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第29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90章 第290章

    北平到上海的火车上。

    暮色渐沉, 白日的光线即将隐没。

    时至早秋, 空气中漫上了萧瑟的秋意。

    景物迅速掠过,笔直挺拔的树木上,覆上了深沉的黄色,有些寂寥。

    叶嘉柔坐在车厢里, 车厢里极为寂静。

    她望向车窗, 眼底充满了惧意。

    她犹自记得昨晚那个可怕的场景。

    莫先生杀光了宅子里所有的人, 空气中弥漫着沉郁的鲜血。

    虽然叶嘉柔也不喜那些看管她的人,可是,她从没想过, 那些人一夕之间,就失去了性命。

    房子里顿时沉入了死寂, 再无生气。

    叶嘉柔越想越怕, 那个男人手段太过可怕, 她会不会也落得那些人的下场?

    离开北平的宅子后,莫先生就带自己上了火车。

    叶嘉柔往四处扫了一眼, 车厢里安静得厉害,却有些诡异。

    她被关在这节车厢里,外面是莫先生的手下, 他们监视着自己,不让自己离开车厢半步。

    离开了一个牢笼,她却又走进了另一个牢笼。

    叶嘉柔知道,这列火车开往上海。

    那男人带自己回上海,到底有什么目的?

    叶嘉柔不停想着, 思绪烦乱,恐惧的情绪蔓延,完全没有歇下。

    这时,车厢门拉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叶嘉柔心一颤,抬头看去。

    是莫先生。

    恐惧重重袭来。

    莫清寒朝叶嘉柔走了过去,他的脚步声轻缓,看在叶嘉柔眼里,却带着彻骨的冰冷。

    叶嘉柔隐下心头的恐慌,站了起来:“莫先生。”

    莫清寒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径直坐下。

    莫清寒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被叶家关了这么久,现在出来了,感觉如何?”

    叶嘉柔垂下眼,思绪翻涌。

    虽说眼前这男人极为可怕,可是她也不想永远被关在北平的宅子里。

    她分明是叶家的三小姐,凭什么要遭受这样的待遇?

    叶嘉柔轻声道:“我不想再回去。”

    莫清寒嘴角浮起一丝冷笑:“我不需要一个没有用处的人。”

    他带叶嘉柔出来,自然是有目的的。

    莫清寒阴冷的声音响起,犹如一道凌厉的风,蓦然掠过叶嘉柔的脊背。

    令人心生寒意。

    “我能让你回到叶家,也能现在就杀了你。”

    他的手指轻轻敲击着黑色桌面,一下又一下。

    比窗外昏暗的天色,还要严寒万分。

    叶嘉柔的心猛地跳了几下。

    昨晚冰冷的枪声,还有浓烈的血腥味,再次浮现在叶嘉柔的脑海。

    她知道自己若是不答应,这个男人一定会杀了自己。

    叶嘉柔极力按捺心里的惧意:“你想让我做什么?”

    莫清寒一字一句道:“我有一件东西,留在了叶家。”

    “你把那件东西带出来。”

    莫清寒眸色阴冷,他母亲的做妾文书,他必定要拿回来。

    “至于那份东西是什么,我以后会告诉你。”

    叶嘉柔迟疑着开口:“叶家人并不信任我。”

    莫先生口中的那份东西,她不一定有机会接触到。

    “他们向来只关心叶楚。”

    连叶楚大婚,他们也没有邀请自己。

    叶嘉柔眼底极为阴暗,他们何曾把自己当成家人?

    莫清寒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你总会有理由回去的。”

    “你是叶家三小姐,回家庆祝叶楚新婚快乐,谁敢说你半分不是?”

    况且,他已经布置好了事情,能让叶嘉柔堂堂正正地进入叶家。

    叶嘉柔尚且不知道即将带来的事情,她沉默不语。

    莫清寒警告道:“你的命如今在我手里,如果你不想死,就按照我的话来做。”

    叶嘉柔心里一颤:“是。”

    ……

    留在北平的暗卫已经一天没有收到来自宅子的消息了。

    按理说,那些守卫不会如此大意。

    如若不然,宅子那边一定出了事。

    暗卫察觉到不对,立即动身前往宅子。

    还未靠近宅子的时候,他们就闻到一丝若有似无的血腥之气。

    越是靠近,血腥味越发浓烈。

    整座宅子静得可怕,似乎没有任何人气。

    不安的气氛涌动着。

    暗卫脸上皆带着凝重之色,他们继续往里走去。

    清晨的薄雾还未散去,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地的尸体。

    每个人都是一枪直中要害,杀手训练有素。

    暗卫分成几批,将宅子全部查看了一遍。

    他们发现宅子中的守卫全部死了。

    连那些婆子和丫鬟也尽数被杀。

    整座宅子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可是却独独少了一个叶嘉柔,想必她已经被人带走了。

