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第30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02章 第302章

    临近黄昏, 天光沉沉。

    长街尽头, 沁凉的风吹起,拂过街角。

    车子疾驰而来,穿过人群,驶过闹街。

    秋意深深, 满处寂寥之色。

    司机沉稳地开着车, 纪曼青则闭着眼睛, 靠在后座。

    纪曼青在整理最近的事情,看看有没有遗落的。

    车窗外的景物一掠而过,逐渐远去。

    下一秒, 枪声乍响,轮胎的爆破声随即响起。

    车身一阵剧烈地摇晃, 往其中一侧下沉。

    轮胎擦滑过地面, 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纪曼青的身子撞向一旁, 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

    司机踌躇着开口:“专员。”

    纪曼青稳了稳心神,往车外头看去。

    此时, 汽车依旧行至到幽静之地,行人渐散。

    而她的汽车已经被团团包围住。

    四辆车各据一角,将纪曼青所有退路堵死。

    来者不善。

    纪曼青心中一紧, 难免有些慌乱。

    纪曼青的手缓缓移到自己的腰侧,手心覆上,坚硬的触感让她稍稍冷静。

    从车中走向了一群黑衣人,他们朝着纪曼青的方向射击。

    子弹打破车窗,玻璃骤然碎裂。

    无数细小的碎片飞溅, 尽数落在了纪曼青的身上。

    还有一些玻璃划过纪曼青的脸,形成了伤口,传来阵阵刺疼。

    纪曼青立即捂住了伤口,鼻尖隐约有些血腥气。

    那些人似乎并不想取纪曼青的性命,更像是要给她一个教训。

    而对于纪曼青这样的人,这种压制性的挑衅才最让她生气。

    这时,包围外面的那群人向纪曼青走来。

    当车门被拉开的一瞬间,纪曼青立即拔枪,对准了来人。

    而那些人却早已经料准了纪曼青的心思。

    纪曼青还未来得及扣动扳机,手中的枪就被人打落。

    那人用力砸向纪曼青的手腕,她手腕一麻,枪瞬间易了主。

    那人把枪往身后一扔,随即伸手抓过纪曼青。

    纪曼青被他毫不留情地从车内拖出。

    她头发微乱,身上全是玻璃碎渣,狼狈万分。

    纪曼青脸色陡然一变:“你们究竟是谁?”

    那人面无表情,声音波澜不惊:“我们主子要见你。”

    随后,那人就将纪曼青推进了一旁的车中。

    剩余的人一左一右坐在纪曼青的两侧。

    两把枪抵在她的腰间,动弹不得。

    车门合上,所有车子往前开出。

    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之后,无论纪曼青怎么开口,都没有人回答。

    纪曼青被带到了一处私宅。

    身边全是执枪的人,枪口皆对准了她。

    纪曼青不敢生出旁的心思。

    她不知是何人要见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纪曼青一路往宅子深处走去,她来到了一个房间前。

    房门打开,纪曼青被人推进房中。

    身后的房门砰地一声关上。

    房里站着一个人,听到门口的动静,转过了身子。

    纪曼青眼眸一缩,竟是叶楚。

    此刻,她这么狼狈地出现在叶楚面前。

    纪曼青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脸色有些扭曲。

    叶楚语气不温不热:“纪五小姐。”

    尽管叶楚声音如常,但是听在纪曼青的耳中,却觉得讽刺。

    叶楚同陆淮一样,刻意这样称呼她。

    讽刺她终身未嫁。

    越这么想着,纪曼青越是觉得心中难平。

    纪曼青冷笑一声:“原来是叶二小姐,也不知你叫我来是想做些什么?”

    纪曼青这辈子苦苦求而不得的,就是一个督军夫人的位置。

    而她并不想称呼叶楚为少帅夫人。

    她不由得记起了当年的往事,因为她的种种算计,最终沦落至此。

    叶楚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纪曼青:“我只是想让你见个人。”

    话音刚落,房间中走出一个人。

    纪曼青随意将视线瞥去,当她看见来人时,立即脸色大变。

    她只觉浑身的血液都往头上涌去,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这些天一直困扰着她的噩梦已然成真。

    就是眼前这人,让她在董鸿昌的眼中,成为了一个可以随时弃之的废子。

    叶楚看到纪曼青的反应,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看来你记性不错。”

    来的人正是阿越。

    阿越走到叶楚的身旁。

    再次面对纪曼青的时候,阿越依旧觉得怒气上涌。

    不过,纪曼青虽然有了一瞬间的慌乱,但是很快冷静了下来。

    她好半响才开口:“董越。”

    “不,我现在应该叫你陆越。”

    纪曼青笑了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她继续说道:“你的父亲毒害了陆淮的母亲。”

    “如今你却躲在陆淮的庇护之下,你认为陆淮是真心待你吗?”

