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第29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97章 第297章

    清晨, 督军府。

    天光亮了起来, 雾气漫起,上海沉在了朦胧的薄雾之中,格外静谧。

    黑色电话响了起来,划破了清晨的安静。

    叶楚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响起白瑛的声音:“太太, 叶嘉柔寻了个借口, 去了叶家大宅。”

    白瑛一直监视着叶嘉柔, 发觉前几日万仪慧来到叶公馆时,叶嘉柔对万仪慧颇为殷勤。

    她心中极为警惕,不动神色地继续观察着。

    今日, 发现叶嘉柔早早出了门,她便立即向叶楚汇报。

    叶楚眯了眯眼, 叶嘉柔果然又有动作了。

    叶楚:“你现在立即去叶宅, 把东西交给大伯母。”

    这件事情她和陆淮早就商量好了, 待到叶嘉柔有所动作,计划就开始实施。

    她一字一句道:“务必在叶嘉柔赶到前, 把东西送到。”

    白瑛清楚叶楚的意思,神情认真:“是。”

    搁下电话,白瑛立即站起身, 往外走去。

    叶公馆的大门打开,复又合上。

    一辆汽车驶离了叶公馆,隐在了雾气之中。

    阳光透过稀薄的云层,安静照了下来。空气中光线浮沉,影影绰绰。

    街道上喧嚣声渐渐高了, 汽车行驶在街道上。

    汽车停在了叶家大宅的后门,白瑛下了车,快步走了进去。

    行至万仪慧的房间,门口站着一个丫鬟。

    丫鬟见白瑛来了,开口:“太太,有人来找您。”

    万仪慧接到了叶楚的电话,晓得白瑛要把东西送过来。

    她一直在房间等待,听见后立即开口:“进来。”

    白瑛进来后,看向万仪慧:“叶大太太。”

    万仪慧看了丫鬟一眼:“你先出去。”

    门被合上,丫鬟守在了门口。

    万仪慧轻声道:“东西呢?”

    白瑛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万仪慧。

    万仪慧接过盒子,情绪复杂。

    兜兜转转,这份文书又到了这里。

    此时,万仪慧没有再多想,她想起叶嘉柔马上就要到了。

    万仪慧立即说道:“你从后门离开。”

    白瑛点头。

    避免叶嘉柔起疑,她不能和叶嘉柔撞上。

    ……

    另一头,叶嘉柔已经进门了。

    叶嘉柔迈着步子,思绪翻涌。

    莫先生交代过,如果在叶公馆找不到文件,就去叶家大宅找。

    她思索了一番,决定找个机会靠近万仪慧。

    叶嘉柔心中泛起冷意,等到她找到了文件,她才不想与这些人虚与委蛇。

    叶嘉柔敛下思绪,走进了叶家大宅。

    叶家大宅安静异常。

    秋风萧瑟,落叶悠悠掉了下来,空气中尽是肃杀的秋意。

    邓宛是万仪慧的丫鬟,她一直候在这里,目光注视着前方。

    过了一会儿,前面出现了一个身影。

    她越走越近,正是叶嘉柔。

    邓宛眸色深了几分。

    叶嘉柔来到了走廊上,再拐个弯,走几步路就是万仪慧的房间。

    叶嘉柔正要往前走,这时,她身边响起了一个声音。

    “叶三小姐。”

    叶嘉柔脚步一滞,看了过去。

    邓宛上前,状似无意地挡住了叶嘉柔的去路。

    邓宛晓得,万仪慧现在在见一个人,她吩咐过自己,让自己守在这里,拦住叶嘉柔。

    现在太太还没有让人来叫自己,说明那人还没有离开。

    她不能让叶嘉柔进去。

    邓宛垂眸,开口:“叶三小姐,太太有事,您先在这里等一会罢。”

    叶嘉柔一怔。

    然后,她轻声道:“好。”

    走廊那一头,万仪慧的房门开了,然后又合上。

    白瑛从房里走出来,往后门走去。

    过了一会儿,邓宛身后传来了轻缓的脚步声。

    一个小丫鬟过来,站在邓宛旁边,唤了一声;“叶三小姐,太太让您过去。”

    邓宛心下一松,晓得房里的那个人已经离开了。

    她侧身让开了路,开口:“叶三小姐,你和我来。”