    暗卫知道事态严重,立即给督军府打了电话。

    上海,督军府。

    刺耳的电话声划破寂静的空气。

    陆淮立即接起了电话。

    暗卫开口:“三少,北平宅子出事了。”

    暗卫的声音带些一丝慌乱。

    陆淮声音一沉:“接着说。”

    暗卫:“有人将宅子的人全部都杀了。”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话中带着沉痛:“一个不留。”

    陆淮怒气涌起。

    因为大婚,他们无暇分心,莫清寒竟趁机去了北平生事。

    暗卫:“叶三小姐似乎是被人带走了。”

    陆淮的声线低沉:“你将那些人好生安葬。”

    暗卫应下:“是的,三少。”

    陆淮忽的想到了一件事。

    叶楚同他说过,前世因为蒋碧珍的身亡,事情发生变化。莫清寒开始着手对付叶家。

    陆淮眼底骤然浮起寒意。

    这一世,莫清寒想必要提前动手了。

    若是他猜的没错,莫清寒下一个目标就是蒋碧珍。

    陆淮叫周副官进来:“有一件事要让你去做。”

    周副官低头:“三少。”

    陆淮神情严肃:“立即派人去保护叶嘉柔的母亲,蒋碧珍。”

    “莫清寒应该会对她下手。”

    周副官接到命令后,很快转身离开书房。

    他必须赶在莫清寒的人动手前,找到蒋碧珍。

    陆淮走向窗边,他伸手推开窗户。

    深秋将至,冷冽空气袭进鼻间。

    他眉头紧锁,怒气沉沉。

    气质更显冷峻,周身不由得浮起森森寒意。

    ……

    叶公馆。

    自从上回叶嘉柔做出伤害叶楚的事情后,叶嘉柔很快就被送出了上海。

    而蒋姨娘因为教女无方,被叶钧钊禁足在家中。

    等到叶嘉柔去了北平后,蒋姨娘才能自由出入。

    蒋姨娘早已歇了那些不该有的心思。

    蒋姨娘只希望,她的女儿能够平平安安,一生顺遂。

    陆淮和叶楚大婚过后,蒋姨娘就出了门。

    她想要去山上的庙里祈福,为她远在北平的女儿。

    但是,蒋姨娘并不清楚,危机时刻潜伏在暗处。

    一辆黑色车子停在路边。

    车里坐着一个男人,他的视线落于前方,双手紧握着方向盘。

    他在等一个恰当的时机。

    街上人来人往,路边小贩的吆喝声不断,热闹非凡。

    秋意萧瑟,太阳被云层遮挡着,一丝阳光也不曾落下。

    似乎是山雨欲来的黑暗。

    下一秒,车内的那个男人眸色微动。

    他的目光定格在了前面的一个人身上。

    蒋姨娘从庙中走了出来。

    她手中握着什么东西,径直往前走去,全然不知即将到来的危险。

    那个男人将放置在一旁的帽子带在了头上。

    帽檐压得极低,看不清他的面容。

    车子启动,往前开去。

    行人见状,纷纷避让开。

    汽车一直缓缓地跟着蒋姨娘的身后,隔了一段距离。

    而蒋姨娘的警惕性低,并未察觉有人跟在他的身后。

    待到行人稍稍减少,车子开始加速。

    蒋姨娘似有所发觉,回头望去。

    却见一辆车子直直往她站的方向开了过来。

    她分明还站在这里,车速却丝毫不减。

    蒋姨娘受到惊吓,手脚发软。

    沉闷的声响落在空气之中。

    蒋姨娘被车子撞到道路一旁,鲜血从她身下蔓延开来。

    很快,蒋姨娘就没了气息。

    脸上犹带着惊恐之意。

    她松开了手,一枚平安符落在地上。

    而肇事的车子疾驰而去,丝毫未作停留。

    分明祈求平安的物件,此刻却沾染了鲜血。

    像是一道极为可怖的预警。

    今后的日子,不会再平安了。

    ……

    督军府。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他接起电话。

    叶楚心神一紧。

    那批人是否找到了蒋姨娘?

    很快,陆淮看向叶楚:“是你的母亲。”

    他将电话递给叶楚,她接了起来。

    叶楚的声线镇定:“母亲。”

    她心中已经有了预感,但不能在苏兰面前表现出半分慌乱。

    电话那头响起了苏兰的声音:“阿楚,你能回家一趟吗?”

    叶楚:“出了什么事?”

