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第28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82章 第282章

    盛夏的日光毒辣, 风中携着阵阵闷热之意。

    街道被阳光照得发白, 热气灼灼。

    车子从一座私宅驶出,缓缓地朝某个地方开去。

    车中坐着的是易了容的叶楚。

    叶楚要去的地方是金刀会的一个香堂。

    暑气渐浓,一片滞沉。

    车子穿过寂静长街,停在了香堂门口。

    车门打开, 叶楚从车里下来, 走进了香堂。

    此时, 香堂中还来了一名客人。

    那人正是莫清寒。

    自从上次在小巷中看见叶楚后,莫清寒就起了疑心。

    莫清寒发现她身手极好,但处处隐瞒。

    他怀疑叶楚的身份, 却并不能确认她到底是谁。

    为了一探究竟,这几日莫清寒都会来这处香堂。

    若是巷子中的那人再次出现, 莫清寒会亲自上前试探。

    当叶楚走进香堂的时候, 没有见到可疑之人。

    莫清寒恰好走开, 两人并未遇见。

    此时,香堂里的窗帘拉紧着, 将吹起的热风阻隔在外。

    先前,叶楚去过佘佩安的房间,自然知道要怎么过去。

    叶楚步子一拐, 穿过走廊,佘佩安的房间在走廊的尽头。

    走廊两侧开着窗,热风卷起窗帘,呼呼作响。

    行至到走廊一半时,叶楚脚步忽的一滞。

    不过下一秒, 她又重新迈开了步子。

    叶楚察觉到背后有人在跟着他。

    他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似乎想要做些什么。

    叶楚眉头微微一皱,不知那人是何意。

    叶楚继续向前走去,而那人却加快了步子。

    那人仿佛刻意发出声响,就是为了让她发觉,有所警惕。

    没过多久,叶楚意识到背后那人出了手。

    他握紧拳头,直接朝着叶楚打来。

    叶楚闪躲避开,身子立即转了过来。

    叶楚对上那人的视线,那人的面容清晰地映入她的眼中。

    偷袭她的人是莫清寒。

    这时,外头的风忽的大了起来,吹起帘子。

    下一秒,风瞬间歇了,窗帘落下,安静地垂着。

    莫清寒眸色一动,这样的情景他曾经见过。

    在去北平的那列火车上,他进了叶楚的车厢,借机威胁她同自己一起离开。

    莫清寒忽的笑了笑,他故意用那时的招式试探眼前这个人。

    莫清寒步步紧逼,叶楚不得不同他交手。

    如当时那般,莫清寒次次攻击叶楚的要害,不曾留情。

    叶楚也提高了警惕,全力应对。

    两人交手得越久,莫清寒心中的怀疑也越发清晰。

    他确定眼前这人,正是叶楚。

    尽管叶楚做了易容,但是莫清寒不会猜错。

    从窗户透进的热气漫进走廊,两人的额间皆沁出了薄汗。

    叶楚自然察觉到莫清寒的心思,他使出相同的招式,自然已经认出了自己的身份。

    此时,走廊寂静,只有两人在场。

    若是金刀会的人走到这边来,看到他们,定会心中起疑。

    莫清寒是个疯子,可叶楚不想被他连累。

    思及此,叶楚手下的力道越是重了几分。

    莫清寒发觉叶楚的意图,却不想让她如愿。

    下一秒,两人同时拔枪,对准了对方。

    叶楚拿枪抵着莫清寒的心口,而莫清寒的枪口指着叶楚的脑袋。

    此情此景,和当初在火车上的一样。

    莫清寒虽被枪抵着,但是他的面色自若,极为镇定。

    走廊忽的落下一声轻笑。

    莫清寒开了口:“叶楚。”

    叶楚不答,反倒是将枪抵得更紧了些。

    莫清寒又问:“你为什么和佘佩安走得这般近?”

    此时,莫清寒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叶楚也没必要和莫清寒虚与委蛇。

    叶楚没有回答莫清寒的问题,倒是反问他:“你不是也和闵爷在合作吗?”

    莫清寒心中清楚,陆淮和叶楚已经知道了他和闵爷之间的事。

    莫清寒也不再遮掩:“你和陆淮一定有什么计划罢?”