    叶嘉柔完全没有起疑,她迈着步子,往万仪慧的房间走去。

    此时,白瑛已经来到了后门,悄无声息地上了汽车,离开了叶家大宅。

    万仪慧已经把文书放在了一个地方,她掩下情绪,等叶嘉柔过来。

    门外响起邓宛的声音:“太太,叶三小姐来了。”

    万仪慧眼底掠过冷意,随即很快掩下:“进来。”

    叶嘉柔轻声道:“伯母。”

    万仪慧点点头,示意她坐下。

    丫鬟端上了两杯茶,还有一盘点心,放在了桌上。

    白雾袅袅,空气中漫着茶香。

    万仪慧看向叶嘉柔,和她寒暄了几句。

    万仪慧嘴上说着客气的话,心里其实是极不耐烦的。

    叶嘉柔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明明是叶家人,却帮着外人想让叶家倒台。

    叶嘉柔也在伪装自己的心思,看似认真听着,实则在想文件的事情。

    两人心思各异。

    过了一会儿,邓宛走了进来,她走到万仪慧身边,附在万仪慧耳边说了几句话。

    万仪慧眉头一紧,叶嘉柔把她的反应看在眼里。

    万仪慧开了口:“我有事先离开,你先在这里坐一会罢。”

    这个自然是借口,她故意离开,就是为了让叶嘉柔一个人留在房里。

    这样叶嘉柔才好找到文书。

    叶嘉柔心里一喜,面上却不露分毫:“好。”

    万仪慧起身离开了。

    房门合上,空气寂静极了。

    房里只有叶嘉柔一人。

    万仪慧离去后,叶嘉柔没有立即起身,她一直注意着门外的动静。

    待到门外的脚步声彻底歇了,她才站了起来,准备开始找东西。

    抽屉、桌子、柜子她都找过了,没有找到文书。

    叶嘉柔的目光落在一个深黑的箱子上。

    箱子放在墙角,她朝箱子走了过去。

    叶嘉柔弯下腰,手覆在了箱子上。

    箱子没有落锁,她轻而易举便打开了。

    掀开箱子,里面的东西露了出来。

    叶嘉柔仔细翻找着,最上面放着的是几件衣服。

    继续找下去,衣服最底下露出了一角。

    叶嘉柔眼睛一眯,箱底放着一个盒子。

    她小心翼翼地拿起盒子,掀开了盖子。

    灯光照了下来,里面放着一份文件。

    叶嘉柔心跳不由得快了几分,她拿起文件,把盒子放在一旁。

    借着灯光,纸张上的内容清晰极了。

    叶嘉柔的视线快速扫着,当她看见某处时,目光一凝。

    纸张微微泛黄,她看见了陆宗霆的名字。

    叶嘉柔心里一喜。

    这就是莫先生说的文件。

    时间紧急,她确定这份是莫先生要她找的东西后,没有细看。

    叶嘉柔手一抖,险些把文书掉在地上。

    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叶嘉柔拿出了文书,把盒子放回箱底。

    然后,她又把衣服放回原处。

    箱子合上,里头是深沉的黑暗,灯光被隔绝在外头。

    叶嘉柔站起身,把文书放到衣服里。

    她坐回到桌旁,方才在找文书的过程中,叶嘉柔背上已经覆上了一层冷汗。

    凉风习习,添了几分凉意,叶嘉柔仍觉得心里有些紧张。

    过了一会儿,紧张的情绪才渐渐缓和。

    她心下一松,总算是找到莫先生要的东西了。

    日后要找个机会给莫先生。

    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

    万仪慧走了进来。

    为了不让万仪慧察觉到异样,叶嘉柔掩下了所有思绪。

    万仪慧看向叶嘉柔,叶嘉柔恰好拿起一杯茶,放在了嘴边,掩饰自己的心虚。

    万仪慧心里冷笑了一声。

    她缓缓落座,看向叶嘉柔:“方才有些事情耽搁了。”

    万仪慧瞥了一眼叶嘉柔手边的茶,眼底冷意渐深。

    她唤了丫鬟一声:“茶冷了,给三小姐换一杯茶。”

    叶嘉柔心虚,茶杯险些落地。

    她不敢在叶家大宅久待,怕被万仪慧察觉到不对。

    她搁下茶杯,垂眸说了一句:“伯母,时间不早了,我有事先离开了。”

    万仪慧应了:“送三小姐出去。”