    苏兰迟疑:“蒋姨娘……出了意外。”

    在大婚结束的第二天,叶家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叶楚背脊寒凉:“我立即回家。”

    苏兰又道:“我们会打电话去北平。”

    叶楚神色一冷。

    她知道,叶嘉柔一定已经在回上海的路上了。

    他们迟了一步,蒋姨娘还是死了。

    叶楚顿觉遍体生寒。

    方才这通电话,验证了他们的猜想。

    前世蒋姨娘的意外,果真是莫清寒所为。

    莫清寒的目的很明显,只是为了利用容易掌控的叶嘉柔。

    极深的恨意,永远能激发一个人的斗志。

    这条道理,他比任何人都明白。

    ……

    上海。

    夜幕降临,夜色缓缓落下。

    一列从北平开来的火车抵达上海,轰隆声歇了下来。

    莫清寒和叶嘉柔走出了火车站,坐进黑色汽车。

    车子停下,他带叶嘉柔走进了一座宅子。

    手下进来,附在莫清寒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莫清寒眼底浮起一丝冷笑。

    手下离去,莫清寒看向叶嘉柔。

    莫清寒声线阴沉:“有一件事,我想你有必要知道。”

    叶嘉柔看了过去。

    莫清寒的声音响起:“蒋碧珍今日死了。”

    这件事是他安排的,为了让叶嘉柔顺理成章地回到叶家。

    也是为了激起叶嘉柔对叶家的恨意。

    叶嘉柔身子一颤,有些不敢相信:“我母亲死了?”

    莫清寒冷声道:“她死于一场车祸。”

    叶嘉柔如遭重击,脑海里猛地一空。

    叶家人本就不喜她,如今叶楚已和陆三少成婚,他们更不会在意自己。

    母亲是唯一关心她的人,如今母亲死了,那她真的只有一个人了。

    泪水不停从她眼中滑落。

    叶嘉柔的心空荡荡的,仿佛有冷风灌入,冰凉至极。

    绝望像是一张大网,无声无息地笼住了她。

    她坠入其中,再也看不见光亮。

    这时,莫清寒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并不是意外。”

    叶嘉柔一惊:“你的意思是,姨娘的死,是有人刻意为之?”

    她马上就要回到叶家了,可是姨娘偏偏在这之前出事了。

    事情怎会这般巧合?

    莫清寒问道:“叶家最不想你回去的人,是谁?”

    叶嘉柔忍着悲伤,思索了一会。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的脸。

    叶嘉柔咬着牙开口:“叶楚。”

    莫清寒:“北平的宅子是陆淮的,看守宅子的人,也是陆淮的手下。”

    叶嘉柔忽然想起,她刚来到北平的场景。

    那时,叶楚分明对叶家人说,把自己送到叶家在北平的宅子。

    到了北平以后,她却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有人盯紧了她的行动,完全限制了她的自由。

    现在她才知道,他们竟是陆三少的人,这一切全是陆三少的安排。

    莫清寒缓缓开口:“你从北平的宅子失踪,陆淮和叶楚肯定知道了此事。”

    莫清寒心中冷笑,这件事,陆淮一定已经发现了。

    但是陆淮绝对猜不到,他之后安排的事情。

    这份新婚大礼,也不知道陆淮会不会满意?

    叶嘉柔握紧了手,眼神阴毒:“他们定不想我回到上海。”

    叶楚一直和她作对,怎会愿意看见她。

    莫清寒继续说道:“或者,他们会给你一个下马威。”

    叶嘉柔抬眼看他。

    莫清寒继续诱导叶嘉柔:“那他们首先要动的,就是你身边最亲近的人。”

    他的话暗藏深意,引导叶嘉柔往他希望的方向去想。

    叶嘉柔的脑海里忽然掠过什么。

    最亲近的人……

    在叶家,她只与母亲的关系最好。

    叶嘉柔眼底露出恨意:“他们竟杀了我母亲。”

    恨意侵入她的脑海,似潮水般涌来,黑暗沉沉覆盖。

    叶嘉柔脸上还带着泪,那些悲伤尽数化作了恨意,充斥着她的胸膛。

    莫清寒唇角浮起讽刺之意:“叶楚和陆淮杀了蒋碧珍,这是第一步。”

    叶嘉柔忽的明白:“这是他们对我的警告。”

    莫清寒又问:“待你回到叶家后,若是你不听从他们的命令,你又会是什么下场?”