    陆淮和金刀会或许会起冲突,然后,陆淮就会对金刀会出手。

    如果金刀会出了什么问题,莫清寒决定坐收渔翁之利。

    叶楚看了一眼莫清寒。

    莫清寒看到叶楚的神色,冷笑一声:“我不会将你的身份说出去。”

    叶楚似笑非笑:“你在汉阳监狱的事,也不会有人知道。”

    莫清寒想要次次占上风,但是叶楚每回都会堵住他的话头。

    叶楚这话一出,莫清寒自然知道陆淮他们手上有自己的档案。

    尽管他来上海之前,监狱里的档案已被销毁,但是陆淮当时在汉阳监狱拿走过备份。

    这时,走廊那边响起了脚步声,由远及近。

    叶楚和莫清寒对视了一眼,立即收回了枪。

    当那人看到他们的时候,两人已经恢复了正常。

    仿佛只是偶尔经过的陌生人。

    那人并未起疑心,他看见叶楚后,脚步停下。

    那人开口:“陆愉,佘姐让你过去。”

    叶楚应下,那人转告完就离开了。

    一旁的莫清寒听到了陆愉这个名字,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他目光清冷,眸色深浅不明,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叶楚刚要离开,莫清寒忽的叫住了她。

    “前些天你订婚了……”

    叶楚的步子一凝。

    “今日就收下我的祝福罢。”

    即便他们从未邀请他。

    莫清寒的声音落下,语气平静,波澜不惊。

    叶楚回过头,看向他。

    她淡淡地回了句:“多谢。”

    叶楚说完后,不再看莫清寒一眼,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待到叶楚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时,莫清寒才转身离去。

    莫清寒的眼底一片阴沉之色。

    盛夏的阳光,似乎从来没有落到他这里。

    ……

    叶老太太讲了叶家的往事后,叶楚觉得有必要让叶家人知道一些事情。

    比如,莫清寒。

    莫清寒心思歹毒,必须让叶家人远离他。

    但是叶楚会隐瞒一部分事情,董鸿昌就是林钦的事实,叶楚不会透露。

    因为迷雾计划极其隐秘,其中牵扯到了董鸿昌和陆宗霆。

    为了计划顺利进行,不能走漏半点风声。

    这日,叶楚把叶家人召集在一起。

    叶楚先开了口:“公董局的莫委员居心不良,我们要多加注意此人。”

    苏明哲皱眉道:“行政委员莫清寒?”

    苏明哲神情严肃:“阿楚,他是否做了什么事?”

    苏明哲清楚,叶楚定是知道了什么,才会说这样的话。

    叶楚点头:“先前上海滩中毒案件,莫清寒就是幕后黑手。”

    苏明哲一怔。

    当时上海滩发生多起中毒案件,人心惶惶。

    后来,巡捕房对外宣布,寒塔寺的净云大师是幕后黑手,净云被收监入狱。

    为何此事牵扯到了莫清寒?

    叶楚看清了苏明哲的神色,解释道:“净云确实参与了下毒,但这一切都是莫清寒的授意。”

    “姓莫的极为狡猾,隐在幕后操纵,事情败露后,却不影响他分毫。”

    “所有证据都指向净云,与莫清寒没有任何干系。”

    叶楚不能告诉他们,莫清寒就是容沐。但是要让他们清楚,莫清寒歹毒的面目。

    叶奕修极为震惊:“姓莫的倒是隐藏得极好。”

    苏明哲冷笑了一声:“这样说来,他成为公董局的行政委员,定也是别有居心。”

    叶楚点头:“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不能放松警惕。”

    叶楚声线微冷:“你们也看到了,如今叶家并不平静。”

    几人沉默。

    他们想起了叶老太太说的话。

    多年前,叶家发生的那一件事,犹如一层阴影,笼罩在每个人的心上。

    叶老太爷本要与林兆安一同去送货,因为意外,林兆安因为反动的罪名被捕……

    之后,林兆安的儿子失踪,至此失了音讯……

    世事无常,不知何时,那些隐在暗处的人,就会伺机而动。

    如今是多事之秋,叶家不应该再多生风浪了。

    苏明哲点头:“有任何可疑的人出现,我们都要万分小心。”

    叶家人散去了,叶楚沉思。

    她注意到,方才她提到莫清寒的时候,万仪慧的神色有几分异样。

    虽然她垂着头,立即遮掩了情绪,但是叶楚仍然察觉到了。

    为何万仪慧会有这样的反应?难道她知道什么事情?

