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2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8章 第28章

    闻言, 李思文听话地合上门, 踌躇着开口:“请问,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李思文微眯着眼看着屏风, 屏风后似乎有两个女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坐着的那个应该就是找她来的人了。

    “你的右边有把凳子,你先坐下来我们再谈,毕竟怀孕辛苦。”那人用手指了指。

    侧头望去, 李思文的右手边果然有把凳子, 上面居然还有着厚厚的垫子和靠枕。李思文低垂着头, 她托着腰,依言坐了下来。

    虽说李思文的面上还勉强维持着淡定, 但是她的手控制不住地凉了。这人分明就知道自己有了身孕。

    正当李思文胡思乱想时, 屏风后的叶楚出了声,她刻意改变了声线,就算以后和李思文当面碰上,也听不出来这是叶楚的声音。

    叶楚:“陈息远知道你没打掉孩子吗?”

    李思文愣了愣, 随即摇了摇头。她又怎敢和陈息远说,他一定会逼着自己打掉, 她只盼生下孩子后再找陈息远负责,也算有个凭仗。

    叶楚一笑:“若是你想生完孩子后,再抱着孩子上门, 我猜你也只能做个姨太太了。”

    按照上一世的进展,李思文应该就是这么做才当了陈息远的姨太太。陈息远的母亲非常强势,她一直都想要一个家世长相各方面都好的媳妇。

    当她发现陈息远和李思文有牵扯时, 立马就下了决断,坚持要他们分手。她坚决不能容忍李思文进她的家门。

    得亏陈息远将李思文怀孕的事隐瞒得极好,就算扯谎的原因只是不想让叶嘉柔寒心。

    要是陈息远的母亲知道李思文怀了孩子,那么这个孩子能不能保得住还是个未知数。

    但是这一世,叶楚想做些改变。

    被叶楚料准心思的李思文一惊,她眼里闪过慌乱。

    李思文愁道:“我也没有别的法子,我只是怀了陈息远的孩子,他要是知道我照他说的做,没准就会强拉着我打掉。”

    刚开始和陈息远谈恋爱的时候,他也对李思文好得不得了。但是到了后期,李思文明显感觉到陈息远的态度的变化。

    一个男人的心还在不在,女人最明白。更何况李思文即使在交往过程中,也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不然她怎么会费尽心思怀上陈息远的孩子。

    没想到就算她这么做了,依旧没有挽留住陈息远,反而还让他对自己产生了厌恶。

    她不过只是一个小情儿,陈息远对她自然不够上心。

    叶楚看过去:“谁说没有其他办法了,我这里倒是有一个,让你能光明正大地嫁进陈家,就是不晓得你肯不肯做。”

    叶楚清楚李思文的心理,无非是想要攀上高枝,越高越好。

    更别提她现在走投无路,李思文能够下定决心怀上陈息远的孩子,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现在陈息远深陷在叶嘉柔的柔情小意中,已经完全顾不得李思文。可能在陈息远的心里,早已没了李思文这个人。

    叶楚看得出来,李思文的野心不小,目标也很明确。只要有点希望,她都不会放过。

    叶楚只需要给她提供一个正确的方向,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叶楚提点,她相信李思文也能办得很好。

    李思文正待叶楚接着往下说,但是叶楚偏偏问起了另外一个问题。

    “陈息远和你分手的原因,你知晓吗?”

