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第30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04章 第304章

    督军府。

    深夜时分, 初冬的冰冷, 已经悄然潜入了四下的寂静。

    床边的电话响起,铃声急促万分。

    像一把尖锐的刺刀。

    顿时将安详宁静的空气撕开一道口子。

    随着电话铃声,陆淮很快清醒过来。

    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清晰的大脑,是他的本能。

    听到电话的声响, 叶楚也睁开了眼睛。

    陆淮接起电话:“是谁?”

    那边是一个特工略带焦急的声线。

    他开了口:“三少, 出事了。”

    陆淮面色阴沉:“怎么了?”

    陆淮认得他的声音, 这个特工来自上海特工总站。

    特工说:“苏站长已经一天没有联系特工站了。”

    陆淮握紧了听筒,神色更为晦暗。

    叶楚察觉到了陆淮的异样,但她并未听清电话那头的声音。

    特工继续说:“今晚我去了苏站长的公寓。”

    他顿了顿, 又开口:“苏站长的家中,摆设如常。”

    这道声音即刻敲响了寂静的黑夜。

    仿佛在已经渐深的危机中, 又敲了沉沉的警钟。

    在听到这句话起, 陆淮就已经知晓了罂粟的下落。

    她一定是被戴士南带走了。

    陆淮思索片刻, 说道:“从现在起,封锁这条消息。”

    “苏站长失踪一事, 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只要有可疑人物,就立即除掉他们。”

    特工声线发紧:“是,三少。”

    他们要保证一件事情, 在上海特工站中,不能存在可疑分子。

    哪怕是微小的细节,都能影响到迷雾计划的实施。

    这次的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陆淮挂了电话, 他十分清楚,在戴士南带走罂粟后,迷雾计划已经进行到了至关重要的一步。

    叶楚问:“谁打来的?”

    陆淮看向叶楚,没有迟疑:“特工总站的人联系不到罂粟。”

    叶楚心神一紧,她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她咬紧了牙,只觉得凉意四起,忧虑甚重。

    叶楚早就明白,罂粟在迷雾计划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又或者说,在迷雾计划开始执行的那一刻起,他们已经知道。

    罂粟离开上海,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陆淮握住她的手,告知真相:“罂粟去了汉阳。”

    叶楚渐渐平静下来:“董鸿昌要见她,他们认为她已经被策反成功。”

    他们对视了一眼,有一件事情,同时都没有说出口。

    陆淮和叶楚尚且不确定的是,董鸿昌是否信任罂粟?

    她此行凶险,能否平安归来?

    他们极有默契,不会说出彼此的担忧。

    通过今晚发生的事情,陆淮重新整理了思绪。

    近段时间,有三件和董鸿昌相关的事情。

    一是莫清寒知道真相,交待了董鸿昌在上海的据点。

    那些据点立即就会被端掉,同时,摧毁董鸿昌多年费尽心力的安排,让他在上海没有后路。

    二是罂粟去汉阳见了董鸿昌,她会想办法救出真正的戴士南。

    只要罂粟和真戴士南平安离开汉阳,假士南很快就会被揭露。

    董鸿昌多年悉心栽培的棋子,将会毁于一旦。

    三是纪曼青和北平政府的某个人有所牵连。

    陆淮很快就会去北平,找到真相,并让纪曼青倒台,董鸿昌在上海将会寸步难行。

    这三步棋中,只要走出了一步,就证明废掉董鸿昌的棋局,已经开始。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在遍地陷阱,迷雾深重的棋局中。

    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

    戴士南和罂粟从津州转车。

    他们两人坐上了去汉阳的火车。

    天光未亮,车外景物轮廓隐在夜色之中。

    车厢依旧轻微地摇晃着,火车碾过漆黑铁轨,不断往前。

    罂粟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戴士南。

    她声音冷静:“戴长官,我们为什么要去汉阳?”

    戴士南听到罂粟开口,转头看向她。

    戴士南没有回答罂粟的问题,反倒问她:“你怎么想?”

