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31章(大修)-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1章 第31章(大修)

    近日, 叶公馆倒是有一件喜事。叶家大公子叶奕修留学回来了, 他一生下来,便是顶顶聪明的人。

    大伯母想让叶奕修留在国内, 她觉得燕京大学什么的就已经够了,可叶奕修却去念了牛津大学。自家的孩子有理想,也不能拦着他。

    每次假期回来,叶奕修都会带上许多礼物。虽说现在上海有好多新鲜玩意儿, 但英国来的东西仿佛镀了层金似的, 格外惹人好奇。

    这不, 叶奕修从牛津大学毕业了。伯父伯母去英国玩了一趟,顺便将他带了回来。

    叶奕修可是个顶级妹控, 昨日才刚回国, 今天便来找叶楚玩了。

    叶楚已经接到电话,这次早早在客厅里等着叶奕修的到来。

    一个高大俊雅的人走了进来,他眼尾上挑,睫毛浓密, 唇形极为好看,五官比女孩还要漂亮几分。

    这就是叶楚的堂哥叶奕修。

    叶楚笑着站了起来:“堂哥!”

    叶奕修面带笑意:“阿楚。”

    叶楚的眼睛不小心瞥到了叶奕修的身后, 怔了怔,她指了指后面堆积如小山的东西,转头看向叶奕修:“堂哥, 这些是哪来的?”

    叶奕修赶紧回头:“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这些都是我从英国带回来的礼物,全是你的, 快过来看看。”

    对于一个从小被灌输要对妹妹好的叶奕修,完美地履行着这个要求,别说他对听话可爱的叶楚疼爱得紧,他的母亲每天也唠叨着要他对叶楚好。

    “这是八音盒,会有好听的音乐出来。”

    “怀表,你也应该有一个,方便看时间,放心,我买了一个小巧精致的,刚好适合女孩子用。”

    “还有这几支口红,外国的女明星都在用,涂上去漂亮得很,我妹妹怎么也得有一个。”

    叶奕修一碰上叶楚的事,就喋喋不休,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将礼物一件件地展示到叶楚面前。

    “堂哥,你买这么多东西怎么行,大伯母不是让你别乱花钱吗?”叶楚制止了叶奕修还在往外掏礼物的手。

    叶奕修顿了顿,惊讶地看着叶楚:“阿楚,几年没见,你怎么记性都不太好了,母亲说的是别乱花钱,后面还有半句呢。”

    “记得把多余的钱都省下来,给阿楚买礼物。”叶奕修补上了后面的话。

    叶楚张了张嘴,竟无处反驳,大伯母和堂哥向来宠溺自己,偏心得没边了。

    “堂哥,你先别拿了,先坐下来喝杯水,你急得来这儿,连气都没喘匀。”叶楚心疼,让叶奕修坐到位置上。

    叶奕修连声说好,叶楚说什么他都听。

    但没等叶奕修坐下来多久,就立即站起身,脸上带出几分焦急,他指挥着叶楚的丫鬟晓荷:“快快快,把礼物全搬到阿楚房间,一个别留。”

    众人手忙脚乱的,可还是迅速完成了任务。

    “阿楚,我可不能多留了,你那动不动就哭的妹妹可让我头疼,我可不想看到她。”叶奕修一直不喜欢叶嘉柔。

    叶楚憋着笑,忙着开口:“堂哥,你至于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吗?”

    受到嘲笑叶奕修没空和叶楚计较,要他说,那个妹妹真是让人烦,不管自己做什么事,都跟被人欺负了似得。

    他母亲也经常和他说,那妹妹不是什么省心的人,叶楚对她好,她却是个白眼狼,处处给叶楚使绊。

    “对了,你妹妹叫什么?”叶奕修疑惑地看着叶楚。

    最终,叶奕修也没留下,而是快速离开了叶家。

    但是闻风而来的叶嘉柔怎么可能放他走呢。于是叶奕修在即将跨出叶家大门的时候,被叫住了。

    “堂哥。”叶嘉柔阴魂不散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叶奕修打了个激灵,背对叶嘉柔,朝叶楚使了个眼色,真烦。

