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第28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87章 第287章

    陆淮眯了眯眼。

    陆宗霆竟不认识莫苓。

    他没有签过做妾文书, 也未见过莫苓。

    可是做妾文书上, 明明白白写着陆宗霆与莫苓的名字。

    落着的字迹也与陆宗霆的别无二致。

    陆淮眼底掠过冷意。

    这分明是有人精心设计的一场局。

    陆宗霆又细细看了文书一眼,他皱着眉,这件事实在古怪。

    陆淮继续开口:“莫苓已经死了。”

    叶楚告诉他这件事后,他就派人去调查了。莫苓在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但是她有一个亲人。”

    陆淮眸间隐着寒意:“你听说过莫清寒罢。”

    陆宗霆点头:“他是华人行政委员, 也是董鸿昌的手下。”

    莫清寒和罂粟, 是迷雾计划的两颗重要棋子。

    他是董鸿昌的手下, 潜伏在戴士南身边。

    陆淮看向陆宗霆,说出了那个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陆淮一字一句道:“莫清寒是莫苓的儿子。”

    陆宗霆愣住了。

    陆淮的声音继续响起,仿若一道重锤, 沉沉落在陆宗霆的心上。

    “若是这份文书是真的……”

    陆淮嘴角浮现出冷笑。

    “莫清寒在名义上,就是你的儿子。”

    初秋的天气微凉, 秋风悠悠地吹来, 房里却仿佛陷入了极致的寒意。

    陆宗霆极为震惊。

    今日, 是他头一次听见莫苓这个人,也是他头一回看见做妾文书。

    莫清寒是他敌对之人的手下, 今日,他却被告知,莫清寒是自己的儿子。

    陆宗霆脸上的震惊之色难以掩饰, 愈加浓烈。

    陆淮又开口:“莫清寒极恨陆家。”

    他处处与陆家作对,恨不得置陆家所有人于死地。

    陆宗霆敛下情绪:“莫清寒是为董鸿昌做事的。”

    董鸿昌也与陆家有恩怨,他和莫清寒同样对陆家有着恨意。

    这两人的认识,是巧合还是刻意设计?

    陆淮冷笑:“莫清寒和董鸿昌的认识,必有蹊跷。”

    在背后操纵莫苓这件事的人, 心思极为险恶。

    而董鸿昌在这件事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陆宗霆沉下脸:“他一直盯着上海,背地里定会做不少手脚。”

    董鸿昌是否参与了这件事,他们尚且还不知道。

    但是,董鸿昌不想陆家好过,他谋划了莫苓的事情,也是极有可能的。

    陆淮:“我们要仔细调查这件事,看看董鸿昌当年是否做过什么。”

    现在已经确定,莫苓的事情是旁人设计陆家。

    董鸿昌居心不良,如果这件事真是他的手笔,他们可以以此为突破点,重创董鸿昌。

    陆宗霆点头。

    陆淮沉思,莫清寒并不清楚,陆宗霆不知晓莫苓的存在。

    这一切,只是旁人设的局罢了。

    那么,他对陆家的仇恨,对叶家的仇恨,是否是从董鸿昌的口中得知?

    而董鸿昌栽培莫清寒,是要利用莫清寒对陆家的仇恨吗?

    迷雾重重,雾气覆盖,真相还不得而知。

    陆淮眼底极冷。

    他不会让那些人的计谋得逞。

    秋风瑟瑟,微黄的树叶悄然落地。

    空气看似平静,却仿佛昭示着即将到来的风浪。

    ……

    自从罂粟表明了她的态度后,戴士南便没有再来上海。

    临近叶楚的婚期,叶家那边也忙碌了起来。

    况且这是少帅的大婚,整个华东地区加强了安保工作。

    更不必提上海滩的治安,上海警署,法租界和公共租界的巡捕房都已经做好准备,不容许任何人作乱。

    罂粟倒是清闲得很,每日仅是去公董局做些工作。

    然而她所拥有的所有平静,都仿佛是向上天偷来的片刻安宁。

    初秋时分,暑气早已散去。

    带着微黄的秋意,叶子开始落了。

    这幢公寓楼中,住的人不多。住在她隔壁的一对夫妻,前阵子也回了家乡。

    罂粟下了楼,却瞧见公寓楼前满是碎叶子。

    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好几日了。

    罂粟拿着钥匙,尚且没有走到车前。

    这时,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那人的步子走得匆忙,仿佛在躲她似的。

    罂粟唤了一声:“十二爷。”

    那个背影微微一滞,步子停了。

    他转过身来。

    十二的面容平静,望了过来。

    罂粟神色淡淡,果真是他。

    她看着十二,想到了那日在上海的相见。

    想必当时他早已猜到了自己是谁,虽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出来的。

    十二开了口:“苏小姐。”

    他的声线未变,和第一次见他时那样。

    干净、清澈。

    罂粟笑了笑:“在这里遇见你,真巧。”

