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第30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03章 第303章

    天气愈发冷了, 冷风吹过, 寒意瑟瑟。

    莫清寒视线阴冷,手指轻点桌面,一下又一下。

    那一日,他已经知道了董鸿昌的计划。

    他的出生, 他的仇恨, 是一场精心设计的最为黑暗的局。

    他恨上陆家, 手染鲜血,一路走来经历的绝望,都是董鸿昌造就的。

    莫清寒终于知道了真相, 可是心底却萦绕着更为深沉的阴霾。

    这一刻,黑暗呼啸而至, 重重压来。

    莫清寒冷着脸, 董鸿昌如此设计他, 他当然不会甘心,要好好送董鸿昌一份大礼。

    莫清寒视线下垂, 落在桌面上。

    黑色桌上放着一张地图。

    上面分布着几个地方,那些地方是董鸿昌在上海的全部据点。

    先前,陆淮端了他三分之一的据点, 剩下的据点极为隐秘,即便是陆淮,也不一定能够知道。

    莫清寒眼底泛起冷意。

    他知道如果把这个交出去,就意味着自己权力的丧失。

    陆淮若是收到这个消息,定会剿灭全部据点, 重创董鸿昌。

    多年来对陆家的仇恨,早就刻在了莫清寒的心底。

    即便他知晓了真相,他对陆家人的感情,也极为复杂。

    莫清寒虽仍不喜陆淮,但他必须这么做。

    现在能和董鸿昌抗衡的人,只有陆淮他们了。

    无论接下来,他需要面对的是什么,莫清寒早就已经不在意。

    莫清寒眸色阴沉,大不了就是玉石俱焚的下场。

    他本就一无所有,何不拉着董鸿昌坠入地狱,让他也尝尝失去一切的痛苦。

    ……

    和平饭店。

    黑色的电话响起,刺破了冰冷的空气。

    电话那头响起一个声音。

    莫清寒用了变声器,掩盖了自己的真实声音。

    莫清寒开了口:“陆三少。”

    陆淮皱眉,知道这人声音有异。

    莫清寒:“我这里有一些你想要的东西。”

    陆淮沉声道:“你是谁?”

    莫清寒:“这不重要。”

    莫清寒缓缓开口:“宝顺洋行旁的裁缝铺……”

    陆淮目光一沉。

    莫清寒说了几个地点:“这些地方的秘密,一查便知。”

    莫清寒:“希望陆三少不要让我失望。”

    他的语气暗藏深意。

    莫清寒搁了电话。

    叶楚在陆淮的旁边,她见陆淮神色微沉,立即问道:“谁打来的电话?”

    陆淮冷声:“那人用了变声器,告诉了我地址。”

    那人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话语间也多有遮掩。

    陆淮思索,心里有了一个想法:“那应该是先前没有查明的据点。”

    每个地方都如此清晰,那人故意暴露这些地方,就是想借他们的手,端了这些据点。

    他们对视了一眼,视线相接。

    心中已经了然。

    陆淮和叶楚同时开口:“是莫清寒。”

    那个电话是莫清寒打来的,他揭露了董鸿昌在上海的全部据点。

    两人清楚,前几日陆世贤的那番话,让莫清寒意识到,这一切都是董鸿昌的阴谋。

    依着莫清寒的性子,他对董鸿昌从前的尊敬和顺从,只会转为更深的仇恨。

    两人沉默,空气寂静。

    莫清寒的仇恨,从前对董鸿昌来说,是锋利无比的武器。

    如今,就是最危险的刀刃,随时会刺向董鸿昌,让他万劫不复。

    陆淮回想方才莫清寒的话,几个地点浮现在他的脑海。

    他拿起笔,快速在纸上写下来。

    宝顺洋行旁边的一家裁缝铺。

    史密斯路上的茶馆。

    贝当捕房附近的花店……

    笔尖迅速移动,黑色的字一点点在纸上展现。

    叶楚认真看着,神色凝重。

    过了一会儿,陆淮放下笔,视线落在最后一个据点上。

    叶楚看了过去,冷笑:“这个据点在巡捕房的对面。”

    陆淮:“董鸿昌筹谋多年,自觉有恃无恐。”

    董鸿昌对上海虎视眈眈,他的手伸得很长,意图吞并上海。

    陆淮眉眼极冷,董鸿昌绝想不到,莫清寒竟会给他重重一击。

    他精心栽培的棋子,会让他步步进入死局。

    叶楚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他们不知这会不会是陷阱。

    莫清寒是否真的信了陆宗霆和陆世贤的话?

    莫清寒会不会仍在为董鸿昌做事,他这番话,实则是另一个圈套?

