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第31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18章 第318章

    仙乐宫。

    乔云笙坐在车中, 汽车驶离了仙乐宫。

    近日来, 事故频发,乔云笙出行的时候都会带一批手下。

    乔云笙的车子被几辆黑色汽车所包围。

    他们会确保,乔云笙不会出现在杀手的射击范围内。

    乔云笙从仙乐宫出来,准备回他的宅子。

    夜色渐沉, 重重黑暗压下, 莫名让人不安。

    乔云笙闭着眼, 靠在身后的车座上,眉头紧锁,一直没有松开。

    车子一直往前行驶而去。

    空气隐隐绷直, 危险潜伏在暗处。

    乔云笙的车子还没驶到那间宅子,却忽然出现了意外。

    几辆速度极快的车子, 朝乔云笙驶来。

    那些汽车横冲直撞。

    车子猛地撞了过来, 目标很明显, 是乔云笙。

    前后几辆车都被撞离乔云笙的车辆,手下察觉到事情不对, 迅速下了车。

    车上不能久待,乔云笙也同样走下车。

    手下走到乔云笙的身边,挡住了乔云笙的身影。

    他们浑身紧绷, 立即进入了戒备状态。

    一群黑衣人从车上走下来,手中持枪。

    枪声乍响。

    那些人似乎不想给乔云笙留任何后路。

    乔云笙的手下也拔出枪,枪口齐刷刷地对准了杀手。

    双方厮杀,血腥味渐起。

    原本安静的街道瞬间变得喧闹。

    路灯下的影子斑驳,地面上是躺着的一具具尸体。

    乔云笙冷眼皱眉, 拿枪朝那些杀手射击。

    但是来人实在太多,一时半会竟逃脱不开。

    而乔云笙的手下也不少,两方都讨不到什么好处。

    很多手下已经负伤,乔云笙的手臂也中了弹。

    乔云笙神色愈发凝重,若是再这么下去,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逃过此劫。

    他虽怀疑派杀手前来的人是明衡,但是细细一想,却又不像。

    按理说,明衡并没有这么多训练有素的杀手。

    这时,纷杂的枪声中忽的传来车子启动的声音。

    一辆车子忽的停在了乔云笙的身后。

    驾驶座上坐着鸿门的人,是乔云笙的手下。

    这人的声音焦急:“六爷。”

    乔云笙立即打开车门,坐进车内。

    剩下的人则负责留下来应对那些杀手。

    车子撞倒了几个杀手后,疾驰而去。

    随着车子的离去,枪声渐远。

    乔云笙坐在车内,快速将伤口缠上布条止血。

    由于流血较多,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车内一片死寂,沉默万分。

    乔云笙抬头看去,他这才发现车子开到了一条小巷之中。

    乔云笙神色一紧,立即出声询问:“你把车开到这里来做什么?”

    他声音低沉,寒气逼人。

    而手下却并未回答,依旧沉默着。

    下一秒,车子驶到了巷子的尽头,这是一条死路。

    很快,乔云笙就察觉到了不对。

    他被人包围了。

    乔云笙冷笑一声,拿枪抵住了手下的脑袋。

    “你背叛了我。”

    冰冷的声音落下,怒气森森。

    手下声音发抖:“六爷,我只是按照命令行事。”

    乔云笙指尖放在扳机上,枪口更是靠近了几分。

    乔云笙开口:“是谁让你来的?”

    手下知道乔云笙起了杀心。

    巷子里光线黯淡,极为幽静。

    空气却异常紧绷。

    在乔云笙的威慑下,手下仍旧未答。

    乔云笙笑意讥讽,他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那些在暗处躲着的杀手,众多枪口一齐对准了乔云笙。

    这一次,他无路可逃。

    乔云笙冷笑一声,恢复了原先漫不经心的模样。

    他把枪往旁边一扔,身子向后靠去,神情漠然,似乎那个即将赴死的人不是他。

    巷子中先是响起了一声枪响。

    随后,阵阵枪声落下。

    ……

    确认乔云笙死后,杀手给董鸿昌打了个电话,向他汇报了乔云笙的死讯。

    董鸿昌侥幸从陆淮手中逃脱,陆淮放了他一命。

    董鸿昌捡回一条命,而他的得力手下都一一离他而去,他必须尽快布置下一步棋。

    为了让上海陷入混乱,董鸿昌选中了一个人。

    鸿门的一个首领,乔云笙。

    董鸿昌知道乔云笙树敌众多,不少人想要取他的性命。

    若是乔云笙死了,陆淮也不会怀疑到他的头上。

    董鸿昌想让此计划顺利实施,他不惜动用了安插在鸿门的一个暗棋。

    不到最后,赢家就不会确定。

    如今,乔云笙已死,董鸿昌的计划可以继续了。

    ……

    大都会歌舞厅。

    曹安脚步飞快,走进沈九的房间。

    此时,房间里的留声机正在放着音乐。

    曹安收起了往常的笑意,声音发沉:“九爷,乔云笙死了。”

    沈九怔了怔,许久没有说话。

    留声机中的音乐声仍然没有停,在寂静万分的房间中,显得有些骇人。

    过了半分钟,沈九才确认了自己所听到的事情。

    沈九面容复杂,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他快步走出了房间:“我们去看看。”