    叶嘉柔沉默。

    他们当然不会放过自己。

    莫清寒的声音响起:“蒋碧珍死了,叶家只会草草下葬。”

    莫清寒一步步诱导,让叶嘉柔相信,蒋碧珍的死,是叶楚和陆淮所为。

    “你如果要为蒋碧珍报仇,必须回到叶家。”

    他故意这样说,是为了激起叶嘉柔对他们的恨意。

    仇恨最能激发一个人的斗志,也是最锋利的武器。

    莫清寒神色冰冷至极。

    这一点,他还是从董鸿昌身上学来的。

    叶嘉柔攥紧了手,恨意席卷而来。

    叶家上下,没人在意她们母女的死活。

    她必须回到叶家,为母亲报仇,不能让那些人好过。

    莫清寒不急不缓地开口:“你学聪明点,回去以后不要闹事。”

    “你是蒋碧珍的女儿,看在这件事上,叶家也会让你留下来,为蒋碧珍送葬。”

    叶嘉柔不太聪明,他要叮嘱她几句,不能让她坏了自己的计划。

    叶嘉柔点头:“我不会暴露自己。”

    她必须掩藏仇恨,不能让他们起疑,然后再慢慢筹划报仇的事情。

    叶嘉柔一字一句,恨恨道:“我姨娘的死,只是一个意外。”

    “我回到叶家,是要送姨娘最后一程。”

    这些话,她会反复告诉自己。

    只有这样,她才能遮掩那些仇恨,在叶家人面前,不露一丝痕迹。

    莫清寒:“你骗过了叶家人以后,才能让他们逐渐相信你。”

    “你帮我拿到那份文件,我会保住你的性命。”

    他没有把叶嘉柔放在眼里,但是在叶嘉柔完成他的任务前,他尚且不会让她死掉。

    叶嘉柔点头:“是。”

    莫清寒瞥向叶嘉柔:“叶家人和陆淮,你要怎么算计他们,我都不在意。”

    “但是,有一点,你给我记住了。”

    莫清寒的神色沉了下来,眼底的冷意愈加深了。

    “不要伤害叶楚。”

    他的声音清晰极了,直直落进空气里。

    “无论叶楚做了什么,你都不能对她下手。”

    莫清寒黑沉沉的眼,好似幽深长夜。

    那里天光黯淡,铺天盖地尽是凝结的寒冰。

    他一字一句道:“否则,我饶不了你。”

    恐惧重重压下,叶嘉柔觉得自己仿佛被幽邃的黑暗包围了。

    这一刻,光亮彻底暗了下来,隐没在天幕之中。

    莫清寒声线阴冷,暗含警告:“你听清楚了吗?”

    他看向叶嘉柔的眼睛,没有一丝温度。

    秋夜寂寂,夜色落在莫清寒的身上,严寒清晰而至。

    叶嘉柔心中漫起了无边的恐惧,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

    像是有一把冷硬的枪,抵在叶嘉柔的前方。

    若是她的回答没有让他满意,那颗冰冷的子弹,就会毫不迟疑地射出。

    叶嘉柔不敢再想:“是。”

    ……

    夜色深沉,月亮攀上漆黑天幕。

    明净的月光照了下来,秋夜寂寥的风中,有一个女子正走向叶公馆。

    地面坚硬冰冷,她踏在上面,脚步极轻。

    叶嘉柔缓步走着,身形在幽暗夜色中逐渐清晰。

    叶公馆伫立在静默的夜里。

    冷风拂过漆黑树木,树叶簌簌声响。

    叶嘉柔望着叶公馆,眼底掠过极深的恨意。

    时隔这么久,她终于回到了叶家。

    但她没想到,竟是以这个方式。

    以母亲的生命为代价。

    叶嘉柔握紧了手,神色极为冰冷。

    她定会为母亲报仇。

    越往叶公馆走,叶嘉柔心中的恨意越加浓烈。

    上海滩的夜晚,静谧万分。

    秋夜的风格外苍凉,四下仿佛只有她一人,无边的黑暗笼罩着她。

    她能感受到风里传来的冷意,还有沉默逼近的夜色。

    行至叶公馆门口,叶嘉柔敲响了门。

    她垂着眼,眼底森寒一片。

    过了一会,门开了,下人借着路灯的光亮,辨认前面的人。

    叶嘉柔抬起头时,早就敛下了那些情绪。

    下人认清了她的脸,神色惊讶:“三小姐?”

    叶嘉柔走了进去。

    夜色愈加深了,四下安静得厉害。

    下人已经进去汇报,叶家人都知道叶嘉柔回来了。

    大厅的灯光亮了起来。

    苏兰和叶钧钊坐在了那里。

    他们看着叶嘉柔,神色极为震惊。

    叶楚走了出来,对上了叶嘉柔的目光。

    叶楚已经料到了今晚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她竟回来得这样快。

    看见叶楚,叶嘉柔心里恨意森森。

    她往前走了几步,离叶楚的距离更近了几分。

    每一步走得极为沉重。

    叶嘉柔心中涌动着对叶楚锥心的恨意。

    然后,她停了脚步。

    叶嘉柔看着叶楚,轻轻地笑了。

    笑意带着几分欢喜:“姐姐,新婚快乐。”

    她的声音极为轻柔,似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灯光照在她身上,却透着沉沉的死寂,变得黯淡起来。

    笑容背后深藏着一把锋利冷刀,弥漫着森寒的凉意。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90章 第29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