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第30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07章 第307章

    冬日已至, 寒气无声无息地潜入。

    长夜冰冷, 仙乐宫的客人始终不减。

    而外头喧闹万分,却不达此处。

    乔云笙独自一人站在窗边。

    窗外是浓郁的夜色,他的眼底一片沉寂。

    面对最近种种的事情,乔云笙不免怀疑到了一个人身上。

    那个人是他的故交, 但他却不知那人如今身在何处。

    事已至此, 他不得不派人去他的老家一趟。

    房门被人突然扣响, 顾平走了进来。

    顾平开口:“六爷。”

    乔云笙转过身,坐在桌前。

    “你去把杨禛叫进来。”

    顾平没问原因,立即应下。

    过了一会, 杨禛走进了房中。

    乔云笙看向顾平:“你先退下。”

    顾平应了一声,立即离开了房间。

    房门合上, 房内只剩下了乔云笙和杨禛。

    乔云笙看了一眼杨禛:“我要你帮我调查一件事。”

    杨禛:“六爷你说。”

    乔云笙声线发沉:“我要你去我的老家青州一趟。”

    杨禛怔了怔, 他从未听说过六爷的过去。

    六爷也不准旁人问起。

    乔云笙又道:“你应该清楚, 这件事必须保密。”

    杨禛赶紧点头:“我不会同任何人说的。”

    乔云笙摆了摆手:“你下去吧。”

    杨禛退下,房内再次恢复了寂静。

    乔云笙望着紧闭的房门, 眼底晦暗。

    也许几日之后,他就会知道原因了。

    等杨禛回来的时候,乔云笙并没有让他来仙乐宫。

    乔云笙特地吩咐杨禛, 来他名下的一处私宅。

    先前,杨禛去过这座宅子,自然知道书房的位置。

    当杨禛来到宅子中时,乔云笙已经到了。

    乔云笙看到杨禛来了,出声问道:“事情如何?”

    杨禛:“明衡没有在青州。”

    “他多年离家后就没有再回来。”

    杨禛照着乔云笙的吩咐, 去了青州。

    乔云笙让杨禛调查明衡这个人。

    话音刚落,乔云笙微微皱眉:“还有别的发现吗?”

    杨禛点头:“前段时间有人去过青州,询问了六爷您的事情。”

    乔云笙抬眸看向杨禛,神色微凛。

    杨禛继续说道:“那人问了您的事,提到明衡的时候多问了几句。”

    乔云笙心中了然,他知道去的那些人定是陆淮派去的。

    杨禛不晓得六爷为何会让他调查这些事情。

    不过,他先前听过传闻,说是六爷在成为鸿门头目前,曾经有过一个相好。

    也不知青州的那个明芙,是否就是这个女人?

    杨禛清楚乔云笙的性子,喜怒无常。

    若是他问出此事,他定不会有好下场。

    乔云笙面上带着笑,却没有一丝笑意漫上眼底。

    乔云笙目光冰冷:“你有告诉其他人吗?”

    杨禛立即摇头。

    闻言,乔云笙笑了。

    他从抽屉中拿出一盒大洋,推到前面。

    “这是给你的奖赏。”

    杨禛上前一步,拿过盒子。

    乔云笙挥手:“你可以走了。”

