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第29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91章 第291章

    叶楚看见叶嘉柔, 心中浮起一丝冷笑。

    知道莫清寒带走叶嘉柔后, 她就晓得叶嘉柔会有回来的那一天。

    叶楚淡淡开口:“好久不见。”

    叶嘉柔笑了一下。

    然后,她轻声道:“姐姐大婚,我特地从北平回来,来庆祝姐姐新婚快乐。”

    她不提叶家没有邀请她参加叶楚的婚礼, 也不和苏兰他们讲, 自己在北平被叶楚软禁的事情。

    看上去她极为关心叶楚, 是真心为叶楚祝福的。

    叶楚冷眼看着,叶嘉柔还是那副示弱的态度,与离开叶家前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 叶楚知道,叶嘉柔变了, 她的心思比以前更深了。

    叶楚避开叶嘉柔的话, 看了下人一眼:“三小姐舟车劳顿, 给三小姐送一杯茶。”

    堵住了叶嘉柔的话。

    空气寂静极了。

    下人端茶走了过来,在叶嘉柔面前搁下一杯茶。

    白气袅袅上升, 茶香漫起,给这微凉的秋夜,添了一丝热意。

    叶嘉柔端起茶, 垂头喝了一口。

    苏兰一直注意着叶嘉柔,情绪复杂。

    叶嘉柔的神色很平静,她这次回来,是否清楚蒋姨娘的事情?

    叶楚看了苏兰一眼,晓得她的心思。

    然后, 叶楚开了口:“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说。”

    她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沉闷。

    叶嘉柔抬头,看向叶楚。

    叶楚:“这件事情和蒋姨娘有关。”

    叶楚的神色看上去有些沉痛:“蒋姨娘意外去世了。”

    叶嘉柔心一紧,她的手蓦地松了,瓷白的茶杯从手中滑落。

    茶杯倾斜,往下坠去,直直砸向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

    茶水洒落,沁湿了她的衣角。

    倏然打破了沉滞的空气!

    叶嘉柔心中弥漫着悲痛,即便她早就知道了母亲的死讯,此时仍是觉得极为伤心。

    叶嘉柔慌乱地看向叶楚:“姐姐,我母亲死了?”

    泪水骤然落下,她全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冰冷的秋夜里,她的身子在颤抖。

    他们看着叶嘉柔,不知如何开口。

    空气僵滞。

    叶楚看向叶嘉柔,面上有些晦暗,仿佛也在为蒋姨娘的死惋惜。

    叶嘉柔掩面哭泣,眼底却隐着刻骨的恨意。

    眼前坐着的是她的杀母仇人,可是为了给母亲报仇,她不得不忍耐。

    叶嘉柔抬起头,噙着泪水:“我想去看她一眼。”

    微弱的声音落进寂静的秋风中。

    叶楚开口:“你随我去医院一趟。”

    一辆黑色的汽车离开了叶公馆。

    ……

    医院。

    入目之处尽是苍白,沉沉地压了下来。

    空气中有些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无端让人心中发堵。

    空旷的走廊尽头,是一间停尸房。

    蒋姨娘的尸体正停在那里。

    叶楚带着叶嘉柔来了医院。

    叶嘉柔的视线落在走廊尽头,眼底暗沉。

    她瞥了一眼身边的叶楚,恨意漫上心头。

    在莫清寒的引导下,叶嘉柔已经完全相信。

    她母亲的死是由陆淮一手造成的,而罪魁祸首正是叶楚。

    若不是叶楚,她不会连母亲的最后一眼都见不到。

    尽管叶嘉柔隐藏起自己的情绪,但是叶楚依旧察觉到了。

    这些事都是莫清寒指使的,而叶嘉柔却恨错了人。

    叶嘉柔的步子迈得缓慢,走到停尸房的那段路,极为漫长。

    此时,医院寂静万分,声音似乎完全消失了。

    行至停尸房前,叶楚止了脚步。

    “我在外面等你。”