    李思文掏出手帕按了按眼角,眼眶立即有些红了,她巴掌大的小脸落下泪来,别有一番风情。

    李思文抽泣:“我猜他是外面有人了,陈息远占了我的身子,却不想负责,男人总爱喜新厌旧。”

    “你猜的没错,他的确是喜欢上别人了。”叶楚肯定了李思文的猜测。

    叶楚顿了顿,让李思文真正消化这件事后,再同她说说叶嘉柔的事,这样得到的效果会让她更满意。

    话音刚落,李思文就用帕子抹了抹眼泪,看来她当真没有猜错,陈息远这个狼心狗肺,爱拈花惹草的臭男人,果然薄情寡义。

    他为了一个外面刚认识的女人,就将怀孕的她抛弃。

    在李思文看来,被陈息远喜欢的那个女人肯定不是什么好货色,对勾引男人有着自己的一套。

    瞧着李思文对叶嘉柔和陈息远的恨意加深后,叶楚又继续煽风点火:“陈息远对那女人极好,死心塌地的,天天追着她跑。”

    叶楚心想,叶嘉柔惯会在人前装模作样,不知道被李思文使些绊子又会怎样。不过,现在的李思文可比叶嘉柔的段数高多了。

    “能否告诉我那人的身份,我实在是不甘心。”李思文咬了咬下唇。

    陈息远和她谈恋爱的时候都没这么上心,如果那个女人被陈息远追到手后,不晓得要被宠成什么样子。

    要是这件事落在别人身上,她可能还会假情假意地道一声好。但是她落得这个下场,还怀着孩子,凭什么自己要做小伏低!

    李思文捏紧靠椅上的扶手,连指甲有些抠破了,可她却毫不在意。现在她只想知道那个女人的身份,狠狠地惩罚这对狗男女。

    反正她已经没什么好名声了,如今怀着孕还要躲在外面的公寓里。她也不敢回乡下,不然就要被爹娘卖给老头子做姨太太。

    真正等到生孩子的时候,又有谁能够帮她。所以她必须好好地为自己博出一条出路。

    既然她不好过,那么就拉着陈息远和他百般呵护的那个女人下地狱吧。

    在这一刻,李思文的怒火达到了顶峰。

    等李思文平复了一下情绪,叶楚又接着往下说:“她叫叶嘉柔,是信礼中学的学生。”

    “据我所知,陈息远已经在学校门口和她高调告了白,只不过被叶嘉柔拒绝了。”

    李思文暗恨:“好个叶嘉柔,难道就是因为她是娇俏可人的女学生,就可以任意将我搓圆捏扁,真是不要脸。”

    叶楚接着道:“你抱着孩子去陈息远家门口闹,只不过是让他出了个小丑,他母亲只要稍微做些手脚,就能将这件事压下来。”

    李思文忙着发问:“可我家境不好,陈家若是真想这么做,我也实在没法子,不知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吗?”

    叶楚正了正身子:“其实这也不难,若是你可以豁得出去,那么自然一切都好办。”

    “只要你将这事往大里闹,闹得满城皆知,那陈息远以及她的母亲不但要哄着你进门,没准还会迫于舆论压力许你个正房之位。”

    听完叶楚的话,李思文眼前一亮。

    照着陈息远的性子,给她个姨太太位置就到头了,就算进了门,也不可能受到他的宠爱,还不如趁现在多多谋一些利益。

    陈息远最是自恋,也好面子。他的母亲向来强势,知道她和陈息远交往的时候,就一直觉得她上不了台面,拿不出手。

    还一个劲地给陈息远相看那些门当户对的好姑娘,她也不想想,要不是陈息远容易掌控,自己早就攀高枝了。其他的好姑娘又怎么会看得上他?

    李思文暗自做了个决定,她一定要不遗余力地将陈息远的名声搞臭,这样除了自己纡尊降贵地嫁给他,还有哪个好人家会把自家的女儿许配给他。

    叶楚说:“同样都是逼陈息远屈服,往小了闹,和往大了闹结果差得多了,你说呢?”

    陈息远和叶嘉柔都不是好东西,叶楚就代替老天惩罚他们一下。只不过是让他们出个丑,又不是要了他们的命。

    叶楚带着些不屑,讽刺地一笑。

    李思文又问:“我具体要做些什么,您能详细和我讲讲吗?”

