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第30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06章 第306章

    叶楚回到督军府后, 立即给北平那边打了一个电话。

    陆淮已经着手调查顾仁山的事情, 不日就会回到上海。

    叶楚将方才的事情告诉了陆淮。

    按照董鸿昌的命令,莫清寒来抓她,却没有伤害她半分。

    叶楚极为平静:“但董鸿昌的手下死了。”

    陆淮的声线沉沉:“想必董鸿昌已经得知了上海据点被端的事情。”

    叶楚说:“他定是怀疑莫清寒就是内应。”

    陆淮:“董鸿昌的据点隐蔽多年,一夜被灭, 必然是里应外合。”

    董鸿昌的想法, 他们十分清楚。

    况且, 假戴士南带着罂粟去了汉阳,而董鸿昌的重要手下,只有莫清寒和纪曼青留在上海。

    几年来, 纪曼青被禁止进入上海,想来董鸿昌不会告诉她太多情况。

    那么剩下的只有一个可能。

    董鸿昌只会怀疑莫清寒。

    通过今日的事情, 他们两人之间会彻底决裂。

    这意味着莫清寒已经不相信董鸿昌了, 而董鸿昌将会失掉他多年悉心栽培的棋子。

    少了极其重要的助力。

    莫清寒的事情解决后, 接下来就是纪曼青了。

    “至于纪曼青。”陆淮开口,“我在北平查到了线索。”

    他顿了顿:“你还记得顾仁山吗?”

    叶楚思索片刻, 随即想起:“前世他因贪腐被抓。”

    陆淮嗯了一声:“纪曼青成为北平政府的特派员,有他的原因。”

    叶楚想了想:“只要我们抓住顾仁山的把柄。”

    陆淮点头:“就能废了纪曼青。”

    他们将近日的种种事情,全都理得清楚。

    不知怎的, 电话里竟没了声响,只听得寂静的风声。

    似乎是两人各自沉默了半晌。

    初冬的冷冽空气,沿着风吹过的痕迹,缓缓漫进了房间。

    他们握紧话筒的手冰冷得很。

    心却明明白白,清澈至极。

    “你……何时回来?”

    “见完尚思道后, 我就回上海。”

    在电话尚且没有挂断以前,叶楚终于开口。

    “陆淮。”

    陆淮:“嗯?”

    叶楚迟疑:“注意安全。”

    陆淮忽的笑了:“放心,我很快就会回家。”

    近段时间,他们因为很多事情奔波忙碌。

    在短短的几秒内,却有难得的温存。

    寒冷的冬,危险的夜,有个念想也是好的。

    无论身在何方,都有着寄托。

    ……

    那日以后,莫清寒给汉阳打了一个电话。

    莫清寒声线低哑:“老师,我没有抓到叶楚。”

    电话那头寂静了一会儿,似有风声响起。

    然后,董鸿昌的声音传来,隐含怒气:“你来汉阳见我。”

    讲完这句话,董鸿昌便挂了电话。

    莫清寒搁下电话,眼里尽是寒意。

    他们两人的帐,是时候清算了。

    汉阳。

    四方暗幕落下,黑夜覆盖了汉阳。

    莫清寒迈着步子,走向一个宅子。

    莫清寒状似不经意地往周围看了一眼。

    树木幽暗至极,漆黑的影子映在地上。月光落下,明明暗暗。

    此时没有风,空气都似静止了一样,安静得有些诡异。

    仿佛隐着什么危险的气息。

    莫清寒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他脚步不停,径直走进了宅子。

    吱呀一声,门开了。

    宅子里站着一个人,那人转身看向他。

    月光映亮了那人的脸,正是董鸿昌。

    董鸿昌望着莫清寒,眼底晦暗不明。

    他在上海的据点全部毁灭,他本就对莫清寒存了怀疑之心。

    如今,莫清寒又违背了自己的命令,放了叶楚。

    呵,莫清寒的心思实在可疑。

    董鸿昌直接开口:“你为什么放了叶楚?”

    莫清寒漫不经心地开口:“叶楚身边一直有人在保护她,我找不到机会。”

    他不紧不慢地说着,全然没有之前对董鸿昌的恭敬之情。

    董鸿昌眯着眼:“你在撒谎。”

    他的声音缓缓响起:“你是不是爱上她了?”

