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第29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92章 第292章

    秋阳高照, 随风送来桂花清甜的香气。

    湖边有不少饭店酒楼, 喧闹繁华。

    一艘艘精美的船整齐地停靠在岸边。

    若是船往湖中央驶去,那些喧嚣声渐远,极为清净,不失为一个谈生意的好去处。

    近些日子, 乔云笙正与杨启恒商谈开设新赌场一事。

    两人相处融洽, 合作之事进行得极为顺利。

    这日, 杨启恒邀请乔云笙来湖边一聚。

    杨启恒生意做得极大,手上不缺钱,自然懂得玩乐。

    湖中央。

    一艘大船幽幽停下, 乔云笙和杨启恒正在其中。

    湖水偶尔起了一阵涟漪,又随即恢复平静。

    船内, 乔云笙和杨启恒身边都有长三作陪。

    面前的桌上摆满着酒壶和美食。

    杨启恒此人极好美酒, 还未说多少话, 已经喝得微醺。

    杨启恒一面搂着身边的长三,一面和乔云笙讲话。

    杨启恒摇头晃脑:“等到赌场建成, 保证能日进斗金。”

    乔云笙很满意这次的合作。

    虽说杨启恒这人好美人美酒,但恰好是这样的人才最好把控。

    杨启恒摆手笑了笑:“今天我们不谈生意,只要尽情玩乐。”

    这时, 阳光逐渐稀薄,气温开始下降。

    湖面上忽的起了一阵大雾,船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趁着白雾忽至,几艘船开始往湖中央靠拢。

    湖面泛起微微波澜,船身划开湖水悄声无息地靠近。

    上次, 有人进入乔云笙新宠的宅子,他的手下被全部杀尽。

    他知道有人想要对他下手。

    从那日起,乔云笙出行更为警惕。

    乔云笙坐在船舱中,长三正为他倒着酒。

    对面的杨启恒一直劝酒,酒杯从未放下过。

    酒杯倒了一半的酒,乔云笙拿起酒杯递到嘴边。

    这时,乔云笙忽觉不对,立即放下了酒杯。

    杯底搁在桌子上,发出细微的声响,随即消散。

    乔云笙推开靠在怀中的长三,站起身来。

    他走至船边,将帘子微微掀起一角。

    乔云笙迅速扫一眼外头,发现果然有人来了。

    几艘船包围了他们。

    乔云笙立即后退,给手下使了个眼色。

    手下瞬间会意,通知船上的其他同伴。

    这时,杨启恒开始招呼乔云笙,让他过来喝酒。

    而乔云笙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却不曾靠近。

    乔云笙定定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漫不经心地转开了目光。

    外头那些人肯定是来杀他的。

    不过,杨启恒能不能保住性命,就不在他的考虑之中了。

    幸亏赌场还未正式开启,不然又会有别的麻烦。

    乔云笙的眼底犹如深潭,幽暗不见底。

    杨启恒不会清楚,乔云笙方才看他的时候……

    已经将他当成将死之人了。

    乔云笙知道自己被包围了,面上却仍旧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仿佛那个四面楚歌的人,并不是他。

    乔云笙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他慢条斯理地拿起桌上的酒杯。

    烈酒入喉,他反倒更加清醒。

    而船上的其他人,全然不知危机正在靠近。

    下一秒,船身忽的猛烈晃荡,脚步声纷杂。

    枪声乍响,撕裂沉寂的空气。

    子弹破风而来,枪声不绝于耳。

    犹如阵阵闷雷。

    厮杀声不断,落于船舱外头。

    包围乔云笙的那些人已经跳上了船。

    乔云笙的手下正同他们交手。

    外面的动静很大,船舱内的人自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些长三面露恐惧之色,口中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乔云笙唇边的笑渐渐淡了,他将酒杯猛地一摔。

    “全都给我闭嘴。”

    酒杯骤然碎裂,尖叫声被抑制在他们的喉咙处。

    虽然外面的情形令人害怕,但是眼前的乔云笙却让人心中发寒。

    杨启恒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他的醉意瞬间消退了大半。

    杨启恒从位置上站起身,磕磕碰碰地走到乔云笙面前。

    “六爷,我们还要继续合作……求求你帮我……”

    杨启恒吓得腿脚发软,口中却在发出破碎的声音。

    他的声音颤抖着:“我还不想死。”

    乔云笙低头看了他一眼。

    虽然两人前不久还在称兄道弟,但是此时乔云笙目光所及之处,却如同在看一片死物。

    乔云笙冷笑了一声,并没有给杨启恒想要的答案。

    这时,帘子突然被人掀起。

    闪进船舱的人是一个陌生面孔,他一见到乔云笙,就将手上的枪对准了乔云笙。

    黑漆漆的冰冷枪口直指着乔云笙的脑袋。

    乔云笙眼底却并未起半点波澜。

    那人扣动扳机,子弹呼啸而来。

    乔云笙随手一拉,他身边的杨启恒挡住了他的面前。

    杨启恒手脚僵硬,半点也动弹不得。

    子弹随即射入杨启恒的眉心。

    短短一瞬,杨启恒就成为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下一秒,乔云笙掏出枪,对准了那人。

