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第28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89章 第289章

    婚礼结束, 新人被送回了督军府。

    汽车沿着初遇的那条路, 往督军府开去。

    初秋的景色掠过车窗,同样掠过的,还有他们的曾经。

    陆淮坐在叶楚旁边,握紧了她的手。

    车子驶进了督军府。

    两人的新婚之夜, 倒是无人敢来闹。

    即便是平日里不太正经的沈九, 此时却也安静地离开了。

    陆淮和叶楚忙碌了一整天。

    现在倒好, 四下静悄悄的。

    一切都静下来了。

    婚房里的摆设,同前世的别无二致。

    许是因为前世的新婚之夜不圆满,在相同的场景下, 再度过一次不同的夜晚。

    就像是弥补了从前的遗憾。

    叶楚身穿白色婚纱,坐在那里。

    陆淮的动作小心翼翼, 她的面容在朦胧面纱下若隐若现。

    他替她卸去了洁白的头纱。

    露出一张小巧的脸蛋。

    他用温热唇瓣, 抵住她的唇。

    一只手往上移, 轻而易举地卸去了叶楚的头纱,她的长发钻过他的指缝。

    另一只手则往下, 揽住她的纤腰,她胸前柔软贴了上来。

    叶楚的头纱掉在了地上。

    陆淮的黑色西装落在了地上。

    他拉开她婚纱的侧链,婚纱往下滑去。

    她解开他衬衫的纽扣, 触到他的胸膛。

    凌乱衣物散落一地,两人视而不见。

    他们一边拥吻,一边摸索着身后床的方向。

    他的小夫人十分主动。

    似乎今晚想要掌控他的身体。

    她坐上他的腰腹,跨坐在他身上,使得两人贴合在一起。

    叶楚俯身吻他。

    她的长发袭向他, 在铺天盖地的清香中,陆淮攫住了她的唇。

    在轻柔缠绵的深吻下,她的身体逐渐变得绵软。

    她的身子略有松懈,他趁机将她扣进怀中。

    叶楚反应过来后,陆淮很快反身,将她压在身下。

    她松了手,不再试图占据主导地位,而是任他主动。

    他一个挺身。

    两人严密相贴,没有缝隙。

    是坚硬和柔软的相遇。

    她的低吟和他的喘息。

    动了情、乱了心。

    他们仿佛坠入一个至美的幻境。

    窗外是萧瑟的秋天,略带冰冷。

    这里是暧昧的春.色,温暖至极。

    ……

    大婚前两日。

    莫清寒向公董局请了假。

    他虽是行政委员,但权力本就被人架空,关于请假一事,倒是有人在笑话他乐得清闲。

    无人知道,莫清寒在三少大婚前夜,登上了去北平的火车。

    北平的火车上。

    已经入了夜,空气中带着些许凉意。

    莫清寒坐在车厢里。

    只有昏暗和寂静包围了他。

    离了上海,独自一人坐上火车。

    再也听不见那些议论大婚的人,他只觉耳根清净。

    似乎觉得有些困了,莫清寒闭上眼睛。

    他又想起了那个女孩。

    不知怎的,最近这段时间,她时常会出现在他的脑海。

    那个人很快就要结婚了。

    她很聪明,和他见过的那些女子都不同。

    先前叶楚隐瞒得极好,当他不知道她和陆淮的关系时,曾想过如果有机会,让她成为自己的部下。

    那或许是一种欣赏罢。

    后来他知道了,叶楚从未信过自己。

    按照莫清寒的性子,那些曾经骗过他的人,都被他杀了。

    也许因为那种欣赏,他本来有机会杀她,却三番两次放过了她。

    莫清寒的唇角是自嘲般的笑。

    是了,这个世界上,本就无人会给予他信任。

    连栽培他多年的老师也是如此。

    他自己也不知道,还有谁值得相信。

    天将明未明的时候,莫清寒睁开了眼睛。

    他偏过头,看向车窗外面,寥落的秋日景物后退着。

    莫清寒目光沉沉,仿佛他过去的人生也在后退。

    那些回忆,也不断地远离他。

    他心中明白。

    已经过去了的事物,是不值得留念的。

    自己能抓紧的,只有越发深沉的恨。

    莫清寒下了火车。

    火车站的广播在不停地响着。

    四周人声细碎,仓仓皇皇地入耳。

    莫清寒平静极了,穿过那些喧嚣。