    叶楚沉思,人心最为难测,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陆淮摩挲着纸张,指尖传来平滑的触感。

    心头漫上深深的寒意。

    他的声音落下,凝结着冰霜:“先查,再杀。”

    查清这几个地方的情形,如果真如莫清寒所说,是董鸿昌的据点,那就直接端了全部据点。

    如若不是,他们也有后手,再作其他谋算。

    无论如何,他们都要让董鸿昌自食其果。

    ……

    上海火车站。

    一个看似寻常的男人在人群中行走。

    这个男人戴了一顶宽边沿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令人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他是戴士南。

    南京那边,戴士南讲过要去北平特工站。

    他订了去北平的火车,但无人知道,他却在上海下了车。

    戴士南去了法租界公董局的附近。

    他的视线落在公董局的门口,同时,拨打了电话。

    听筒那边传来了一个声音:“我是管理部的苏言。”

    戴士南淡淡开口:“罂粟。”

    罂粟怔了怔:“戴长官?”

    他已将声线模仿得极像,即便是陆宗霆,也无法分清。

    戴士南:“我现在在公董局门口,你出来见我。”

    他立即挂了电话,低头看着手上的腕表,等待着罂粟。

    在半刻钟之内,罂粟已经交托好了手上的事务,离开了公董局。

    她扫视了一眼,很快就猜到那个做了易容,戴着宽边沿帽的男人是戴士南。

    罂粟快步走到报刊亭前,漫不经心地拿起了一份报纸。

    她随口讲了一句:“戴先生。”

    戴士南开口:“你现在必须离开上海。”

    他在传达一个命令,董鸿昌下达给他的任务。

    戴士南要将已经策反成功的190号特工带去汉阳。

    罂粟的手一紧,报纸被捏得发皱。

    她的声线未改:“公董局那边没有请假,我要处理好。”

    末了,罂粟又补充了一句:“以免有人起疑。”

    戴士南抬手:“不必。”

    他极为笃定:“自会有人替你处理请假的事情。”

    董鸿昌安排在公董局的人会解决此事。

    在罂粟离开上海前,戴士南不会让她和别人接触。

    每一步,他们都已算计好了。

    罂粟面色不显,收起了手中的报纸。

    她的视线落进戴士南的眼中:“我明白,公寓那边我也不回去了。”

    罂粟要表明自己的诚意。

    她须得让戴士南认为,在这段时间里,她不会做手脚。

    罂粟心中已经清楚了一件事情。

    戴士南这样做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

    既然董鸿昌已决定见自己,他不让她有机会做任何准备,也绝不允许她通知任何人。

    戴士南:“我们走罢。”

    罂粟点头,初冬的风吹过,寂寥至极,格外萧索。

    她镇定万分,没有一丝对未来的茫然。

    到了火车站以后,戴士南才将火车票给了罂粟。

    保密工作做得极严,他甚至不曾透露半分。

    计划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他不允许其中出任何差错。

    罂粟低下头,看着手中的那张火车票。

    她的视线淡淡掠过上面的地点。

    罂粟问:“去津州?”

    戴士南说:“罂粟,这是我们的第一站。”

    他的话并未说全,但按照罂粟的性子,已经能明白其中含义。

    罂粟不假思索:“津州是一个中转点。”

    各条线路的火车都会经过津州,若是到了那里,转车也极为方便。

    向来都是特工常去之处。

    戴士南:“为了隐藏行踪,我们不会直接去目的地。”

    “你应该明白这条道理。”

    罂粟点头,先前戴长官的教导,她从不曾忘记。

    这也是戴长官教她的。

    她没有料到的是,这个假戴士南竟对此这样熟悉。

    下午时分,戴士南和罂粟坐上了火车,而这列火车前往津州。

    待他们到了津州,已过了黄昏。

    冬季的天空黑得快,天幕渐黑,昏昏沉沉地压了下来。

    在抵达津州火车站的时候,罂粟就知道,迷雾计划的下一步已经开始了。

    罂粟的步子沉稳又坚定。

    踏进了深不见底的黑夜中。

    与此同时,罂粟在上海的公寓中,那个放在桌上的黑色电话响了。

    一阵又一阵。

    在短短一刻钟内,电话铃声已经连续响了三次。

    那个打电话的人仿佛极为焦急。

    但公寓空空荡荡,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没有动过那样。

    绵长和幽暗的黑夜笼罩了这里,不知隐藏了什么秘密。

    ……

    上海特工总站。

    一个特工搁下了电话。

    他已经一天没有收到苏站长那里传来的消息。

    在约定的时间过了后,他拨打了苏站长公寓的电话。

    平日里,为了保持交流的隐秘性,他们不会通话。

    但是,电话那头却一直无人接听,苏站长似乎出了什么事情。

    这个特工思索片刻,决定前往罂粟的住处。

    一辆汽车离开了上海特工总站。

    夜色细密地落在上海的四处,这辆车停在了罂粟公寓楼的附近。

    特工走下车,他看着二楼的窗口。

    窗子一片漆黑,并没有开灯,屋子里仿佛没有人。

    他眉头紧锁,摸向了腰侧的枪。

    特工手持着枪,走上楼。

    大门紧闭,沉默无声地透露着一个秘密。

    他略有动作,门应声而开。

    这里的摆设从未变过,没有任何仓促离开的痕迹。

    她去了哪里?

    这时,窗外忽的响起了一个声音。

    乌鸦的叫声划破了寂静,使得黑夜愈发神秘。

    而就在这个夜晚。

    上海特工总站的站长罂粟下落不明,音讯全无。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03章 第30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