    他借着杨启恒的掩饰,毫不犹豫地朝那人开枪。

    扳机扣下,子弹穿过那人的心脏。

    门口的人已经倒地,杨启恒也没了用处。

    乔云笙随手将杨启恒推开,心中没有丝毫愧疚。

    外面战况惨烈,死伤不断。

    乔云笙的手下也牺牲了大半,而来杀乔云笙的人着实太多。

    乔云笙这边逐渐落于下风。

    杀手解决掉乔云笙的手下,开始进入船舱,要取乔云笙的性命。

    乔云笙的动作不急不缓,从容不迫。

    只要有人出现在船舱,他就会立即开枪。

    乃至于杀手还未进入船舱,就被乔云笙射杀。

    由于杀手人数众多,乔云笙的子弹用尽。

    他将枪收回,拿出一把尖锐的小刀。

    杀手见乔云笙实在难缠,为了避免乔云笙逃脱,他们又生一计。

    那些杀手破坏船身,船舱开始进水。

    湖水极深,船又停在了湖中央。

    若是不会水的人,很难有生还的机会。

    乔云笙知道他们的用意,立即走出了船舱。

    他走到那些杀手的背后,用小刀割断了他们的喉管。

    他的动作利落干净,转眼之间,就解决了好几个杀手。

    乔云笙的手下死伤惨重,仍旧在和那些杀手交手。

    乔云笙皱了皱眉,脸上狠厉之色乍现。

    他快步走到船头,在船边找到了正在发抖的船夫。

    乔云笙拿起小刀,抵上那人的脖子。

    “快点将船划到岸边。”

    船夫控制不住手脚,依旧哆嗦着。

    乔云笙话语中带出一丝不耐烦。

    他的声音陡然冷了几分:“若是你想死,我现在就成全你。”

    脖子上的小刀抵得更紧了些,冰冷的触感不容忽视。

    再靠近一点,就会划破皮肤。

    船夫赶紧拿起船桨,拼命地往岸边划去。

    站在他身旁的乔云笙比那些杀手更加可怕。

    在面对这么多死尸之时,竟面不改色。

    船身仍旧还在进水,不堪重负。

    乔云笙看船夫在划船,立即走回船舱。

    他将一个个尸首踢进湖中。

    扑通的落水声不断响起,如同闷雷一般,敲在人的心头。

    湖中央顿时晕染出一片血红,鼻间萦绕着浓烈的血腥之气。

    雾气散去,岸边的景物渐渐浮现在眼前。

    乔云笙顺手解决了几个想要近身的杀手,船即将靠近岸边。

    船夫划得急,一不留神,船就撞到了岸边的栏杆。

    船身猛烈地摇晃,好不容易才靠了岸。

    乔云笙和他的手下立即跳上了岸。

    在他们上岸后的下一秒,船沉了。

    乔云笙脸色一点未变,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略微眯了眯眼。

    冰冷的气息瞬间袭来。

    很快,乔云笙一行人离开了岸边。

    ……

    百乐门。

    沉船事情发生后没多久,有人神色凝重地来到了百乐门。

    闵爷坐在房间中。

    那人扣响了房门,得到回应后,推门而入。

    那人开口叫了一声:“闵爷。”

    房间里没有开灯,天光渐沉,闵爷坐在一片昏暗之中。

    闵爷抬起头,看向那人,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那人稳了稳心神,心中发紧:“您派出的杀手全部都死了。”

    那人并没有跟着上船。

    他是闵爷的手下,他留在岸边接应,监视着一切。

    他目睹了一切,自然看到了乔云笙杀人的场面,心生恐惧。

    话音落下后,房间陷入长久的寂静。

    许久之后,闵爷才出声:“乔云笙呢?”