    阿越握紧了拳头,心绪杂乱。

    他知道纪曼青在挑拨他和陆淮的关系。

    纪曼青想让他们反目。

    但是,纪曼青越是这么做,他心中的愧疚越盛。

    无论姐姐他们有任何问题,只要他能帮得上忙,他都会拼尽全力。

    叶楚拍了拍阿越的肩膀。

    阿越看了一眼叶楚,随即定下了心。

    叶楚看向纪曼青:“上回你发现阿越的身份,派人追杀。”

    “阿越被迫去了北平。”

    叶楚一面说着话,一面看着纪曼青的反应。

    纪曼青这次来上海的身份是北平政府派来的特派员。

    而纪曼青一直留在汉阳。

    叶楚想知道纪曼青和北平政府究竟有什么关系?

    此番行事,正是为了激怒她,让她说出真相。

    果然,纪曼青听到北平的时候,表情有些古怪。

    阿越逃往北平的那段时间,她恰好也在那里有事处理。

    若是她清楚阿越的行踪,定不会放过他。

    这样一来,也不会之后的事了。

    纪曼青心中恨极,难免失了分寸。

    她笑意渐沉,满是嘲讽:“巧了,前段时间我也在北平。”

    “早知道我当时就应该派人杀了你。”

    叶楚皱了皱眉,看来,纪曼青的确去了一趟北平。

    但她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才会拿到特派员的身份?

    叶楚面上半分不显,她的话语中似乎带着深意。

    “无论你用什么方法进入上海……”

    “我们会找到你背后的靠山,然后摧毁你。”

    纪曼青怔了一怔,捏紧了拳。

    但她只觉得叶楚方才的话是示威,既然她来了上海,绝对不会轻易回去。

    叶楚套出话后,便放了纪曼青。

    纪曼青落荒而逃。

    阿越和叶楚对视了一眼。

    他们晓得,在接下来的调查中,纪曼青终究会落网。

    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

    陆淮知道纪曼青来了上海,便派人监视着纪曼青的动向。

    前几日,手下汇报,纪曼青和佘佩安见了面。

    陆淮沉思,佘佩安曾是哥老会的人,如今又是金刀会的首领,纪曼青找她做什么?

    纪曼青找佘佩安有何目的,佘佩安又到底有什么心思,他们试试便知道了。

    陆淮和叶楚商议后,让叶楚去找佘佩安,试探一下。

    佘佩安接到叶楚的通知,称江先生要见她。

    佘佩安没有起疑,径直去了宅子,发觉叶楚一个人坐在那里。

    四下空荡荡的,并没有其他人。

    佘佩安问了一句:“江先生呢?”

    叶楚声音淡淡:“他待会就到。”

    叶楚看向佘佩安:“你最近有没有见什么人?”

    佘佩安心里一紧,晓得陆愉说不定是知晓了什么。

    叶楚又说:“你知道上海来了一个新的特派员吗?”

    声音淡淡,令人看不清情绪。

    佘佩安声音冷了下来:“陆愉,你派人跟踪我。”

    她与纪曼青见面的时候,极为小心。

    陆愉定是跟踪了自己,才晓得自己的动向。

    叶楚神色未变:“暗阁与你合作,江先生自然要清楚你的行踪。”

    “你与外人来往过甚,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其他心思?”

    语调不重,却莫名令人心生惧意。

    佘佩安顿了几秒:“我所做之事,不会有损与暗阁的关系。”

    叶楚的话暗藏深意:“你能这么想,自然最好。”

    佘佩安皱眉:“陆愉,你想问什么就直说吧。”

    这时,叶楚低头看了一眼怀表。

    她淡淡开口:“不急,江先生来了。”