    虽说叶奕修在叶楚面前,是个不着调的好哥哥,但是在外人面前,叶奕修始终会维持教养。

    “三妹妹。”叶奕修转过身,对叶嘉柔温和地笑了笑。

    别怪他不叫名字,因为他根本就不记得眼前这人叫什么了。

    叶楚瞥了叶嘉柔一眼,见她双目盈盈,一脸崇拜地看着叶奕修,一副乖巧好妹妹的样子。

    她的演技恢复得真快。叶楚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

    叶嘉柔似乎忘记了先前在信礼中学门口发生的那件糗事,她脸皮厚得跟城墙似的,仍然继续碍眼地在叶楚面前晃悠。

    叶嘉柔腼腆地将头发挽到耳后:“堂哥,你叫我嘉柔就好。”

    从叶奕修一回来,叶嘉柔就得了消息,佣人说叶奕修大包小包地拿了许多东西,一定是给她和叶楚的礼物。

    所以在见面之前,她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

    “堂哥,听说你从英国带回来了不少新奇玩意,不知道我可不可以见识一下?”叶嘉柔一副好奇的样子。

    “你说的是刚才那些东西吧,其实那是我母亲托我带给阿楚的,要不我帮你去问问?”叶奕修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不用了,不用了。”叶嘉柔吓得连连摆手,她可不要惹上大伯母,大伯母向来喜欢叶楚,但对她却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

    “因为堂哥刚回家,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放到房间里,若是堂哥有什么东西,我们也可以交换一下,交换礼物,听上去就很特别,对吧?”

    叶嘉柔也想看看进口的玩意,至于给叶奕修准备的礼物什么,她到时候随便到房间里选个不喜欢就好了。

    叶奕修脸色蓦地沉了下来,满脸严肃,吓了叶嘉柔一跳。

    “这话妹妹以后不必说了,家人之间还分什么你我,有什么好送礼的呢?”叶奕修教育着叶嘉柔,叶嘉柔气了个半死。

    果然姓叶的没一个好东西,除了自己之外。

    “堂哥,我不是这么意思,我说的是……”叶嘉柔还想努力一下。

    叶奕修伸出手,做了个制止的手势:“妹妹,你这么说我更痛心,这么久没见,你连说话都说不利索。”

    “哎,我现在马上就要回家了,我母亲在等着我回家,要是你想一起去……”叶奕修延长了声线。

    叶嘉柔吓得退后了一步。这回叶嘉柔又没讨到什么好,只能看着叶奕修和叶楚离开了。

    把叶奕修送到门口后,叶楚才提了一句:“堂哥,我下午和恬恬约好了看电影,吃过午饭就得出发了。”

    一听到付恬恬的名字,叶奕修的表情瞬间变了。

    “阿楚为什么要出门呢?我们许久没见,周末本就只有两天,还是我带你去外面玩吧”

    “凡事啊,要讲究个先来后到。”叶楚讲,“我和恬恬早就约好了,可不能毁约。”

    “堂哥不如和我们一同去看电影罢。”

    叶奕修下意识摇头,但看见叶楚的表情,又不舍得和叶楚叙旧的机会。他思索几秒后,只能点头。

    虽说叶奕修是叶楚的堂哥,付恬恬是她的好朋友。但是他俩一见面就会拌嘴,有时候连叶楚都阻挡不了。

    叶楚已经和付恬恬约好了一起看电影的时间,她可以想象付恬恬和叶奕修对上时是什么场景。

    她心里仍是期盼着,两人能因为长时间没有见面,而少些吵架的理由。

    付恬恬长得高大,外表略显英气。叶奕修则是相反,长得漂亮精致,像个小姑娘。

    因为付恬恬,叶楚,叶奕修三人从小一起长大,付恬恬对叶奕修也熟得很。

    叶楚承认付恬恬嘴巴不留情,看到叶奕修的第一眼,付恬恬就叫了一声叶姐姐,因为她将叶奕修认成了一个女孩。

    开口闭口就是叶姐姐,叶奕修听了怎么能不生气。他最讨厌别人拿他的长相说事。

    叶奕修白白净净,五官精致,经常被人当做是个姑娘。付恬恬的话一下子戳中了他的逆鳞。

    对于惹怒他的付恬恬,叶奕修没什么好脸色,就算付恬恬是他堂妹的好朋友,他也忍受不了。

    到最后,付恬恬称呼叶奕修为叶姐姐,而叶奕修则叫她付大哥。

    虽说知道真相后的付恬恬道了歉,但是依旧换不回叶奕修已经受伤的心。

    叶楚按着约定的时间出门,叶奕修的车子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会了,叶楚一到门口,就上了车。