    叶嘉柔离开,房门合上。

    万仪慧的视线落在箱子上,她起身走了过去。

    她打开箱子,拿出箱底的盒子。

    万仪慧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

    叶嘉柔已经拿走了文书。

    万仪慧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万仪慧拨通了督军府的电话。

    叶楚的声音响起:“伯母。”

    万仪慧:“阿楚,叶嘉柔已经按照计划,拿到了文书。”

    叶楚眸色微暗:“其他事情我们会安排。”

    万仪慧:“嗯。”

    电话搁下,叶楚陷入了沉思。

    按照叶嘉柔的性子,她不会发现方才的事情是一场安排。

    她故意让叶嘉柔拿到文书,把文书交给莫清寒,就是为了引导莫清寒自己发现真相。

    莫清寒拿到文书,是为了恢复自己的身份。

    但是,真相并不如他所想的那样。

    ……

    青州。

    安详宁和的小镇正飘着细小的雨,烟雨蒙蒙。

    青石路上早已落满了小雨,湿漉漉的,一路延展开来。

    街道两侧的房子掩在薄雾之后,看不分明。

    一辆黑色汽车穿过雾气而来,清冷的雨依旧落个不停。

    车子停在了小镇的附近。

    车门打开,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下了车。

    正是孟七。

    孟七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斯文极了。

    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将细碎小雨隔绝。

    孟七背脊挺直,步伐不急不缓,径直往小镇里走出。

    江洵受陆淮所托,让他来乔云笙的家乡来找一个人。

    小镇安逸悠闲,有人看到孟七的这般模样,自然好奇。

    他们认出孟七是生面孔,应该是从外面来的。

    孟七行至一处茶铺前,几个老人坐在茶铺外头喝茶。

    孟七开口询问:“请问乔云笙的家在何处?”

    孟七举止优雅,极有素养。

    那些老人虽然同他不熟悉,但见他询问,仍旧告知。

    其中一个老人出声:“我可以带你过去。”

    孟七笑了笑:“多谢。”

    茶铺的老板娘听孟七提起乔云笙,好奇问道:“你找他做什么?”

    “他好些年前就已经搬走了。”

    孟七笑了一下:“我几年前同乔云笙相识,不巧和他断了联系。”

    他接着说道:“我这次来只想找些线索。”

    当年,乔云笙不声不响地离开了青州,并未同任何人说。

    如今乔云笙人在何处,这些人也不太清楚。

    小镇里的人生活悠闲,很少往外跑,也没有多少人去过上海。

    即使有些人到了上海,碰巧听到了乔云笙的名字。

    他们也不会将鸿门心狠手辣的乔六爷,同青州的乔云笙联系到了一起。

    老人点头:“我带你去他以前住的房子,你可以问一下他附近的人。”

    孟七跟着老人前去。

    小雨仍然落个不停,淅淅沥沥的,带着一丝沁凉之意。

    小镇不大,没走多少路就到了乔云笙的旧屋。

    孟七在一间废旧的屋子前停下。

    视线所及之处,荒草蔓延,墙壁剥落,破旧不堪。

    能看得出,这间屋子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过了。

    小镇静谧万分,此时更显得沉寂。

    老人看了一眼屋子,随即望向孟七:“我们同你说过,乔云笙早就搬走了。”

    “他的房子长年没有居住,也疏于打理,早就不能住人了。”

    孟七看向老人:“不知隔壁是否还有人住?”

    老人点了点头:“有的,那户人家住了很多年,都没有搬走。”

    “我去帮你问一下。”

    孟七谢道:“有劳了。”

    老人上前几步,敲响了隔壁的房门。

    过了一会,房门从里面打开。

    房里走出一个中年男子,看到老人,同他打了一声招呼。

    孟七朝他点头:“我想问你一些事情?”

    男子自然应允。

    孟七开口:“乔云笙没有离开青州之前,同哪些人来往甚密?”

    男子皱着眉想了想,事情过去了一些时间,他记忆有些模糊。

    男子说道:“那时乔云笙有个初恋情人。”

    孟七问:“那人叫什么名字?”

