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第30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05章 第305章

    董鸿昌在上海的全部据点, 一夜之间, 尽数摧毁。

    这条消息被封锁,上海的据点和汉阳失联。

    待到董鸿昌的人发现此事时,陆淮已经去了北平。

    陆淮行踪隐秘,无人知道他在北平。

    来北平前, 陆淮已经让手下去调查纪曼青的事情了。

    手下敲门进来:“三少。”

    陆淮开了口:“查得怎么样了?”

    先前纪曼青到北平时, 用了假身份, 她和上头的人见面,无人知晓。

    上海也有各方势力去调查此事,终究一无所获。

    手下低着头:“我们通过北平政府, 知道了特派员的文件由谁下达。”

    “我们调查了那个人,他身上并无任何疑点。”

    “但是我们查到了另一件事情。”手下说, “在下达文件前, 那个人曾经见过另一个官员。”

    手下拿出一个人的照片, 放在桌上。

    “此人名叫顾仁山,也在北平政府工作。”

    “表面上看起来, 顾仁山和这件事没有关联,但那份文件实则是因为他的授意。”

    “……”

    陆淮的眸子一沉,他记得这个名字。

    前世, 顾仁山位高权重,但却在一次特大贪腐案件中倒台。

    这一世时间尚早,顾仁山的地位稳定,也没有受到动摇。

    如果说,顾仁山真的参与了纪曼青和董鸿昌的事, 想必他们手中一定掌握着他贪污的证据。

    陆淮的神情冷漠:“顾仁山是一个贪官。”

    手下询问:“三少,我们应该怎么做?”

    陆淮开了口,斩钉截铁,不容置喙。

    “收集所有顾仁山贪污的证据。”

    “然后交给尚思道。”

    尚思道是副总理的儿子,他为人向来公正。

    这件事交到他手中,陆淮确信他一定愿意揭露真相。

    顾仁山极为贪婪,今生他会提前受到应有的报应。

    而顾仁山倒台之日,就是纪曼青被废之时。

    ……

    汉阳。

    冬天到了,天空阴沉又灰暗。

    董鸿昌的目光森冷,望着窗外的天色。

    他的眼底晦暗不明,思绪沉沉。

    董鸿昌让替身戴士南回了南京,不能被陆宗霆发现半点错漏。

    陆宗霆的特工罂粟已经被策反,但还需在汉阳多观察一段时日,才会让她去执行任务。

    纪曼青已经用北平政府特派员的身份进入上海,她暂时行动受限,在上海处处受制。

    董鸿昌眉头紧锁。

    事情虽在按照他想象的方向发展,但没有尘埃落定以前,一切终究未成定局,不知何时才能达成他们的目标。

    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铃声沉闷至极,犹如窗外阴暗的天色。

    董鸿昌快步走过去,接起了电话。

    那边是特工的声音:“督军,上海出事了。”

    董鸿昌眉头一皱,心中已经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

    这个特工是董鸿昌安插在华东地区的人,他的任务是保持上海据点和外界的联络。

    但是,他已经连续两天没有收到上海的消息了。

    说不定有什么意外发生,该特工未经通报,临时起意,去了上海。

    特工到了上海后,竟发现上海总据点空无一人,房子被废弃,里面却没有打斗痕迹。

    真相都隐藏在刻意清理过的干净背后。

    在这里有人动过手脚,并封锁了消息,令外界无法得知曾经发生的事情。

    特工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尽数道来。

    他没有迟疑:“我们在上海的据点被端了。”

    “一个不留。”

    董鸿昌怒气横生,他已经知道此事是何人所为。

    悄无声息地毁掉他的据点,上海的人竟然未曾察觉。

    这件事只有陆淮能够做到。

    特工继续汇报:“我调查后发现,陆淮已经不在上海了。”

    “属下无能,无法查出他的去向。”

    董鸿昌的声音冰冷:“莫清寒在哪里?”

    “莫清寒还留在上海,公董局的一切都没有变化。”

    董鸿昌的话中仿佛压抑着怒火:“你现在立即通知他,在陆淮离开上海的这段时间……”

    他下了命令,一字一句,极为肯定。

    “把叶楚抓过来。”

    董鸿昌疑心极重。

    他苦心经营,多年时间在上海构建起来的据点网络,怎么可能这样轻易被陆淮剿灭?

    董鸿昌清楚得很,陆淮的行动如此顺利,其中必有叛徒。

    董鸿昌的面色愈发阴沉。

    因为他怀疑那个人是莫清寒。

    方才传达的那个命令正是为了验证他的猜想。

    他倒要看看,莫清寒现在究竟站在哪一边?

