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第314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14章 第314章

    纪曼青沉默地坐在牢房里。

    她不知道自己将会受到什么惩罚, 思绪极为纷乱, 担忧和恐惧一直笼着她。

    仅仅只是几日,纪曼青的面容已经憔悴了很多。

    现在是白天,牢房里的光线也是昏昏沉沉的。

    光线倾泻而下,地面上明明暗暗。

    牢房里安静极了, 透着死一般的沉寂。

    静谧之中, 忽然响起了轻缓的脚步声。

    纪曼青仍垂着头, 视线落在地面上,仿佛对外界已经毫不在意。

    头顶上方响起一道熟悉的声线。

    叶楚冷淡的声音落下:“从特派员到阶下囚,感觉如何?”

    纪曼青一怔, 抬头看了过去。

    是陆淮和叶楚。

    她的心里涌上沉沉的怒火。

    纪曼青怒声道:“你们揭露了顾仁山贪污事件,让我落到如此地步。”

    他们将消息瞒得太紧, 自己一点准备都没有。

    现在事情败露, 她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叶楚讽刺地说了一句:“怎么?你后悔来到上海了?”

    “当初你被驱逐出上海, 如今更是狼狈地成为阶下囚。”

    纪曼青当年逃离上海,已经成为全上海的笑柄。

    如今特派员的位置还没坐稳, 她又被关进监狱。

    叶楚字字句句,都在讽刺纪曼青的不自量力。

    纪曼青恨得咬牙:“我现在这么惨,你如今满意了。”

    她握紧了拳, 愤怒极了。

    叶楚来到这里,就是来羞辱她的。

    叶楚嘴角浮起冷笑:“纪曼青,你所有的算计都落空了。”

    她的语气冰冷至极:“你永远也斗不过我们。”

    空气沉沉落下,带着冬日凛冽的寒意。

    纪曼青顿了几秒:“你们不会笑到最后。”

    陆淮面无表情地开口:“你以为董鸿昌会来救你?”

    纪曼青性子极为固执,她说不准还在期待董鸿昌救她出来。

    她为他做事多年, 董鸿昌是否会不舍得放弃这颗棋子。

    可惜,她的美梦注定要落空了。

    纪曼青一怔:“你知道我和董鸿昌的关系?”

    陆淮:“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陆淮极冷地瞥向她,声音似冰锋一样,刺入纪曼青的耳中。

    “董鸿昌如果知道你入狱,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纪曼青一震。

    恐惧重重袭来,她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董鸿昌会杀了她。

    她已经没有了护身符,对董鸿昌来说,已经没有任何用处。

    况且,董鸿昌担心自己暴露他的秘密,定不会留她一命。

    纪曼青立即变了语气:“我知道董鸿昌很多事情,你放我一条生路,我全都告诉你。”

    陆淮冷眼看着,漆黑的眼底似隐着风暴。

    神色蓦地沉了下来。

    陆淮冷声道:“当年阿玖那么小,你怎么不曾对她有半分怜悯之心?”

    陆淮周身气息肃杀,黑沉的眼眸掠过寒意。

    “阿越没有招惹到你,你照样对他下了毒手。”

    冰冷的声音落下,没有任何起伏,却令人心头一颤。

    “纪曼青,害人终害己,现在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牢房幽暗至极,陆淮的神色愈加清晰。

    他的怒意,仿佛能透过深沉的黑暗,寒彻入骨。

    纪曼青一怔。

    陆家是她的仇人,她本不应该向仇人求饶。

    但是一想到董鸿昌会如何处置她,她就不寒而栗。

    纪曼青哀求:“我求求你,饶我一命,不要让我落到董鸿昌的手里。”

    “我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

    陆淮眼底闪过讽刺之色:“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纪曼青入狱,这只是第一步。

    之后,她会一直在痛苦和绝望中煎熬,生不如死。

    心术不正的人,终将会受到惩罚。

    陆淮缓缓开口,一字一句尽显冷意:“纪曼青,我说过,我会让你坠入地狱。”

    纪曼青惨笑一声。

    从侥幸逃生,再到绝望入狱。

    她确实坠入了地狱。

    再也看不到任何光明。

    陆淮和叶楚离去,牢房陷入了寂静。

    牢笼深黑幽暗,四下光影暗沉。

    纪曼青的心彻底落到谷底,重重黑暗袭来,那是望不到底的绝望。

    ……

    陆淮回了督军府。

    顾仁山倒台,纪曼青被捕入狱。

    董鸿昌在上海的最后一步棋终于被废。

    因为有尚思道的参与,这件事就更为顺利。

    至于纪曼青这个人要如何处置,陆淮的目光顿时变得冰冷。

    细想之后,他给北平打了一个电话。

    尚思道接起了电话。

    陆淮开口:“纪曼青已经被捕,多谢你的帮助。”

    “不必。”尚思道笑了一声,“我们都是为了政府着想,更何况,顾仁山的落马让一些人不敢轻举妄动。”

    尚思道的地位暂时不稳,他企图做出一些成绩。

    他正愁找不到下手的时机。

    而顾仁山贪腐案恰巧给了尚思道机会。

    尚思道想了想:“对了,那个同党纪曼青,你准备怎么处置?”

    陆淮:“我正是为此事而来的。”

    尚思道:“哦?你已经有了主意?”