    叶楚决定去找万仪慧,问个清楚。

    万仪慧怔怔地坐在房里。

    方才叶楚提到了莫清寒,听到莫这个姓,她的心蓦地一凉。

    那些令人不安的过往,再次向她袭来。

    她想起了莫苓。

    想起了莫苓在梦里质问她的情形。

    想起了那份如今还在叶家的做妾文书。

    暗藏心底的记忆重重压了过来,带着不可预知的危险气息。

    窗外是燥热的空气,蝉鸣声隐在墨绿树影里。

    明亮的阳光照入,屋内却仿佛沉入了阴冷之中。

    万仪慧忧虑重重,脸色有些灰暗。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丫鬟的声音传来:“太太,二小姐来了。”

    万仪慧怔了几秒,随即收回了思绪。

    叶楚走了进来,在万仪慧身旁坐下。

    她细细看了万仪慧的脸色,眉头皱起。

    叶楚开了口:“伯母,你看上去脸色很差,方才你在想什么?”

    万仪慧沉默了一会,作了一个决定。

    万仪慧看向叶楚:“阿楚,有一件事情藏在我心里很久了。”

    叶楚凝神听着。

    万仪慧:“你方才提到莫清寒,我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人。”

    叶楚忽然问了一句:“那人是否也姓莫?”

    万仪慧一怔,然后,她点了点头,开了口。

    “她叫莫苓。”

    叶楚眯了眯眼,她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想。

    万仪慧:“那一年我去了南京,在火车上遇到了莫太太。”

    “莫太太怀着身孕,孤身一人……”

    叶楚敏锐地捕捉到一点,立即问道:“她怀孕了?”

    万仪慧点头。

    叶楚心中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莫苓,就是莫清寒的母亲。

    叶楚继续问道:“她有没有提过,她去南京做什么?”

    万仪慧:“她好像是去南京找她丈夫的,其他事情她没有多说。”

    叶楚思索,莫非莫苓是去南京找陆宗霆的?

    万仪慧的声音继续响起:“之后,我下了火车,我有事先离开,丫鬟拿着我的行李箱。”

    想起当时的场景,万仪慧眸色暗了下来。

    “丫鬟把行李箱交给我,箱子打开时,我才发现……”

    “箱子拿错了。”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哀伤,神情愈加黯淡。

    叶楚察觉出不对劲,为何事情这般巧合?

    但是叶楚没有再想,她轻声问道:“伯母,箱子里有什么?”

    万仪慧脸色苍白了几分:“阿楚。”

    “我从未想过,箱子里会放着这样一份东西。”

    这份东西,就像一个烫手山芋,她拿出去不是,藏下来也不是。

    无论怎么处置,仿佛都有着极大的隐患。

    叶楚抬眼看她。

    万仪慧缓缓开口。

    “箱子里放着一份做妾文书。”

    声音极轻,却清晰地落进叶楚的耳中。

    叶楚心下一惊。

    万仪慧接着开口:“文书上写着莫苓和陆宗霆的名字。”

    叶楚沉默。

    万仪慧惨笑了一声,笑容凄凉。

    “当时陆督军刚刚上任,他又与督军夫人极为恩爱。”

    “这份文书若是拿出来,不知会给叶家带来怎样的灾难?”

    这份文书竟牵扯到了陆督军,她知晓了这样的秘密,若是处理不当……

    将会连累整个叶家。

    她的声音幽幽响起:“阿楚,我藏下了这份文书。”

    “为了叶家,我不得不这么做。”

    万仪慧的手微微颤抖,极力按捺心中的不安。

    叶楚握着万仪慧的手,安慰她:“伯母,我们都不愿意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她晓得万仪慧的心思。

    陆家势大,当时情形又极为敏感,叶家无意牵扯到这件事情中来。

    站在万仪慧的角度,她不希望叶家出事,只能藏下文书。

    万仪慧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

    万仪慧开口:“之后,我一直派人去找莫苓,想问清楚当时的情况。”

    “可是,始终找不到莫苓的踪迹。”

    叶楚问了一句:“那份文书,如今在哪里?”

    万仪慧轻声道:“还留在叶家。”

    叶楚思索,若是莫苓想成为陆宗霆的妾室,她必定想拿回这份文书。

    那么,多年来莫苓为何不来叶家找万仪慧?中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万仪慧握紧叶楚的手,声音愈加低了:“阿楚,有时候我会想,我当时是不是做错了。”

    “如今叶家这么不平静,是不是莫苓向叶家寻仇了?”

    叶楚叹了一口气:“伯母,你不要多想,这些事情与你无关。”

    箱子拿错,文书留在叶家,这本不是万仪慧所愿。

    况且,事情已经发生了,他们再执着于过去,也毫无意义。

    万仪慧沉默不语。

    叶楚沉思,问道:“当时,与你一同去南京的是谁?”