    其他的东西李思文不清楚,但是她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肯定是要整陈息远和叶嘉柔,但是这样对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你只需将这件事往大了闹,越大越好,接下来的事你肯定会做,不需要我教了。”

    顿了顿,叶楚接着说:“我只提醒你一件事,叶嘉柔最爱装可怜,你可以回家好好想想对策,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今儿这趟来得真值,虽说屏风后的人看不清她,但是李思文还是站起身来,朝她展颜一笑,道了谢。

    心里已有了主意的李思文正欲离开,却仍是忍不住好奇,小声温柔地问了一句:“你可以问一下你为什么帮我吗?”

    叶楚没有立即回话,她漫不经心地撩了撩头发:“我只是一个讨厌叶嘉柔的人,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李思文离开了峨眉酒楼,抱着肚子笑了。

    她来到上海,做陈息远的小情儿,过惯了好日子。如今,她找不到工作,只拿着陈息远先前给的那笔钱过活。

    她才不想回乡下做老头子的姨太太。

    现在,倒是有了一条真正的好路子。

    ***

    这天,李思文起了个大早,在梳妆台前细细地化了个妆。化完妆后,镜子里的她显得有几分憔悴,眉眼之间尽是忧愁。

    她满意地冲着镜子笑了笑,然后向着信礼中学去了。

    信礼中学离得不远,坐电车很快就到了。李思文抱着自己大大的肚子,可怜地站在学校门口。

    学校门口的同学来来往往,他们都会好奇地回头看一眼,直到有个同学上前来询问。

    “请问,你是来找人的吗?需要我帮你通传一下吗?”

    李思文骨架偏小,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加上一个大肚子,看上去愈发惹人心疼。

    一听见同学的问话,李思文就惊喜地抬起头,眼睛里似乎还有些泪花:“真的吗?”

    “我想找叶嘉柔同学,你能帮我叫她出来吗?我在校门口等她。你就说是陈息远要找她。”

    那个好心的同学听到李思文的回答,怔了怔,陈息远这名字一听就是个男的,可是眼前的分明是个孕妇啊。

    李思文猜出同学的心思,腼腆地笑了笑:“不好意思,陈息远是我和叶嘉柔同学的熟人,若是我直接叫她,她可能不会出来,你明白的……”

    李思文的话只说一半,她接下来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神复杂。

    一下子脑补了很多的好心同学慎重地点了点头:“放心,我一定把叶嘉柔带出来。”

    门口有不少同学经过,都听到了这一番对话。他们同样也想到了前段时间陈息远高调追求叶嘉柔的事。

    将之前的事和现在怀孕的李思文一结合,他们仿佛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一大批同学争先恐后地涌向叶嘉柔的教室,不用李思文提出,他们也会帮忙把叶嘉柔带过来。

    怎么说呢?学校的生活实在是无聊得紧,总得找点乐子才好。

    李思文看着同学们的背影,娇柔地笑了,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看来这个叶嘉柔在学校里的人缘也不是很好。

    叶嘉柔这些天眼皮跳得厉害,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虽说叶嘉柔将情绪掩饰得极好,但是脸上还是带出了几丝烦躁。

    正当叶嘉柔微皱着眉,装模作样地看着课本时,突然听到门后有人叫她的名字,还不止一个人。

    “叶嘉柔,叶嘉柔,快过来,我们有事找你。”站在人群最前方的是隔壁班的男同学,他一脸兴奋地朝叶嘉柔招手。

    叶嘉柔有些脸红,她向来知道自己的魅力不小,有不少男的就喜欢她这个类型。

    这个男生是她隔壁班的同学,叶嘉柔已经看见过他好多次。

    之前对他还没什么心思,但是现在一知道这个男生喜欢她,叶嘉柔的心里瞬间有些异样,他看上去还是挺不错的。

    高高的,白白净净,有着一股书卷气。

    难道又有人要向自己告白了?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害羞的叶嘉柔红了脸,她在位置上磨蹭了好一会。要是她每次都在别人要告白的时候,立即出面,岂不是很掉价。

