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第3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0章 第30章

    第二天下午, 陆淮在财政司司长家的书房里。

    他与杨司长谈完事, 杨司长神情恭敬:“少帅,天已经晚了, 要留下吃饭吗?”

    陆淮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沉声:“不必了,我有事。”

    杨司长点头,他有个儿子叫杨怀礼, 颇具才华, 官运却还一般。本想让陆淮多留一会, 这样就能引见自己的儿子。

    若是陆淮能帮忙在督军面前美言几句,那就更好了。杨司长的算盘打得好, 可陆淮决定的事情, 从来没有任何人能改变。

    杨司长主动送陆淮去了门口。

    陆淮离开杨司长的家,走到他的车前,打开车门,坐上车。

    汽车平稳地行驶在宽广的街道上, 经过繁华热闹的马路。然后,那辆车停在了信礼中学的附近路口。

    陆淮知道叶楚平时会坐电车回家, 而这条路是叶楚的必经之路。

    他今日无事,也不晓得这个有趣的女孩过得如何,倒是想顺便见她一面。

    陆淮的手轻轻地敲击着方向盘, 他的神情寡淡,目光却静静地落在了前方。

    大约是放学了,周围传来喧嚷的人声, 有几个女学生走了过来,她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学堂的趣事。

    “今天来的新老师真好看,上国文课的时候,我都只顾着看他了。”

    “那老师长得好看,课讲得也好呀。”

    “……”

    陆淮淡淡地瞥了一眼,随即他微皱着眉,很快收回了视线。

    不是她。

    叶楚的身形高挑,皮肤比一般人白皙,声音也没有这些人吵闹。而且叶楚情绪很少外露,与她们完全不同。

    思及此,陆淮的眸色深了几分。

    几个女学生路过了他的车,看见了车内那个清隽的男子,她们的眼睛陡然亮了。

    她们小声议论:“这个男人也挺好看的。”

    “不知道他在等谁呀?会不会是在等信礼中学的人?”

    “……”

    女学生不知道车内坐着的就是陆家三少。她们经过车旁,陆淮却没有同她们有任何眼神交流。

    女学生住了嘴,这个男人虽长得好看,怎么这样冰冷的呢。

    越来越多的学生出来了,但是始终没有叶楚的身影。叶楚一直没有出来,那辆车在路口也停了许久。

    她大概已经离开了。

    陆淮的手放在了方向盘上。

    这时,一个少女缓缓地走了过来。

    她身形高挑,脖颈优美修长,肌肤透白,像玉似的。

    少女上身穿着淡蓝色的布衫,下面是一条黑色的裙子。随着少女的走动,裙摆下露出一段白瓷似的脚踝。

    陆淮一顿。

    他的目光在少女的身上定住,一瞬不移。

    本是普普通通的校服,穿在少女的身上,却多了几分动人,让人挪不开眼。

    这是陆淮第一次看见叶楚穿校服的样子,他的眸色深浅未明。叶楚在他面前一直是沉着、从容的,穿了校服后,身上却多了几分温婉的气息。

    他从未见过叶楚如此乖巧的模样。

    陆淮原本打算离开了,他忽的来了兴致,手离开了方向盘,车子继续停在这里。

    他等着叶楚走过来。

    叶楚走出校门,同学们都在和她告别:“阿楚,明天见。”

    叶楚的人缘好,大家都很喜欢叶楚,叶楚也笑着和他们挥挥手:“嗯,明天见。”

