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第29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94章 第294章

    死者年岁不大, 脖子上有明显的淤痕, 应该是上吊身亡。

    有个中年男子跪在死者的身边,神情悲怆,哭个不停。

    邵督察扫视了一圈房间,问道:“怎么回事?”

    妓馆的主事人白姐见邵督察到了, 立即上前。

    “邵督察, 是这女人自己上吊自杀的, 同我们妓馆无关。”

    白姐脸上带着忿忿之色,她实在气不过。

    这人偏偏要在她的妓馆自杀,以后她的生意还不是要受影响。

    邵督察看了她一眼:“说具体些。”

    白姐不敢抱怨, 赶紧解释:“那女人今晚刚被卖到妓馆,我们还没做什么, 就发现她自个儿在房中上吊了。”

    白姐的话还未说完, 中年男子立即抢了她的话头。

    说话之人正是刘泰安。

    他见来人是督察, 应该能替他做主。

    刘泰安怒气难平:“督察,我女儿肯定是被他们逼死的。”

    “这家妓馆肯定与鸿门的人串通, 把我女儿卖到这腌臜之地。”

    刘泰安胸口剧烈起伏着,双眼通红。

    他追着车子出来后,车子立即没了踪影。

    刘泰安有不好的预感, 到处找刘芜的下落。

    有人告诉他,在这家妓馆似乎看见了他的女儿。

    刘泰安立刻赶去。

    可是刘芜为了避免受辱,已经在房间吊死。

    邵督察听着刘泰安不断数落着鸿门的不是。

    不过,他越往下听,越觉得哪里出了错。

    据他所知, 鸿门做事虽然绝情,但是不至于在这点小事上出尔反尔。

    刘泰安的女儿被人带走,凭他一人之力,又怎么会这么快找到。

    分明是有心人引导他来这家妓馆,想要将事情闹大。

    而刘泰安只是一个被人利用的棋子。

    此事牵涉到了鸿门,意味着这件事并不是一起普通的自杀案件。

    他必须要同三少汇报。

    三少昨日刚回上海,此时应该在督军府。

    邵督察留下手下处理现场,而他立即回了中央捕房。

    夜里的雨仍然落个不停,雨水夹杂着风吹来,冷意难当。

    大雨纷杂的夜间,督军府书房的电话骤然响起。

    陆淮走过去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邵督察的声音:“三少。”

    陆淮应声。

    邵督察立即开口:“有件案子同鸿门有关。”

    陆淮皱了皱眉:“你说。”

    邵督察:“死者的父亲欠了鸿门赌场很多钱。”

    “不过鸿门赌场向来会给赌徒三日的还债期限。”

    顿了顿,邵督察继续说道:“今晚时间未到,就有人上门将死者抓走抵债。”

    陆淮声音一沉:“接着说。”

    邵督察:“那个女孩被卖到了妓馆,如今已经上吊身亡。”

    邵督察想起死者的惨状。

    尽管他见过很多人死亡,但是这一次的场面仍让他心中发紧。

    死者年岁不大,却在这般年纪惨死。

    因为父亲的过失和有心人的利用,死者成为了牺牲品。

    邵督察又道:“现在死者的父亲将这件事闹大,对鸿门的影响极坏。”

    听了邵督察的话,陆淮并未立即开口。

    他并不认为此事是鸿门所为,反倒像是别人给鸿门下的一个局。

    陆淮:“你先继续盯着此事,可能是有人想要对鸿门下手。”

    陆淮和邵督察的想法不谋而合。

    邵督察跟进这件案子的后续,而陆淮则从别的方面着手调查鸿门。

    外头的大雨仍在下着,雾气笼罩着上海。

    似是给这整件事蒙上了一层阴影。

    ……

    叶嘉柔没有在苏兰的房中找到莫先生想要的东西。

    她只能联络莫先生,看看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叶公馆里都是叶楚的人,她们定会监视着自己。

    叶嘉柔不敢用家中的电话,而是寻了一个由头,去了外面。

    叶嘉柔极为谨慎,她绕了远路去电话局,准备给莫先生打个电话。

    她想起莫先生那晚杀人的模样,心生胆怯。

    叶嘉柔仍是拨了电话。

    她忐忑地听着那边的动静。

    过了一会,电话被人接起,但是对面并未传来声音。

    叶嘉柔知道莫先生谨慎,于是先开口。

    她的话中带着一丝不安:“莫先生。”

    莫清寒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冰冷至极:“何事?”

