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第29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98章 第298章

    一字一句, 带着强烈的挑衅意味, 清晰地落进大家的耳中。

    陆宗霆一怔,他竟不知道政府让特派员来上海的事情。

    他心中震怒,定是有人将此事瞒了下来。

    陆宗霆瞥了上海市长一眼,目光冰冷。

    上海市长移开了视线, 有些心虚。

    陆宗霆敛下神色。

    这件事情上海市长早就知晓, 他瞒下此事, 是因为纪曼青背后有靠山。

    其他官员看见纪曼青来了,也怔在了那里。

    他们也是今日才知道,纪曼青是北平派来的特派员。

    陆宗霆没有说话, 但是周围的人已察觉到不对劲。

    他们知道陆纪两家不对头,便找借口离开了。

    人全都散去了, 声响轻微。

    陆宗霆厌恶纪曼青, 看都未看她, 正要转身离去。

    这时,一只手伸到了他的前面, 挡住了他的去路。

    耳侧响起纪曼青微冷的声音:“陆督军,不若我们聊聊?”

    她的语气带着讽刺。

    陆宗霆眸色极为暗沉,他看了纪曼青一眼, 寒意森森。

    他倒要看看纪曼青要说些什么。

    四下愈加静了,周围无人,只有寂寥冷风。

    肃杀的秋意弥漫在空气中,让人心头生寒。

    纪曼青冷笑了一声:“陆宗霆,我说过我会让你后悔终生。”

    周围温度骤然低了下来, 冷意漫起。

    陆宗霆神色冰冷至极:“纪曼青,你竟敢回到上海?”

    “我说过,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踏进上海半步。”

    压迫感重重落下,仿佛夏日闷雷,划破了四方天幕。

    似有幽邃的黑暗萦在陆宗霆周身,压抑极了。

    纪曼青毫不在意:“那真是让陆督军失望了。”

    她嘴角寒意渐深。

    “我不仅回到了上海,还是以这样一个身份。”

    陆宗霆冷冷开口:“你以为你找到了靠山,就能在上海待得长远?”

    彻骨的寒气袭来,透着极强的讽刺之意。

    陆宗霆一字一句道:“我会让你后悔做出这个决定。”

    纪曼青心里一寒。

    她担心董鸿昌要杀自己,才想到威胁顾仁山,让这个身份成为自己的护身符。

    但是惧意很快敛下,她的眼底隐着疯狂之色。

    她已经被逼到了绝路,还有什么好失去的?

    纪曼青神色未变:“ 我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轻易离开。”

    陆宗霆:“看来,你很想再尝尝,当年被驱逐出上海的感觉。”

    “这样的事情,我不介意再做一次。”

    纪曼青蓦地想起,当年她狼狈地逃离上海,那些场景再次浮现,提醒她当年经历的耻辱。

    纪曼青攥紧了手,但如今她今非昔比,怎会再落入那样的境地?

    陆宗霆不再看她,转身离去,落下冰冷的一句。

    “一个月内,我一定会让你离开上海。”

    天光仿佛暗了下来,空气都变得昏沉沉的。

    分明是清朗的秋日,风里却似带着凛冽的气势,仿若寒冬。

    纪曼青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秋风拂来,衣摆微微晃动,然后又垂落了下来,静止不动。

    纪曼青沉默地站着,嘴角浮起一丝极冷的笑意。

    呵,她怎会离开?

    纪曼青嗤笑了一声。

    声音极轻,很快就散在了风里。

    ……

    法租界。

    纪曼青坐在办公室中。

    她在政府大楼见过陆宗霆一面后,现已顺利入职。

    纪曼青思索一番,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待到电话那头有人接了起来,她开了口:“莫清寒。”

    莫清寒并未感到惊讶:“纪曼青。”

    “你来上海的事情,老师已经告诉我了。”

    纪曼青了然:“董督军向来不会瞒你。”

    莫清寒不信她的话,只是问:“老师派你过来,有何目的?”

    “你在上海孤立无援。”纪曼青说,“我当然是来帮你的。”

    莫清寒:“听闻你早年在上海时,曾和陆宗霆有过一段情?”

