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第30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01章 第301章

    那日, 秦骁在北平遇见阿越后, 一直在寻找阿越的藏身之处。

    他与石五爷的三日之期已经到了,他不得不离开北平。

    秦骁不知道阿越始终在他的眼皮底下。

    而阿越会同石五爷一起回上海。

    石五爷决定要回去后,就将赌场等地方交给了值得信任的手下。

    询问过阿越之后,阿越和石五爷坐上了火车。

    尽管在启程之时, 秦骁看到了阿越, 但是阿越为了避免被人认出, 做了伪装。

    秦骁只知道,有个年岁不大的少年跟在石五爷的身边。

    不过,秦骁和阿越先前并无太多交集, 所以没有认出他。

    火车上。

    火车沿着往前延展的漆黑铁轨,径直向前。

    此时, 阿越正待在石五爷的包厢中。

    阿越自然看见了秦骁, 他尽量避开和秦骁正面接触。

    石五爷看了一眼阿越的脸, 轻笑一声。

    石五爷似笑非笑地开口:“小子,你似乎对回上海有所抵触。”

    阿越不曾向石五爷说过自己的名字, 石五爷也没有问起。

    而方才的那句话,石五爷分明是在询问,语气却极为肯定。

    上火车前, 阿越躲避秦骁的举动,都被石五爷看在了眼里。

    面对石五爷的问题,阿越却没有回答。

    石五爷不急不缓,他接着说道:“你难道认识秦骁?”

    石五爷的话中带着试探之意。

    阿越知道石五爷只是看中自己的能力,觉得以后能用上。

    但石五爷对他并不是全然信任。

    阿越思索片刻后, 开了口。

    为了让石五爷相信。阿越的话真假参半,并未说全。

    阿越说:“我有仇家在上海。”

    而石五爷却在心中猜测,阿越可能在上海犯了事。

    两人心思各异,一时无言。

    火车始终往前驶去,前路漫漫。

    石五爷到了上海后,就去了鸿门名下的一处赌场。

    石五爷回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乔云笙的耳中。

    此时,乔云笙正在仙乐宫。

    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立即摔了手上的茶杯。

    茶杯脆裂,碎片飞溅。

    前来汇报的手下不敢吭声,生怕乔云笙的怒气会发泄在自己头上。

    “走,我们去看看石五爷是否安好。”

    乔云笙的眼底酝酿着怒火,面色更是冷上了几分。

    ……

    赌场。

    石五爷待在书房中。

    他离开上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如今再次回来却也不觉得陌生。

    而石五爷知道,他很快就会和老熟人见面了。

    不一会,他就听到了手下的通传,说是乔六爷到了。

    石五爷笑了笑,心中了然。

    房门未经敲响,外头的人就推门而入。

    果然是乔云笙。

    石五爷清楚乔云笙的性子,若他知道自己回了上海,定会前来。

    石五爷笑意有些冷:“你来得倒是挺快的。”

    乔云笙冷哼了一声:“你怎么会突然回来?”

    虽然乔云笙这么问到,但是他已经隐约猜到了原因。

    石五爷声音一沉:“我想,这件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顿了顿,石五爷又继续说道:“我劝你安分守己,我可不想看到鸿门毁于你的手上。”

    石五爷离开上海,就是为了不与乔云笙起冲突,影响到了鸿门。

    而现在因为乔云笙的个人恩怨,鸿门岌岌可危。

    他绝对不愿看到这一幕。

    乔云笙眸色微闪,说出的话依旧不饶人。

    他皱了皱眉:“我如何做事,还用不着你来教。”

    石五爷敛下笑意:“是吗?”

    “不过好像不需要我出手,也有人要治你了。”

    石五爷嘲讽地看了乔云笙一眼。

    乔云笙冷笑:“尽管你现在人在上海,但是你千万别动什么歪心思。”

    “不然的话,即使在我倒台之前,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乔云笙一副要鱼死网破的样子,毫不留情。

    说完后,乔云笙就出了房门。

    他脸上阴沉,神色冰冷。

    乔云笙心中清楚,石五爷突然回来上海一事,定是陆淮授意。

    陆淮的意思是,要是他的私人恩怨影响到了鸿门。

    陆淮会随时放弃他。

    ……

    纪曼青一直关注上海的事情,上海有一个新兴的帮派金刀会。

    金刀会的其中一个首领是佘佩安,她见过佘佩安,觉得有几分熟悉。

    纪曼青忽然想起了八年前发生的一件事情,她当时救过一个人,那人就叫佘佩安。

    但纪曼青尚且不能确定她的身份,就让手下去调查佘佩安的事情。

    今日,手下进来汇报。

    手下递过来一张照片:“这就是佘佩安。”