    佘佩安一怔,望向门外。

    叶楚站起身,不急不缓地往门外走去。

    她的脚步声极轻,却似重锤一样,沉沉落在佘佩安的心口。

    佘佩安皱眉,视线落在叶楚身上。

    叶楚转过身,她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眼底掠过深深冷光。

    门外确实有人,但来人可不一定是江先生。

    叶楚继续往前走,不露分毫。

    空气冷冷清清的,却透着极强的压迫感。

    行至门前,叶楚停了脚步。

    她的左手覆在门上,状似要打开门。

    右手则伸向腰侧,衣襟微动,乌黑的枪口若隐若现。

    叶楚握住了枪,眸色冰冷。

    佘佩安望着叶楚,她并未察觉到叶楚的动作。

    但不知怎的,佘佩安心里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空气寂静,她的心里愈发紧张了。

    她的手伸向腰侧,那里有一把枪。

    吱呀一声,门开了。

    秋日的阳光照下,却似萦绕着极致的冷意。

    门打开的那一刻,叶楚立即转身,面无表情地执枪,瞄准了佘佩安。

    佘佩安也在同一时刻,举枪对准了叶楚。

    两人同时举枪,乌黑枪口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中间隔着冰冷的空气。

    气氛僵滞。

    佘佩安心底涌起怒气,陆愉果然另有心思。

    这时,脚步声纷沓而至。

    门口来了一群人,他们齐齐拿枪对准了佘佩安。

    为首的那人气质冷冽,正是陆淮。

    佘佩安一惊。

    来的人为何是陆三少?

    陆愉是暗阁的人,佘佩安一惊,她知道江先生早已向陆三少投诚。

    莫非先前的事情全是陆三少的授意?

    陆淮眉眼寒彻入骨,他缓缓走进来,在叶楚身边站定。

    两人并肩站在一起。

    佘佩安一怔,隐约捕捉到什么。

    她忽然想起,陆愉……

    陆这个姓……

    佘佩安顿时了然。

    陆愉是她的化名,眼前这个女子分明是叶家二小姐,陆三少之妻,叶楚。

    佘佩安先前问她时,陆愉口口声声说和陆家毫无关系。

    佘佩安气极:“我这么相信你,你竟骗了我这么久?”

    叶楚先以陆愉的身份接近自己,后又骗她是暗阁的人。

    佘佩安握紧了手。

    叶楚这番行事,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骗局。

    叶楚清冷的声音响起:“你一直在暗地提防我,我们彼此彼此。”

    陆淮冷冷瞥了一眼佘佩安,她的手里还拿着枪。

    陆淮眯了眯眼,冷声道:“把枪放下。”

    陆淮的声音冷冽至极,肃杀的空气压下,压迫感重重袭来。

    冷意笼在佘佩安的身上,恐惧如影随形。

    佘佩安沉默,然后她缓缓放下了枪。

    手下进来,卸了佘佩安的枪,站在佘佩安的身后,胁迫气息甚浓。

    陆淮脸上覆上了一层冰霜:“你和纪曼青是什么关系?”

    佘佩安:“我与她只见过几面,并不熟悉。”

    陆淮冷笑了一声。

    依照纪曼青的脾性,她绝不会无缘无故找佘佩安。

    陆淮:“那日她找你做什么?”

    佘佩安仍想遮掩。

    下一秒,陆淮冰凉的声音落下。

    “我耐心不够,同样的话,我不想再问第二遍。”

    黑沉沉的眼底,冷光尽显。

    佘佩安心神一凛。

    她缓缓开口:“纪曼青是我的恩人。”

    陆淮和叶楚对视了一眼。

    陆淮又问:“她和你说了什么?”

    佘佩安:“她并没有讲太多,只说日后需要我的时候,会来找我。”

    叶楚缓缓开口:“日后纪曼青再来找你,你把她说的事情向我们汇报,不要有一丝隐瞒。”

    佘佩安沉默。

    叶楚声音寒冷,好似冰雪:“你是聪明人,知道怎么做,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佘佩安仍是不答。

    纪曼青是她的恩人,她怎能出卖纪曼青?

    陆淮冷声道:“你想清楚了,是站在纪曼青那边,还是站在我们这边。”

    话音落下,他看都未看佘佩安一眼,视线垂了下来。

    灯光倾泻而下,陆淮修长的指尖,是一把漆黑的枪。

    陆淮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枪,动作不急不缓。

    枪口冰冷万分,陆淮看上去却更令人心生惧意。

    陆淮缓缓开口,每一个字都带着极深的冷意:“我只给你五秒钟时间。”

    冰冷的语调响起,令人遍体生寒。

    陆淮眸色似幽深寒潭,望不见底:“时间到了,你也不必再开口了。”

    佘佩安身子僵直,如坠冰窖。

    若是她不应下,怕是今日走不出这里了。

    佘佩安的手脚冰凉至极,仿佛被雪水沁湿了一样。

    寒意袭上她的脊背。

    时间只过去了几秒,却仿佛格外漫长。

    佘佩安深吸了一口气,开了口:“我只听三少的话。”

    陆淮语气极冷:“我会派人监视你,你不要轻举妄动。”

    佘佩安沉默。

    陆淮和叶楚已经清楚,纪曼青和北平某个人有牵扯,现在又发现纪曼青和佘佩安的关系。

    看来,是时候去一趟北平了。

    再顺便,废了董鸿昌的左右手。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02章 第30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