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2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9章 第29章

    李思文在门口等了好一会, 不过她一点也不急, 就算是叶嘉柔不出来,她也同样有应对的方案。

    “来了, 来了!”校门口的人群骚动了起来。

    李思文忙着抬头,一眼就认出了那个身后跟着一大群人的女生。原来,她就是叶嘉柔。

    叶嘉柔穿着校服,乌黑的长发披肩, 遮住巴掌大的小脸, 清纯可人。

    果然和提点自己的那个人说的一样, 叶嘉柔就爱装模作样,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怪不得陈息远会被她迷得团团转。

    一对渣男贱女, 她一定会让叶嘉柔瞧瞧,什么才是真正的做样子。

    要是单单从长相上来算,李思文认为自己并没有比叶嘉柔差在哪。装温柔,她也会, 装可怜,她比叶嘉柔更委屈。

    叶嘉柔唯一一点比她强的就是, 她是一个女学生。陈息远下意识就觉得叶嘉柔是个天真,不谙世事的性子。

    在陈息远心中,她根本比不过叶嘉柔。李思文倒是想看看, 陈息远的心肝宝贝看到自己怀孕,会是个什么反应。

    是会继续和陈息远藕断丝连,还是会断得干干净净。

    虽说李思文的心思百转千回, 但是她面上依旧维持了着可怜的神色,一张惨白的小脸,看上去比叶嘉柔委屈上好几倍。

    来到校门口,叶嘉柔四周环顾了一遍又一遍,除了一个扎人眼的孕妇,根本就没有陈息远的身影。

    正当叶嘉柔觉得自己被耍的时候,那个孕妇上了前,捧着她的肚子,径直走到了她的面前。

    “你就是叶嘉柔吗?”李思文缩着肩,柔弱应怜。

    即使叶嘉柔在脑海中筛选了好多遍,也始终没有认出自己和这位孕妇有什么交集。

    “你认识我吗?我们好像没见过面。”

    叶嘉柔话都还未说完,李思文就哭了出来。她落泪的速度极快,即便是叶嘉柔也不得不夸上一句。

    “求你放我和孩子一条出路吧,我……我……我只想给孩子一个家,一个有父有母,一个完整的家。”

    李思文哭得泣不成声,她的眼泪一直往下掉,像是怎么也流不尽。

    叶嘉柔一下子懵了,她是真的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惹到这个女人的。

    叶嘉柔也想哭,可是正当她准备一起落泪时,被李思文打断了。

    “我知道你们是真爱,但我认识他在前,更何况我还有了身孕。”

    “只要你让我嫁给他,我就算是做个姨太太,不不不,就算是没名没份,我也认了。”

    “……”

    这都是些什么事,叶嘉柔这次是真的想哭了,这女人话里话外说的都是自己勾引了她的爱人,但是她完全不知道有这回事。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误会我了?我向来都会和男人保持距离,我最是清白不过了,你问问我的同学就知道了。”

    叶嘉柔好不容易说上话,此时她的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似乎受到了天大的委屈,控诉着李思文。

    不过旁边围观的同学倒是笑了,要不是上次亲眼目睹了她和陈息远在学校门口暧昧,还真要被她现在的说辞被骗了。

    “叶嘉柔,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要是你真的勾引了人家男人,可得认错,这事推卸不得。”

    同学们的帮腔让叶嘉柔身形一晃,她泪水涟涟地看着说话的同学。

    “同学,你总不能让我把从没做过的事给认下吧,就算我脾气好,也不能这么受欺负。”

    人群中的另一个女学生也开了口:“可是人家为什么非要找你呢?还指明是叶嘉柔,大家可都听到了。”

    同学里爆出一阵笑声,让叶嘉柔原本苍白的脸红了红。

    她转头望向李思文,抹了一把眼泪,带着哭腔指责李思文。

    “你口口声声说我勾搭你的男人,可是你到现在都不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我非常有理由怀疑你想要污蔑我,你在这等着,我现在就要叫警察抓你!”

    叶嘉柔认为自己切中了事情的要害,她挺直了腰板,想要将这个可以抹黑她的孕妇抓进巡捕房。

    看着叶嘉柔急着要找警察的样子,李思文一点也不怕,她不慌不忙地捂着脸哭了起来。

    李思文:“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大家都知道巡捕房是什么人呆的,我一个孕妇进去还不被折磨死,难道你就是这么哄骗陈息远的吗?”

    当陈息远这三个字进入叶嘉柔的耳朵时,她就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

    陈息远这个名字好像变成了一条粗绳子,紧紧地勒住她的脖子,喘不过气。

    叶嘉柔吓得小脸一变,下意识就摆了摆手:“我没有……我不知道这件事。”

    李思文才不管叶嘉柔知不知晓内情,只要叶嘉柔阻挠她嫁给陈息远,那么她就认准了叶嘉柔。

    “你还说不晓得,你的心是黑的吗?要不是你和陈息远勾搭来勾搭去,他又怎么会和我分手,连我肚子里的孩子都要打掉。”

    李思文趁着叶嘉柔呆愣的时候,转而对着门口那些同学说着,还时不时摸一下自己的肚子。

    “大家也来评评理,原本陈息远和我处的好好的,我们就是冲着结婚去的,不然这孩子怎么来的,现在叶嘉柔哄着他甩了我,还要打掉我可怜的孩子。”

    大部分同学都站在李思文这边,终究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名声开玩笑,只能是叶嘉柔逼得急了,才让她有如此之举。

    毕竟前段时间陈息远高调告白叶嘉柔,大家对那一幕还记忆犹新。

    李思文哭着:“我只求给我孩子一个父亲,但是叶小姐,你连这点都不能容忍吗?”