    叶嘉柔稳了稳心神:“我在苏兰的房中并没有找到那份文书。”

    顿了顿,莫清寒声音落下:“你有没有被人发现?”

    叶嘉柔立即开口:“我极为小心,确保没有人看见。”

    莫清寒声线极冷:“若是你在叶公馆找不到,就去叶家大宅找。”

    莫清寒的意思是,让叶嘉柔去万仪慧那里找那份文书。

    要是那文书不在苏兰那里,可能在万仪慧的家中。

    莫清寒淡淡地开口:“如果你不照我的吩咐去做,你知道后果。”

    叶嘉柔生怕莫清寒生气,赶紧应下:“是的,莫先生。”

    说完后,莫清寒立即挂了电话。

    叶嘉柔搁下话筒,迅速离开了电话局。

    叶嘉柔一直清楚地记着莫清寒的残忍无情。

    她若不能完成任务,下场就和那晚的死尸一样。

    为了报仇,她必须找到那份文书。

    ……

    方才下过了雨,上海仿佛笼着一层朦朦胧胧的雨雾。

    四下街道看不分明,今夜显得格外漫长。

    清会的十二爷要同法国商人贝达纳·雷诺曼见面。

    贝达纳·雷诺曼到了司各特路上的一家咖啡馆,进了包厢才发现,同来的还有一个人。

    十二介绍:“这是公董局的苏处长。”

    贝达纳·雷诺曼点头:“苏处长。”

    他作为法国商人,在上海商界打拼多年,自是有一套察言观色的能力。

    罂粟牵起唇角:“你好。”

    十二开口:“苏处长在国外从事过房地产工作。”

    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和贝达纳·雷诺曼的项目叫“凡尔登公寓”。

    他们的目的是在租界建立一带高级公寓区,居民将会是法国侨民和上海权贵。

    此后还会有一系列的后续项目跟进,上海租界的商业会更为繁荣。

    贝达纳·雷诺曼微笑:“想必苏处长对我们的项目一定有很多见解。”

    “我听说维克多·沙逊也在开发一个项目。”罂粟说,“格林文纳公寓。”

    贝达纳·雷诺曼皱眉,他自然也听说过此事。

    “虽说沙逊的目标在公共租界,但他在商界的地位……”十二帮罂粟补充,“不容忽视。”

    “多谢十二爷和苏处长的提醒。”

    绕了弯子后,罂粟终于提到了正题。

    “若是雷诺曼先生觉得麻烦,大可找公董局帮忙。”

    贝达纳·雷诺曼仍旧保持着礼貌的笑容:“一定。”

    十二、罂粟和贝达纳·雷诺曼继续谈了凡尔登公寓的事情。

    但从始至终,他完全没有暴露莫清寒。

    罂粟不由得疑心更重。

    她心中已然明白,莫清寒暗地里一定做了什么手脚。

    罂粟很快就想到了另一条计谋。

    事情结束后,十二开车送罂粟回家。

    十二在中央后视镜中看了她一眼。

    他有些不解:“如果你的调查是秘密,为什么……”

    罂粟替十二问出了下半句:“为何要用真实身份见雷诺曼?”

    十二点头。

    罂粟思索片刻:“十二,很多事情,我不能说。”

    十二:“我明白。”

    罂粟沉默了。

    “苏小姐放心。”十二说,“我并不想知道你的秘密。”

    尽管知道了她叫苏言,但十二还是称呼她为苏小姐。

    就像先前没有来到上海时那样。

    汽车驶进密密雨水中,开到了罂粟的公寓楼下。

    十二看着车窗外面的雨,他送她下车。

    他缓步跟在她身后。

    十二手中撑着一把黑色的伞。

    偶尔听见惊雷声。

    罂粟在伞下,十二的肩膀被雨淋湿。

    在她没有走进公寓楼时,十二开口唤了她的名字。

    “苏言,晚安。”

    简简单单的一个名字,就足以令他用尽勇气。

    十二似乎又成了当初一腔孤勇,四处去寻她的人。

    他转过身,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这时,十二却听到了后面传来的一道声音。

    “罂粟。”

    她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落在静悄悄的风里。

    十二一怔,偏头看向她:“什么?”