    她自是不信巧合,一切行为都由人的意念主导。

    只不过有时候,人人都会陷进身不由已的境地。

    “今日无事。”十二说,“偶然信步走到这里罢了。”

    上海不小,但足以让他寻到她。

    他思忖再三,既不想打扰到苏小姐,又想找个机会把东西给她。

    见罂粟站在那里等着,十二朝她走了过来。

    十二:“苏小姐。”

    声线清透,但声音却稳重了些。

    他又一次正式打了声招呼。

    罂粟瞥了一眼,看到十二手中拿了一份档案袋。

    她随即收回了视线,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十二不再迟疑:“我和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在谈合作。”

    他在这里踌躇很久,只是想将这份资料给她。

    “苏小姐在管理部工作,法租界的事情一定十分清楚。”

    “既然我们是朋友。”十二一边讲,一边递出了那个档案,“能否帮我看看这份策划案?”

    他寻了一个完美借口。

    档案袋整整齐齐,没有褶皱。

    罂粟愣住了。

    叶楚通过特工站给她递了消息。

    莫清寒想插手一件事,那桩生意是法国商人贝达纳·雷诺曼和银行的合作。

    叶楚让罂粟不要去管此事,但必须多加小心。

    而罂粟趁着叶楚大婚的时间,去调查了一番。

    罂粟去查贝达纳·雷诺曼的商业合作,本就不是秘密,十二知晓此事也无可厚非。

    即便莫清寒知道了,也只会认为罂粟是按照戴士南的吩咐,继续执行监视他的任务。

    她发了会怔,不晓得要不要接。

    十二又将档案往前递了一寸。

    罂粟下意识伸手拿了:“十二,多谢。”

    若是她再称他为十二爷,难免显得生分。

    现在叫他一句十二,也是承认了两人从前认识的事情。

    熟悉的声音和称呼再次落进耳中,十二笑了。

    “资料我还有备份,苏小姐不必还我。”

    他知道,苏言身份隐秘,先前她在全国各地行走,极有可能是一个特工。

    划清两人的界限,才是她想要的。

    “况且,我相信苏小姐。”

    罂粟:“我保证,这份资料绝不会泄露。”

    她望着十二,他站在那里,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十二知道自己在查这桩生意,却不多问,只是默然帮她的忙。

    方才那一番话,也只是名正言顺给了她一个参与此事的理由。

    几分难以言明的怅然情绪浮上心头。

    十二瞥见她手中的车钥匙,晓得她是要出门。

    他再退了一步:“我还有事,先离开了。”

    十二很快就离开了。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路口,罂粟才转身进了公寓。

    日后世事难料,她不知道自己能否活下来。

    现在十二的态度明朗,想来他也已经想开了。

    但愿他能安好。

    罂粟没有看到的是,当她走进公寓楼后,十二从路口走出。

    他的眸光深浅不明。

    十二站在街道上,抬起头的时候,恰巧能够看到二楼的窗户。

    那是罂粟所住的地方。

    这套公寓处在上海滩的好地段。

    若是从那扇窗往外看,视野宽阔,风景极好。

    不过现下看出去,能看到的。

    只有上海寥落的秋天。

    ……

    叶公馆。

    婚礼的日期定下来以后,陆淮时常去叶公馆。

    地点在和平饭店,流程也已经敲定,只等最后再确认。

    虽说他们是两世夫妻,但今生的婚礼却准备得更为用心了。

    叶楚早已试过了婚纱,在婚礼前暂时是不会再穿了。

    她期待婚礼,不仅是因为陆淮的缘故,同时,她也想要找机会见罂粟。

    陆淮在同叶楚讲婚礼流程:“你看看有什么想要修改的地方?”

    他笑了一下:“虽然我们已经有经验了……”

    叶楚不看桌上那张纸,反倒是勾住他的脖子。

    陆淮意识到,这种突如其来的亲密一定有别的意义。

    比如她现在要离开了。

    果不其然,叶楚开口:“我今日要去佘佩安那里。”

    陆淮无奈:“夫人,几日后就是我们的婚礼。”

    但他的语气却没有半点不满。

    他们早就已经预感到危险的临近。

    即便到了现在这种时刻,也不曾松懈过半分。

    叶楚不答,只是自顾自继续讲着:“佘佩安这人有秘密。”

    但具体什么秘密,她暂且还不知道。

    陆淮顺势环紧叶楚的腰:“若是想走,还要看你的诚意。”

    他收拢了拥抱,将她整个人扣进怀中。

    温热的呼吸近在咫尺。

    叶楚靠过来,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

    陆淮摇头,仿佛在表达不满。

    她又贴上来,双唇的触感温软。

    他伸手扶住她的后脑,攫住她的唇,长驱直入。

    唇齿相缠,他扫遍她的香甜柔软,撩拨着她的心绪。

    在两人都快要沦陷的时候。

    动作停了。

    他松了唇,低沉声线响在她耳畔:“走罢。”

    叶楚睁开眼睛,他们四目相接。

    她眼中的暧昧散去,心跳渐渐平复。

    叶楚坐进车中,陆淮带她去了私宅。

    她做了易容后才离开。

    在迷雾计划方面,罂粟已经取得了戴士南的信任。

    而他们现在盯住的金刀会,也有所异动。

    闵爷是汉阳监狱出来的人,曾和莫清寒有密切交集。

    因此,他们对金刀会的态度更为警惕。

    外界对佘佩安的传闻是性格直爽,但野心极强。

    但叶楚接触她后,却发觉她并没有过高的野心。

    在叶楚的角度看来,佘佩安力争上游,似乎是为了别的目的。

    佘佩安选择和江洵合作,有一个目标。

    她想要让金刀会,成为能和鸿门清会一较高下的帮派。

    但原因呢?