    那人咬了咬牙:“乔云笙只受了一些伤,并没有性命之忧。”

    乔云笙曾是黑市比武的冠军,他心性狠厉,下手无情。

    而且乔云笙不把旁人的性命放在眼中。

    那人想起方才的场景,仍觉得心头猛跳。

    闵爷冷哼了一声,眼底冰凉。

    “乔云笙果真这么幸运。”

    下一句他的声音轻了些:“他总是用别人的命为自己铺路。”

    那人没有听清,却也不敢多问。

    闵爷似乎乏了,他靠向背后的椅子,闭上眼睛。

    闵爷挥了挥手。

    那人立即会意,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此时,房间中只剩闵爷一人。

    房内安静得可怕。

    漫长的寂静似乎没有尽头。

    空旷的房内,忽的有声音响起。

    闵爷的话语中带着沉痛,眼底恨意难平。

    他的拳头握起,猛地砸向了桌面。

    沉闷的声响随之散去。

    他心中陡生恨意,这仇必须要报。

    ……

    大都会。

    曹安快步走了进来,站在沈九面前:“九爷,乔六遇刺了。”

    沈九眯了眯眼。

    先前乔六的一个宅子出事了,乔六的手下被尽数杀光,此事沈九已有耳闻。

    如今,竟又有人要取乔六的性命。

    沈九开口:“知道是谁做的吗?”

    曹安摇头:“尚未得知。”

    他继续说道:“乔六好像受伤了。”

    乔六身手极好,看来刺杀他的人,做了周全准备。

    沈九冷笑了一声:“乔六作孽太多,是他咎由自取。”

    但是,沈九担忧的是另一件事。

    如今,鸿门的石五爷并不在上海,如果乔六死了,鸿门容易落入他人之手。

    清会也会受到牵连,上海滩会彻底陷入混乱,这违背了和平饭店的宗旨。

    沈九沉思,陆淮也知晓了这件事,如今他刚刚大婚,无瑕顾及这些。

    那他有必要来处理这件事情。

    乔云笙的宅子。

    乌云悄无声息地笼罩了夜空,阴霾缓缓落下,夜色愈加昏暗。

    这时,天空骤然落了雨,雨水落得极快,席卷而来,似要吞噬幽暗的长夜。

    乔云笙坐在屋内,里头亮了灯光,却极为微弱。

    他的目光落在窗外,神情看不分明。

    沉寂的黑夜里,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乔云笙眉头皱起,目光极冷。

    他立即拿起了枪,身子紧绷。

    沈九嘲讽的声音响起:“乔六,胆子这么小?被人追杀了就不敢开门了?”

    声音穿过漆黑的雨幕,直直落进乔云笙的耳中。

    乔云笙眼神一紧。

    是沈九。

    乔云笙直起身子,打开了门,冷眼看了过去。

    他冷笑了一声:“怎么?我没死让你很失望?”

    沈九定是听说了他遇刺的事情,特地来找他的不痛快。

    沈九打量了乔云笙几眼,眼底浮起冷意。

    他啧啧了几声:“你竟然没死,确实有几分可惜。”

    乔云笙:“你来这里做什么?”

    沈九看着乔六,漠然开口:“乔六。”

    他神情严肃,没有一丝温度。

    “你的仇家接二连三来寻仇,我劝你行事收敛点。”

    乔六做事太过嚣张,才会招致祸患。

    乔云笙语气阴冷:“你说的倒轻巧,说不定那日的杀手就是你派来的。”

    虽然乔云笙这样讲,但是他清楚,那日刺杀他的人,绝不会是沈九。

    沈九嘴角冷意渐深:“你的命,我没放在眼里。”

    “但你如果死了,鸿门必乱。”

    如果乔六出事,那些虎视眈眈的人,就会趁机对鸿门下手。

    到时候,鸿门清会相互牵制的局面就会被打破。

    几道闪电骤然劈了下来,夜空似被撕裂了一样。

    黑幕之中,不时掠过雪白锐利的光芒,忽明忽暗。

    雨水席卷而来,无情地砸向地面,耳侧尽是沉闷的声音。

    沈九的声音继续响起:“你也不想你死了以后,鸿门换了主子罢。”

    乔云笙怎么不清楚沈九的意思?

    他的仇家极多,都想取他的性命。

    可是,他怎让自己落入那样的境地。

    乔六眼神沉了下来,讽刺地开口:“呵,谁这么大胆,敢肖想我的位置。”

    沈九冷笑了一声。

    他该说的话已经说了,乔六如果不听,他也不会再管这件事。

    沈九离开前,落下一句。

    “乔云笙,在石五爷回来前,留住你的小命。”

    这一刻,轰隆雷声呼啸而至,响彻夜空。

    随即而来的是凛冽的夜风,夜风裹挟着秋夜的寒意,冰冷、萧瑟。

    沈九离开的时候,乔云笙望着他的背影。

    他沉默地看着,眼底极为森冷。

    两侧是漆黑笔直的树木,枝叶晃动,似狰狞黑影。

    乔云笙思绪翻涌,周身冷意愈加浓烈。

    他们虽然不欢而散,但刚才那段互不相让的对话却验证了一点。

    两人都有一种预感。

    未知的危险在悄然逼近,上海滩要开始乱了。

    这是一场不见血的斗争,无声的硝烟弥漫。

    肃杀之气沉沉落下,终将覆盖整个上海。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92章 第29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