    落在幽静的空气里,每一个字都清晰极了。

    莫清寒沉默了几秒。

    那一日发过的誓言,呼啸而至,鲜明如昨。

    他曾发过誓,他若爱上叶楚,将永失所爱,万劫不复。

    莫清寒情绪极为复杂,那些隐在深处的思绪席卷而来。

    最终却被黑暗覆盖,缓缓坠入一片虚无。

    莫清寒漠然开口:“没有。”

    董鸿昌冷笑:“你不要忘了你的仇人是谁。”

    “叶楚是陆淮的夫人,陆叶两家都该万劫不复。”

    莫清寒沉默。

    董鸿昌话语间冷意渐深:“据点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莫清寒瞥向他,语调阴沉:“是又怎样?”

    莫清寒的目光直直地看向董鸿昌。

    两人之间的信任本就极为虚假,如今只是把事情摊在明面上罢了。

    董鸿昌怒极:“我这么相信你,你竟然背叛我?”

    “你是我最信任的手下,你太让我寒心了。”

    他根本没料到,竟然是莫清寒揭露了他的据点。

    他多年来建立的势力一夕之间瓦解,全拜莫清寒所赐。

    莫清寒忽然开口,阻断了他的话语:“老师。”

    语调冰冷,似一道凌厉的寒风。

    凉薄的声音清晰响起:“我已经拿到那份文书了。”

    他垂着眼,令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董鸿昌一怔。

    他竟找到了文书?

    董鸿昌敛下情绪:“你去找了陆宗霆?他是不是不承认?”

    莫清寒缓缓开口:“他说他从未见过这份文书。”

    董鸿昌冷笑:“陆宗霆从未想让你的母亲正名,也并不想承认你的身份。”

    话里话外,仍在引导莫清寒,加深他对陆家的仇恨。

    莫清寒的声音幽幽落下:“做妾文书的事情,你有没有参与其中?”

    “当年你带我离开,真的只是巧合吗?”

    他瞥向董鸿昌,无边的暗色沉沉涌来,整个人似是笼罩在黑夜之中。

    董鸿昌心神一凛。

    他立即镇定下来:“陆家人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若不是如此,莫清寒怎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当年所有知情人已被他杀光,莫清寒绝无可能查到真相。

    莫清寒不答。

    董鸿昌继续诱导:“陆家人全是背信弃义之辈,他们的话,你怎能相信?”

    “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挑拨我们。”

    莫清寒眼中是锋利的冷意,语调阴沉:“这么多年,你有没有骗过我?”

    他一直信赖的老师,竟是造就他悲剧一生的幕后黑手。

    他尽心尽力为董鸿昌做事,手上沾满了鲜血。

    现在想来,真是讽刺至极。

    董鸿昌否认:“我们有共同的仇人,我悉心栽培你,就是为了有一天,我们可以手刃仇人。”

    “我教导你这么多年,你竟然宁愿相信外人。”

    董鸿昌:“你不要进了陆家人的圈套,被他们的话蒙蔽了双眼。”

    莫清寒讽刺地说了一句:“呵,仇人?”

    眼前站着的就是他真正的仇人,他为仇人效力多年。

    此时,他恨不得把董鸿昌碎尸万段。

    董鸿昌继续说道:“你应该杀死陆宗霆,为你母亲报仇。”

    莫清寒眸色愈加沉了下来:“多年来,我干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情,为的是什么?”

    他从未怀疑过董鸿昌,心中装满仇恨,一路走来,变得如此冷漠,视人命如草芥。

    董鸿昌眼眸微深:“为的是我们的大业。”

    莫清寒嘴角讽刺之意骤浓:“我们?”

    他冷冷地看向董鸿昌,神色阴寒:“我看是为了你的私心吧。”

    董鸿昌为了一己私欲,不惜利用任何人。他和母亲就是牺牲品。

    董鸿昌语气暗藏深意:“待我得到上海,你就是我最得力的手下,我不会亏待你。”

    莫清寒能力极强,心也极狠。

    如果可用,自然是最好。

    但如果莫清寒稍有异心,他就会毫不犹豫地舍弃莫清寒。

    董鸿昌眼底掠过冷意,事到如今,莫清寒起了背叛之心,他要提前下手了。

    董鸿昌心里有了一个决断。

    莫清寒盯着他,声音愈加森冷:“然后,你就会杀了我,为了你的大业铺路。”

    他心底是无可遮蔽的荒凉与萧瑟,黑暗再次覆了上来。

    莫清寒继续说道:“你敢承认,你从来没有怀疑过我?”