    在戴士南看来,罂粟作为特工组织中最优秀的特工。

    她非常聪明,心思也隐藏得极深。

    在任何威胁面前,罂粟从来不会露怯。

    而这样一个人,若是站在自己这边,自然是极大的助力。

    也就是这种人,更是难以掌控。

    面对戴士南的试探,罂粟面色如常。

    她说:“戴长官既已改变立场,我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罂粟的话语中尽是对戴士南的忠诚之意。

    片刻的沉默后,戴士南再次强调了一遍:“我们的目的地是汉阳。”

    罂粟皱了皱眉,好似从未怀疑到这点。

    她也是第一次听戴士南提起。

    罂粟问:“三省督军董鸿昌?”

    戴士南继续试探:“罂粟,你后悔吗?”

    戴士南的眼底复杂,将罂粟的细微反应尽收眼底。

    罂粟表明忠心:“从戴长官救了我开始,我的命就是戴长官的。”

    与此同时,戴士南一直沉默地看着罂粟。

    戴士南似乎想要透过罂粟的反应,看破她真正的心思。

    许久,戴士南的视线才从罂粟身上收回。

    戴士南不再开口,车厢内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

    两人不发一言,却也整夜未眠。

    在同样沉默的夜色中,火车驶向汉阳。

    前路未卜,被夜色遮挡。

    仿若是黎明前夕,最化不开的黑暗。

    即使夜尽天明,等待罂粟的也只是未知的命运。

    他们两人很快就到了汉阳。

    戴士南将罂粟带去了一处私宅。

    罂粟不动声色地查看四周,观测宅子中的情形。

    宅子中不但有重重守卫把守,连宅子外面也有着不少人。

    那些人隐于暗处,观察着宅子的动静。

    她心中了然,面上不显半分。

    罂粟行至到一个房间外面,房门微微敞着。

    戴士南推门而入,罂粟紧随其后。

    戴士南看向房中站的一个男人,他叫了一声:“董督军。”

    董鸿昌应了一声,随即看向罂粟。

    董鸿昌眉眼深沉,眼底未沾染任何情绪。

    过了一会,董鸿昌开口:“你就是罂粟。”

    罂粟语气恭敬:“是,董督军。”

    董鸿昌一面观察着罂粟的举动,一面问道:“罂粟,你可知道现在到汉阳,意味着什么?”

    董鸿昌知道罂粟被真的戴士南所救,所以对戴士南极为忠心。

    况且罂粟是由戴士南一手培养出来的,只听命于戴士南。

    而这一次罂粟之所以会来到汉阳,选择背叛陆宗霆,也是因为戴士南。

    那么,罂粟是否识破了这个戴士南的真实身份?

    罂粟料准董鸿昌的心思,她自然清楚董鸿昌的用意。

    即使她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戴士南一同来了汉阳。

    董鸿昌也不一定全然相信她。

    罂粟没有抬头看董鸿昌,而是微微低垂着头。

    她说道:“我会抛弃过去,成为董督军的特工。”

    罂粟语气平静,却显得极为真诚。

    话音刚落,董鸿昌突然笑了。

    是了,连陆宗霆也不曾怀疑过戴士南的真假。

    罂粟又怎会起疑心?

    戴士南看着董鸿昌的反应,接着开口:“董督军,罂粟为我做事多年,她是最忠诚的特工。”

    罂粟看了一眼戴士南,他是在帮自己讲话。

    虽说戴士南和董鸿昌早就串通好,如今只是在做戏,但是她仍旧也会配合他。

    罂粟面上露出几分感激,很快隐去。

    不过,她很快将其隐去。

    董鸿昌笑了笑:“罂粟,我相信你的诚意。”

    罂粟立即应下:“定不负董督军的信任。”

    董鸿昌抬了抬手:“不必拘束,以后我们还有更多的计划。”

    罂粟同董鸿昌一唱一和:“希望计划能够顺利进行。”

    董鸿昌点头:“有你在的话,我相信我们很快就会成功了。”

    之前为了试探罂粟是否忠诚,他让戴士南给罂粟下了命令。

    让罂粟刺杀陆宗霆。

    而罂粟的表现让他非常满意。

    罂粟从未直接和陆宗霆接触过,下达命令的时候都是由戴士南出面。

    罂粟会做出如此决定,也不奇怪。

    不过,董鸿昌依旧会走一步看一步,任何时候都不会放松警惕。

    董鸿昌转头看向戴士南:“她是你的手下,我已经安排好了住处。”

    他重新将视线落在罂粟身上:“你们一同过去吧。”

    戴士南点头:“是。”