    每天叶楚都会坐电车回家,今天,叶楚照例走在了这条小路上。

    突然,她的目光顿了一下,路口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叶楚认得,那是他的车。

    叶楚抬眼望去,陆淮坐在车上,此时,他淡淡的眼神正看向自己。

    叶楚的脚步慢了下来。

    前几天她和陆淮在书店遇到了,因为陆淮派人跟踪自己,她有些气恼。但她没料到,陆淮和自己道歉了。

    陆淮这样做,叶楚对跟踪一事有些释怀了,对陆淮的态度也好了一些。

    但是,叶楚仍旧无法捉摸陆淮的心思。

    一来,她和陆淮并不熟,连朋友也算不上,顶多只是个关系不差的路人而已。自己没必要去和陆淮打招呼。

    二来,她和陆淮身份悬殊。陆淮是少帅,身居高位,身边必然有着很多危险的因素。

    而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商人之女,与这种人物有过多牵扯,对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并没有好处。

    重活一世,她只想平平稳稳地度过一生,保护好家人和朋友。陆淮的生活离她太遥远,她暂时不想介入其中。

    上辈子陆淮帮过她,若是他有事,叶楚也不会置之不理。

    只是现在……

    她不想过多引起他的注意,避免惹祸上身。

    但她要坐电车,必须要经过这条路。而且如果自己现在转过身,也太明显了点,会不会惹怒陆淮?

    思及此,叶楚又看了陆淮一眼,发觉他的目光依旧落在自己的身上。虽然陆淮的眼神淡淡,却透着一丝不容拒绝的意味。

    叶楚无奈,提脚走了过去。

    陆淮自然看见了叶楚的动作,她的脚步有些迟疑,神态也有些犹豫,分明是在考虑要不要走过来和自己说话。

    每回遇到叶楚,叶楚对自己总有闪躲之意,这次果然又想避着自己走了。

    陆淮漫不经心地靠在车座上,眼神淡然,叶楚想要坐电车,就必须走这条路。

    陆淮就是算准了,才在这里等她。

    叶楚缓缓地走过来,她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皮鞋,黑色的鞋子与叶楚玉白纤细的小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显得叶楚的肌肤愈发白了。

    叶楚走到车前,微微一笑:“三少。”

    叶楚望向陆淮,眼神平静,刚才想要躲避陆淮的心思慢慢掩下。既然必须面对陆淮,叶楚就要隐藏刚才的情绪,不应让陆淮发觉。

    叶楚走近了,陆淮的视线才缓缓移开,不像方才那般灼人。

    陆淮淡淡地说了一句:“叶二小姐。”

    陆淮看见叶楚无奈地走过来,嘴角露出一丝极浅的笑容。

    叶楚穿着校服,远远看去分明就是一个乖巧的小姑娘。但她一走到自己跟前,却遮掩了所有的情绪,又变成了那个遇事沉着的叶二小姐。

    呵,真是有趣。

    叶楚想着陆淮性子冷,自己就要主动说些什么,不然气氛尴尬就不好了。

    于是,叶楚开口:“三少,你来这里有事么?”

    叶楚认为,陆淮的车停着这里只是偶然,大概是为了办公务,才来到了信礼中学的附近。

    只是不经意看到自己,所以才让自己过去。

    陆淮瞥了叶楚一眼,沉声:“嗯,有事。”

    顺便路过看你一眼。

    叶楚不知陆淮心里所想,她觉得陆淮既然是来这里办事的,而且自己也算和陆淮打过招呼了,那就应该告别了。

    叶楚清冷的声音响起:“既然三少公务繁忙,那我就先走了。”

    叶楚刚要离开,耳边就响起了陆淮淡漠的声音:“叶二小姐,你对我的态度不需要如此拘谨。”

    看见叶楚这么快就要离开,不知怎的,陆淮的心情有些不快。

    自己和叶楚也算见过几次面了,叶楚对自己却一直都是这种态度。

    叶楚对自己的语气礼貌有余,却有些疏离,一举一动都有着强烈的距离感。

    就像一个陌生人一样。

    陆淮又想起刚才叶楚对着同学浅笑的样子,他忽的有些烦躁。

    叶楚一愣,对上了陆淮深谭似的眼睛,那双眼漆黑一片,好像望不见底。

    陆淮好像不大高兴?