    ……

    静夜寂寥,孤月独悬在空中,月光清冷如水。

    时至初冬,冷风忽起,寒气更盛几分。

    才刚入夜,气温骤降。

    督军府的车子恰巧从叶公馆驶出。

    车子驶得平稳,融于冷冽的夜色之中。

    黑暗起伏间,几辆车子突然出现在长街尽头。

    那几辆车子悄声无息地跟在督军府的车子后面。

    时间流逝,逐渐形成包围之势。

    督军府的车子加快速度,试图摆脱身后的跟踪者。

    在僻静空旷之处,督军府的车子被拦截,毫无退路。

    其中一辆车子的车门打开,有个男人从车内走下。

    他行至最中间的车子旁,伸出手扣响了车门。

    几声沉闷之音骤然落下,远处的风遥遥吹过。

    “叶楚,你可以下车了。”

    是莫清寒的声音。

    过了一会,车门打开。

    叶楚从车里走出。

    莫清寒退后一步,同她相隔着一米的距离。

    叶楚走出之时,莫清寒的视线随即落在她的身上。

    车子中的人已经陆陆续续走出,个个手上执枪。

    不过,所有枪都垂在身侧,枪口朝下,并未对准叶楚。

    这里皆是莫清寒的手下,只听命于他。

    而这些人中还安插着几个董鸿昌的人,全程监视着。

    莫清寒会来抓叶楚,全是董鸿昌的授意。

    但是,莫清寒在围堵督军府汽车的时候,提前下达过命令。

    不准伤害到叶楚。

    夜色压顶,将仅有的月光遮住。

    暗卫察觉到叶楚的危险,立即出现,立于她的身后。

    此时,莫清寒的手下举起枪,对准了暗卫。

    两方人马对峙,气氛极为僵滞。

    叶楚和莫清寒两边的人手数目相近,若是真正厮杀起来,谁也落不着好。

    叶楚抬眼看向莫清寒,心中对现在的情形早有所料。

    莫清寒神色复杂,眼眸上更是覆上了一层漆黑。

    他开口:“不如我们聊聊。”

    叶楚的目光落在莫清寒的身上,带着一贯的清冷。

    前段时间,董鸿昌的据点全部被他们所端。

    事情之所以会如此顺利,全是因为一个匿名电话。

    电话中,那人将地址说得极为详细。

    仿佛是一个与董鸿昌共处多年的人。

    而叶楚和陆淮都认为,那个电话是莫清寒打的。

    而在端据点的当晚,他们已经确认了此事。

    这个晚上,叶楚决定将计就计,趁机试探。

    这一次,她会知道莫清寒真正的态度。

    现在这般境地,叶楚的眼底并没有半点恐惧。

    她淡淡地开口:“你放他们离开,我和你走。”

    寂静仅仅只持续了几秒,莫清寒立即答应。

    “可以。”

    暗卫听从叶楚的任何命令,虽说暗卫不愿让叶楚一人孤身犯险,但是看到叶楚的暗示,仍旧转身离开。

    莫清寒答应放暗卫离开,就不会动手脚。

    不一会,暗卫散去,现场瞬间空了大半。

    莫清寒的手下上前一步,想要用枪控制叶楚的行为。

    莫清寒一抬手,手下立刻止住了步子。

    莫清寒走到自己的车子旁。

    他看一眼叶楚:“你和我同车。”

    说完后,莫清寒拉开了车门,站在一旁,等着叶楚坐进车内。

    叶楚不由得回忆起前世。

    那时,莫清寒派人连夜追杀,她仓皇逃离,却无路可逃。

    家人逐个死亡,只剩下她一人存活。

    而莫清寒步步紧逼,毫不留情,势必要将叶家斩草除根。

    仅仅只是一瞬,种种前世记忆从眼前掠过。

    不一会,叶楚的眼底就已恢复了清明。

    不再忆起那些前尘旧事。

    迟疑了片刻后,叶楚才走向莫清寒。

    等叶楚坐进车内,莫清寒合上了车门。

    剩余的手下全都坐进了车中,车子扬长而去。

    而隐于一旁的暗卫,看到莫清寒的车离开后,立即跟了上去。

    车子一路疾驰而去。

    叶楚的视线始终落于窗外,外头的景物一闪而过,随即隐没。

    车内灯影重重,忽暗忽明,一片静默。

    车子驶过寂静长街,冷冽的风吹起,呜呜作响。

    莫清寒缓缓抬眸,中央后视镜中,叶楚的侧脸隐于暗影之中。

    目光触及,神色微动。

    短短一瞬,莫清寒就偏开了头。

    车子依旧安静地往前驶去。

    莫清寒眸色浅淡,一如往常。

    过了一会,莫清寒的声音忽然落下。

    “到了。”

    叶楚转头看向他,两人的目光在镜中相触。

    叶楚对上莫清寒的眼神,随即移开。

    她自行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

    面前是一座宅子,位置偏僻,接近上海郊外。

    此时,万籁俱寂,仿佛连风声都止了。

    莫清寒跟着下了车,他走到叶楚的一侧。

    手下尽数下车,围在叶楚的身后。

    叶楚孤立无援,若是仅靠她一人之力,绝不可能从这里安然逃脱。

    董鸿昌安插的人混在手下之中,监视着莫清寒的举动。

    他们受董鸿昌的命令,暗中观察,随时将莫清寒的行为汇报给上头。

    虽然那些人隐藏得极好,但是莫清寒早就知晓了他们的身份。

    莫清寒向来清楚,董鸿昌处处留意着他。

    对于一个棋子,谁也不会真正地交付信任。

    如今,这个道理,莫清寒比任何人都明白。

    莫清寒提步走向宅子,叶楚只能跟在一旁走进。

    院子空旷,冷风寂寥。

    乌云散去,月光落下,却更显幽暗。

    “就在这谈罢。”

