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第28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83章 第283章

    顷刻之间, 这场大雨落遍了整个上海。

    大雨击打着窗外沉默的绿意。

    树木被雨水侵袭着, 却挺拔、坚毅,一如往常。

    方才仍是百般难解的燥热,现下已是沁入骨髓的冰冷。

    叶楚沉思片刻,开口:“伯母, 那份文书能让我看看吗?”

    万仪慧点头。

    她快步走到柜子旁, 在里面翻找着。

    为了不让旁人看到, 这份文书一直压在箱子的最底下。

    再次翻出文书时,万仪慧的回忆被勾起。

    那些纸张已经泛了黄,难以名状的情绪涌上心头。

    她叹了口气, 敛起神色,不再去想, 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处理日后的事情。

    叶楚接过文书。

    她的视线缓缓下移, 上头有陆宗霆的签名。

    叶楚一惊。

    前世她在督军府的时候, 曾见过陆宗霆的字。

    这上面的字竟同他的字迹别无二致。

    难道说陆宗霆当年确实许诺会娶莫苓为妻吗?

    叶楚知道,莫清寒处处针对叶家的原因, 除了董鸿昌的授意以外,还有莫苓这层关系。

    这证明这份文书在前世就已经存在了。

    但是,他们前世询问陆宗霆时, 他为何会对此毫无记忆?

    这其中又有什么蹊跷?

    见叶楚脸色不对,万仪慧忙问:“怎么了?阿楚。”

    叶楚:“伯母,有没有人接触过这份文书?”

    “自从我回到上海后,就将文书妥善保管起来。”万仪慧想了想,“一直放在这里, 从未动过。”

    万仪慧的话验证了一件事,不可能有人在这上面做手脚。

    如果当年莫苓确实拿到了做妾文书,她和莫清寒都认为他们本来应该是陆家人。

    那么这份文书的真假,只有一个人能证明。

    叶楚思索一番:“我能带走这份文书吗?”

    万仪慧点头:“莫清寒的目的应该就是这份文书,若是你们有用处,便拿去吧。”

    “事关重大。”叶楚说,“这件事,伯母要继续保密。”

    叶楚的神情严肃。

    万仪慧一字一句,极为肯定:“阿楚,我绝不会向任何人提起此事。”

    “伯母,你放心。”叶楚握紧了万仪慧的手,“这一次,我会保护好叶家。”

    她的眼前又重现出了前世的场景。

    随着叶家人的死亡,莫清寒却仍旧没有放弃追杀叶楚。

    她在上海滩四处逃离,却寻不到一个安身之所。

    那时的黑夜,漫长得仿佛看不见尽头。

    直到她遇见了陆淮。

    这一生,叶楚要弥补前世的遗憾。

    她不但要查出当年的事实真相,也绝不容许莫清寒伤害叶家人半分。

    万仪慧的鼻子一酸。

    眼角落下泪来。

    这个秘密已经藏在她心中多年,终在今日开口说出。

    这件事便好像一个挥散不去的阴影,始终纠缠着她,令她夜不能寐。

    万仪慧当年瞒下这件事,是为了叶家的安危。

    她从来没有想到,竟为他们留下了这样的后患。

    若是无法躲过。

    这些后果,就让她一个人承担罢。

    ……

    南京。

    政府大楼。

    戴士南低头翻看着文件,他的眉目紧锁。

    近日事务繁忙,戴家又有琐事缠身,汉阳那边已经很久都没有消息传过来。

    董鸿昌培养了他很久,难道会让他成为一颗弃子吗?

    但是他知道,莫清寒在董鸿昌的身边更久,前阵子,手中的权力却被架空了。

    全国各地范围内的特工站,戴士南暂时没有去联系他们。

    而戴士南在南京埋伏的这段时间,陆宗霆告诉他的都是无关紧要的讯息。

    但陆宗霆却一直在强调一件事,让他继续执行迷雾计划。

    他难免怀疑。

    如果再无所作为,汉阳那边是否会放弃自己?

    戴士南的思绪沉沉,在长久的潜伏中,情绪愈发压抑了起来。

    这时,电话忽的响了。

    戴士南回过神来,他的视线落在黑色电话上。

    不知怎的,他竟有一种奇怪的预感。

    那会是谁打过来的电话?