    付恬恬家的车坏了,正在修理,所以叶楚要和叶奕修一起接付恬恬。

    叶奕修开着车,嘴巴还是不留情:“阿楚,好好的,带上那个付大哥做什么,一天的好心情都没了。”

    “堂哥,今天本来就是我和恬恬先约的,不好放人家鸽子,而且,你别一口一个付大哥叫着,恬恬会不开心。”叶楚纠正了叶奕修。

    车子打了个弯,叶奕修接着说道:“阿楚,要不待会我给你买好多好多的东西,你就把那个人回了吧。”

    叶奕修笑眯眯的样子,就像一只哄骗小孩子的大灰狼。

    叶楚当然不会答应,她转头看着叶奕修,给他一个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不行,专心开车。”

    一脸丧气的叶奕修将车开到了付恬恬的家门口,付恬恬一看到车来,就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

    她打开了后车门,一屁股坐进了车里。

    “快出发吧,电影快开场了。”付恬恬性子急,一刻也等不及。

    叶奕修撇了撇嘴,没有立即发动车,转过头看向付恬恬:“付大哥,几年没见,你还是老样子。”

    “咦,这不是叶姐姐吗?这么久没看见你,你好像又白了许多。”付恬恬故作惊讶。

    完了还补上一句:“嗯,比普通女孩还漂亮。”

    虽说叶奕修听了付恬恬的话,就捏紧了方向盘,但他还是稳稳当当地发动了车子。

    “我看你可以胸口碎大石了,长得和男人一样,力气还比男的大得多。”叶奕修说上一句。

    “是啊,我的力气是比你大得多,我猜你连根草都拔不起来吧,哦,我忘了,你不是男的。”付恬恬回上一句。

    “付大哥,你一点女人样都没有!”

    “哼,总比你好,不男不女!”

    付恬恬一个女学生,叶奕修一个牛津高材生,不知怎的,撞见彼此就变得幼稚起来。

    去电影院需要多长时间,叶奕修和付恬恬就吵了多久。

    这两人平时看上去不是挺正常的,怎么一碰上对方就跟点个炮仗一样,吵个没完。这么久以前的矛盾,过了十几年了还没消。

    嗯,应该是好久没见面,所以想对方想得紧了。

    叶奕修停好了车,找到叶楚站的位置快步走了过来,手上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

    “阿楚,我看那边有不少好吃的,我就随便买了一些。”叶奕修仿佛是想等待邀功,一股脑地将零食捧到叶楚面前。

    看着叶奕修手上的东西,叶楚吓了一跳,这叫随便买,实在是太随便了,堂哥莫不是将零嘴全买了。

    叶奕修从小就被灌输要对妹妹好的观念,做这些事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只要叶楚开心就好。

    叶楚僵着头,转向付恬恬:“恬恬,要不你帮着一起吃吧。”

    爱好美食的付恬恬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在叶奕修怨念的眼神中,愉快地接过了一半零食。

    幸亏电影开场了,叶楚心想这回应该耳根清净了。电影院里这么安静,这两人吵起来,他们自己也会不好意思的。

    以防万一,怕他们继续吵架,叶楚特地坐到了他俩中间,她津津有味地看起了电影。

    终于听不到声音了,真好。

    叶楚实在是低估了两人的战斗力,在大家都专心看电影的时候,叶奕修和付恬恬又因为一件鸡毛蒜皮的事吵了起来。

    “付大哥,我看你看什么悲情的电影都不会哭吧?尽顾着吃了,哪腾得出脑子来看,不对,你根本就没有脑子。”叶奕修先挑衅。

    “看看我妹妹,漂亮温柔,吃东西的时候优雅从容。”叶奕修顺带还夸了叶楚一把。

    当从零食堆里抬起头的付恬恬差点没噎死:“哼哼,可是阿楚就喜欢我这样的,这叫有福气,阿楚看着我还能多吃一碗饭呢?”