    佘佩安不是为权,不是为利。

    这其中必定还有别的理由。

    ……

    佘佩安和叶楚有事相商,约定的地点在佘佩安的香堂。

    两人约好的时间是下午的一点。

    秋阳高照,阳光并不晃眼,却带着一丝萧瑟之意。

    叶楚按照时间,到达了香堂。

    当她来的时候,佘佩安还没有来。

    明面上,佘佩安是叶楚在金刀会的引荐人。

    从旁人的眼中看来,两人的关系应是极好。

    佘佩安的手下让叶楚去了佘佩安的书房,让她在那里等着佘佩安回来。

    叶楚自然不会拒绝。

    等到房门合上,叶楚立即侧耳听着门外的动静。

    等到脚步声渐远,她才将房门上了锁。

    叶楚迅速扫了一眼佘佩安的书房。

    书房里并不大,一览无余。

    这时,窗户开了一半,阳光照入,停在了桌子上。

    叶楚立刻走到了桌子前,她半蹲下身子。

    叶楚伸出手,拉开左右两侧的抽屉。

    在最后一排的抽屉中,有一个上了锁。

    叶楚一面留意着外面的动静,一面继续手上的动作。

    这把锁制作得极为精巧,叶楚费了些时间,才将其打开。

    只听得咔擦一声响,落进安静的房间中。

    窗外忽的起了一阵风,凉意袭来,瑟瑟生寒。

    叶楚虽保持着冷静,但是指尖难免有些冰凉。

    佘佩安一定会立即赶来,留给她的时间并不多。

    若是被佘佩安撞到这样的情形,叶楚之前的行为就白费了。

    叶楚心中有些紧张,手上的动作却更为谨慎。

    这个抽屉上了锁,佘佩安定是放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叶楚小心地翻动着里面的资料,避免弄乱抽屉里的其他的东西。

    秋风习习,叶楚的额间却冒出一层薄汗。

    由于叶楚不愿将抽屉翻乱,手上的动作慢上了几分。

    另一头,佘佩安已经来到了香堂的门口。

    在叶楚进入书房后没多久,佘佩安就到了。

    寂静的秋风里,佘佩安的车子疾驰而来。

    车子猛地停下,佘佩安从车中走了下来。

    佘佩安刚到的时候,天空中竟飘起了雨。

    秋雨萧瑟,天色暗沉,远远近近皆是白茫茫的雨雾。

    佘佩安步子不停,连细雨落在她的发间,也全然不察。

    她径直走进香堂中。

    她面上带着一丝阴沉,步子迈得极快。

    手下见佘佩安表情不对,立即走上前。

    他语气恭敬,开口叫了一声:“佘姐。”

    佘佩安边走边问:“陆愉呢?”

    手下说道:“她已经到了。”

    手下看了看佘佩安的脸色,又道:“因为您人还在外面,所以我让她去您的书房等。”

    佘佩安脚步一顿,怒气瞬间涌上头顶。

    她的书房中放着极为重要的资料。

    若是陆愉起了心思,翻看她的东西,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而她的手下竟然亲自把陆愉引到了她的书房。

    佘佩安刚想出声训斥。

    但是话语却硬生生地被她止下。

    佘佩安想到,在外人看来,她和陆愉关系极好。

    若是她在此刻生气,难保其他人会怀疑。

    方才她被事情绊住脚,没有迅速前来。但是完成手上的事情后,她立即赶了过来。

    却没料到在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一些意外。

    佘佩安不再理会手下,立即转身走向书房。

    手下瞧见佘佩安面色有些不对,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

    他猜测可能是佘姐不愿让陆愉等她,所以这般模样。

    手下没有多想,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佘佩安手侧的拳头始终紧握着,眼底难掩冰寒之色。

    走廊寂静异常,远远地铺展开来。

    而走廊的尽头处,却潜伏着危机。

    只要稍有不慎,就会有人掀开上面的幕布。

    她隐藏了多年的秘密,会暴露人前。

    佘佩安快步走到了书房前。

    此时,书房的房门紧闭着。

    佘佩安眯了眯眼,手指覆上把手。

    手腕一转,房门应声而开。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文,这个月内就会完结。

    下一篇开《反派的白月光[穿书]》,再求一下预收。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87章 第28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