    莫清寒忽的开口,随后停下了步子。

    叶楚站定身子,转向莫清寒。

    只见莫清寒扫了一眼周围,淡淡地说道:“这些话,所有人都可以听。”

    莫清寒的手下站在院子中,包围了两人。

    叶楚眉眼一凝,她隐约猜到了莫清寒的用意。

    莫清寒转而看着叶楚:“现在陆淮不在上海。”

    “董鸿昌派我来抓你。”

    莫清寒的一句话,既揭露了他的董鸿昌的关系,又说出了他此行的任务。

    董鸿昌这三个字一出,董鸿昌的探子瞬间变了脸色。

    这些事情全都是秘密进行的。

    况且,董督军分明要隐瞒此事。

    莫清寒方才竟全部告知叶楚。

    他究竟打的什么心思?

    探子眯着眼观察着莫清寒,准备回去后,立即向董鸿昌汇报。

    叶楚声音如常:“这么说莫委员是董鸿昌的人?”

    莫清寒神色冰冷:“我直接听命于董鸿昌,为他做事。”

    此时,叶楚已经彻底明白了莫清寒的心思。

    上次莫清寒得知真相后,他心中已对董鸿昌生了间隙。

    而莫清寒如今这番行事,正是向叶楚表明态度。

    他不准备再同董鸿昌为伍,他们两人即将分道扬镳。

    他的立场已经变了。

    叶楚声音有些发沉:“前几日,董鸿昌在上海的据点全部被端。”

    “不知莫委员知不知道此事?”

    叶楚抬眼看去,莫清寒的眼底暗沉,深不见底。

    莫清寒语气冷然:“自然知道。”

    叶楚又道:“那么,这件事是莫委员的手笔吗?”

    莫清寒声音平静:“是。”

    迷雾散去,尘埃落定。

    夜极凉,莫清寒的声音落下后,随即消散。

    两人的神色淡然,似乎早就料到此事。

    而一旁的探子听到这话,心中却剧烈翻滚。

    原来莫清寒早就有了叛变之心,暗地里与陆淮合作。

    这时,莫清寒突然转过身子,朝着探子走来。

    探子一惊,心脏狂跳。

    莫清寒走到他面前站定:“你是董鸿昌的人。”

    莫清寒语气肯定,似是早已认定这件事。

    他缓缓开口,眸色阴沉:“方才的话你也全部听到了。”

    杀意乍现,瞬间攀爬上探子的脊背,瑟瑟发寒。

    探子立即表态:“我不会告诉董督军。”

    若是他不在此示弱,莫清寒绝对不会放过他。

    莫清寒冷笑了一声,笑声极凉。

    下一秒,莫清寒的枪就抵在了探子的头上。

    他微皱了皱眉,声音没有任何温度。

    “死人才不会开口讲话。”

    扳机扣下,枪声骤响。

    探子立即倒地。

    莫清寒迅速转身,枪口随即对准了叶楚旁边的另外一个人。

    那人恰好拿出枪,想要杀死莫清寒。

    莫清寒面不改色,再次扣动扳机。

    几声枪响过后,董鸿昌安插的探子被全部击毙。

    枪声停歇,院子重新恢复了平静。

    除了董鸿昌的探子,其余的手下皆听从于莫清寒。

    对于莫清寒做出的决定,他们早已知晓。

    叶楚沉默不语,眸色复杂。

    她的视线落在莫清寒身上。

    莫清寒逆光而处,眉眼阴冷。

    他们的立场虽然相同,但永远无法成为朋友。

    她和陆淮都清楚莫清寒的性子。

    若是莫清寒发现,他的人生是被董鸿昌一手设计的。

    就算他失了仇恨的依仗,也不会偃旗息鼓。

    他会选择玉石俱焚,两败俱伤。

    莫清寒漠然站立,目光穿透夜色:“你走吧。”

    几秒过后,莫清寒再次开口:“我会派人送你回去。”

    叶楚拒绝:“不必了。”

    说完后,叶楚转身走出了院子。

    原本包围着叶楚的人让出一条道来,让叶楚离开。

    莫清寒沉默地望着叶楚的背影。

    脚步却没有移动半分。

    他们会有相同的立场吗?

    但他已经错了太多。

    无法挽回。

    清冷的月光落下,映亮地面,却被黑暗的树影阻挡。

    硬生生在他们中间划出一条黑暗的口子。

    仿佛一道永远不能逾越的界线。

    待叶楚走到门口之时,暗卫早已赶到。

    他们知道莫清寒的态度,所以没有动手。

    车子停在宅子外面,叶楚坐进了车中。

    夜风呼啸而来,车子远去,黑暗收拢。

    分明才至初冬,气温却下降得厉害。

    莫清寒从宅子中走出,神色淡漠。

    凉风入夜,汽车驶离了这里。

    一辆接着一辆,消失在夜色之中。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05章 第30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