    叶奕修担心,赶紧看着叶楚:“阿楚,饭你是可以多吃两碗,这样挺好的,但是千万不能像付大哥一样狼吞虎咽,对身体不好。”

    突然被点名的叶楚,总觉得有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叶奕修和付恬恬再次对上了。

    在人人都认真看电影的时候,叶楚这边的动静委实不小了,她深感丢脸,一下子将这两人推向两边。

    叶楚的声音有着深深的警告:“你们再说上一句话,信不信我对你们不客气。”

    付恬恬和叶奕修一看叶楚生了气,立即闭上了嘴,不敢多说一句。

    看个电影跟打仗似的,终于结束了。叶楚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电影院,她发誓下次再也不和这两个人一起出来玩了。

    被训斥过的两人,像小媳妇一样跟在叶楚的身后。

    叶楚看着两人乖巧听话的样子,心里有些安慰:“接下来,我们去前面的餐馆吃饭,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吧?”

    叶奕修和付恬恬点了点头,两眼放光地看着叶楚,一声都不敢多说。

    这时,一名路人走过旁边,看到这样的场景感到好笑,嘀咕了一句:“这一对情侣怎么还一起被小姑娘训呢?”

    付恬恬和叶奕修同时回头,一起瞪向那个路人:“闭嘴,我们才不是情侣。”

    路人:呵呵,这还叫不是。

    叶楚:真是会给我惹事。

    叶楚咳嗽了两声,两人瞬间转回头,“委屈”地低下了头。

    付恬恬他们乖乖地跟在叶楚的身后,餐厅离得不远,走几步路就到了,叶楚在前面走着,可是她背后可没长眼睛。

    “啊,你踩到我的脚了。”付恬恬一阵痛呼,伸手就要打叶奕修。

    “你这么人也太粗鲁了,我分明是不小心的,你敢打我,我就和阿楚告状。”叶奕修得意道。

    叶楚:好了,这下饭也不用吃了。

    不过,他们三人还是吃了晚餐,叶奕修请的法国大餐。付恬恬和叶奕修争争吵吵,终于将一顿饭解决了。

    晚上,叶奕修送叶楚回家的时候,还认认真真跟她交待:“阿楚,下次不要再让我见到那人了。”

    叶楚觉得好笑:“堂哥,恬恬只是个女学生,没必要同她计较的。”

    “是她同我计较在先。”叶奕修没忘掉小时候的事。

    叶楚心想,她下回可不能让这两人主动撞上了。

    进了叶公馆后,家中众人已经歇息了。叶楚在外玩了一整天,自是累得不行。

    她梳洗好后,才刚躺在床铺上,便很快睡着了。

    叶楚沉沉地睡去了,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在梦里,她回到了前世。

    一个下着雨的夜晚。

    ……

    那时,上海已经接连下了好几天的雨,明明是傍晚,但是天色早已黑透了。

    “堂哥,我就不能晚几天再去姑姑家吗?”叶楚问叶奕修。

    虽然叶奕修拉着叶楚走得急,但是他手上的伞依旧稳稳地持在叶楚的头上,不让叶楚多淋到半些雨。

    “哥,母亲还未归家,我想看一眼母亲再走,何必走得这么急呢?”叶楚拉住叶奕修的手,站在原地不肯走。

    面对叶楚的质问,叶奕修有口难言。现在叶家已经岌岌可危,早已无法护叶楚周全。

    叶楚从小就被他们捧在手心长大,被他们养成了一副天真,不谙世事的样子。更何况他们把叶家的实际情况瞒了个严实,叶楚觉得奇怪也不足为奇。

    蒋姨娘死了,叶嘉柔把过错全部推到叶家人身上。

    然后,叶嘉柔攀上莫清寒,两人狼狈为奸,想要合力整垮叶家,吞并叶家。

    他们为了保全叶楚,只能将全部实情悉数隐瞒。他们已经在香港那边给叶楚安排好了退路,现在走还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阿楚乖,香港的姑姑生了病,她小时候最疼你,想快点见到你,更别说船票早就买好了,开船的时间临近了,你难道还想着变卦?”