    罂粟重复了一遍:“我的名字叫罂粟。”

    十二的视线扫过她的脸。

    罂粟的表情淡淡,和第一次见面时那样,没有变化。

    但十二明白,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了。

    仿佛这冰冷的秋夜,分明沾染着雨雾,却被微弱的光线所映亮。

    光虽然微小,但却能透过重重雾气。

    十二的唇角浮起笑意:“我知道了,苏小姐。”

    言下之意是,他日后绝不会暴露此事。

    在外面,她只是公董局的苏处长。

    十二转身离开,汽车缓缓开了,潮湿的夜路,被灯光照亮。

    ……

    罂粟回到公寓后,很快又离开了。

    几经探查,确认无人跟踪后,她开车去了上海的一家珠宝店。

    夜已经深了,珠宝店早已关门。

    罂粟进了后面的那条巷子,从后门进入。

    珠宝店里空无一人,她随即走进密室。

    微动的声响,即刻唤起了里面的人。

    上海特工总站并无会议,又不能引起旁人注意,现下只有两个特工在。

    特工站了起来:“苏站长。”

    两人的神情恭敬。

    罂粟开门见山:“今晚,我以公董局处长的身份见了法国商人贝达纳·雷诺曼一面。”

    特工怔了怔:“雷诺曼是否见到了您的真容?”

    罂粟点头,不做解释:“嗯。”

    特工并不多问:“苏站长有何指示?”

    罂粟目光沉沉:“你们想个法子,让莫清寒知道这件事。”

    特工:“是。”

    莫清寒知道她想查这桩生意,在罂粟的算计之内。

    接下来的事情,她自有安排。

    ……

    陆淮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响起江洵的声音:“陆淮,前几日有人来到暗阁,想要暗阁杀一个人。”

    陆淮凝神听着。

    江洵:“暗阁调查过,要杀的那个人用的是他的化名。”

    然后,江洵的声音冷了下来:“他的真实身份,是黑名单上的人。”

    暗阁接单前,会调查要杀的那个人是否符合条件。

    江洵没料到,那人竟与黑名单有关。

    江洵知晓了此事,便立即通知了陆淮。

    陆淮眸色一沉:“那人是谁?”

    江洵缓缓开口:“孙传德。”

    陆淮沉吟,他确实对这名字有点印象。

    陆淮:“我会派人跟踪他。”

    江洵问道:“是否需要我帮忙?”

    陆淮:“不必,这件事情我自己解决。”

    搁下电话,陆淮眸色沉沉。

    大婚过后,莫清寒送了他一份大礼,他当然要回莫清寒一份难忘的礼物。

    天色渐渐暗了,墨黑的夜色笼罩,四下陷入了一片沉寂。

    屋内亮着灯光,窗帘低垂,遮挡了夜幕。

    孙传德走进屋子,合上了门。

    门外是漆黑的天幕,无星无月。

    陆淮的手下跟踪孙传德来到这里,一群人悄无声息地包围了房子。

    房内,孙传德拿出电报机,放在了桌上。

    他带上耳机,开始发报。

    寂静的空气中,响起了敲击按键的声音。

    这时,声响乍起。

    “砰”的一声。

    门被猛地踹开,脚步声纷沓而至。

    隔着耳机,也能感受到那危险的气息。

    孙传德的身后蓦地响起一个声音。

    “转过身来。”

    声线极低,透着沉沉的压迫感。

    孙传德的手停了,心里一紧。

    冰冷的声音重复了一句:“转过身来!”

    空气仿佛僵滞了。

    孙传德抬起手,缓缓摘下了耳机。

    他的动作有些慢,眼底闪过一丝狠色。

    孙传德右手把耳机搁在桌上,假装要转过身来。

    他的左手快速伸向腰侧,想要拿起枪,对着身后射击。

    他的手还未触及枪。

    电光火石之间,身后乍然响起了枪声。

    “砰”的一声枪响,子弹裹挟着凛冽的气势,打中了孙传德的手臂。

    他闷哼一声,捂着手倒在了地上。

    那人倒下去前,往后看了一眼。

    视线上移,映入眼帘的是陆淮冰冷至极的面容。

    陆淮举着枪,乌黑的枪口对准了他,威胁气息弥漫。

    方才那一枪,正是陆淮射出的。

    陆淮俯视着孙传德,眼底没有任何起伏。

    陆淮冷冷地开口:“把他抓起来。”

