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第32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22章 第322章

    董鸿昌找了廖仲承之后, 很快就回到了宅子。

    廖仲承是否会照着他的话去做, 他并不担心。

    他以如此巨大的利益相诱,廖仲承不可能不心动。

    如今,他只需要耐心等待。

    几日后,北平政府发布了一则, 取消陆宗霆对上海的控制权。

    此消息一出, 立即传到了董鸿昌的耳中。

    冥冥之中已经注定, 他会成为下一个监管上海的人。

    事情都在往他希望的方向发展。

    一切进展得如今顺利,让董鸿昌不由得放松了警惕。

    他掌控上海一事,指日可待。

    ……

    夜幕降临, 寒风更为冷冽。

    时至凛冬,冷意袭来, 呼吸之间尽是白气。

    天色阴沉得厉害, 不一会, 竟飘起了小雪。

    细小而干燥的雪纷纷扬扬地落下,簌簌作响。

    看似静谧的夜晚, 不安却始终潜伏在暗处。

    董鸿昌的宅子。

    陆淮带来一批人,将宅子包围了起来。

    动作悄无声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漆黑的夜色中, 陆淮和手下将宅子外面的守卫全部杀光。

    枪上装了消.声器,子弹射出,没有发出声音。

    待到守卫警觉的时候,陆淮已经掌控了局面。

    陆淮从大门进入,身边跟着一批手下。

    他们执枪射击, 宅子中的守卫全力反抗,却依旧抵抗不了。

    夜空中的雪下个不停。

    陆淮的发间落了几片雪,更显得他神色冷峻。

    陆淮径直往里走去,拦住他们的守卫都被尽数制服。

    此时,董鸿昌正在书房之中。

    听到外面的骚.乱后,董鸿昌立即警觉。

    他的宅子警备森严,怎么会有人轻易进入。

    手下推门而入,神色焦急。

    董鸿昌皱了皱眉:“外面是什么情况?”

    手下语气慌乱:“有一批训练有素的人闯进了宅子。”

    “陆淮来了。”

    董鸿昌脸色一沉,眼底冰冷。

    手下又道:“我们的人,大部分都被控制了。”

    董鸿昌知道自己成功在望,他绝不能让先前的筹谋毁于一旦。

    尽管他不想在陆淮面前露怯,但他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这里。

    董鸿昌走出了书房,手下护送董鸿昌从后门离开。

    前院的喧闹声持续传来,董鸿昌加快步子,走向后院。

    刚行至后院,后门还没来得及打开。

    一把枪抵在了董鸿昌的后脑。

    董鸿昌一怔,他猜到他的宅子已经被陆淮的人全部包围。

    “董鸿昌,三少在前面等你。”

    冰冷的触感从身后传来,极具威慑力。

    只要董鸿昌稍有反抗,他们就会开枪。

    董鸿昌怒气上涌,却不得不配合,暂时低头。

    董鸿昌被陆淮的手下威胁着,往前院走出。

    短短时间内,陆淮已经彻底控制了整座宅子的人。

    董鸿昌走到了前院,他看着院子中央立着一个人。

    看到这边的动静,陆淮转头看向董鸿昌。

    雪下得愈发大了,细雪落在了陆淮的肩膀上,覆上薄薄的一层。

    陆淮的面容冷静,眼似深潭,没有温度。

    许是雪下得有些大了,董鸿昌竟觉得身子开始变得冰冷。

    董鸿昌被带到了陆淮的面前。

    他不认为陆淮敢在这个时候杀他。

    陆宗霆才出事没多久,如今正是风口浪尖之时,多双眼睛盯着他们。

    若是陆淮在这里取走他的性命,过分招摇。

    陆淮眯了眯眼睛,看向董鸿昌。

    他眼神冰冷,神情淡漠。

    手下立即提脚踢向董鸿昌的膝盖。

    董鸿昌腿脚一麻,被迫跪在了陆淮的面前。

    他的膝盖重重砸在冰冷的地面上。

    雪依旧下着,地上一片湿冷,寒气沁人骨髓。

    陆淮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而这样的姿势对董鸿昌来说,无疑是最大的侮辱。

    但是枪口依旧直抵着他,他无法抵抗。

    董鸿昌的眼底怒气沉沉,双手在身侧握紧成拳。

    在这样的情势下,董鸿昌只得这么做。

    过了半响,董鸿昌才压抑住了自己的怒气。

    董鸿昌故意讽刺陆淮:“听说陆宗霆已经失去了对上海的控制权。”

    “现在你这般作为,难道是为了给他抱不平?”

    董鸿昌语气挑衅,毫不遮掩自己的得意。

    董鸿昌不知内情,他不晓得现在的一切都是陆淮的安排。

    他认为在陆宗霆不再监管上海之后,他对上海唾手可得。

    看着董鸿昌得意的模样,陆淮冷笑了一声。

    他丝毫没有将董鸿昌的话放在心上。

    陆淮话中含着深意:“愚不可及。”

    而现在董鸿昌却没有听明白陆淮的意思。

    陆淮眉眼冷峻:“你和廖仲承勾结一事,你以为不会有人发现吗?”