    从宅子出来后,罂粟跟着戴士南上了车。

    车子立即往前开去。

    董鸿昌给罂粟安排了一间公寓。

    戴士南将罂粟送到了门口,吩咐了几句后,就离开了。

    罂粟一走进公寓,就有下人走上前来。

    下人的态度极为恭敬:“罂粟小姐,你的东西全部都准备好了。”

    为了防止一切意外的发生,戴士南在罂粟毫无准备的时候,带她离开。

    他将罂粟匆匆带离上海,断绝罂粟与外界联系的所有可能。

    而罂粟自然将东西都留在了上海。

    她独自前来,只身赴险。

    下人的态度虽然恭敬,但是罂粟清楚这些全都是监视她的人。

    不单单是眼前的这人,这间公寓还有不少下人。

    他们看似在安排照料罂粟的生活起居,但他们同样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

    罂粟朝下人点了点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门合上,把外头的一切隔绝在外。

    罂粟留在这个公寓中,根本无法向上海那边传递消息。

    无论她做些什么,外面那些人都会汇报给董鸿昌。

    而她孤身一人前来汉阳的目的,就是要找到戴长官的藏匿之处。

    但是,她现在举步维艰,寸步难行。

    在这个诺大的汉阳,她想要仅靠一人之力找到戴长官,谈何容易。

    更何况她处在这样的境地,更是难上加难。

    罂粟猜不到,董鸿昌究竟会将戴长官藏于何处?

    ……

    这日,和平饭店的守卫森严了很多,莫清寒知道,陆淮已经做了准备。

    看来今晚就是摧毁那些据点的时机。

    莫清寒思索一番,出了门,来到一个地方。

    汽车停下,莫清寒走了进去。

    之前陆淮端了先前的总据点后,莫清寒就将总据点移到了这里。

    一个人看见莫清寒,连忙迎了上来:“主子。”

    莫清寒看向他,眼底掠过锋芒。

    这人是联络员,向各个分据点传递信息。

    总据点如果出事,这人会立即向其他据点报信。

    最重要的一点,他是董鸿昌的人。

    董鸿昌在他身边安插了人监视他,莫清寒一直不动这人,就是为了防止打草惊蛇。

    但剿灭据点一事,不能传到董鸿昌的耳中,不然,董鸿昌必定会有所防备。

    莫清寒心里漫起冷意,面上神色未变。

    莫清寒瞥了那人一眼,开了口:“你和我来。”

    转过身的那一瞬,莫清寒眉眼阴沉。

    这人必须死。

    那人进了房间,站在莫清寒前面,和他汇报了据点的一些事情。

    莫清寒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过了一会,那人转过身,刚要离去。

    莫清寒悄无声息地站起身,眼底阴冷至极。

    绳子忽然覆上那人的脖颈,仿佛一条冰冷的蛇。

    那人只觉脖子一凉,森寒气息蔓延。

    下一秒,颈间的绳子骤然收紧。

    莫清寒神情漠然,手握着绳子,往两旁扯去。

    将绳子一点一点收紧。

    毫不留情。

    那人喉咙口传来尖锐刺骨的疼痛,一阵又一阵。

    他奋力挣扎,却毫无反击之力。

    他艰难地抬头,想要求饶:“主子……”

    残破的几个字尚未出口,脖颈间的疼痛愈发剧烈。

    莫清寒看都未看他,手间力度渐大,绳子愈发紧了。

    那人只看见莫清寒凌厉阴冷的下颌。

    房里没有声音,寂静极了。

    只有无声的肃杀之气蔓延。

    时间过去,那人的眼睛逐渐涣散,胸腔内的空气散尽。

    他垂下了手,窒息而亡。

    莫清寒松了手,那个人被他放在地上。

    然后,他淡然地理了理衣角。

    神色从始至终,没有任何波动。

    莫清寒越过地上那人,往门口走去。

    他打开门,把门落锁,径直离去。

    房内冰冷一片,只留下死寂的空气。

    ……

    天色昏暗极了,寂静的黑夜降临。

    雨水冰冷落下,无情地砸向地面。天地间尽是苍茫的水汽,萦在身侧,如影随形。

    几辆车停在了路口。

    陆淮坐在车里,两侧是滂沱的大雨。

    大雨砸在黑色的汽车上,沉闷声响阵阵传来。

    陆淮的视线穿过雨幕,仿若幽深寒潭,看不到尽头。

    前面是莫清寒的总据点,他的人已经包围了这里,随时等待他的指令。

    这时,陆淮低头,视线看着腕间的手表。

    秒针缓慢地走着,空气极为安静。

    他已经派人去包围了各个据点,时间一到,一齐动手。

    陆淮的视线没有移开,依旧注视着手表。

    时间悄然逝去,陆淮眼睛一眯。

    声音沉沉落下:“动手。”

    雪白的闪电掠过幽暗长空,刺破了沉凝的黑暗。

    像是一道预警,杀机乍现!