    “叶嘉柔,快点出来,我们真的有急事找你。”先前开口的那个男同学有些不耐烦。

    明明叶嘉柔已经看到自己,还装作没看到,故意在位置上逗留这么久,是不是存心给他难堪。

    叶嘉柔在心里算着时间,已经冷落这个男的够久了,是该给他个答复了。

    挤在教室门口的同学们一看到叶嘉柔朝着他们走过来,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满脸红光。

    叶嘉柔刻意慢慢走着,掉足了大家的胃口,她一脚一脚似乎都踩在他们的心上。要不是为了看好戏,谁要等她这么久啊。

    有一名女同学等得急了,一把捞过叶嘉柔,拉了拉她:“你快去门口,陈息远在校门口等你!”

    事实和她预料的一点也不一样,叶嘉柔张了张嘴,仍是不死心,接着问那个之前那个被她幻想告白的男同学。

    “这是真的吗?你们来找我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吗?”

    突然被点名提问的男同学吓了一跳,他好像也没做别的事,这叶嘉柔怎么一副自己欠了她巨款的模样。

    看着叶嘉柔眼泪汪汪的样子,男同学不自觉地抖了抖,他只是想看看叶嘉柔被陈息远告白的后续罢了。

    男同学点头:“是啊,叶同学你快吧,别让陈息远等急了。”

    心态崩了的叶嘉柔好不容易才收起眼泪,调好心情往校门口走去,这回见到陈息远,她可要好好质问他一下。

    可是,为什么刚刚来通知她的人依旧跟在她的身后,队伍还有逐渐壮大的趋势?

    这边,李思文一来找叶嘉柔。那边,叶楚就得知了消息。

    因为上次陈息远当众告白事 ,叶嘉柔已经小有名气。叶嘉柔那一有了动静,还是和陈息远有关,不用叶楚主动开口,就有人把叶楚带到了最佳观赏点。

    “阿楚,阿楚来这边!”一群女生得知消息后,把叶楚叫出来,她们找到一个能看清校门口的位置。

    无需下楼,站在这边,刚好能把那头发生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

    尹时言把叶楚带到最中间的地方。

    上次在宴会上,尹时言见过叶嘉柔,晓得叶嘉柔因为勾引杨怀礼才掉下了荷花池,她还将这件事宣扬了出去。

    没想到,叶嘉柔竟然还同别的男子有联系,更不用说,那个男子有着一个怀孕的女朋友。

    果真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尹时言算是长见识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从尹时言的角度来看,这样的人,就是欠收拾!

    校门口围着一大群人,闻风而来的同学将进入学校的通道堵了个水泄不通,而包围圈的正中央站着两个女人。

    一个是叶嘉柔,一个是李思文。

    李思文捧着肚子说着些什么,叶嘉柔倒是没有什么回应。

    虽然声音听不到,但是叶嘉柔和李思文的表情却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看来李思文想了几日后,制定好了羞辱叶嘉柔的方法。叶嘉柔对这次的会面毫无准备,看来她这次要吃些苦头了。

    叶楚继续往门口一瞧,嘴角的弧度差点收不住,她艰难忍笑的表情落在别人眼里,还以为叶楚正在为叶嘉柔撞上李思文而发愁。

    尹时言:“那里的事情太复杂了,你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另一个女同学出声安慰叶楚:“别担心,我们有几个同学已经去校门口听了,到时候会跑上来给我们重演一遍。”

    叶楚点了点头,冲着她们笑了笑:“那真是麻烦你们了。”

    叶楚抬眼看向那边,眼底浮起了意味深长的笑意。

    两个楚楚可怜的女子对上了。

    当小白花遇上大白莲,那就有好戏看了。

    叶嘉柔的段位还不够高,在李思文面前绝对落不得什么好。

    叶楚倒要看看,这次她该如何自处呢?

    作者有话要说:  以后每天八点和11点更新,万字。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8章 第2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