    董鸿昌知道陆淮指的是什么。

    他先前让廖仲承提交提案。

    北平政府放弃陆宗霆,他便想趁机取而代之。

    董鸿昌笑了笑,笑意却不及眼底:“北平政府已经不信任陆宗霆了。”

    董鸿昌的意思是,陆宗霆不可能重新拿回对上海的监管权。

    听到董鸿昌的话,陆淮却没有发怒。

    他的话中似乎还有另一层意思,但是董鸿昌得意忘形,并未察觉到。

    陆淮开口:“你不会真的认为北平政府会批准这份提案吧?”

    董鸿昌多次出言挑衅,而陆淮的反应却让他失望。

    陆淮的眼神极为平静,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中。

    董鸿昌再次嘲讽:“陆宗霆失掉上海的监管权,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就算你现在说的再多,也无济于事。”

    闻言,陆淮非但没有生气,反倒笑了。

    陆淮看向董鸿昌的眼神,让他陡生怒气。

    仿佛自己看重的一切事情,在陆淮眼中完全不值一提。

    陆淮看了董鸿昌一眼,随后从腰间拔出一把枪。

    陆淮的动作不急不慢,他漫不经心用枪口对准了董鸿昌的脑袋。

    他的手覆在枪身上,往后一拉。

    只听得咔擦一声,子弹上膛。

    董鸿昌无路可逃,依旧跪在陆淮的面前。

    模样极为狼狈。

    陆淮手指放在扳机上面,他的视线落在董鸿昌的身上。

    董鸿昌心中一紧,冷汗从背脊上流下。

    陆淮竟真的要杀他。

    下一秒,陆淮扣动扳机。

    枪口朝上,朝天空中开了一枪。

    子弹射进漆黑的夜色之中。

    董鸿昌身子一松,通过方才的那一幕,他不敢再开口。

    陆淮开了一枪后,再次把枪口抵在了董鸿昌的额间。

    刚才打了一枪,枪口还带着余热。

    但董鸿昌却并没有察觉到暖意。

    陆淮方才一番动作,似乎只是戏耍他而已。

    陆淮的声音落下,夹杂着簌簌雪声,冰冷刺骨。

    “这是我最后一次放过你的命。”

    ……

    翌日午后,大雪初晴。

    和煦的阳光,照在地面厚厚的积雪上。

    昨夜的冰冷依旧没有消散,空气中带着凛冽的寒意。

    一群警察包围了董鸿昌的住处。

    他们穿着黑色警服,神情肃穆,那是北平警署的人。

    董鸿昌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已经有了警惕心。

    “你们来做什么?”

    领头的那个警官发了话。

    “董鸿昌,你涉嫌杀害无辜民众,大理院会公开审判此案。”

    “这起案件很快就会开庭。”

    “在此之前,我们会监督着你的一举一动。”

    大理院是民国北平政府的最高审判机关。

    董鸿昌被告上了大理院,以破坏上海治安秩序,罔顾人命的罪名。

    这时,董鸿昌才已经明白了昨晚陆淮那番话的含义。

    董鸿昌面色铁青,此事一定是陆淮所为。

    但这是大理院的审判,董鸿昌无法拒绝,他不得不去。

    董鸿昌目光阴鸷,落在窗外的积雪上。

    久久没有离开。

    ……

    大理院的审判,在几日后开庭。

    董鸿昌被北平警署的人押送到了大理院。

    这起诉讼牵扯到了政府的几个重要高官,对外严密保守。

    董鸿昌心中清楚,即便廖仲承和他达成过合作,但定不会再管此事。

    他必须在平安度过这次庭审后,才能进行下一步计划。

    审判长宣布:“董鸿昌涉嫌破坏上海治安秩序一案,现在开庭。”

    “带被告人上庭。”

    黑漆漆的大门敞开,象征着威严和权力。

    警察押着董鸿昌走了进来。

    董鸿昌扫视了一眼,果真看到了陆淮和叶楚。

    但是,他没有看到莫清寒。

    董鸿昌心中冷笑了一声。

    陆淮他们手里不会有他的证据。

    董鸿昌十分清楚,所有证据早就被他销毁。

    原本应该在场的证人纪曼青和戴士南的替身也已经死了。

    而唯一一个还活着的证人,绝对不会出席。

    莫清寒虽想杀自己,但这起案件中牵扯到了他的自身安危。

    若是莫清寒敢来到大理院,同样也会被捕入狱。

    无法逃脱。

    董鸿昌认为,莫清寒不会出现在这里。

    他的背部挺直,站在那里。

    董鸿昌能察觉到身后有人在注视着自己。

    他的目光冰冷,心中肯定,绝不会让陆淮如愿。

    这时,审判长又开了口,语气严肃。

    “带污点证人上庭。”

    董鸿昌猛地一怔,扭头看去。

    敞开的大门尚且没有合上,寒冷的空气掠过。

    在空空荡荡的大门中央,出现了一个人。

    他低着头,走了进来。

    犹如寒夜将至。

    他安静地走着,仿佛丝毫没有注意到董鸿昌。

    那个证人抬起头来。

    他的视线对上董鸿昌。

    森冷至极,带着彻骨的恨意。

    那是董鸿昌认为不会出现在此的人。

    莫清寒。

    作者有话要说:  大理院就是后来的法院。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22章 第32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4096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