    陆淮的人闯了进去,冰冷的子弹呼啸而来,射到敌人的身上。

    他们举枪射击,毫不迟疑。

    硝烟沉沉蔓延。

    血腥味涌起,清冷的水汽,也遮掩不了这浓重的鲜血。

    枪声接连响起,夜色愈加幽暗,雨势凛冽万分。

    枪声停了,肃杀之气却没有停止。

    有一部分人死掉,另一部分人则被带回审问。

    空气透着死一般的沉寂。

    陆淮长身而立,沉默地看着,眼底没有任何温度。

    萧瑟的夜风吹来,窗户猎猎作响。

    陆淮的人去搜索其他房间,看看有没有可疑的人。

    一个手下走到陆淮旁边,开了口:“三少,有一个房间被锁死了。”

    陆淮目光一沉,示意手下带路。

    行至房间,陆淮停了脚步。

    房门紧闭,像是一道冰冷的枷锁,里面的情形尚未知晓。

    手下神情严肃,执枪紧紧盯着房门。

    他们放缓了呼吸,身子紧绷。

    陆淮注视着这道门,目光冷沉。

    然后,他一抬手,下了指令。

    下一秒,门被猛地踹开,冷意汹涌而来。

    陆淮的手下紧握着枪,提防隐在暗处的杀机。

    房内空无一人。

    冷风灌入,夜色弥漫。

    陆淮视线落在地上,地上躺着一具死尸。

    陆淮皱眉,走上前去。

    那人面色惨白,早已没了生气。

    陆淮弯腰,俯身细细看去。

    那人脖颈间有一道极深的勒痕。

    陆淮直起身子,扫视了房间几眼。

    房间被人锁死,是为了不被人察觉里面的尸体。

    能悄无声息地杀掉总据点的人,事后又没被这里的人发现,安全离开。

    陆淮已经猜到,此事是莫清寒做的。

    这人定是身份特殊,会影响莫清寒的计划,所以莫清寒就杀了他。

    陆淮让手下处理这具尸体,然后他转身,缓步走出了房间。

    忽然起了一阵风,风势凛冽,掠过他的身侧。

    衣角浮动,似要融入这黑夜之中。

    一个手下低声汇报:“三少,全部据点已经被剿灭。”

    声音穿过雨水,清晰地传入陆淮的耳中。

    半晌,陆淮嗯了一声,他的视线落在黑夜中,神情晦暗。

    在据点的事情上,莫清寒没有隐瞒。

    他确实想借自己的手,除掉董鸿昌的势力。

    陆淮可以确定,莫清寒与董鸿昌完全站在了对立面。

    这个夜晚,雨下得格外大,潮湿清冷的空气,覆盖了整个上海。

    漆黑天幕之上,似隐着轰隆雷声。

    陆淮站在深沉黑暗中,眼神却清明至极。

    前世,莫清寒是他们的敌人。

    这一世,他们中间依旧横亘着冰冷的仇恨。

    恨意延伸,渗入了每个人的心里。

    他们之间的纠葛,丝丝缕缕,极为复杂。

    陆淮眸色沉沉。

    那些不可预知的危险,以不可抵挡的凛冽之势,悄然逼近。

    这条道路,极为漫长,又艰难至极。

    但是他不会放过幕后之人。

    陆淮眼底墨色翻涌,目光极为坚定,一如往常。

    他会帮莫清寒完成那个愿望。

    给莫苓一个真正的公道。

    也将他们共同的敌人绳之于法。

    雨势愈发大了,陆淮撑着黑伞,走进了静默的夜。

    冰冷的雨水,勾勒出他的背影,坚韧、挺拔。

    陆淮的身形远去,逐渐隐没在黑暗之中。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04章 第30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