    叶奕修故意虎着一张脸,装着自己生气的样子,叶楚果然服了软。

    “堂哥,只是最近我的心慌得厉害,不想离家,我现在就听你的,你别生气。”叶楚一看叶奕修生气了,就赶紧跟在他的身边,快步往门口走去。

    这时,雨势越变越大,雨水不断抽打着地面。雨点飘到叶楚脸上,凉丝丝的,触感冰凉。

    叶奕修温声道:“阿楚乖,到了那里就好好照顾姑姑,别老惦记着家里。”

    说完后,叶奕修轻轻地拍了下叶楚的头,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但是叶奕修的脸上并没有显露半分。

    “堂哥,等姑姑病好了,我就回家,你们等着我。”叶楚和叶奕修挥了挥手,示意告别。

    “好,你要照顾好自己。”

    那时的叶楚被保护得极好,之后无数个日子她都能想起现在的场景。若是她能够早点懂事,是否就能看清堂哥眼里的痛苦和不舍。

    但被众人期待着平安的叶楚,最后还是因为种种意外没有上船。

    ……

    叶楚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坐了起来。

    胸腔里的心脏还跳个不停,叶楚紧紧按着心口,大口地吸着气,额头上覆着细密的薄汗。

    她记起那晚漆黑的码头和被雨水包围的叶家大宅……

    上辈子的所有事,都似发生在昨日,清晰可见。

    后来,叶楚同叶奕修断了联系。之后叶楚为求保命,和陆淮合作,稍微稳定下来后,就开始寻叶家其他人的下落。

    有人说叶奕修去了国外,也有人说曾经在北平看到过他,但任凭叶楚怎么找,都找不到。

    叶楚救了陆淮的命,随后和他做了场交易。

    整整五年,陆淮教会了叶楚许多的东西,让她从一无所知的大小姐,成长为一个能够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人。

    重生回来,陆淮和叶楚只是陌生人,所以她不会上前自找没趣。

    这一世,叶楚一直躲着陆淮,是因为不想再依靠他的力量。重生的事情听起来这样荒谬,也绝没有人会相信。

    但是只要陆淮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叶楚都会全力以赴。

    陆淮的恩情,她会永远铭记在心,叶楚这么想着。分明她的心中产生了异常的感觉,却被硬生生压了下去。

    窗外,雨声噼里啪啦地打在窗户上,叶楚起身,走向窗口。

    叶楚推开窗,秋风夹着雨飘了进来,外面白茫茫的一片,远远近近都看不分明。

    陆淮曾经讲过:“遇事必沉着,才能保证不出错。”

    她莫名想到了他,声线低沉地落进她心里。

    深秋的天气渐寒,但是夜风吹到叶楚身上,却让她慌乱的心慢慢静了下来。

    叶楚现在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不谙世事的世家小姐了。

    上一世那些叶家的人努力保护着她,这一世,她会靠自己的力量,不让他们受到一点伤害。

    ***

    前几天,耶松船厂的船出事了,整艘船上的人无一幸免。

    外界皆认为,这只是一场事故,船上的人是意外死亡。但陆淮知晓,那群无辜的人是被卷入了权利斗争。

    思及此,陆淮按了按眉心,眼底闪过沉痛之色。他太过疏忽,没有保护好这群百姓。

    幕后黑手处处针对陆淮,可至今陆淮仍不知道那人的身份。

    这次,幕后黑手派孙连对船厂下手,自己依然隐在幕后,不暴露一分一毫。

    陆淮已经让周副官去抓孙连,想来已经快到了。

    这时,书房外传来周副官的声音:“三少,人带来了。”

    陆淮眼神一暗,冷声:“进来。”

    周副官拿枪抵着一个人的脑袋,走进书房,关上了门。

    周副官把那人毫不留情地摔在地上,枪一直对着那人。看向陆淮时,周副官的语气恭敬至极:“三少,他就是孙连。”

    孙连浑身痛得厉害,但他不敢出声,惊恐地说:“三少,您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

    孙连完成了他主子吩咐的事,还没来得及逃离就被周副官抓了。

    陆三少心思缜密,甚至比他的主子还要厉害。

    陆淮瞥了孙连一眼,眼底冰冷一片:“你为何要做这件事?”