    有一件事情她想不明白,想再仔细问问。

    万仪慧轻声道:“是我的丫鬟邓宛。”

    叶楚:“我有些事情想问问她。”

    万仪慧唤邓宛进来。

    邓宛来到她们面前:“太太,二小姐。”

    叶楚问道:“你还记得,当年你随太太去了一趟南京吗?”

    “当时火车上有一位莫太太。”

    邓宛思索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记得。”

    叶楚看向她:“当时箱子怎会拿错?”

    邓宛一边回想,一边开口:“下火车的时候,我遇到了莫太太。”

    思绪飘远,画面逐渐展现。

    “有个人撞到了我们,我们的箱子都掉在了地上。”

    “箱子长得很像,我们就是在那时候拿错了。”

    邓宛极为自责:“太太,对不起。”

    气氛沉闷,错误已经造成,再去指责已经于事无补。

    邓宛忽然想起了什么,开了口。

    “太太,我记起一件事情,不知道是否和莫太太有关。”

    万仪慧和叶楚看向她。

    邓宛:“有一回,太太您有事离家几日。”

    “我留在宅子里,无意间在宅子附近,看见一个人的背影。”

    “那人的背影有些熟悉,我一时不记得在哪里见过。”

    “待我记起的时候,才想起那人的背影有几分像莫太太。”

    邓宛继续说道:“我并不确定,便立即追了上去,但那人已经不见了。”

    “我想兴许是我看错了,便没有把这件事和您讲。”

    万仪慧怔怔地坐在那里,喃喃道:“她竟来找过我……”

    ……

    十五年前。

    莫苓到了南京,才发现箱子拿错了。

    她在南京督军府门口望着,手中没有做妾文书,只能悻悻离开。

    后来莫苓生下了莫清寒,她攒够了钱,去了上海。

    有了那份文书,她可以堂堂正正地进入陆家。

    莫苓到了上海,前往叶家。

    时至早春,阳光干净明亮,巷角覆上了青翠的绿意。

    行至叶家,莫苓走上前,开了口:“我找叶太太。”

    守卫抬眼看她,见她极为眼生,眼中带了警惕 :“你是谁?”

    莫苓沉默。

    莫苓停顿了几秒:“叶太太拿了我的东西,我来找她拿回我的东西。”

    她的手捏着衣袖,衣袖起了褶皱,指尖泛着苍白。

    守卫打量了莫苓几眼,见她穿得普通,根本不像是叶家的亲戚。

    守卫嗤笑:“你骗谁呢?叶太太怎会拿你的东西?”

    旁边的人搭腔:“她定是来叶家行骗的,不要理她。”

    莫苓急切地开口:“我确实找叶太太有事。”

    她一定要拿到文书。

    守卫脸色一沉:“你快点离开,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他心里已经认定了这女人是骗子,语气愈加凶了。

    无奈之下,莫苓只得离开了叶家宅子。

    临走前,莫苓看了一眼叶家大宅,眼里流露出深深恨意。

    为何叶太太不见她?难道她不想把文书还给自己?

    这一切是否是她的授意?

    莫苓攒紧了手,指甲嵌进掌心,尖锐的疼痛漫了上来。

    半晌,莫苓转身离开,身影远去。

    ……

    十五年后。

    叶家大宅。

    随着夜幕沉重降临,外面响起了闷雷声声。

    叶楚和万仪慧相视无言。

    寂寂黑暗中隐藏着遗憾、懊悔、以及错失的真相……

    叶楚沉思,看来莫苓确实来找过万仪慧。

    虽不知为何她没进叶家,但是事情已经过得太久,真相不得而知。

    其余事情已经明了。

    莫清寒接近叶家,就是为了拿回那份做妾文书。

    但是,叶楚还有一点不明白。

    莫苓手里分明有做妾文书,但前世她和陆淮问过陆宗霆,他并不清楚莫清寒的事情。

    这其中是否又隐藏了什么秘密?

    真相被遮掩在雾气之后,迷雾浮沉,重重笼罩。

    大雨倾盆而下,风雨声裹挟着黑暗,往房间里砸进来。

    她们不会知道。

    从始至终,莫苓和万仪慧的相遇本就是旁人的设计。

    在这一场最精巧不过的棋局中,任何一颗棋子都是可以牺牲的。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82章 第28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