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第30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08章 第308章

    上海。

    十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罂粟联系了。

    不知怎的, 他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

    十二拨打了罂粟公寓的电话, 发现无人接听。

    他眉头一皱,随即做了一个决定。

    十二思索片刻,很快就拨通了公董局的号码。

    那边有人开口:“这里是公董局。”

    十二沉声道:“我找管理部的苏言处长。”

    那人回答:“苏处长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来公董局了。”

    这已经在十二的预料之中,他又问:“你知道原因吗?”

    那人翻了档案, 看到了先前职员所做的记录。

    那人开口:“苏处长因事请假。”

    他又补充了一句:“大概要过阵子才会回公董局复职。”

    他并不知道, 苏言的请假是旁人所为。

    在此之前, 苏言早已离开了上海。

    十二的声线冷了下来:“多谢了。”

    他已经察觉到了这件事中似乎有不寻常之处。

    罂粟先前调查莫清寒的事情,现下竟悄无声息地离开公董局。

    她为何要这么做?

    除非有迫不得己的理由。

    搁下电话,十二很快下楼, 开车去了罂粟的公寓。

    冬天,天空愈发森寒, 仿佛笼了一层看不清的灰暗暮色。

    汽车沿着平整宽阔的街道, 四下都昏昏沉沉的。

    在幽暗天色底下, 一切显得格外压抑。

    在公寓楼前的街道上,黑色的汽车停了下来。

    萧瑟的风袭向车子, 极为凛冽。

    十二停下车,看向公寓楼。

    公寓楼里的住客已经回来了。

    十二问起罂粟的下落:“住在这里的苏小姐,去了哪里?”

    虽然他已经隐约猜测到真相, 但仍是怀抱一丝希望。

    “苏小姐已经几日没有回来了。”

    他们的答案同公董局的人一样,苏言应该是离开了上海。

    见到十二,那个人随口问起:“你是苏言的什么人?”

    十二不假思索:“朋友。”

    那人小声嘀咕:“在这里住了几个月,还没有见过苏言的朋友。”

    “……”

    那个人的声音,随着远去的脚步, 越来越遥远。

    十二沉默着,苏言没有朋友,这一点,他比他们更为清楚。

    她的身份敏感,向来不会和旁人有过多牵扯。

    十二起步离开了这里,眼中晦暗下来,犹如浮起薄暮。

    思绪百转千回。

    十二认为罂粟遇到了危险。

    这种感觉和先前不同,到了这时候,更加真切起来。

    十二原来就应该明白的。

    罂粟身为特工,向来四处奔波,怎么会定居在上海?

    她先前在上海久住,一定是有任务在身。

    罂粟的离开,竟成了一个无法解答的谜题。

    她又接到了什么任务?在这次的任务中,她能自保吗?

    十二只觉得浑身冰冷,眼前的一切看不分明。

    人们都说盛夏的燥热,让人的头脑昏沉。

    为什么这上海冬天的冷意,却会令他发昏呢?

    他站在罂粟的公寓前,望着二楼的窗户。

    从前夜晚时常亮起的那扇窗子,现下已经暗了好多时日。

    冬日的风从窗子里灌进去,灌进那空空荡荡的地方。

    冷风袭上来,寒意覆盖周身,十二却在那里站了许久。

    他没有别的念头。

    愿她安好。

    ……

    前几日,莫清寒与董鸿昌彻底反目,他与董鸿昌站在了对立面。

    莫清寒思索,有一件事如果揭露,可以继续削弱董鸿昌的势力。

    那就是假戴士南身份的暴露。

    董鸿昌换掉戴士南,让一颗棋子取代戴士南的地位。

    此事极为隐秘,骗过了很多人的眼睛。

    莫清寒冷笑一声。

    他自然不会让董鸿昌如愿,他要慢慢毁掉董鸿昌的计划。

    莫清寒知道,真的戴士南被关在哪里。

    至于救出戴士南的最佳人选,莫清寒心中倒是有了一个想法。

    罂粟。

    罂粟与他同为戴士南做事,但是他一直怀疑罂粟在监视自己。

    迷雾计划中有两个人,一个是他,另一个就是罂粟。

    目前他尚且不能确定罂粟的立场。

    第一种可能,罂粟是陆宗霆派来执行迷雾计划的,私下一直听从陆宗霆的命令。

    还有一种可能,罂粟只听从戴士南的吩咐。

    而且她并未发现戴士南是假的,她仍效忠于这个假戴士南。

    不过,按照罂粟的能力,第一种可能性更大一些。

    莫清寒眸色微闪,罂粟到底是何心思,他试一试便能清楚。

    ……

    汉阳。

    罂粟宅子。

    日光渐沉,夕阳的余晖落下,逐渐笼罩了汉阳。

    这几日,董鸿昌的人一直在监视她,避免董鸿昌起疑,她便没有采取行动。

    罂粟坐在房里,正在思索,如何找出戴士南被关押的地方。

    这时,敲门声响起。

    罂粟收回了思绪,语气平静:“何事?”

