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第299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299章 第299章

    叶嘉柔偷文书的时候, 情况紧急, 并未细看。

    当她看到陆宗霆这几个字,就立即将文书带回。

    回到房中之后,叶嘉柔才敢仔细查看。

    房门紧闭,窗帘拉得严实, 叶嘉柔确认外头无人后, 将文书从袋中拿出。

    尽管冬日未至, 但是叶嘉柔却觉得入坠冰窖。

    她拿着文书的手不由得颤抖起来。

    文书上的写得很清楚。

    陆宗霆给了一个女子做妾文书。

    而那女子的名字是莫苓。

    莫苓,莫先生。

    这两人之间定有关系。

    上海滩的人都知道陆督军对死去的妻子极好。

    而眼前的这份做妾文书却颠覆了叶嘉柔的想法。

    她的第一个反应是,莫先生若是知道她看了里面的内容。

    那么按照莫先生的性子, 她定活不了。

    但是,要是她藏起了这份文书, 她的下场会更惨。

    叶嘉柔的思绪百转千回, 她不住地在房中踱着步, 极为紧张。

    过了好久,她才下定了决心。

    叶嘉柔将文书藏到妥当的地方后, 就出了门。

    她决定给莫先生打个电话。

    叶嘉柔避开家中的下人,来到了电话局。

    叶嘉柔深吸了几口气,才拨出了那个号码。

    电话接通, 叶嘉柔的声音难掩紧张。

    “莫先生。”

    莫清寒应了一声。

    叶嘉柔握紧了话筒,开口说道:“我找到了那份文书。”

    莫清寒声音渐沉:“你立即将文书交给我。”

    莫清寒说了一个地点。

    叶嘉柔赶紧应下。

    最后,莫清寒补上一句:“记住不要被任何人发现。”

    说完之后,莫清寒就挂了电话。

    叶嘉柔给莫清寒打完电话后,立即回了叶公馆。

    叶嘉柔心中慌乱, 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回到叶公馆后,叶嘉柔将文书带上,随即出了门。

    此时已近黄昏,天色逐渐暗沉。

    风吹过,掀起阵阵凉意,衣襟微寒。

    等到叶嘉柔出门后,一直盯着叶嘉柔的白瑛给督军府打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了叶楚的声音。

    白瑛将叶嘉柔的举动告诉叶楚:“她拿了东西再次出门了。”

    叶楚知道,叶嘉柔定是要把文书交给莫清寒。

    她吩咐白瑛:“随她去,你不用理会。”

    白瑛开口:“好的。”

    叶楚搁下电话,她走到窗边。

    现在,所有事情都在朝着他们希望的方向发展。

    ……

    叶嘉柔离开叶公馆后,没有立即去莫清寒指定的地方。

    她先去了一趟饭店,换了一件身上的衣服,稍作了一番伪装。

    叶嘉柔不想被人发现自己的行为,只能万分谨慎。

    等到准备好一切后,她才来到了一处私宅。

    夕阳最后的余光已然消散,四方天幕落下,夜晚降临。

    宅子的门没有上锁,微微敞着。

    叶嘉柔忍不住屏住呼吸,提步走进。

    院子很深,越往里走,越觉得寒意攀升。

    时至深秋,枝条上的叶子几乎落光了。

    两侧的树影狰狞,犹如暗黑浓雾,将前路覆盖。

    叶嘉柔只得握紧了手,希望手心传来的尖锐触感能让她清醒。

    行至到院子尽头,莫清寒冷漠地伫立在那里。

    叶嘉柔仅仅只是看到莫清寒的背影,已觉冷意难当。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莫清寒缓缓地转过身。

    莫清寒的视线冰冷彻骨,直直落在叶嘉柔的身上。

    叶嘉柔紧了紧心神,忽觉冷意更盛。

    叶嘉柔踌躇着开口:“莫先生。”

    她的语气极为恭敬,不敢有半点放肆。

    听到叶嘉柔的话,莫清寒只是随意地瞥了她一眼。

    莫清寒的声音凉薄:“文书带来了吗?”

    寂静的院子中原本只有风声吹过,莫清寒的声音忽的落下。

    叶嘉柔立即点头,她将文书拿出,上前几步。

    莫清寒伸出手,他的手指修长洁净,仿佛不沾染一丝脏污。

    而叶嘉柔却吓得脚步一滞。

    她想起那晚,莫清寒从院子外头走来。

    他所经之地,尸横遍野,血腥气弥漫。

    而那双手握着杀人的武器,让人心中发寒。

    莫清寒看见叶嘉柔的举动,抬眼看她。

    叶嘉柔心一紧,赶紧将文书递了过去。

    莫清寒接过,却并没有立即查看。

    他微微眯眼,眸底闪过暗沉之色。

    “你有看里面的文书吗?”