    叶楚突然出声,叶嘉柔的步子一滞。

    听见叶楚的话,叶嘉柔点了点头。

    她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停尸房里亮着灯,房间中央停着一具尸体。

    虽然灯光极亮,但叶嘉柔仍觉得那是光线无法触及的地方。

    她身侧的手捏紧,一步步走向房间中间。

    叶嘉柔还未掀开白布的时候,眼泪已经落下了。

    泪水模糊了眼前,她伸手拉起了白布。

    当叶嘉柔的视线落在蒋姨娘身上,哭声从唇边泄出。

    蒋姨娘是被车子撞倒身亡,死状惨烈。

    叶嘉柔止不住恨意,她看向紧闭的房门,双眼通红。

    母亲是她最后一个亲人了。

    现在不会再有一个真心为她着想的人。

    叶嘉柔微微俯身,靠近蒋姨娘。

    她覆在蒋姨娘的耳边,轻声说道:“母亲,等我替你报仇。”

    说完后,叶嘉柔将布轻轻盖了回去。

    她最后看了一眼,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

    叶嘉柔将恨意尽数掩下。

    再次面对叶楚的时候,叶楚只看见她微红的眼睛。

    待到叶嘉柔看完蒋姨娘,叶家立即为蒋姨娘办了丧事。

    由于蒋伯俊一事,蒋姨娘的娘家人和她闹得不愉快。

    前来吊唁的亲人只有寥寥几个,丧礼极为冷清。

    丧礼过后,叶嘉柔变得更为沉默。

    ……

    举办葬礼这几日,叶楚一直留在叶公馆。

    叶嘉柔回到了叶家,叶楚心生警惕。

    叶楚已经知道了她的目的,但苏兰却不知道。

    叶楚来到苏兰的房间:“母亲,我有话要同你说。”

    苏兰看向她。

    叶楚:“如果叶嘉柔提出想留在上海,你务必要同意。”

    叶嘉柔回到叶家,定是有其他目的,而且极有可能与莫清寒有关。

    与其让她待在外面,不如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这样才能清楚她的心思。

    苏兰一怔。

    叶嘉柔被送往北平,是因为她心生歹念,找人.绑架叶楚。

    苏兰不喜叶嘉柔,看到她远离叶楚才会放下心。

    虽说如今蒋姨娘出事了,但是,苏兰也没有打算让她留在叶家。

    叶楚看出了苏兰的疑惑,她开口:“母亲,这些事情我以后会和你解释的。”

    现在不是讲这些事的好时机。

    苏兰点头:“好。”

    叶楚做事有分寸,她没有再继续问。

    叶楚离开后不久,叶嘉柔便找上了苏兰。

    如果她要完成莫先生交代的事情,必须要留在叶家。

    况且,她好不容易离开了北平,怎会愿意再回去。

    叶嘉柔:“母亲,我在北平待了这么久,很想念你们。”

    叶嘉柔握紧了手,她极恨叶家,却不得不留下来。

    苏兰不答。

    叶嘉柔眼睛红了:“姨娘死了以后,我想了很多。”

    “我后悔没有陪在她身边,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

    言下之意是,如果她留在叶家,没有被送往北平,好歹还能送蒋姨娘最后一程。

    叶嘉柔这样讲,是想博取苏兰的同情。

    也在提醒苏兰,苏兰若是再把自己送往北平,未免太过狠心。

    苏兰开了口:“蒋姨娘的死是意外,你要节哀。”

    叶嘉柔见苏兰没有松口,眼底浮起恨意。

    她咬着牙开口:“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错,我在北平待了这么久,一直在反省自己。”

    “我只想好好陪伴剩下的家人。”

    叶嘉柔说着违心的话,面上带着愧疚。

    苏兰想起叶楚的话,淡淡道:“你就在家里住下罢。”