    叶嘉柔眼泪哔哩啪啦地往下掉,她真的不明白好好的一个陈息远怎么又是被叶楚拒绝,又是当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孩子父亲。

    关键是她到现在都不晓得眼前这个骂了自己半晌的孕妇叫个什么名字。

    叶嘉柔咬着嘴唇:“这事不是陈息远搞出来的吗?你找我干嘛,有本事你去找陈息远啊,况且我和陈息远半点关系也没有。”

    叶嘉柔只能放下一句自欺欺人的狠话,给自己一个逃离这个尴尬场面的理由。

    说完这句话,叶嘉柔脚步不稳地离开了,她只恨自己没有多长两条腿,可以跑得更快一些。

    可是叶嘉柔的美好心愿始终没有实现,她没走几步,就被一个女同学拦住了:“叶嘉柔,你还不能离开。”

    叶嘉柔的视线早已被她的泪水模糊,她忍不住撕破自己的伪装,向那个拦住她的人大吼。

    “为什么不让我走,难道你的男人也被我勾搭了!”

    这是什么话,那个女同学脸色变了变,她也毫不留情地叉起腰,指着叶嘉柔的鼻子骂。

    “你自己看看你身后,那个孕妇晕倒了,要不是你抢走人家丈夫,她哪会这么做,你还想着溜走,是不是太没责任心了。”

    叶嘉柔慌着回头,刚刚还中气十足揪着她不放的孕妇,这时却脸色苍白地晕倒在地上,几个女学生在一旁照看着。

    她到底招谁惹谁了,今天一整天的事情都这么背,还有完没完。

    叶嘉柔原地跺了跺脚,无奈地被同学指使着做这做那地照顾李思文。

    虽说在大家看不见的地方,李思文故意朝她挑衅地瞥了她一眼。叶嘉柔把真相是说了,可是谁还会相信她呢。

    一个是被抢了男人的李思文,一个是抢人男人的叶嘉柔。

    大家总是会同情弱者,更何况叶嘉柔的信用在全校同学那应该都是约等于零了。

    虽然李思文只是“昏迷”了一小会,但是能够折磨到叶嘉柔,她也觉得心情愉悦。

    憋了一肚子气的叶嘉柔,也只能打碎牙齿,砸吧砸吧往肚子咽了。

    达成自己目的的李思文心满意足地回家了,过几天她还要去陈息远工作的地方闹上一闹。

    正如那个好心人说的,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待到叶楚回了教室,便瞧见付恬恬兴致勃勃地等着她。

    付恬恬将当时的场景好好演绎了一番,手舞足蹈,活灵活现。叶楚表示,恬恬的演技这般好,完全可以做女演员了。

    表演结束后,付恬恬哈哈大笑:“阿楚,你没看见,当时叶嘉柔的脸色有多难堪。”

    叶楚笑了。

    瞧,叶嘉柔现在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她并没有遇见那个有力的靠山,也没有后来的本事。

    只要一个级别稍高一些的李思文,便能将她轻松斗倒。

    这件事现在闹得这样大,信礼中学的人都知道了。

    至于后续会如何,叶楚可是期待得很呢。

    ***

    上次曹安去信礼中学请叶楚,被她拒绝后,一直没敢同沈九讲。

    他拖拖拉拉,磨磨唧唧,过了一天,才决定告诉沈九这个悲伤的事实。

    曹安惴惴不安地去找沈九,一脸视死如归地进去了。

    沈九半躺在软塌上,看见曹安进来,他边吐瓜子皮,边悠闲地说:“跟叶楚说过了吧,她是不是答应一定会去茶社?”

    虽这般问,但沈九却笃定地想着,他的面子,叶楚怎么会不给?沈九又剥了一颗瓜子扔进嘴里。

    曹安不敢回答,支支吾吾:“九爷……叶楚姑娘她……”

    沈九不耐:“有话快说。”不就一句话吗,藏着掖着做什么。

    曹安闭上眼,心一横:“九爷,叶楚姑娘她拒绝了您。”

    沈九一愣,他怀疑自己耳朵出错了,向曹安招招手:“你走近点,再说一遍。”

    曹安苦笑了一下,然后他的声音洪亮了许多:“九爷,叶楚姑娘说了,她不愿与您喝茶!”

    沈九的瓜子碟“咣当”一声摔在了地上,瓜子撒了一地。他一脸震惊,什么?叶楚拒绝了自己?

    沈九细长的眼眯了眯,这丫头片子是真能耐啊,居然敢拒绝自己。他沈九是青会的头目,上海滩谁不给他几分薄面?