    孙连对自家主子忠心耿耿,他被陆淮抓了后,心里就有了一个决断,他绝不会暴露主子的身份。

    孙连看向陆淮,笃定地说:“我和耶松船厂的船主有仇,所以我毁了他的船。”

    “他害了我的家人,我也不让他好过。”

    陆淮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这时,书房的空气忽的凝滞了起来,无形的压迫尽数涌向孙连,让他忍不住想要逃离。

    孙连跪在地上,不由得微微颤抖。

    一旁的周副官晓得陆淮生气了,他定了定神,手里的枪仍对着孙连。

    陆淮的声线极低:“你和船主有仇?”

    只要想到那群无辜枉死的百姓,陆淮的怒气便难以消散。

    孙连猛地抬头,以为陆淮听进了自己的话,他连声说:“三少,那船主确实和我……”

    话未落,一把黑漆漆的枪瞄准了孙连。陆淮拿起枪,食指微曲,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冰冷的子弹打中了孙连的大腿。

    孙连的腿上传来剧烈的疼痛,他按着腿,冷汗涔涔:“三少……我错了……您原谅我吧。”

    陆淮面无表情:“你为何要做这件事?”

    孙连不敢多想,他仍是害怕极了。他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地上传来“咚咚”的声响。

    “陆三少,您饶了我吧,您饶了我吧……”

    陆淮瞥了周副官一眼,语气冷然:“放他离开。”

    周副官没有讶异,他知道一切都在陆淮的掌控之中。他低头应是,放下手里的枪,退后了几步。

    孙连心头一喜,他仍磕着头,嘴上说着:“谢谢三少,谢谢三少……”

    孙连的额头已经乌青了,但他恍若未觉,仍然磕着头。周副官冷声:“还不走?”

    孙连捂着腿站了起来,他踉跄着脚步离开了。虽脚步不便,但是孙连的速度还是很快,他生怕陆淮反悔。

    陆淮:“跟上去。”周副官应是。

    陆淮的眼底似隐着风暴。他放孙连走,是想看看孙连是不是会自乱阵脚,去找那个幕后黑手。

    但陆淮清楚那人的性子,疑心重得很。只怕过一会儿孙连就不会活在世上了。

    孙连走在街上,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孙连不傻,他知道陆三少想通过自己来找到主子。

    但是,陆三少注定要失望了。他的命是主子救的,这一辈子他都会忠于主子。

    孙连走到了车站,买了一张去北平的车票,主子现在在南京,他绝不会暴露主子的位置。

    孙连拿着车票走出来,正准备往前走。

    这时,枪声响起,子弹从孙连身后破风而来。子弹穿过了孙连的胸膛,他的脚步一顿,倒在了地上。

    可惜,孙连永远不会知道杀死他的那个人,就是他一心效忠的主子。

    南京。

    一个男人坐在房间里,房间里虽开着灯,但他整个人似隐在黑暗中,看不清面容。

    清冷的月光从窗口溜了进来,洁白的光芒更显得男人气息阴沉。这个男人如同蛰伏于黑夜的猎食者一样,危险、压抑。

    一个人走了进来,低着头:“主子,孙连已经死了。”

    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嗯。”

    男人的身边坐着一个人,他开口:“莫……”

    话未落,男人扬手就给了那人一巴掌,力度很重,那人的脸立马就肿了起来。

    被打的人怔了一怔,男人漫不经心地靠在椅子上,阴沉的声音响起:“我说过,我不喜欢别人提这个字。”

    他最恨莫这个姓氏。

    如鲠在喉。

    时时刻刻提醒他,只不过是一个私生子。

    被打的人捂住脸,咬着牙说:“是。”

    另一头,孙连死在了车站,周副官立即回了督军府。

    周副官回禀陆淮:“三少,孙连死了。”

    陆淮没有说话,他神色淡淡,看不出什么情绪。

    周副官知道陆淮听到了,他低着头在一旁站着。

    陆淮早就知道孙连不可能活着走出上海。那人不但杀死自己部下,竟害死了一整船的性命,向陆淮挑衅。

    陆淮很自责,若是自己能提早发现,那些百姓也不会枉死。

    陆淮开了口:“受害者的家属都安抚好了?”