    叶嘉柔心中一喜。

    苏兰声音再次响起:“这里是你的家,只要你安分守己,没有人会让你离开。”

    苏兰在警告叶嘉柔,不要再动什么歪心思。

    叶嘉柔一怔,低声道:“谢谢母亲。”

    ……

    这一日,叶嘉柔坐在房间,她思绪重重。

    莫先生的话一直盘旋在她的脑海里。

    他让她在叶家找到一份文书,文书上写着陆宗霆的名字。

    想起莫先生,阴冷的气息仿佛就压了过来。

    他的警告和威胁还响在耳侧,恐惧如影随形。

    叶嘉柔继续思索。

    莫先生提过,这份文书极有可能在苏兰的房间里。

    这几日,她一直在注意苏兰的行程,准备等苏兰不在家的时候,再动手去寻找。

    今日,苏兰与几位太太有约,她马上就会出门。

    叶嘉柔耐心等待,苏兰出门了。

    过了一会,叶嘉柔才站起了身,往门外走去。

    一路走着,她一面观察周围的动静。

    她头一回做这样的事情,心里难免紧张。

    叶嘉柔往苏兰的房间走去,一路走来,路上并没有人。

    叶公馆内安静极了,阳光铺展开来,秋意气息弥漫。

    叶嘉柔并没有察觉到,这一路她走得特别顺利,仿佛是有人刻意安排好似的。

    行至苏兰的房间,叶嘉柔停下脚步。

    她谨慎地往周围瞥了一眼,发觉没有人后,才推开了门。

    叶嘉柔走了进去,然后轻声把门合上。

    叶嘉柔转身,看向房内。她扫了几眼,然后,快步走到黑色的桌子旁边。

    时间不多,她必须抓紧时间。

    书桌上放着几张纸,叶嘉柔扫了几眼。

    她仔细翻找着,发觉上面没有莫先生提到的信息。

    这个不是莫先生所说的文书。

    叶嘉柔立即放下纸,将纸放回原处。

    然后,她弯腰看向抽屉。

    叶嘉柔伸手,拉开了抽屉,里面放着几个本子。

    叶嘉柔垂头,翻看本子。

    本子里写着一行行字,里面夹着几张照片。

    叶嘉柔一边翻着本子,一面注意门外的动静。

    她极为紧张,担心苏兰提早回来,也担心会有其他人走进房间。

    叶嘉柔动作有些急,她一时没留神,本子落在了地上。

    安静的房间,倏地响起了沉闷的声音。

    风吹了过来,有几张纸微微掀起。

    叶嘉柔心神一乱,她连忙弯腰捡起本子,手都颤抖了起来。

    叶嘉柔合上笔记本,把笔记本放了回去。然后,她拉上了抽屉。

    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再次翻找的时候,她的动作小心了很多。

    叶嘉柔走到柜子旁,打开柜子,一件件衣服挂在那里。

    她仔细看了一会儿,心慢慢沉了下来。

    柜子里也没有文书。

    叶嘉柔的目光又落到其他地方,心里愈发紧张。

    能找的地方,她全都找遍了,却仍然找不到文书。

    分明是寒凉的秋日,空气中泛着萧瑟的冷意。

    但是叶嘉柔的额头覆上了一层细密的薄汗。

    她的心跳得有些快。

    窗子开了一道浅浅的缝隙,秋风吹了过来,寒意浮动。

    叶嘉柔往窗外看去。

    天光有些暗了下来,空气中冷意越加浓了。

    叶嘉柔一惊,时间已经不早了。

    她皱眉,再过一会儿,说不准苏兰就要回来了。

    她不能再在这里留着。

    叶嘉柔走出房间,关上了门,房内恢复了寂静。

    叶嘉柔思虑重重,文书到底在哪里?