    手下立即上前,卸了孙传德的枪,把他控制起来。

    楼上有孙传德的同伙,他听见动静后,立即回去销毁资料。

    陆淮冷冷地看了楼上一眼,移动脚步,走上了楼梯。

    漆黑的楼梯往上延伸,上方光线黯淡。

    行至一个房间前,陆淮的手下把门踹开。

    大门敞开,手下执枪进入。

    房里寂静无声,空无一人。

    陆淮走了进来,四下扫了几眼,然后目光凝在某处。

    地上是一张燃烧的纸。

    火光跳跃,泛着微蓝的亮光。在寂静黑夜里,忽明忽暗。

    火苗蔓延地极快,吞噬了素白的纸张。

    手下立即上前,把火苗熄灭。

    然后,手下把纸递给了陆淮。

    陆淮拿着纸,纸张还残余着热气,手指触及之处,微微发烫。

    纸张大部分已经变得焦黑,仅剩下三分之一的部分是完好的。

    陆淮眼睛一眯。

    这是一张地图。

    陆淮再细细看去,眸色深了几分。

    这是莫清寒在上海的据点分布图。

    陆淮冷笑了一声,收起地图,抬起了头。

    窗户拉开了缝隙,窗帘微微起伏,冷风灌入。

    陆淮沉眸,那人跳窗逃走了。

    陆淮冷声道:“那人还没走远,把他抓回来。”

    手下应声离去。

    不知何时,天落了雨。雨水席卷而来,在夜色下,显得极为昏暗。

    秋夜的雨凉意深深,如同即将到来的凛冬一样严寒。

    方才那人离开了房间,离去前他烧了据点地图。

    他担心自己被陆三少抓了以后,地图会泄露,就在离开前烧了地图。

    这时,身后似有风声掠过,子弹破风而来,直直打入那人的腿。

    那人身子往前倾去,一脚跪在了地上。

    紧接着,脑后传来坚硬的触感,那是一把冷硬的枪。

    陆淮的手下制住了他:“别动。”

    这时,他察觉到前方似有一道沉重的阴影覆下。

    他抬起头,望了过去。

    冰冷雨幕中,一个男人撑着一把黑伞,身形挺拔笔直。

    夜风凛冽,倏然掠过鼻间。雨势渐大,直直砸在伞面上。

    陆淮走了几步,行至那人面前。

    汹涌的雨水袭来,黑伞下隔绝了一片天地。

    陆淮踏在雨水里,却似没有被湿意沾染半分。

    陆淮垂眸,看向那人,眼底深沉如墨。

    “你方才烧的是你们的据点地图?”

    那人一惊,抬头看向陆淮。

    陆三少到底知道了多少?

    那人嘴风极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黑沉沉的雨夜里,陆淮站在那里,气质冷冽至极。

    陆淮冷笑了一声:“告诉我,你们的全部据点。”

    那人知道自己必死,讽刺地说了一句:“陆三少怎么不自己去查?”

    他尚且不能确定,地图是否落在了陆淮的手中。

    但是,他绝不能把据点的事情透露半分。

    陆淮漠然开口:“你以为你不说,你主子会留你一命?”

    那人沉默不语。

    这事如果传到主子耳中,他就是一颗废子。

    但那人的亲属都掌握在莫清寒手中,他眼底浮起冷意,正要开口。

    陆淮轻呵了一声,掐断了他的话语。

    陆淮神色极深极沉:“你不必开口了。”

    陆淮漠然举起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那人。

    他食指微曲,扣动了扳机。

    枪声响彻天空,那人一枪毙命。

    陆淮不再看那人,他转身看向手下。

    秋夜寂寂,陆淮的声音清晰至极。

    陆淮说了几个地名。

    那些都是地图上的据点。

    然后,陆淮沉沉落下一句。

    “把这几个据点给我端了。”

    “尽量留活口。”

    残余的地图上,有莫清寒在上海的总据点站,还有几个分布的据点。

    今晚,他要这几个据点一个不留。

    陆淮长身而立,嘴角浮起一丝冰冷的笑容。

    相信莫清寒很快就会收到他这份礼物。

    雨势愈加大了,天空中蓦然掠过雪白的光芒。

    陆淮的眼底是沉寂的黑暗,仿若幽邃深潭。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94章 第29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