    周副官低头:“这件事属下已经让人去做了。”

    “嗯。”陆淮淡淡道,“尽快。”

    “是,三少。”

    时至深秋,气温低得很,屋子里的空气冷冽至极,如同外头寒冷萧瑟的秋天。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陆淮在黑暗里坐了很久。黎明就快要降临了,他却没有半点睡意。

    陆淮起了身,走到窗子旁,冰冷的空气瞬间袭了上来,他的头脑前所未有地清醒着。

    这个夜晚太过漫长,同即将到来的冬天一般冷漠。

    不知怎的,他竟又想起了那个女孩。

    她不慌不忙,遇事冷静。

    她总是这样,沉着又勇敢,仿佛世间没有事情能令她丧失勇气。

    想起她,陆淮觉得,这个深秋,似乎也没有先前那般冷了。

    早上,周副官走进书房的时候,看到陆淮正准备点燃手中的雪茄。

    他知道三少整晚都待在书房,正想劝解。

    没想到,陆淮却开了口。

    “叶二小姐,最近怎样?”

    “啪”的一声,雪茄被点着了,陆淮没有放到嘴边,而是看向周副官,等着他的回答。

    叶二小姐?

    周副官愣了愣,他正了神,赶紧回了话。

    “叶二小姐答应了九爷的邀请,会在约好的时间去恒兴茶社喝茶。”

    周副官还等着陆淮之后的问话,但陆淮却久久没有开口,夹在手指间的雪茄也迟迟未递到嘴边。

    “好了,你下去吧。”陆淮眼底微光闪动。

    陆淮的目光在掐灭的雪茄上顿了顿。

    沈九不是想让他们见面么?

    嗯,那就由着沈九胡来罢了。

    周副官应了一声是,就准备退出房间。在关上房门的最后一刻,周副官看见三少将从未抽过的那支雪茄碾灭。

    原本忽闪忽明的火光瞬间暗了。

    ***

    第二天便是沈九和叶楚约好见面的日子。

    为了确保叶楚和陆淮这回见面的万无一失,前一天,沈九起了个大早,去恒兴茶社踩点了。

    陆淮的一举一动都被许多人关注着,若有半点事落进记者的耳中,说不定会把这件绯闻宣传得纷纷扬扬。

    如果陆淮的小丫头片子上了报纸,沈九相信,陆淮绝对会不高兴。

    沈九并不想让人知道他是在帮陆淮追女人,他没有将此事透露给任何人。

    因此,外界的人只晓得青会的沈九爷似乎对一个女学生上了心,大张旗鼓请了她几回。

    沈九行事乖张,不按常理出牌,无论他做任何事,都不会令人觉得奇怪。没人关注那个信礼中学的女学生到底是谁。

    一辆黑色的汽车在恒兴茶社门口停下,沈九穿着一袭月白色长袍,带着玄黑色帽子,下了车。

    曹安抢在沈九之前下车,他立即打开了一把雨伞,遮挡住阳光:“九爷,外头太阳大,别晒伤了。”

    沈九给了曹安一记暴栗:“到茶社门口就这么点路,九爷我是堂堂男子汉,你打什么伞?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曹安:“……”

    曹安默默地收起了伞,自从上次邀请叶楚成功后,他便一直认为叶楚姑娘喜欢的是眉清目秀的人。

    九爷的五官长得那是无可挑剔,明天他要见叶楚姑娘,若是皮肤晒出一点问题,曹安可担待不起。

    沈九进了恒兴茶社,曹安赶紧跟了上去,身后还有一群青会的彪形大汉。

    店小二被这架势吓到了,他急忙迎了上来,话讲得磕磕巴巴:“九……九……九爷……”

    沈九淡淡瞥了他一眼:“老板呢?”

    店小二背脊一凉,他不知道恒兴茶社怎么会惹到青会的九爷。若是茶社倒了,日后也不晓得能去哪。

    “磨磨唧唧做什么?”曹安瞪着他,“九爷叫你找老板去。”

    “是……九爷……”

    店小二战战兢兢地将老板叫了过来,老板见到沈九,心想着这位爷不知要搞什么事。他们茶社新开不久,也没做什么坏事啊。

    老板正脑补得厉害,没想到曹安上前一步。

    “老板,今儿个我们青会包场了!”