    陆淮嗯了一声:“我想亲自处置这个人。”

    尚思道不假思索:“那她就交给你处理。”

    对于纪家和陆家先前的事情,尚思道有所耳闻。

    多年前,纪曼青不可能无缘无故被逐出上海。

    想来她的离开一定和陆家脱不了干系。

    陆淮忽的出声:“但是,纪曼青被押送往北平一事,仍是要继续执行。”

    尚思道怔了一怔,没有开口。

    尚思道并不知道陆淮想要做什么,但他不会多问。

    他们一起合作,他信任陆淮这个人,其他的事情,他也不关心。

    尚思道转而一笑:“我相信,你一定能处理得很好。”

    陆淮的语气也轻松了几分:“绝不会给北平政府添堵。”

    尚思道:“好。”

    挂了电话后,陆淮的面容恢复了平静。

    陆淮扭头,看向窗外,他的侧脸冷峻又凌厉。

    督军府的外面是一片霜白。

    冬季的天气,愈发寒冷,枯枝败叶,仿佛没有生气。

    犹如即将到来的最后斗争。

    肃杀之气弥漫,更添了一丝凛冽。

    陆淮的思绪渐沉。

    纪曼青作恶多端,和陆家有多年恩怨。

    陆家先前已经放过她一命,她没有歇了心思,竟投靠了陆家的敌人董鸿昌。

    这个人必死无疑。

    但是,陆淮并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他心中自然有一个最为合适的人选。

    此事反倒要让董鸿昌来做。

    陆淮的目标很明确,他要逼董鸿昌离开汉阳。

    陆淮冷笑了一声,董鸿昌真是贪生怕死。

    这些杀戮之事从不亲力亲为。

    他在汉阳多年,躲在幕后操控一切。

    但按照现在的形势,他不得不离开汉阳。

    陆淮打了一个电话。

    几分钟后,书房的门被人敲响。

    周副官快步走了进来:“三少。”

    陆淮的目光冷漠:“尽快把纪曼青的事情传去汉阳。”

    “让董鸿昌清楚这件事的严重后果。”

    “因为顾仁山贪腐案牵扯众多,纪曼青会送往北平问审。”

    周副官低头:“是,三少。”

    若是董鸿昌知道纪曼青的事情败露,根本不需要他们插手。

    他一定会自己赶来上海。

    只要董鸿昌到了上海,就会离开他的权利范围。

    陆淮会在这里等他。

    很多事情,是该算算账了。

    ……

    汉阳。

    董鸿昌握紧了拳,指节发白。

    他已经知晓了上海和北平发生的事情。

    纪曼青的特派员身份被废,现在已经成了阶下囚。

    就连他埋伏在上海,暗地帮助纪曼青的手下也全被陆淮除掉了。

    而就在不久以前,上海的所有据点已经被摧毁。

    相当于陆淮已毁掉了他在上海的全部布局。

    但此刻,董鸿昌想到的并不是接下来,还要花多久时间重新建立他的信息网络。

    他关注的是另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

    应该如何自保?

    正当董鸿昌思索之时,手下走进房间。

    在寂静万分的房间里,推门声和脚步声显得格外明显。

    董鸿昌极为警觉,他很快就瞥向来人。

    “何事?”

    手下态度恭敬:“督军,已经查到消息了。”

    董鸿昌神情森冷:“具体讲。”

    “在抓捕纪曼青以前。”手下语速极快,“顾仁山倒台的消息被全面封锁。”

    他知道董鸿昌已经动怒,不想再生事端。

    “这是机密文件,据悉北平那边执行任务的人是尚思道。”

    尚思道是尚副总理的儿子。

    董鸿昌微微一怔。

    看来,在纪曼青作为特派员进入上海时,陆淮早就已想好了对策。

    即便顾仁山隐瞒了此事,但陆淮仍从蛛丝马迹中查明了真相。

    此事是有备而来。

    他甚至连同了尚思道,要对顾仁山下手。

    但这已经是前事了,董鸿昌眉头一皱,事情已发展到现下的地步。

    手下继续说:“纪曼青被捕后,会被立即押送去北平。”

    董鸿昌问:“顾仁山的审问还没有开始吗?”

    手下低着头:“探子的情报是……”

    “尚思道提出建议,要将同党纪曼青抓捕归案后,再开始审讯。”

    董鸿昌的面色更阴冷了。

    不消多想,他已经知道,这一定是陆淮的想法。

    尚思道不过是帮陆淮做到此事罢了。

    在纪曼青这件事上,陆淮做足了准备,要断他的后路。

    董鸿昌声音冰冷:“你下去吧。”

    手下离开了房间。

    董鸿昌的目光渐深,先前的怒气已经散去。

    他平静地整理着此事的条理。

    无论纪曼青能否顺利抵达北平,陆淮都能达到他的目标。

    若是纪曼青现身在北平的审讯现场,按照她的性子,绝对会交待出自己曾让她做的事情。

    陆淮想要不着痕迹地拖自己下水,这是其一。

    如果纪曼青不能平安到北平,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

    自己主动出现在上海,除去纪曼青。

    陆淮是在逼迫他离开汉阳,这是其二。

    董鸿昌必须做出抉择。

    他的眼底更加晦暗,心境却平和至极。

    他要除掉纪曼青。

    这时,窗外传来了寒冽的风声。

    风猛地砸过来,窗户猎猎作响。

    冬天到了。

    汉阳的天更加灰暗。

    他已经没有退路。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14章 第314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4096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