

    阿越又瞥了一眼他们的身后。

    他们后面依旧跟着莫清寒的人。

    阿越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不过他很快就将此刻的情绪掩盖。

    阿越语气恭敬:“对不起,先生。”

    那个男人瞧见阿越的模样,看他只是一个面容稚嫩的孩子,立即摆了摆手。

    阿越朝他点了点头,走向了车门。

    此时,火车恰好停下,外面是弥漫的夜色。

    当火车靠站之际,阿越毫不犹豫地走出了车厢。

    很快,阿越的身影淹没在人群之中,再也寻不到。

    火车抵达津州后,阿越没有久留,立即出了站台。

    他身上已经没有多余的钱用来买票,他必须留在这里。

    阿越在思索一件事。

    怎么样才能在姐姐不发现的情况下,将这份资料交到她的手中。

    火车大厅中依旧有不少旅客,南来北往,行色匆匆。

    阿越混迹在旅客之中。

    这样一来,倒是方便阿越隐藏自己的身形。

    阿越自小养成了谨慎的性子,他一面随着人群往外走去,一面观察着四周。

    这时,一个身影忽的映入阿越的眼中。

    阿越心思一动,立即跟了上去。

    那人正是秦骁。

    秦骁的家乡在津州,这次回来他是要去探望生病的兄弟。

    秦骁没有见过阿越,但是阿越认得出秦骁。

    秦骁是黑市比武的冠军,他帮助陆淮取缔了那项比赛。

    当时,这件事在上海人尽皆知。

    阿越定了定心神,动作更为小心,他不想让秦骁发现他。

    秦骁和姐姐他们相熟,是极为要好的朋友。

    若是他能够将这份资料放在秦骁的家中,资料一定会传到姐姐手里。

    阿越看着秦骁上了车,他无法继续跟着。

    不过,津州有不少人认识秦骁,阿越打听一番后,确认了秦骁家中位置。

    阿越一路到了秦骁的宅子外头,他没有立即动身进入,而是守在了外面。

    直至更深露重,万籁俱寂,各家灯火都熄了。

    阿越开始靠近秦骁的宅子,他身手灵活,翻墙进入。

    此时,蝉在树上持续鸣叫着,不得清净。

    阿越经过僻静幽深的角落,他穿过院子,来到了秦骁的书房。

    秦骁的书房上了锁,阿越轻而易举地将其打开。

    黑暗悠悠飘荡,寂静无声。

    阿越轻声进入,合上了房门。

    阿越把资料藏在怀中,保护得极好。

    当阿越将资料拿出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了不少褶皱。

    阿越皱了皱眉,伸手将其抚平。

    临走前,他在资料上压了一张纸条。

    做完这一切后,阿越立即转身离开了书房。

    黑夜依旧静默,毫无声息。

    第二日,秦骁来到书房的时候,发现了那张纸条。

    上面写着一句话。

    务必将这份资料交给叶楚。

    阿越留。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81章 第28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