    门外那人说道:“罂粟小姐,我来给你送茶。”

    罂粟:“进来吧。”

    一个下人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盘子。

    他合上门,朝罂粟走来。

    行至桌旁,他把盘子搁在桌上。

    罂粟望了过去。

    深色盘子里放着一个瓷白杯子,白气漫起。

    这时,下人拿起茶杯,准备把茶杯放在桌上。

    罂粟眸色一紧。

    茶杯底下放着一张纸条。

    方才掩在茶杯底下,此时完全展现出来。

    下人开了口,暗藏深意:“罂粟小姐,茶要尽早喝,不然很快就变冷了。”

    罂粟思索一番,然后不动声色地拿起纸条,握在手里。

    下人拿起盘子,往外走去。

    门再次合上,房里陷入了寂静。

    罂粟没有立即看纸条,待到她确定门口没有人后,她才打开了纸条。

    罂粟的视线落在纸张上,仔细看着。

    纸条上写着几句话。

    如果想知道戴士南在哪里,就去这里找我。

    纸条上留了一个地址。

    罂粟的手微微缩紧,眼底深浅不明。

    递纸条的人既知道戴士南被关押的地点,又不想此事被董鸿昌发觉。

    他对此事这样清楚……

    罂粟猜到,这人是莫清寒。

    罂粟已经晓得,莫清寒前几日与董鸿昌反目。

    董鸿昌回来后,更是给她下了一个命令。

    日后一旦看见莫清寒,立即杀了他。

    罂粟神色晦暗。

    董鸿昌提到莫清寒时,他的脸色极为难看,眼底透着杀意。

    但董鸿昌并没有讲太多,只说了一句,他们立场不同。

    罂粟垂眸,莫清寒竟给她传递了这个消息,看来他确实与董鸿昌决裂了。

    假戴士南如果被揭露,董鸿昌定会极为愤怒。

    罂粟思绪沉沉。

    然后,她将纸条销毁,不留一丝痕迹。

    过了一会儿,罂粟出了门。

    她和那个下人里应外合,轻而易举地离开了,去了那处宅子。

    罂粟望了过去,房里站着的人,果然是莫清寒。

    罂粟直接开口:“戴士南在哪里?”

    莫清寒眸色微冷。

    罂粟既然来了这里,意味着罂粟承认,她早就识破了那个假戴士南。

    她一直隐在假戴士南身边,就是为了救出真的戴士南。

    莫清寒冷笑:“董鸿昌自以为瞒天过海,其实他的计谋早就败露。”

    罂粟平静开口:“那人模仿得再像,终究会露出马脚。”

    时间不多,莫清寒和罂粟不会在此逗留很久。

    莫清寒拿出一张纸,递给罂粟:“这是戴士南被关押的地方。”

    罂粟低头看去,把地点记在心里。

    然后,她拿起打火机,火苗倏地亮起。

    素白的纸张逐渐变得焦黑,最终化为灰烬。

    罂粟思索了一番,开了口:“董鸿昌让我杀了你。”

    莫清寒看了罂粟一眼。

    罂粟清冷的声音继续响起:“你我没有利益牵扯,我不会动手。”

    她为陆宗霆做事,莫清寒又与董鸿昌反目,董鸿昌已经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罂粟这样讲,莫清寒并不意外。

    只要他们不威胁到对方的利益,两人各自行事,互不干扰。

    这次他帮罂粟,也是为了给董鸿昌重重一击。

    罂粟不宜多留,很快就离开了。

    她在汉阳的行动虽受监视,但却有莫清寒的人里应外合。

    回去之后,无人发现罂粟的行为有异。

    过了一会儿,莫清寒也走出了房子。

    计划已经慢慢成形。

    董鸿昌怎会想到,他曾悉心培养出的那颗棋子。

    如今正是一把最锋利的利刃。

    莫清寒不惜和曾经的敌人合作。

    只为了步步毁灭董鸿昌一手建立的势力。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08章 第30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0722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