    杨禛谢过乔云笙,转身离开。

    当杨禛背过身的那一刻,乔云笙收回了视线。

    乔云笙的动作不紧不慢,从怀中拿出了一把枪。

    他漫不经心地将枪口对准了杨禛。

    在乔云笙派出杨禛前去调查之时,他早就起了杀心。

    而杨禛却一无所知。

    扳机扣下,枪声乍现。

    杨禛的手还未触及到门,就被开枪击毙。

    他的身子轰然倒地,盒子从他手中摔落,大洋落满一地。

    乔云笙站起身来,从杨禛的尸体旁走过。

    乔云笙回到了仙乐宫后,让顾平去宅子清理杨禛的尸体。

    他还给顾平下了命令,去调查百乐门的闵爷。

    顾平心中一惊,虽然他不知道杨禛为何突然暴毙,但是他的嘴向来很严,不会多问。

    一天后,闵爷的资料就放在了乔云笙的桌上。

    闵爷之前一直待在北平,突然间来了上海。

    而闵爷来到上海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一个完全抛弃自己过去的人,的确可疑。

    闵爷,明衡。

    这不可能是巧合。

    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猜测,乔云笙准备去百乐门会一会闵爷。

    若闵爷真的就是明衡,那么一切事情都有了解释。

    ……

    夜幕降临,整个上海滩依旧灯火通明。

    到了晚上,百乐门开始营业。

    客人结伴而来,欢笑声不断。

    夜色中,几辆车子朝百乐门驶来,来势汹汹。

    车子停在了百乐门的外头。

    乔云笙从车内走下,一批手下跟在他的身后。

    还逗留在门口的客人见来者不善,不由得退后几步。

    他们还未进去百乐门,就先行离开了。

    乔云笙向来做事毫不留情,为所欲为。

    乔云笙的手下全都从怀中拿出枪来。

    他们面色带着凶狠之色,一路走进了百乐门。

    百乐门中已经有了不少客人,他们渐渐察觉到气氛不对。

    舞厅的门突然被人狠狠踹开。

    一批执枪的人径直走进,黑压压地站成一排。

    那些人让出条道来,乔云笙从中间走了出来,站在了最前面。

    此时,舞厅喧闹万分,光线暗淡。

    音乐声落在大厅之中,悠悠荡荡地响着。

    乔云笙扫了一眼现场,忽的皱起了眉头。

    他拿出枪,对准了天花板,扣下扳机。

    子弹射出,枪声骤然落下。

    随着枪声响起,现场立即安静了几秒。

    只余音乐悠长,响个不停。

    短暂的寂静之后,惊叫声忽起,大家惊慌失措,面露惧意。

    乔云笙执枪的手没有放下。

    待到喧闹声渐起,人声嘈杂之时,他又再次开了一枪。

    一切声音瞬间止了。

    这时,乔云笙幽幽开口:“叫闵爷出来。”

    声音不大,却足够让大厅中的人听个清楚。

    “现在,全部人离开这里。”

    客人害怕伤及自己,立即加快脚步。

    没过多久,舞厅就彻底空了出来。

    而在乔云笙开枪的时候,有人已经跑去向闵爷通风报信。

    等到人群散去后,闵爷从外面走了进来。

    闵爷的手下看到乔云笙这番架势,也立即拔出枪。

    枪口齐刷刷地举起,对准了乔云笙的人马。

    而乔云笙这边同样执枪。

    两方若是出手,势均力敌。

    但结果定是两败俱伤。

    乔云笙望着闵爷,他知道这副易容下是明衡的脸。

    闵爷看见乔云笙的神情,自然知道他为何而来。

    闵爷冷笑一声,面色极冷。

    乔云笙开口:“好久不见,我却还记得你的样子。”

    闵爷眯起眼:“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闵爷的语气尽是讽刺之意。

    乔云笙似笑非笑:“闵爷,我们可是多年未见。”

    “如今叙旧的时候,外人是不是不应该在场?”

    闵爷冷哼:“乔六爷一句话都不说,就来百乐门闹事,是想来砸场子吗?”

    他眸色冰冷:“不过,六爷向来是由着自己的性子,不管他人。”

    两人视线交汇,气氛颇为僵滞。

    乔云笙一抬手,示意手下退下。

    见到乔云笙的举动,闵爷同样吩咐手下离开。

    不一会,大厅中只剩下乔云笙和闵爷两人。

    待到旁人一离开,闵爷的面色陡然阴沉下来,眼底酝酿着恨意。

    乔云笙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看着闵爷陌生的脸,忽的开口。

    “明衡。”

    乔云笙脸色毫无变化:“我就知道是你。”

    闵爷的声音顿时冷了几分:“那又如何?”

    乔云笙眸色微动:“你应该是想为明芙报仇罢?”

    他口中虽问着,但是语气却极为肯定。

    似乎已经认定了此事。

    闵爷想到因乔云笙而惨死的明芙,面色有些扭曲。

    他咬紧牙关:“谁允许你叫这个名字。”

    “明芙之所以会死,全都是由你造成的。”

    下一秒,闵爷拔出枪,对准了乔云笙。

    而同一时间,乔云笙也举起了枪,直指着闵爷。

    两人针锋相对,气氛更为凝重,一触即发。

    乔云笙仍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他眼底黑沉:“你我的手下都在外面,你不可能会杀我。”

    闵爷嘲讽:“你同样不敢开枪。”

    即使乔云笙要死,也不能死在百乐门。

    现在真相揭晓,全部事情都摆在了明面上。

    乔云笙声音不温不热:“你若想杀我尽管来,我等着你。”

    说完后,乔云笙就离开了百乐门。

    凛冽的风吹来,夜凉如水,愈加寒冷。

    夜色深沉,掩藏了未知的危险。

    闵爷沉默地望着,眸光深浅不明。

    近日来,上海滩渐渐乱了,伺机而动的人不在少数。

    无论是帮派间的斗争,还是上海新来的政府专员,都意味着一件事。

    很快就会有动乱发生了。

    冬季的风冷得似冰。

    夜仍旧沉默。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07章 第30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