    男子说:“她叫明芙。”

    孟七心中了然,那个明姑娘应该就是当年死于罗二爷之手的女人。

    这时,男子的妻子从房中走出。

    她听了孟七的来意,开了口:“那时我丈夫在外工作,对这些事不清楚。”

    那女人将当年之事娓娓道来。

    从这个女人的口中,孟七得知乔云笙当时离开青州的理由。

    那时,乔云笙的父母双亡,家道中变。

    而在乔云笙父母去世之前,他已经和明芙交往了一段时间。

    明芙上头有一个哥哥,但是他出外工作,明芙一人在家。

    直到有一天,明芙的哥哥没有再回来。

    明芙的亲戚看她哥哥长久未归家,霸占了她的家产。

    那时,正好碰到乔云笙父母离世。

    乔云笙想要出外闯荡,离开青州前,带走孤苦无依的明芙。

    之后,两人就没了踪迹。

    听到这里,孟七出声询问:“明芙的哥哥叫什么名字?”

    那女人想了想:“明衡。”

    孟七又问:“之后还有明衡的消息吗?”

    女人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她随即开口:“明芙离开的一年后,似乎有人见过他。”

    “不过,具体的消息我们并不清楚。”

    此时,缠绵的小雨止了,笼罩在青州小镇上的那层淡淡的白雾散去。

    孟七谢过这些人后,最后看了一眼那间破败的屋子。

    清冷的风滚过,带着雨后潮湿的气息。

    雨过天晴,这间屋子依旧安静地立在那里。

    孟七收起伞,转身走出了小镇。

    车子停在小镇附近,孟七走到车子旁。

    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门合上,清幽的凉风吹过,随即被隔绝在外。

    孟七坐到驾驶座上后,立即侧首。

    车后座坐着一个男人,他看见孟七来了,转头看去。

    孟七神情恭敬,开了口:“江先生。”

    江洵,他的目光平静又温和。

    孟七接着说道:“已经查到了。”

    江洵开了口,他清雅的声线落在寂静的风声中。

    “回上海。”

    “是,先生。”

    ……

    上海,纪曼青住处。

    阳光透窗而入,屋内明晃晃地亮。

    窗外空气极为清冽,秋日气息浓盛。

    纪曼青坐在梳妆镜前,目光注视着镜子。

    顶上开了一盏小灯,灯光落在镜面上,泛着冰冷的光。

    方才她在化妆,妆容还差最后一步。

    纪曼青垂眸,在桌上扫了几眼。

    她伸手拿起一支口红,往镜子前凑近了几分。

    她细细描绘唇部,化得极慢。

    妆容完成,纪曼青停下了动作。

    她瞥了墙上的挂钟一眼。

    摆钟指向了十点钟。

    纪曼青眸色微闪,会议快结束了。

    今日,上海政府大楼有一个例行会议,而会议上有一个人会来。

    纪曼青眼底冷意深深。

    陆宗霆。

    纪曼青冷笑了一声。

    纪曼青又看了挂钟一眼。

    时间差不多了。

    她特地挑在这个时候出门,就是为了堵住陆宗霆。

    离去前,纪曼青又看了镜子一眼,拢了拢头发。

    然后,她站起身子,往门外走去。

    车子停下,纪曼青漫不经心地扫了周围一眼。

    四下没什么人,清净极了。

    人声高了起来,纪曼青下了车,不急不缓地往前走了过去。

    会议结束,陆宗霆和几个官员走了出来。

    纪曼青一眼就看见了陆宗霆,她勾了勾嘴角,朝他走了过去。

    陆宗霆本在与上海市市长讲话,他随意瞥了一眼,目光凝在了某处。

    前面那个女人极为熟悉。

    陆宗霆一怔,心里骤然涌上了怒火。

    纪曼青竟来了上海。

    谁给她的胆子?

    陆宗霆看向纪曼青,眼底怒气翻涌。

    纪曼青一步步走上前,朝陆宗霆走去。

    她的步子不急不缓,对陆宗霆的敌意恍若未觉。

    与陆宗霆的距离越近,心底深藏的恨意越浓。

    阳光照亮了地面,都似变得冰冷。

    她每一步都踏在光影里,凝结着刻骨的寒意。

    纪曼青的目光一直盯着陆宗霆。

    她站定了步子,视线仍落在陆宗霆身上。

    纪曼青拿起证件,缓缓伸手,将证件摆在他的面前。

    她定定地看着陆宗霆,嘴角一勾,笑容冰冷。

    纪曼青开了口:“我是新来的特派员,纪曼青。”

    作者有话要说:  修罗场。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97章 第29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