    她的脚步有些沉重,一面思索,一面往前走,心绪沉沉。

    这时,她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三小姐。”

    叶嘉柔脚步一滞,心中蓦地一颤。

    寒意无声地漫了上来。

    已经入秋了,几片枯黄的树叶飘荡,缓缓落到地面。

    这时,树叶静止了,风也停了,四下陷入了一片沉寂的安静。

    叶嘉柔本就心虚,她的手心早就沁出了冷汗。

    她深吸了一口气,极力维持表面的镇定,转身看了过去。

    叶嘉柔轻声道:“怎么了?”

    丫鬟走了上来,拿起一个东西,递给叶嘉柔。

    “三小姐,你的东西掉了。”

    声音落进叶嘉柔的耳中,她的心一松。

    叶嘉柔垂头看去,那是一条帕子。

    叶嘉柔紧绷的身体彻底放松了下来。

    她接过帕子,转身离开。

    叶嘉柔没有注意到,在她转身的时候,走廊上有一个身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

    叶楚的房间。

    白瑛站在叶楚的面前,低声说道:“夫人,叶嘉柔今日有情况了。”

    叶楚眼睛一冷。

    她知道叶嘉柔回来,不会安什么好心。

    她便让白瑛监视叶嘉柔,关注叶嘉柔的行为。

    白瑛继续说道:“叶嘉柔去了太太的房间。”

    叶嘉柔能顺利进入苏兰的房间,是叶楚的安排。

    叶楚让白瑛放任叶嘉柔行事,白瑛就清空了路上的人。

    叶楚想看看,叶嘉柔回到叶公馆,到底有什么目的?

    叶楚冷笑了一声:“她做了什么?”

    莫清寒带走了叶嘉柔,又让她回到叶公馆,定不安好心。

    叶楚心中有了一个想法。

    白瑛:“叶嘉柔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不过,东西并未找到。”

    “后来其他人叫住了她,她看上去还有些慌张。”

    叶楚心中的猜想得到了证实。

    莫清寒想让叶嘉柔找到莫苓的做妾文书。

    不过,叶嘉柔怎么可能找得到?

    叶楚早就做好了防备,文书已经被放在一个稳妥的地方。

    任凭叶嘉柔如何翻找,她绝不可能找到。

    叶楚冷声道:“你继续盯着叶嘉柔。”

    莫清寒一计不成,定会再生一计。

    盯好了叶嘉柔,就能知道莫清寒接下来的谋划。

    ……

    蒋姨娘的事情处理结束,叶嘉柔也成功地回到了叶家。

    叶楚不曾想过,在新婚时,叶家竟会迎来白事。

    但既然敌人已经动手了,他们绝不会退让一步。

    为了不让莫清寒察觉到她已发现他的目的,叶楚不便在叶公馆多留。

    深秋清晨,一层朦朦胧胧的雾气笼住了上海滩。

    一辆黑色的汽车从叶公馆离开,驶进了上海的早晨,被沉静的雾气所包围。

    细碎的阳光,空寂的街道,都融进了雾里,令人看不分明。

    叶楚坐在车中,往督军府而去。

    不知怎的,她的太阳穴突突地跳,莫名有一种预感。

    仿佛今日会发生什么似的。

    汽车平缓地行驶着,过了一会,车速忽然变慢下来。

    叶楚觉得奇怪,她抬眼看去,恰巧听见了司机的声音。

    “前面有人挡路。”司机喃喃自语,“或许要换一条路了。”

    叶楚循着视线,看了过去。

    不远处停着一辆车。

    这条路并不宽阔,仅容一辆车通过,那辆车刻意停在中间,正好拦住了他们的路。

    而那个车牌号,对她来讲,却是眼熟得很。

    见到督军府的车子停了,那辆车上走下来一个人。

    莫清寒看向这里,他们中间隔着空旷的街道。

    叶楚眼底一沉,面色顿时冷了下来。

    今天是她回督军府的日子。

    因为戴士南的事情,陆淮去了南京,叶楚独自回家。

    虽有手下护着,但莫清寒来到此处,她不晓得他有何目的。

    手下的声音一紧:“那是公董局的莫清寒。”