    纪曼青一紧,似是被触了痛处。

    她试图解释清楚,张了张口,却没能说出来。

    莫清寒的声音冰冷:“纪专员切莫忘了自己的身份,不要因小失大。”

    上午在政府的事情想必已经传到莫清寒的耳朵里了。

    纪曼青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我们同为董督军做事,自是要互相照拂。”

    莫清寒轻笑了一声:“纪专员,请多关照。”

    没等纪曼青说完,电话已经被挂了。

    纪曼青面色不愉,但她向来知道莫清寒的性子。

    她在董鸿昌身边时,莫清寒也不曾给过她好脸色。

    而纪曼青没有告诉莫清寒,她此次来到上海的目的,是叶家。

    几年前,因为她的缘故,董越被迫离开汉阳。

    董鸿昌已经放了纪曼青一命。

    而她若是想要获得更多利益,留住自己性命,只能继续做一个对他有用的人。

    桌上放着一张照片,纪曼青俯下身,认真看着。

    叶家根基深厚,她暂时动不了,但表明态度也是应该的。

    纪曼青勾起唇角,笑了。

    那么,就从这个人开始罢。

    ……

    下午。

    一辆黑色汽车开往了上海政府大楼。

    有个人从车上下来,他的手中拿着一份文件。

    此人不过是一个办事员,他不想因为今日的工作而得罪上海叶家。

    但这是上头的命令,他只能选择服从。

    这个人快步进了政府大楼,他去了行政管理部。

    一个政府职员问:“有事吗?”

    这人打开档案袋,翻出其中的文件:“我找叶奕修。”

    这份委任书是给叶奕修的。

    明面上看似升职,其实是降了他的实权。

    政府职员怔了一怔:“他已经不在上海政府了。”

    这人愣住,听到解释后,面色渐渐发沉。

    “借用一下电话。”

    这人打了电话给纪曼青:“纪专员。”

    纪曼青问:“事情已经办成了?”

    这人摇头,迟疑道:“出了一些意外。”

    纪曼青声音发紧:“怎么?”

    这人将方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纪曼青:“纪专员,我虽将委任书交给了行政管理部……”

    纪曼青声线一冷:“说重点。”

    这人不由得捏紧了听筒:“但叶奕修在今天上午已经向上海政府提出了辞职。”

    纪曼青气极:“什么?”

    “按照管理部职员的说法,叶奕修因病无法继续工作……”

    没等这个人讲完,纪曼青就挂了电话。

    她的目光寒意深深,电话被推到了地上。

    纪曼青眯起了眼睛,她晓得,叶奕修因为生病向政府提出辞职,只不过是幌子罢了。

    他们早就已经料到了她会做什么,在她之前就做了准备。

    而纪曼青清楚得很,方才那一系列的事情都是陆家人所为。

    她上午才去了政府大楼,而陆淮却立即得到了消息,着手安排了这样一出。

    正是为了让她的上任不能顺利。

    但纪曼青想要在上海生事,绝对无法避免和陆淮的交手。

    她捏紧了拳,怒气横生,像被压抑在了绵长的黑夜里。

    这条路虽然艰难,但是她不得不走下去。

    ……

    上海的一家咖啡馆中。

    气氛宁静,即便太阳不在,秋日沉沉,也不至于令人发昏。

    叶奕修低头喝了一口咖啡。

    他笑了一声:“纪曼青的计划落空,想必她一定气急败坏。”

    叶楚眼中暗藏笑意:“她胆敢来到上海,就要有这样的觉悟。”

    上午方辞了职的叶先生,此时倒是显得安详平静。

    叶奕修接到陆淮的电话后,没有多问,立即办妥了此事。

    陆淮:“纪曼青以为她到了上海,就能为所欲为?”

    他继续开口:“无论她怎么嚣张,我们同样有法子,让她步履维艰。”

    叶楚:“纪曼青怎会想不到,我们的消息自然比她快一步。”

    陆淮冷笑了一声:“这是上海,想伸手管到这里来……”