    叶嘉柔听到声音,猛地抬头。

    此时,莫清寒并没有将视线放在叶嘉柔的身上。

    好似方才只是随意问起。

    叶嘉柔随即摇头,连连否认:“我绝对没有打开。”

    “我什么都不知情。”

    叶嘉柔心中清楚,她必须要一口咬定,不然莫清寒不会放过她。

    叶嘉柔努力镇定下来,想让莫清寒觉得自己没有作假。

    莫清寒听完叶嘉柔的解释,漠然的神色没有丝毫改变。

    他的目光落在文书上,隔着袋子,里面的东西看不分明。

    随着时间的流逝,莫清寒眼底的冷意更深。

    他一手拿着文书,一手执枪。

    枪口瞬间抵在了叶嘉柔的脑袋上。

    莫清寒冷笑一声:“你撒谎了。”

    叶嘉柔难掩慌乱,立即跪下。

    她多次想开口解释,嘴唇却不由得颤抖着。

    她知道无论自己再怎么否认,莫先生都不会相信她的话。

    叶嘉柔牙齿上下打颤着:“莫先生,我不会同任何人说的。”

    莫清寒的眸子危险地眯起:“这么说,你看了?”

    叶嘉柔眼泪瞬间流出,狼狈极了。

    她不曾想,自己从北平的那个牢笼中走出,却这么快面临死亡。

    要是真的要将性命留在今晚,她宁愿一辈子都被关在北平的宅子中。

    莫清寒手指移到扳机上,指尖轻触,即将扣下。

    来这之前,他本就想结束叶嘉柔的性命。

    凛冽的风吹了过来,四处尽是肃杀的秋意。

    这时,莫清寒的眼前闪过了叶楚的脸。

    先前他已经送过那份新婚礼物,让她更为警惕。

    不知怎的,莫清寒并不想让叶楚再因他所做的事情而怒。

    他忽的想起,前段时间蒋姨娘刚死。

    若是他将叶嘉柔杀了,叶家近日又会添一桩丧事。

    那么,他就再留叶嘉柔一段时间。

    叶嘉柔本以为无路可逃之时,莫清寒突然移开了枪。

    叶嘉柔觉得额间的禁锢一空,她仰视着莫清寒。

    莫清寒神色厌恶:“我会先留着你的命。”

    “要是你稍有异动……”

    叶嘉柔赶紧点头:“我绝不会多嘴。”

    夜风在院子打转,遍体生寒。

    瘆人的沉寂之中,莫清寒声音落下。

    “滚。”

    叶嘉柔生怕莫清寒会反悔,赶紧从地上爬起,逃离了宅子。

    ……

    莫清寒回到了房间,黑夜寂寂,他的背影极为沉默。

    行至房间,莫清寒踏在地面上,脚步声骤然没入黑暗之中,极轻、极缓。

    房里是沉寂的黑暗,他伸手开了灯。

    柔和的灯光倾泻而下,驱散了些许暗色。

    莫清寒垂头,拿出文书,文书被搁在桌上。

    他小心翼翼地抚上文书,动作珍重万分。

    他的指尖停了下来。

    文书上面写着莫苓和陆宗霆的字。

    漆黑的字,落在莫清寒的眼中,似要灼伤了他的眼睛,微微生疼。

    莫清寒眼中亮起了光,复又很快熄灭。

    时隔多年,这份文书终于拿到他的手中。

    莫清寒沉默地看着,眼底情绪复杂。

    他犹自记得那场大雪,雪花纷纷扬扬,埋葬了天地间的热气,也淹没了他最后的希望。

    母亲死的时候,雪势格外凛冽。

    母亲这一辈子都在等待和绝望中度过,眼里的光越来越黯淡。

    她至死也没得到名分。

    而他在那时才知道,自己竟是督军陆宗霆的儿子。

    肃杀之气蔓延,深长的秋夜里,凉意袭来。

    莫清寒冷笑了一声。

    呵,多么讽刺。

    想到这里,刻骨的恨意沉沉覆上他的周身,他眯着眼,眼里尽是锐利冷光。

    大雪吞没了他这辈子唯一的温暖,只留下无穷无尽的冰冷和绝望。

    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发誓,一定要给母亲讨一个公道。

    不惜任何代价。

    在复仇的道路上,他的心越来越冷漠,复仇的信念也越来越坚定。

    莫清寒闭了闭眼,他再也无法回头。

    半晌,莫清寒睁开了眼。

    他转头望向窗外。

    窗外夜色弥漫,惨白的月光映在地面上,也变得昏昏沉沉的。

    树木漆黑幽暗,似狰狞黑影。

    莫清寒眸色愈加沉了。

    他和陆家这笔账,他一定要讨个说法。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299章 第299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