    沈九来到了乔云笙死去的那条小巷。

    乔云笙死的地点离仙乐宫不远。

    但是却没有一人去帮他收尸。

    而沈九是第一个赶到那里的人。

    乔云笙侧倒在车内,身中数弹,已经停止了呼吸。

    沈九走到车旁,心中发紧,思绪渐沉。

    他和乔云笙斗了这么多年。

    乔云笙却意外死亡。

    虽然沈九早就料到了有这么一天,但如今万般滋味涌上心头。

    这时,石五爷也赶来了这里。

    沈九和石五爷一起料理了乔云笙的后事。

    他们将乔云笙的尸体运回了他的老家,青州。

    乔云笙被葬在那个安宁幽静的小镇。

    ……

    乔云笙死的那天晚上,百乐门依旧人来人往,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闵爷坐在舞池一旁的沙发上。

    他桌上放着几瓶洋酒,身边并没有舞女作陪。

    音乐声嘈杂,笑声不断。

    跟在闵爷身边多年的一个手下忽的上前,走到闵爷跟前。

    闵爷抬眼看他,示意他开口。

    “闵爷,乔云笙死了。”

    闵爷一愣,身子前倾,酒杯差点打翻。

    他还以为这里声音过于吵闹,以至于他听错了。

    闵爷问了一遍:“死了?”

    手下点头:“他被仇家乱枪打死,在一条巷子中发现了他的尸体。”

    片刻的怔忡后,闵爷摆了摆手。

    手下会意,立即退下。

    百乐门依旧声音喧杂,而闵爷的心却一下子静了。

    闵爷视线落在舞池中,目光却已然飘远。

    他经营了这么多年,就是想要取乔云笙的性命。

    没想到乔云笙说走就走了。

    而石五爷也回到了上海,想来没了乔云笙后,鸿门应是由石五爷接管。

    闵爷竟觉得松了一口气。

    他拿过桌上的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烟来。

    打火机盖子一翻,火苗燃起。

    烟被点燃,火星若隐若现。

    闵爷深吸了一口气,白烟吐出。

    那一瞬间,模糊了他的脸。

    闵爷想起了明芙的墓碑,心渐渐定了。

    ……

    汉阳。

    那一日,莫清寒向罂粟透露了戴士南关押的地方,假戴士南暴露。

    莫清寒晓得,董鸿昌必定极为愤怒。

    不过,事情还远远不够。

    他一直留在汉阳,没有离开。

    莫清寒的脑海里闪过几个人的名字,脸色阴沉。

    这几个人都在为董鸿昌做事,是董鸿昌的党羽。

    莫清寒冷笑一声。

    这几个人非死不可。

    莫清寒唤了手下进来。

    他缓缓开口,说了几个人的名字。

    莫清寒声线阴冷:“把这几个人全杀了。”

    空气顿时凝滞,冷意弥漫。

    手下低声道:“是,主子。”

    他们正要离去前,背后响起莫清寒阴沉的声音,

    “任务失败,你们也不必回来了。”

    手下脚步一滞,然后离开了。

    漆黑的天幕,无星无月。

    小巷幽深,寂静无声。

    月光映在地面上,仿佛也染上了湿冷的气息,透着莫名的诡异。

    方适走进了小巷,他的身后悄无声息地跟上了一个人。

    那人脚步极轻,方适并未察觉到不对。

    小巷深处,越往里走,光线越是暗淡。

    风声袭来,似有一个人靠近。

    方适皱眉,刚要转身。

    这时,一把冰凉的刀刃覆上他的脖颈。

    方适脚步一滞,心沉了下来。

    下一秒,雪亮的刀锋掠过,泛着惨白的光。

    空寂的巷子里漫上了血腥味。

    方适死了。

    那人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巷子。

    巷子恢复了寂静。

    汉阳一处宅子。

    黑色的汽车缓缓行驶,寂静的夜里,汽车隐没在黑暗中。

    过了一会儿,汽车停下,车里下来一个人。

    聂行下了车,往宅子走去。

    宅子对面有一个房间,此时,低垂的窗帘被掀起,露出一道缝隙。

    窗前站着一个人。

    他注视着聂行的背影,眼底闪着杀意。

    他手里拿着一把枪,枪口瞄准了聂行。

    房里安静万分。

    聂行往前走着,走到门口,他停了脚步。

    聂行低头,准备拿钥匙。

    这时,枪声响起,子弹直直打入聂行的身子。

    钥匙落地,聂行倒在了地上。

    一枪毙命。

    窗帘微动,夜风吹来,冷意更甚。

    那人移开了视线,收起了枪,很快就离开了房间。

    窗帘再次垂下,遮挡了月色。

    也遮挡了外头的死亡和鲜血。

    这一晚,汉阳死了好几个人,月亮都似带着血色。

    ……

    静谧万分的房间。

    房门打开,手下走了进来,低声汇报:“主子,那些人全都死了。”

    莫清寒嗯了一声。

    房门合上,房里只剩下莫清寒一人。

    董鸿昌的党羽尽数被剿,董鸿昌已经没有了任何助力。

    莫清寒眸色阴冷,他这辈子别无所求,除了一点。

    让董鸿昌万劫不复。

    即便赌上自己的性命,他也在所不惜。

    董鸿昌很快就会来到汉阳,而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莫清寒冷笑。

    董鸿昌注定到不了汉阳了。

    在此之前,他一定会取了董鸿昌的性命。

    莫清寒眼底是锋利的杀意。

    哪怕他与董鸿昌同归于尽。

    屋里亮着灯光,光线却极为黯淡。

    黑暗倾泻而至,缓缓笼住了整个房间。

    莫清寒沉默地坐着,面容比夜色还要晦暗。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和莫清寒都要杀董鸿昌,所以明天两方人马会撞上。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18章 第31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4096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