    “夫人,三少交代过……”

    叶楚抬手:“不必动手。”

    她的视线落在了莫清寒手中的那个盒子上。

    叶楚冷眼看着:“他或许有话要说。”

    手下应声:“是。”

    叶楚知道,莫清寒独身来到这里,他绝不敢动她半分。

    她这边有重重保护,而莫清寒没有带任何手下,只带了一个盒子过来。

    陆淮不在上海,莫清寒想要见她的原因是什么?

    他是否想通过她,向陆淮传达什么事情?

    叶楚做了决定,她走下车。

    莫清寒站在路的那一头,望着她。

    见她下车,他起步走了过来,气质似乎没有先前那样阴冷。

    莫清寒停在了叶楚面前。

    四下空气渐沉,朝他涌来的,尽是肃杀的秋意。

    莫清寒晓得,这里有暗卫,一着不慎,他就会死在枪下。

    叶楚开口问:“有事吗?”

    她的声音冷冷的,一如往常。

    叶楚面上仍是警惕,而莫清寒却笑了一下。

    “无事,不过是送你一份礼物罢了。”

    “哦?”叶楚讽刺道,“里面是一把枪吗?”

    当初莫清寒进公董局时,她和陆淮就送了他一把枪。

    “我们三人相识已久……”他略有停顿,仿佛认为此话着实可笑。

    “你们前几日大婚,”莫清寒说,“我却没有亲自到场祝贺。”

    叶楚抬眉:“若是我没记错,我和陆淮也不曾请你。”

    她的话中嘲讽意味明显,莫清寒恍若未觉。

    在他们的新婚之夜,他去了北平制造了那场混乱。

    莫清寒认为,此事必然会让他们心生怒气。

    三人斗了这样久,对彼此的性格,想必已经十分清楚。

    莫清寒:“叶楚……”

    他停了一下,他意识到自己险些忘了她现在的身份。

    半晌后,莫清寒继续开口,已经换了另一种称呼。

    “陆夫人,新婚快乐。”

    莫清寒递出了手中的那个盒子。

    叶楚接过了盒子。

    莫清寒随即转身走了,没有多说什么。

    叶楚坐进车中,对司机说:“开车吧。”

    前面那辆汽车已然离开,不再拦路。

    督军府的车子也缓缓开了。

    叶楚打开了盒子,怔了一怔。

    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她沉思几秒,很快就明白了莫清寒的用意。

    他说自己是来祝贺的,但礼物却是空的。

    莫清寒的意思很明显。

    他方才这一番行为只是明目张胆的挑衅。

    真正的礼物指的正是新婚当夜的那场屠杀。

    他寻了叶嘉柔,帮助她回到叶家。

    这时,叶楚忽的明白了一件事。

    原来前世莫清寒和叶嘉柔结婚,只是为了顺理成章接近叶家。

    随后才会发生一系列的变故。

    但今生,莫清寒的计谋已经败露,叶楚和陆淮知晓他要对叶家动手的事情,他无法再靠近叶家。

    他利用叶嘉柔的目的只是想要拿到那份文书罢了。

    在督军府的汽车离开后,莫清寒的车掉过头。

    不知怎的,他竟驶回了方才那条道路上。

    莫清寒望着寂静的路,目光幽沉。

    他来上海没有多久,对这条路大抵是不太熟悉的。

    路上没有人经过,就像那份新婚礼物一样,空空荡荡。

    清晨的雾已经散去了。

    空气却是潮湿又冰冷的。

    秋风起,枫叶落下来,红的似血。

    枫叶飘过了车窗外面。

    莫清寒忽的低头,看见了自己的手。

    他的手指修长干净,却染满鲜血。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91章 第29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