    难道陆宗霆掌控了什么新的情报吗?

    又或者是汉阳那边有了消息?

    电话铃声响了三下。

    在闷热到仿佛滞连的空气中,一切的声音,都显得漫长又刺耳。

    戴士南接了起来。

    那头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戴司令,我是广益书局的人。”

    戴士南眼睛一眯。

    他记得很清楚,这阵子,自己不曾同广益书局的人打过交道。

    但戴士南清楚一件事,这个电话必有蹊跷。

    即便他没有回答,电话那头的人却在继续开口。

    “您前几日订的书已经寄到了。”

    戴士南了然:“我知道了,今天中午就会过去拿。”

    为了防止旁人发现,他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戴士南看向腕表,午餐时间恰好到了。

    他不急不忙地走下楼,开车离开了政府大楼。

    方才这通电话是在传递一个讯息。

    戴士南等了这样久,董鸿昌终于再次联系他了。

    广益书局是南京一个有名的书店。

    潜伏在真正的戴士南身边时,曾见到他去过几回。

    因此,董鸿昌选择了这个地点,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想着想着,汽车已经开到了广益书局的门口。

    戴士南下了车,走进书店。

    夏末的阳光依旧热烈,空气中浮着细小的尘埃,又轻又薄。

    仿佛融化在轻浅雾气中一般。

    现在已是午餐时间,书店里没有什么人。

    戴士南不经意地扫视着。

    他的视线与一个店员对上。

    店员认出了他的脸,露出微笑:“戴司令,您来了。”

    戴士南沉声问:“我订的书到了吗?”

    店员点头,随即找出一个包裹来。

    “戴司令,这是您的书。”

    戴士南知道这人本就是广益书局的店员。

    他们不曾在此安插新的人,是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这个包裹是有人用他的名义定下的,目的只是为了将一个消息传到他这里。

    戴士南站在书店里,拆开了包装。

    书的原貌展露出来。

    他信手翻了一下,仿佛是在确认。

    很快,戴士南夹着书,慢步离开书店。

    店员抬头扫了一眼,能看到书的封面上写的是英文字。

    戴士南神情淡然,朝着车子走了过去。

    即便有人看到了他在广益书局出现,这种行为也没有可疑之处。

    戴士南的汽车停在路口,他坐进车中。

    车窗外面传来了一些声音。

    蝉鸣声、喇叭声、说话声……各种声响落进车子里,都是细碎又平静的。

    戴士南这才认真看起那本书来。

    那是一本英文小说,《the riddlhe sands》。

    厄斯金·柴德斯写的沙岸之谜。

    文译本尚且还没有出。

    戴士南在报纸上看到过介绍,他记得,这本小说讲的是间谍的故事。

    他面色不改,眼底一沉。

    戴士南翻开了那本书,发现了里面的秘密。

    书中夹着一张书签。

    戴士南的手停下,拿起了书签。

    那只是最普通不过的书签,素白的底子,墨绿的印花,没有任何字。

    但那张书签搁在190页。

    戴士南已经明白了董鸿昌想要传递的消息。

    他又一次接到了新的任务。

    策反190号特工。

    罂粟。

    戴士南驱车离开。

    在夏日的南京,道路滚烫极了,好似被浇了一层热油。

    但每一个特工只能保持着冰冷沉默。

    戴士南心想。

    看来,他必须去一趟上海了。

    ……

    罂粟接到了一个来自南京的电话。

    戴士南要求见面。

    前阵子,陆淮和叶楚的订婚宴上,他们才见过。

    为何在短时间内,戴士南又有见面的计划?

    罂粟不由得记起了那一天。

    她向假的戴士南表达了自己的忠诚,目的是取得他的信任。

    或许那日的行动已经奏效了。

    但罂粟知道,这一次的见面,只能更为谨慎了。

    她去了戴士南在上海的私宅。

    罂粟沿着熟悉的路,走进那间宅子。

    夏天的热浪迎了上来,汹涌、猛烈。

    不知怎的,却更加令人无法呼吸。

    戴士南坐在一个房间里。

    桌上没有任何东西,简简单单,干干净净。

    罂粟在他对面坐下来:“戴长官。”

    戴士南抬头:“罂粟。”