    此时,陆淮神色未变,声音也是淡淡的,但叶楚晓得陆淮的情绪。

    叶楚知道陆淮心情不好时,嘴角会微微下沉。

    叶楚不解,自己好像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和陆淮告别而已,他为何会不悦呢?

    陆淮看出叶楚的疑惑,他淡淡地开口:“叶二小姐,我和你见过几次面?”

    叶楚想了想,怀特路上一次,车内试探一次,书店一次,米高梅还有路上偶遇,再加上今天,总共和陆淮见过五六次面了。

    虽不知道陆淮为何这么问,但是叶楚回答:“我和三少见过五六次面了。”

    自己与叶楚见面的次数,叶楚牢记于心,陆淮冷峻的面部线条柔和了些。

    “那我和叶二小姐总归不算陌生人吧。”

    叶楚沉吟,自己虽和陆淮不熟,但确实比陌生人好一些,她觉得陆淮说的还算有道理。

    叶楚看着陆淮点了点头。

    陆淮漆黑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淡淡地说:“叶二小姐以后看见我的时候,可以把我当做朋友一样看待。”

    叶楚这才恍然,原来陆淮生气的是这个。

    一想到堂堂少帅要和自己做朋友,叶楚就头皮一麻。但是,陆淮人不坏,上辈子还帮过自己许多,帮自己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自己也没必要推辞,只要保持适当的距离就行。

    叶楚看着陆淮,微微一笑:“好的,三少。”

    叶楚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说了那句话以后,陆淮冷冽的面容似带上了一丝笑意。

    夕阳沉沉落了,少女垂着头,和车内冷峻的男人四目相望。她的脸上是浅淡的笑意。

    陆淮突然觉得心情好了很多,沉声:“叶二小姐,现在是要回家吗?”

    叶楚这才想到时间已经不早了,她看着陆淮:“三少,我现在先走了。”

    陆淮微微颔首,然后,叶楚转身离开了。

    她将蓝布衫黑裙子校服穿得这样好看,身子却又很瘦。

    这时,一阵风吹了过来,带来了几分凉意。

    叶楚的裙摆也在微微摆动。她用双手环住了肩膀,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长袖遮得严实,只能看见那双手白皙又细腻。

    陆淮眸光深邃,心想,深秋了,是有些冷了。

    ***

    回去后,叶楚没多想陆淮的事情,他们不过就是普普通通见了一面。

    然而第二天,沈九又派人来请她了。

    那时,叶楚正在教室里,有个女同学来到叶楚跟前:“阿楚,上次那个人又来找你了。”

    “而且还来了不少人。”

    叶楚按了按眉心,有些头疼。沈九他到底要干嘛?为什么非要请自己去喝茶?

    沈九虽然是陆淮的好友,但是叶楚上辈子并未与他有太多接触,只知道沈九行事乖张,但是最重情义。

    与陆淮相关的事,沈九都很在意。

    现在看来,能让沈九这么执着来找自己的,估计也是因为陆淮了。

    叶楚沉吟,沈九是青会的头目,势力极大,若惹怒了沈九,对自己没有好处。看外面的架势,自己若不答应与沈九喝茶,沈九绝不会罢休。

    重活一世,她只想保护好亲人和朋友,并不想再多几个敌人。更何况她并没有做亏心事,沈九就算要找自己麻烦,也要讲理才行。

    躲躲藏藏不是叶楚的风格,她倒要看看沈九找自己要干什么。

    沈九若知道叶楚的想法,估计要吐血:我只是想撮合你和陆淮,我容易吗?

    叶楚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走出了教室,朝校门口走。

    叶楚往外看去,只见学堂外面零零散散地站着七八个男人,曹安也在其中。

    这头,曹安正在告诫跟来的几个青会成员:“等会叶楚姑娘来了,你们一个个都给我亲切点。”

    “你们都记住了,要微笑,要微笑,笑得越灿烂越好。”

    上次听了九爷的话,曹安特地挑选了青会里样貌最出众的几个人。

    青会里的人大多一脸凶相,但是矮子里面拔壮丁,千挑万选还是选了几个人出来。

    虽然称不上多英俊,但好歹五官端正,不像自己这样凶神恶煞。齐刷刷地站在那里,勉强还算得上是亲切吧。

    这几个人曹安让沈九看过,想问沈九这几个人算得上眉清目秀吗?还会不会吓到叶楚姑娘?