    “可……”老板迟疑了,他虽不想得罪九爷,但这边的许多贵客,他也得罪不起呀。

    沈九挑了挑眉:“曹安,给钱!”

    “啊?”曹安摸了摸口袋,心里有点舍不得,分明就是一句话的事。他们还开赌场呢……给什么钱呀。

    沈九抬高了声音:“跟你讲了多少次了,买东西要付钱!让别人觉得我们青会仗势欺人吗?”

    沈九话一出,曹安立即递上了钱。

    老板收了钱,很快喜笑颜开:“谢谢九爷,谢谢九爷,小的这就清场。”

    曹安看着那些瑟瑟发抖离开茶社的群众,心想,我们青会不就是仗势欺人吗……

    见曹安在原地发呆,沈九又给了他一记暴栗:“还不快走!”

    曹安站直了身子,装模作样地行了个礼:“是!九爷。”

    沈九撇了撇嘴,瞧曹安这行为,做作得很。

    沈九慢悠悠地上了楼,他早就打听清楚,陆淮和宋允会在那个房间谈事。届时,隔壁两个房间将会被清空,并有人看守。

    这恰好给了沈九可乘之机,他顺便把明天的恒兴茶社全包下来了,到时候整层楼,除了那三个房间,别的全是青会的人。

    沈九看了看这层楼的走廊,发现了陆淮只要从那个房间离开,必然会经过一个拐角。

    他要是让叶楚从另一头走出,在恰当的时机,绝对能和陆淮撞上。

    沈九不知道,他若是派人塞满了恒兴茶社,难道还不会被陆淮发现么?这一切,不过都是在陆淮掌控之下罢了。

    “曹安。”沈九叫了一声。

    曹安应得极快:“九爷!”

    “曹安,你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沈九指了指拐角,“两个人走到这,是不是刚好能撞个满怀?”

    曹安眯了眯眼睛,撞个满怀?九爷果然厉害,想尽办法让叶楚姑娘撞到自己怀里来。

    别看九爷平时没什么看上眼的姑娘,天天打打杀杀。没想到,只要九爷一上心,脑袋就彻底开窍了!

    “九爷威武。”曹安竖起大拇指,“若是能让叶楚姑娘跌一跤,来个英雄救美就更好了。”

    沈九的眼神扫了过来,曹安见他没讲话,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很快噤了声。没想到,下一秒沈九开口了。

    “不错的主意。”

    “是!九爷。”

    沈九又叫了两个彪形大汉:“明天,你们就在走廊尽头堵着,不准让叶楚姑娘离开。”

    这两个人壮硕极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只要站在那里,便容不得一只蚊子飞过去。

    “记住!不许伤害叶楚姑娘!”沈九交待了一句,“还要对她保持微笑。”

    曹安点了点头,九爷就是不一样,连约会都有兄弟们陪同。

    叶楚姑娘看到了,定会认为我们九爷气势非凡!

    青会的兄弟们谁不是一脸凶相,但见了叶楚姑娘,必须得露出笑容。九爷这种诚意真是感天动地,绝对会感动叶楚姑娘。

    包下恒兴茶社、将这层楼塞满自己的人、每个小厮都好好交待过去……这些琐事便交给曹安了。

    沈九确定了明日要待的房间后,就让曹安留下来处理,自己回了大都会歌舞厅。

    曹安自作主张,为了让九爷高兴,他决定要把这个房间好好整理一遍。

    “你!去买个花瓶来,不准是灰溜溜的。”

    “你!去拿点玫瑰花来,”

    “多抢点,把这房子堆满。”曹安想到沈九的叮嘱,立即改了口,“要付钱!不准抢!”

    “……”

    这个充满玫瑰花瓣的房间,很快就要进行九爷的第一次正式约会。

    曹安的心里充满了期待。

    至于结果如何,就看明天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读者问起上辈子男女主的事情,后面会慢慢写到的。有些事情女主不提醒男主,是因为她并不知道。放心,她是绝对会帮三少的。

    评论随机掉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1章 第31章(大修)》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