    他抬起手,手指不经意地敲了一下桌子。

    罂粟早已和他见过好几次。

    这个假的戴士南,一举一动都模仿得极为相像,足以乱真。

    罂粟:“戴长官,我已经很久没有接到任务了。”

    她的意思是在询问戴士南是否有新的任务。

    “不急。”戴士南说,“今日找你过来,是有别的事情。”

    罂粟沉默地望着戴士南。

    这段时间,上海特工总站的人一直在给她传递消息。

    戴士南没有联系上海特工站。

    而站长换了人的事情也已经被封锁,不会传到他耳中。

    罂粟认为,他不和特工站的人打交道,是不想暴露自己。

    起码在迷雾计划结束以前,他必须留在南京。

    戴士南开口:“你一直是我最信任的特工。”

    这些天,戴士南接到的唯一一个任务,是策反罂粟。

    他迟迟无法给董鸿昌新的消息,汉阳那边已经没了耐心。

    这意味着策反的任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否则他会失去董鸿昌的信任。

    罂粟:“戴长官的救命之恩,我没齿难忘。”

    她虽面色冷淡,但感激之情却溢于言表。

    戴士南的视线落在罂粟身上。

    真正的戴士南用心培养过罂粟,同时,她也是迷雾计划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他决定赌一把。

    赌罂粟对戴士南的忠诚。

    赌她是否愿意为了戴士南,放弃曾经的立场。

    戴士南的声线平静:“如果有一天,我的立场转变了……”

    罂粟一怔。

    她晓得,她不能表现出镇定,当戴士南提出这种事情时,慌乱才应该是最正常的反应。

    戴士南观察着罂粟的神情。

    他和190号特工相处以来,头一次看见她的慌乱。

    罂粟训练有素,情绪从不外露。

    他想,她没有骗他。

    戴士南问出了下半句:“你会怎么做?”

    他的语气淡淡,仿佛这只是一件寻常事。

    罂粟沉默半晌。

    只要戴士南开口讲出这句话,证明她先前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相信,自己不曾怀疑过他的身份。

    罂粟仿佛犹豫了片刻,才下定决心。

    “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是戴长官救了我的命。”

    她抬眼看向戴士南,目光坚定。

    她的视线直直落向他的眼底,带着一如往常的信任。

    在满室阳光中,响起了罂粟的清冷声线。

    “北平特工站,调到上海行动……”她说,“戴长官从未对我的能力有半点怀疑。”

    “戴长官一手栽培我,我才有了今天。”

    罂粟顿了顿,再次强调了一句话。

    “戴长官的立场,就是我的立场。”

    她所言种种,都是真实的。

    但那些话,只是说给真正的戴士南听的。

    只愿方才这一番话能够让他卸下心防。

    戴士南心口一松,却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190号特工罂粟。”

    “现在,我要给你下达一个任务。”

    罂粟已经有了预感。

    对于那个任务,她心中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

    但是,罂粟只能选择沉默,等待着戴士南的开口。

    戴士南的手放在桌上。

    这张桌子看似平平无奇,但厚度却很大,其实隐藏着一个箱子。

    桌子中间是一条平整的缝隙,整个箱子,从中间缓缓打开。

    里面的东西现出了全貌。

    一把全新的狙.击枪。

    戴士南的声音低沉万分。

    好像是在沉闷地敲击着空气,一下又一下。

    “这把枪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罂粟的嘴唇抿成了直线。

    她晓得了这项任务的目标,但关键人物会是……

    口头上的承诺不一定是真的,这种事情,戴士南见的多了。

    他必须要让罂粟用她的行动来证明她的忠诚。

    “今天晚上八点,陆宗霆会出现在华懋饭店。”

    罂粟的目光没有离开戴士南。

    他的面容严肃,语气认真,不似作假。

    “罂粟,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紧接着,戴士南的手离开了箱子。

    也远离了那把枪。

    他离着枪有一段安全距离。

    确保了罂粟此刻不会受到任何生命威胁。

    而那把狙.击枪就放在那里。

    放在一个罂粟触手可及的地方。

    戴士南:“你可以选择杀了我。”

    “又或者……”

    “接下这个任务。”

    盛夏蝉鸣声声,房间里却只有寂静。

    燥热的空气落进了屋子里的每一处角落。

    罂粟的视线落在那把枪上。

    阳光在黑色枪口上闪烁着,却化成了冰冷的寒意。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83章 第28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