    沈九当时的反应是,一看到那几个人,脸色黑了下来,又看看曹安,他的脸上又舒缓了些:“和你比,他们勉强不算吓人,就这样吧。”

    曹安:“……”自己长得就这么膈应人吗?

    曹安看见叶楚出来后,嘴角立马上扬,练习了无数遍的笑容挂在了他的脸上:“叶楚姑娘,您来了。”

    其他人也纷纷照做,脸上的笑容要多灿烂有多灿烂,看着叶楚的眼神,就像看着救世主一样。

    青会的其他人若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掉了下巴,兄弟们这是怎么了笑得这么开心,难道是脑子出问题了吗?

    叶楚出来时,本以为曹安他们会威胁自己一顿,逼自己去茶社,叶楚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以为会看到那些人阴沉沉的脸。

    哪料到刚一抬头,就看见了七八个大汉笑眯眯地看着自己,那场景要多惊悚有多惊悚。

    叶楚懵了,这又是整的哪出?

    这些人无缘无故对自己笑得这么灿烂,叶楚觉得有些诡异,所以她一直没说话。

    曹安眼见叶楚不开口,以为他们表现得还不够亲切,他决定采取第二种方案。

    曹安一抬手,青会成员一起弯腰,齐声大喊:“请叶楚姑娘和九爷喝茶吧!”

    声音响亮极了,让信礼中学门口的人都能听个明明白白。

    这时,身旁大树上的一只鸟儿扑腾着翅膀飞走了。

    许多人侧目,竟不知发生了什么。

    曹安十分满意,这场景他已经排练了无数遍,自认笑容、动作还有神情,都已经无可挑剔,一定能让叶楚姑娘满意。

    曹安眼睛发亮,盯着叶楚,就等着她答应了。

    叶楚觉得有些好笑,原来曹安他们这怪异的举动,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请自己去喝茶。

    也不知是沈九的主意还是谁的主意。

    叶楚本来就决定会会沈九,她看着曹安,说:“在哪里喝茶?”

    曹安狂喜,激动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自己做的努力没有白费,终于打动了叶楚姑娘。

    最重要的是,九爷终于有希望了。

    曹安按捺着激动:“三天后在恒兴茶社,九爷请您喝茶。”

    闻言,叶楚淡淡地嗯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再对着这八张灿烂得有些诡异的笑脸,叶楚怕自己晚上做噩梦。

    虽然叶楚反应平淡,但是曹安终于放下了心头大石,总算对九爷有交代了。

    于是他又一抬手,八个大汉再次齐声大喊。

    “谢谢叶楚姑娘!”

    叶楚正要走回教室,突然听到这声音,她脚步一歪,差点没站稳。

    不怕流氓会打架,就怕流氓有礼貌。

    这主意到底是谁想的?

    看着叶楚的背影,曹安心里乐开了花。这次邀请果然有效果。

    曹安觉得自己活了那么久,他可是很懂小女生的心情呢,她们就是喜欢这种高调张扬的追求。

    瞧,叶二小姐高兴得连步子都不稳了呢。

    当然,曹安知道陆家三少似乎对叶二小姐也感兴趣。虽说九爷是他的主子,但九爷怎么争得过陆三少呢?

    不过没有关系。

    有他曹安在,绝对会让九爷在叶二小姐面前颇有存在感。

    那么,给九爷找到女朋友的重任就交给他曹安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更了太多章节,导致许多单章订阅的读者会看到防盗,后面大家喜欢万更分开发还是合在一章发?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0章 第3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