    又细细讲了佘佩安的一些事情。

    声音响起,落在房间之中。

    纪曼青接过照片,低头看去。

    照片上的女人面目极为熟悉,正是当年她所救的那个人。

    纪曼青嘴角浮起冷笑。

    当年自己不过举手之劳,随意救了那个落魄的人,没料到她如今竟能成为金刀会的首领。

    她对佘佩安有救命之情,自然要好好利用这一点。

    纪曼青抬头看向手下,吩咐了几句话。

    手下离去。

    这一日,佘佩安处理完金刀会的事情,往宅子走去。

    行至小巷,小巷深长幽暗,空无一人。

    秋日的小雨刚停,小巷里空气潮湿清冽。地面微凉,四面皆萦绕着湿意,与暗淡的光线。

    佘佩安正往前走着,突然,她目光一滞。

    身后似有脚步声,脚步声沉重,听上去似乎并不会功夫。

    佘佩安冷笑一声,闪进一个拐角处。

    跟在佘佩安身后的那人见佘佩安不见了,他四处看去。

    他只得继续往前走,一边找寻佘佩安的踪迹。

    幽静小巷中,忽然掠过一阵风。

    那人抬起头,面前站着一个人,正是佘佩安。

    佘佩安冷着脸,正要开口。

    她微微一怔,跟在她身后的人,竟是一个少年。

    少年看见了佘佩安,心下微松。

    他开了口:“有人让我给你带几句话。”

    少年的声音落在寂静小巷。

    少年看向佘佩安,继续说道。

    “八年前,雨夜,追杀。”

    轻描淡写的几个词语,清晰至极。

    佘佩安一震,遥远的记忆涌了上来。

    八年前的雨夜,她遭遇一场刺杀,关键时刻,她被一个人所救,才保住了性命。

    她知道那人是纪五小姐。

    这少年这样说,莫非是纪五小姐来了上海?

    佘佩安盯着少年,立即问道:“谁叫你来的?”

    少年又开口:“那人说了,如果你记起来了,就去峨嵋酒楼找她。”

    佘佩安沉默地站立,风声歇了,空气也静了下来。

    ……

    峨嵋酒楼。

    佘佩安来到房间,包厢门打开,一个女人坐在那里。

    佘佩安看了过去。

    纪曼青与八年前相比,容貌并无太多改变。

    多年后见到自己的恩人,佘佩安心里浮起感激之情。

    佘佩安快步上前,恭敬地唤了一声:“纪五小姐。”

    纪曼青一怔。

    她有多久没听见这个称号了。

    当年纪家是大族,她又备受纪家宠爱,是上海滩最负盛名的名媛。

    后来她先是宣布终身不嫁,又被驱逐出上海,成为上海滩的笑柄。

    纪五小姐这个称号,早就没人叫了,变得极为遥远。

    纪曼青收回了思绪:“难为你还记得我。”

    佘佩安语气极为恭敬:“当日我遭遇追杀,要不是纪五小姐出手相救,我如今也不会站在这里。”

    “你的救命之恩,我一直记在心里。”

    纪曼青眸色微冷:“你以后叫我纪专员便可,纪五这个称号……”

    她冷哼了一声:“我倒是有些不想听了。”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纪五这两个字听来,极为讽刺。

    时刻提醒她,那些不愿回想的过往。

    佘佩安愣住了,觉得纪曼青与当年相比,仿佛变了不少。

    但是,她没有多想,点了点头:“纪专员。”

    佘佩安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什么,问道:“你就是北平派到上海的特派员?”

    公董局来了新的特派员,她也有所耳闻,那个人好像姓纪。

    但她没料到,这个特派员竟是纪曼青。

    纪曼青点头。

    佘佩安沉思,纪曼青当年与纪家断了联系,后又被驱逐出上海。

    如今,她竟能以这个身份回到上海,看来她背后势力不浅。

    佘佩安对纪曼青的态度更加恭敬了。

    佘佩安:“不知纪专员今日找我来有何事?”

    纪曼青摩挲着手里的茶杯,力度轻缓,一下又一下。

    她不答反问:“听说你是金刀会的首领之一?”