    他沈九请人喝茶,别人只有点头哈腰的份,叶楚这臭丫头是真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转念一想,沈九突然笑了,谁叫叶楚是陆淮看上的姑娘呢?陆淮性子冷,没想到他居然喜欢脾气犟的姑娘。

    想想陆淮这冷心冷肺的人,和叶楚这丫头片子见面的场景,沈九就觉得有趣。

    他沈九偏偏和叶楚杠上了,她不和自己喝茶,他就再去请,直到叶楚来为止。

    曹安在一边胆战心惊地看着沈九,只见沈九一会皱眉,一会又笑,他十分担忧。

    九爷被喜欢的姑娘拒绝了,他不会是魔怔了吧。

    曹安就知道叶楚姑娘不会看上九爷,好好的陆三少放在眼前,她凭什么来同九爷喝茶?

    不过,曹安对九爷可是忠心得很,哪怕有一线希望,也要替九爷争取一下。

    突然,沈九上下打量着曹安:“曹安,叶楚不来喝茶,不会是被你的模样吓到了吧。”

    曹安一脸凶相,膀大腰圆,这么一个大汉去找姑娘家,说请她喝茶,能不把人家姑娘吓坏吗?

    叶楚拒绝和自己喝茶,一定是曹安的错,沈九看着曹安的目光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在沈九心里,叶楚顶多只是一个嘴硬、脾气倔的丫头片子,看到大汉来找自己,说不定就害怕了。

    叶楚如果知道沈九的想法,一定会说:九爷,你真的想多了。

    曹安蒙了,心里默默流泪,九爷,长得凶狠也不是我的错啊,呜呜呜。

    沈九说:“你过几天再去找叶楚,对了,别忘了微笑。”别吓坏了人家姑娘。

    “现在笑给我看看。”

    曹安极力挤出一个微笑,沈九在他脑门上重重地敲了一个爆栗:“你还不如不笑呢。”

    “不笑还好,一笑更吓人。”

    曹安摸了摸脑袋,他跟在九爷身边久了,只有让别人哭的份,哪有逗别人笑的时候,对别人笑实在是太难了。

    沈九瞥了曹安一眼:“这样吧,下次找叶楚的时候,你去找几个眉清目秀的过去。”

    曹安应了声是。

    沈九冷声:“这次再没请到叶楚,你知道后果。”

    曹安心神一凛,咽了咽口水:“是,九爷。”

    ***

    另一头,陆淮在酒楼谈完事,被众人簇拥着离开。他一走到汽车旁边,就立即有人帮他开了车门,陆淮微微弯腰,坐了进去。

    夜色渐沉,车内光线昏暗,陆淮靠在车座上,似乎有些疲惫,略皱着眉。

    车子驶得越发平稳。

    陆淮突然出声,打破了车里的平静:“沈九去请叶二小姐这事,现在情况如何?”

    陆淮的眼睛向着窗外,仿佛刚刚开口说话的人并不是他。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周副官背挺直,微微侧头。

    “说是叶二小姐拒绝了沈九爷的邀约,九爷准备找一批眉清目秀的人的手下再去请一次叶二小姐。”

    周副官回完话后,陆淮没有应声,好像方才的问题并不是他问出口的。周副官收回身子,两眼直视前方。

    周副官见过叶楚一回,落落大方,仪态从容。少帅上次派人跟了叶小姐,这次又主动问起关于她的事。

    这些都是少帅先前从未做过的事情。

    可周副官不敢揣测少帅的想法,也绝不会插手少帅的任何事,他只要做好分内的事情便够了。

    陆淮微眯着眼,嘴角抿成直线。他修长的手放在车门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点着,神色寡淡,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自从上次书店偶遇后,陆淮就再也没和叶楚见过面,他派去跟踪叶楚的人也被他收回,没有刻意找人盯着叶楚。

    这次沈九去信礼中学请叶楚喝茶这事,陆淮肯定是知道的,沈九将此事闹得很大,阵仗也不小。

    陆淮明白了,难怪先前,沈九非要问他宋允见面的事情。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一五一十,问得这样仔细。

    原来是想安排他和叶楚见一面。

    沈九在叶楚那吃瘪,陆淮也料到了。叶楚为人谨慎,做事小心,按照她的性子,沈九被拒绝是意料之中的事。

    陆淮对沈九那点小把戏可是拿捏得准,因为那时他让沈九去怀特路上找叶楚,沈九就以为自己对叶楚对了心思。

    沈九自作主张,硬想把他和叶楚凑成一对,陆淮就等着看看沈九被叶楚拒绝两次的狼狈样子。

    根据陆淮对叶楚的了解,叶楚可不是那种会看重别人皮囊的女人,沈九这次打的算盘又是落空了。

    思及此,陆淮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她分明胆子这样大,却在他面前一直闪躲,真是有趣得紧。

    不过,他似乎有点想见那个有趣的女孩了。

    那就去看一眼吧。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其实是存稿,以后能保证日万,有时会加更的。

    评论随机掉红包,昨天没发的今天补上。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9章 第2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