    他沉默地走出火车站。

    今天就是叶楚和陆淮的大婚之日。

    但今夜过后,命运的轨迹也会不同。

    ……

    北平。

    某一处宅子中。

    暮色渐沉,提醒着黑夜将至。

    秋意颇重,院子里尽是簌簌的落叶声,随着夜风飘荡。

    房中,一个男人行至桌前,按下灯的开关。

    啪嗒一声闷响,光线照下。

    灯罩遮挡着部分光亮,在那个男人的面前划出一片四方天地。

    灯光柔和落下,映亮了那个男人的脸。

    正是莫清寒。

    莫清寒直起身,整个人再次回到了黑暗之中。

    他伸出手,怀表从他指间滑落,表链垂在他的手指上。

    表盖弹开,秒表滴答地走着。

    或许是房内太过安静,连细微的秒针声都被无限放大。

    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上海那边的婚礼早就开始了。

    不知怎的,莫清寒心里堵得慌。

    下一秒,他合上了怀表,滴答声倏地歇了。

    他立即走出了房间。

    夜色弥漫,莫清寒走进黑夜里。

    他准备送叶楚和陆淮一份新婚礼物。

    黑色汽车从宅子驶出,一辆又一辆,融于黑暗之中。

    而车子开往的方向正是叶嘉柔在北平的住所。

    莫清寒早已调查清楚,叶嘉柔并不在叶家的宅子里。

    陆淮和叶楚已经将她转移了。

    上海婚礼仍旧安然地进行着,而北平的宅子却清冷一片。

    莫清寒的车子停在了北平宅子附近。

    一群身着黑衣的杀手下了车,将宅子包围了起来。

    他们个个面无表情,手上皆执着枪。

    莫清寒刻意挑了陆淮和叶楚结婚的日子,来到了这处宅子。

    这个时候,宅子中的守卫放松了警惕。

    伺候叶嘉柔的下人也没有察觉到半分危险。

    而莫清寒却要在此时,将他们全部杀尽。

    夜风呼呼吹起,一声紧一声慢,无端令人心中发寒。

    黑夜如潮水般涌来,带着难以忽视的压抑。

    莫清寒一行人悄声无息地靠近宅子,从四面包抄。

    沉寂无声的夜里,忽的响起一声枪响。

    骤然落下的枪声划破了此刻的寂静。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随着枪声的响起,一声接着一声。

    接连不断的枪声中,夹杂着哭喊声和尖叫声。

    声声不断。

    死亡的气息瞬间弥漫,空气中的血腥气也挥之不散。

    莫清寒这边的人远远多过宅子中的守卫。

    他就是要以完全压制的姿态,杀光陆淮安插在这处住所的所有人。

    不留一个活口。

    莫清寒一面往宅子中走去,一面执枪杀起试图反抗的人。

    最终,一切声音全部歇了。

    触目所及,尽是倒地的尸首。

    而莫清寒毫无畏惧,冷漠至极。

    他从遍地的尸体中,穿行而来,目光阴翳。

    暗夜中,冷风忽起,呜呜作响,好似悲鸣。

    莫清寒站在院子中央,不远处的尸体横七竖八。

    鼻尖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莫清寒从上之下俯视着叶嘉柔,神色轻慢,眼睛眯起。

    犹如杀神。

    叶嘉柔被人捂着嘴,束缚着手,从房间拖出。

    一路拖行而来,入眼尽是苍凉之感。

    叶嘉柔吓得发怔,口中的呜咽声顿时被截断在了喉咙。

    短短的几步路,对她来说,却像是一生这么漫长。

    下一秒,她被人狠狠一推,被迫跪在了莫清寒的面前。

    叶嘉柔抬眸看去,对上莫清寒的眼睛。

    似深渊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叶嘉柔泪痕未干,身子随即不可控制地颤抖着。

    她从未见过眼前这个人。

    也想不到他杀光所有人的理由。

    莫清寒看了一眼叶嘉柔身后的人,那人立即会意。

    他上前一步,拿掉了堵住叶嘉柔嘴上的东西。

    即使如此,叶嘉柔面对这满目血腥,也不敢随意开口。

    此时,叶嘉柔脸上泪痕遍布,眼底尽是惊恐和不安。

    狼狈极了。

    莫清寒忽的想起叶楚。

    若是叶楚遇到此情此景,会不会在他面前落泪?