    佘佩安点头。

    纪曼青:“金刀会虽是新兴帮派,但却日益壮大,想必能人异士不少罢。”

    佘佩安有秘密,但是只要她不威胁到自己,纪曼青不会在意这一点。

    佘佩安:“我手下确实有几个能干的人,”

    纪曼青声音沉了几分:“我这次来上海,是要向某些人讨一笔账的。”

    佘佩安坚定地开口:“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会尽力完成。”

    纪曼青对自己有大恩,若是她遇到困难,自己理应帮她。

    纪曼青笑了:“我到时候会通知你的。”

    佘佩安离去前,纪曼青又开了口:“今日我们见面一事,不要和任何人提起。”

    佘佩安应了。

    ……

    秦骁同叶楚提起,他曾在北平碰到过阿越。

    但是阿越趁他不注意逃脱后,他遍寻未果。

    而回上海的时候,他发现石五爷的身边跟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秦骁不知道两者之间有无关联。

    叶楚得知此事后,立即对石五爷进行了调查。

    叶楚发现,石五爷带了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回了上海。

    不过,那人的长相和阿越不同。

    叶楚心中起疑,决定亲自调查一番。

    石五爷回到上海后,一直留在自己的赌场中。

    他和乔云笙暂时还风平浪静,没有起冲突。

    叶楚下定决心后,做了易容,去了一趟石五爷的赌场。

    ……

    赌场。

    上回,鸿门的赌场闹出了人命,外头传言甚嚣尘上。

    鸿门的生意冷清了一段时间,最近才刚刚开始有所起色。

    赌场的人依旧很多,赌徒围在桌前,神色专注,丝毫不受外界影响。

    来赌场赌钱的女人也不少,叶楚做的这番打扮并不会引起别人怀疑。

    之前,叶楚调查过,阿越一直跟在石五爷的身边。

    叶楚先是假装在赌桌旁逗留了一会。

    随后,叶楚避开了人群,走向石五爷的房间。

    赌场的周围都有打手守着,只要有人稍有异动,他们就会出手。

    房间的附近不允许旁人靠近。

    此时,走廊安静极了。

    外头的人声喧闹声渐渐歇了,声音传至此处时,只余细微声响。

    叶楚的身子隐匿在一角,她并不确定阿越是否会出现。

    走廊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而突如其来的脚步声却打破了寂静。

    虽然步子极轻,但是很快被叶楚捕捉到了。

    叶楚避在一旁,视线却始终落在走廊尽头处。

    过了几秒,走廊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人同秦骁口中说的一样,面容稚嫩,年岁不大。

    但是他的脸与阿越相差甚远。

    而叶楚却第一时间就确认了他的身份。

    那个少年正是阿越。

    此时,阿越正往叶楚的方向走来。

    他满腹心事,面上也难免带出几分。

    叶楚皱了皱眉,快步走了过去。

    阿越沉浸在自己的心思中,并未立即察觉。

    他忽觉手臂发紧,有人拉住了他的手。

    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忽然而至。

    “阿越。”

    阿越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

    虽然面前这人做了易容,但是阿越认出了叶楚的声音。

    阿越赶紧收回自己的情绪,努力恢复正常。

    阿越狠心说道:“你认错人了。”

    听到阿越的话,叶楚并未放手。

    阿越察觉到叶楚的坚持,他抬眼看向叶楚。

    当阿越的视线对上叶楚的眼睛时,胸口一滞。

    他下意识地偏开了头,眼神闪躲。

    面对叶楚的时候,阿越控制不住情绪。

    他的声音仍旧带着一丝慌乱,继续将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你认错人了。”

    叶楚心中了然:“你不和我相认,没有关系。但我告诉你……”

    “当年那个害你无家可归的人现在就在上海。”

    阿越凝神听去,他知道姐姐口中的仇人是纪曼青。

    叶楚看到阿越有了反应,继续说道:“你想不想报仇?”

    阿越想起那个女人,那人害了不少人,造就了很多悲剧。

    而阿越不想放过她。

    阿越始终低着头,不敢直视叶楚的眼睛。

    听到叶楚的询问,阿越轻轻地点了点头。

    叶楚知道阿越的心思,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阿越等到叶楚离开后,才敢看向走廊尽头。

    这时,走廊上寂静无声,早就没了叶楚的身影。

    阿越眼眶发红,不舍的情绪漫上心头。

    虽然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回到上海,但他仍旧想要再次和姐姐相见。

    阿越将手伸进口袋中。

    他的指尖轻触到冰凉的手链,心中瞬间安定。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01章 第30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