    “戴士南架空了我的权力,而你默许了这一切。”

    董鸿昌一怔,怒气上涌:“你心思藏得太深,竟然这么早就存了背叛之心。”

    莫清寒面色波澜不惊:“不及你谋划多年,步步算计。”

    董鸿昌多年设局,只为了他的野心。

    自己被他这样利用,怎会轻易放过他。

    董鸿昌看着莫清寒,眼底蓦地闪过杀意。

    莫清寒知道得太多了,如今又与他反目。

    他不能放莫清寒离开这里。

    莫清寒看清了他的神色,冷声道:“你以为,你今日可以杀得了我?”

    空气僵滞,紧绷了起来。

    董鸿昌一怔,外头寂静无声,安静异常。

    却透着不寻常的气息。

    董鸿昌沉下脸:“你早就派人包围了这里。”

    莫清寒冷笑:“你手下的那群蠢货,早就被我杀了。”

    莫清寒早就布置好了一切。

    董鸿昌有意杀他,让人埋伏在宅子周围。

    莫清寒清楚董鸿昌的性子,他早有防备,来汉阳前就已经思量好了。

    莫清寒进入房子的前一刻,他的手下就已经包围了董鸿昌的人。

    雪亮的刀锋掠过,刺破了寂静的空气。

    董鸿昌的人一个个倒地,失了性命。

    杀戮早就已经开始。

    房内是争锋相对的对峙,房外是冰冷压抑的厮杀。

    清冷的月光倾泻而下,似染上了鲜血一样,极为沉重。

    莫清寒笑了,笑容阴寒至极:“董鸿昌,被人设计的感觉如何?”

    他看着董鸿昌,恨意阵阵袭来。

    他的一生都被董鸿昌所操控,如今,终于让董鸿昌也尝到了同样的滋味。

    董鸿昌恨声道:“我真是引狼入室。”

    莫清寒缓缓开口:“做任何事都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他瞥了董鸿昌一眼,极尽讽刺:“老师,这可是你教我的。”

    莫清寒本想直接杀了董鸿昌,不过,他现在改了主意。

    就这么杀了董鸿昌,太便宜他了。

    门倏地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站在莫清寒身后:“主子,事情已经全都办妥了。”

    董鸿昌的人被全部杀死,他们随时等候莫清寒的命令。

    视线移动,往外延伸,看向冰冷的门外。

    门外站着两排身穿黑衣的人。

    他们拿着黑漆漆的枪,齐齐对准了董鸿昌。

    个个面无表情,子弹随时可能射出。

    董鸿昌扫了一眼,握紧了拳,心底极为愤怒。

    他的人都被莫清寒杀光了,如今他竟是毫无反击之力。

    莫清寒声线低哑:“今日,我留你一命。”

    他的视线缓缓从董鸿昌身上掠过:“不过,该杀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今日,他暂时放董鸿昌一马,日后加倍取回。

    董鸿昌走出房门,往外走去。

    他经过那些执枪的人,每一步都极为沉重。

    董鸿昌恨极了,他何曾这样受制于人,狼狈地逃离。

    身后忽然响起莫清寒阴冷至极的声音。

    一字一句,森寒入骨。

    “董鸿昌,这笔账,我们慢慢算。”

    董鸿昌脚步一滞,随即离开。

    莫清寒漠然看着,心里弥漫锐利的恨意。

    黑夜压了下来,莫清寒眼底冷意深深。

    董鸿昌在意的东西,他要一点一点夺走。

    他遭遇的痛苦,要十倍付诸于董鸿昌。

    凛冬已至,风雪即将来临。

    暗藏的风暴隐在黑暗之中,重重袭来。

    莫清寒立在黑暗中,眼底没有一丝光亮。

    夜空深长,星光寂寥,泛着惨白的光。

    莫清寒的身影却比这片漆黑还要幽冷万分。

    他静默地站着,久久没有移动。

    半晌,莫清寒往前走了几步,行至月光之下。

    他的背后却是暗沉光影,永远无法逃离。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06章 第30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