    莫清寒随即想到,按照叶楚的性子,她非但不会让自己落于如斯境地。

    叶楚还会拼命反抗。

    更何况挟制叶楚的那人是他,叶楚只会拼死一搏。

    即使只是和他多待一秒,叶楚也会觉得不快。

    思及此,莫清寒不怒反笑。

    许是莫清寒不经常笑的缘故,他的笑容僵硬,带着几分阴冷。

    黑暗侵袭而至,满是寂寥。

    叶嘉柔看到眼前这人笑了,却不觉得温暖,反倒遍体生寒。

    冷意漫上她的心头,她下意识地躲避莫清寒的眼神。

    莫清寒瞥见了叶嘉柔的动作。

    他的眼眸中倏地覆上一层冰霜,冰冷似是从他的骨子中沁出。

    叶楚同这人本是血脉相连,性子却全然不同。

    下一秒,莫清寒迅速向后退了一步。

    面上尽是明显的厌恶。

    寂静的夜色中,莫清寒的声音落下。

    “你可知今晚是你姐姐和陆淮的大婚之日?”

    叶嘉柔一怔,仰头看去。

    面前这个男人唇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神情漠然。

    处在这个宅子中,叶嘉柔的消息闭塞。

    虽然叶楚允许她自由出入,但是她身后仍旧会有人监视着她。

    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皮底下。

    叶嘉柔咬紧了牙,眼底流露出忿忿之色。

    不过,长时间的关押,已经让她收敛了性子。

    她不再像以前一样莽撞,也不会轻易开口。

    叶嘉柔学会了审时度势,隐藏自己的不足。

    在万全准备之下,她才会出手。

    莫清寒自然知道叶嘉柔的处境,他方才的话不过是想故意激怒她罢了。

    现在看来,颇有成效。

    莫清寒淡淡地开口:“我知道你来北平的理由不简单。”

    叶嘉柔眼神闪避。

    莫清寒对叶嘉柔做过调查,自然清楚她犯下的错。

    “你试图绑架叶楚未果,之后被家人驱赶至北平。”

    莫清寒想到她的所作所为,眼眸渐冷。

    叶嘉柔只觉周身的空气骤然变冷,不自觉地打着哆嗦。

    莫清寒负手,漠然站着,眉目犀利。

    “叶家对外声称你是来北平补习,而实则却被幽禁了起来。”

    莫清寒修长的身子站得笔直,夜风猎猎作响。

    “这么久,你也该学聪明了。”

    话音刚至,叶嘉柔抬头看向莫清寒。

    她听出了莫清寒话中的意思。

    这么说,她还有离开北平的机会。

    她猜测眼前这人应该同叶楚有仇,所以才会前来帮她。

    叶楚会经历什么事,本就同她无关。

    叶嘉柔压下心底的恐惧,眼底闪过一丝期待。

    叶嘉柔踌躇着出声:“你会带我离开吗?”

    莫清寒瞧见叶嘉柔的满眼希冀,心中却不屑。

    莫清寒并未立即回答。

    长久的沉寂中,叶嘉柔的希望亮起,又再次熄灭。

    纵然眼前这个男人有这番意向,她也不应该忘记他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煞。

    叶嘉柔不知自己方才的话,是否惹怒他。

    莫清寒等到叶嘉柔陷入绝望之时,才幽幽地开口。

    “我会带你回到上海。”

    叶嘉柔心中一喜,面上带出几分。

    莫清寒又道:“但是你要记住……”

    叶嘉柔心神一凝,立即凝神听去。

    莫清寒脸色微沉:“若不是我,你就会永远困在这处囚牢中。”

    这时,风止了,落叶声也停了。

    院子中死一般的寂静。

    一字一句,入坠心头。

    叶嘉柔从狂喜中回过神来,语气恭敬:“我定不会忘记您的救命之恩。”

    叶嘉柔小心问道:“不知该怎么称呼您?”

    莫清寒眼眸垂下,所有情绪尽数敛去。

    “我姓莫。”

    他的语气淡漠,面无表情。

    叶嘉柔难掩恐惧,缓缓地舒了一口气。

    她恭敬至极:“莫先生。”

    莫清寒瞥了一眼,手下立即将叶嘉柔带走。

    他抬起头,看着头顶那轮明月。

    月光清清冷冷,却显得愈发寂寥。

    寂静的月光落了下来,院子里横着冰冷的尸首。

    通过一场屠杀,他的怒气也消散了几分。

    莫清寒视线冷漠,扫过地上已然凝结的血迹。

    他的眼中没有半点怜悯。

    莫清寒转身离开,走进了沉默的黑夜。

    这是陆淮和叶楚的新婚之夜。

    上海那边,是跨越两世岁月的浪漫。

    北平却是鲜血遍地的杀戮。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89章 第28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