    “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陆淮的手指摩挲着咖啡杯,杯壁上传来了温热的触感。

    董鸿昌想通过纪曼青在上海生事,他们就会让他,一步步失去自己的所有助力。

    至于金刀会那边……

    江洵也有了消息,明爷的真实身份已经找到了。

    乔六在成为鸿门头目后,将当年知道真相的人杀尽。

    因此,明家姑娘的事情在上海滩,无人知晓。

    他们不曾想到,明爷竟和当年乔六身边的女子有血缘关系。

    这样看来,明衡离开监狱到上海,只是为了让乔六偿还当年的错误。

    金刀会的两个头目各怀心思。

    明衡的目的是乔六,而佘佩安的目的则是鸿门。

    他们的目标虽不相同,但大致的方向却是一致的。

    先前佘佩安和明衡不和,在佘佩安买凶想杀明衡,明衡设计栽赃佘佩安后,竟然还能和平相处。

    虽说两人都是为了报仇,但他们的行为必将引起上海滩的动乱。

    没有陆淮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在上海造次。

    ……

    北平。

    经过几番打听,秦骁找到了石五爷的赌场。

    秦骁径直走了进去。

    漫长的走廊上铺着暗色的地毯,悄然响起的脚步声被瞬间淹没。

    秦骁穿过走廊,步伐稳健。

    行至一半时,他脚步一滞,忽的停下了步子。

    秦骁转头看去,望向身后的走廊。

    暗沉的地毯延展到尽头,整条走廊空无一人。

    秦骁性子警觉,方才他分明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

    此时,走廊空旷,寂静无声。

    秦骁停了一会,才转身往前走出。

    隔着一条走道,那面墙壁的背后躲着一个人。

    正是阿越。

    原本阿越想要走出赌场时,突然在入口处看见了秦骁的身影。

    他立即止了步子,随即躲进了另外一面墙壁的后面。

    阿越在北平遇见秦骁后,一直心中不安。

    他担心秦骁会将自己带回上海。

    而他并没有做好面对姐姐他们的准备。

    如今,秦骁出现在这里,不知是不是发现了他的踪迹。

    阿越观察秦骁之际,秦骁似乎有所察觉。

    阿越发现秦骁回头查探,立即退至一侧,隐匿了自己的身形。

    他的动作极轻,不曾想却被秦骁发觉。

    等到秦骁彻底离开后,阿越随即走出了赌场。

    而秦骁却不知他要找的人,恰好就在他的身侧。

    和他只有一墙之隔。

    秦骁走到石五爷的书房外,被石五爷的手下拦住。

    那人语气不善:“你来找我们主子?”

    他没有见过秦骁,不知道秦骁前来的目的。

    秦骁:“我来找石五爷。”

    那人让秦骁在外等着,他走进了石五爷的书房。

    那人询问过石五爷后,走出了房间。

    当他再次开口的时候,语气同先前相比,已经恭敬了许多。

    那人说道:“你随我进来。”

    秦骁跟在那人的身后,走进了书房。

    房门在身后合上,房内只剩下秦骁和石五爷两人。

    秦骁开口:“石五爷。”

    石五爷笑了笑:“秦骁,久仰大名。”

    石五爷又道:“你参加了黑市比武,听说比当年乔云笙还要厉害。”

    乔云笙和石五爷同是鸿门的头目,他自然比谁都要清楚乔云笙的过往。

    听了石五爷的话,秦骁没有接话,而是沉默着。

    石五爷又接着说:“可惜我不在上海,没来得及看到。”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遗憾,似乎真的在为没有见到秦骁的比赛而可惜。

    秦骁:“石五爷,你不问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石五爷挑了挑眉:“三少让你来的?”

    秦骁点头:“三少的意思是,你是时候回上海了。”

    石五爷没有立即接着说。

    他走到桌子旁坐下,抬眼看向秦骁:“哦?我在北平很好,为什么要回上海?”

    石五爷在外放权给乔六,他知道乔六的性子,多年来和平相处的原因就是他的退让。

    若是他和乔云笙同在鸿门,鸿门定不会安生。

    石五爷并不想看到鸿门有内乱,于是他以退为进,留在了北平。

    秦骁继续说道:“你应该看过近日的申报了。”

    石五爷不答。

    秦骁步步紧逼:“乔六遇刺,鸿门赌场出事,摆明了有人要对鸿门下手。”

    他知道石五爷最关心的就是鸿门的情况。

    只要鸿门有事,他就不会坐视不理。

    石五爷终于开口:“你认为是谁做的?”

    秦骁没有回答:“石五爷是鸿门中人,应该比我更清楚。”

    石五爷陷入沉默。

    秦骁语气平静:“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

    说完这些后,秦骁准备离开。

    临走前秦骁落下一句话。

    秦骁的声音落进房内,虽然平淡不惊,但却极具威慑力。

    “无论你答应与否,三天后,我会立即将你带回上海。”

    至于他用的是什么办法,那就要看他的心情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阿越会跟石五爷一起回上海。

    预告:明天再揭露另一个谜团。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98章 第29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