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第32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23章 第323章

    几日前。

    火车爆炸发生以后, 陆淮派人在附近的医院中搜寻董鸿昌的下落。

    董鸿昌曾在一家医院出现过, 很快就离开了。

    汉阳那边的手下也传来了消息。

    这几日,董鸿昌并未回到汉阳。

    此事已经在陆淮的预料之中。

    但狡兔三窟,他一定会给自己找后路。

    既然董鸿昌没有在医院逗留,也没有回汉阳, 那么, 他会去哪里?

    陆淮猜测董鸿昌的目的地是北平。

    董鸿昌的势力已经被废, 若是再回汉阳,不过是当个空壳督军。

    如果他想重新建立起自己的势力,一定要再花费更多的时间。

    而他已经耗不起那么多年了。

    按照董鸿昌的性子, 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位高权重者,会相信绝处逢生的道理。

    陆淮知道, 董鸿昌能在北平找到他的助力。

    先前出事的贪官顾仁山是廖仲承委员的部下, 若是董鸿昌想要寻求合作……

    廖仲承是第一人选。

    陆淮和叶楚立即赶去了北平。

    在此之前, 陆淮已经通知了北平那边的手下。

    手下监视着廖仲承的宅子,查探是否有可疑人士出现。

    果不其然, 陆淮猜对了。

    董鸿昌到了北平后,首先见的人就是廖仲承。

    不必多想,就能知道董鸿昌和廖仲承的谋划是什么。

    很快, 陆淮同尚思道商议后做了一个决定。

    通过北平政府,向社会民众传达讯息。

    政府将取消陆宗霆对上海的监管权。

    而这条政府公示,其实是陆淮的一个诱饵。

    目的是为了让董鸿昌自己露出马脚。

    在公示发出的几日后,尚思道告诉陆淮,廖仲承已经向政府提交了一份提案。

    内容是提议让董鸿昌监管上海。

    陆淮的计划成功了。

    接下来, 要进行下一步。

    在董鸿昌杀纪曼青的那天晚上,陆淮在那辆汽车上放了一台韦伯斯特钢丝录音机。

    董鸿昌和纪曼青的对话被全部录下。

    而在陆淮事后听录音时,纪曼青用曾经的计谋讽刺董鸿昌,董鸿昌承认了那些事情都是他所为。

    他们手中有着确凿的证据。

    很快,董鸿昌以破坏上海治安秩序,罔顾人命的罪名被告上了大理院。

    开庭前几日,莫清寒来到了大理院。

    莫清寒得知董鸿昌被告一事,他到了北平,主动向政府提议,愿意成为证人。

    因此,莫清寒才会来到开庭现场。

    ……

    北平,大理院。

    关于董鸿昌的案子已经开庭了。

    污点证人莫清寒的出现,让审判过程中出现了更多的证据。

    见到莫清寒时,董鸿昌不由得怔住。

    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是你。”

    莫清寒冷笑了一声:“我只是来送你上路的。”

    董鸿昌握紧了拳,难道莫清寒不怕死吗?

    莫清寒的声线冷漠:“设计了我这么多年,你应该料到有今天。”

    董鸿昌怒上心头:“莫清寒,你……”

    审判长发了话:“被告和污点证人,禁止在大理院争吵。”

    这时,莫清寒难得收起了自己的性子。

    他仍旧不卑不亢,只是少了先前的张扬:“我绝不会扰乱大理院的秩序。”

    莫清寒镇定又平静,开始陈述董鸿昌的罪证。

    “上海大规模中毒案件,是我和樊景昀的谋划。”

    他的语气极为淡然。

    “我接到了董鸿昌的命令,要在上海滩引发恐慌。”

    董鸿昌的眼底晦暗极了,但他却不能出口打断。

    他身为被告,面对莫清寒的指证,只能暂且默不出声。

    莫清寒继续讲着:“北平反.动分子案,也是董鸿昌的示意。”

    坐在旁听席的尚思道眸光一暗。

    尽管他已经从陆淮那里得知此事,但再次听到仍是觉得心寒。

    当时北平政府调查了很久,一无所获。

    而这个内鬼却是明面上效忠于政府的三省督军董鸿昌。

    这里寂静无声,所有人都沉默着。

    莫清寒继续开口。

    “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汉阳监狱归董鸿昌所管。”

    “汉阳监狱外面有一家黑店,实则是为了培养他的手下。”

    莫清寒冷漠的声音落下来。

    审判长的面色愈发沉了。

    莫清寒淡漠道:“董鸿昌通过地道,将罪犯送走,让他们为他做事。”

    “那群穷凶极恶之人都成为了董鸿昌的手下。”

    莫清寒的神情淡淡:“包括我。”

    “只不过我的档案已经被董鸿昌销毁了。”

    “若是审判长想看那些档案,我想,陆淮那里应该会有一份。”

    董鸿昌咬牙:“莫清寒!”

    他俨然已经忘记了保持冷静。

    莫清寒将每一件事都抖落出来,他难以平息怒火。

    “你竟选择和陆淮合作。”董鸿昌冷笑道,“你忘了,自己对陆家做过什么吗?”

    到了这个时候,董鸿昌仍是谨慎,话中没有透出他的所作所为。

    莫清寒转身看向董鸿昌。

    “我承认,我帮你杀了很多人。”

    “但是董鸿昌,你应该清楚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时至今日,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董鸿昌的目光极冷:“莫清寒,你认为这样就能让你逃脱法律的制裁吗?”

    他深知莫清寒的性子,但仍旧试图阻止接下来的话。

    莫清寒瞥了董鸿昌一眼,并不回答。

    “不知在场的各位还记得吗?”莫清寒说,“上海的一个大夫容沐死在了北平。”

    “这件事同样也是董鸿昌让我做的。”

    “……”

    在大理院,莫清寒句句掷地有声。

    董鸿昌先前的罪证,全被莫清寒一一罗列出来。

    最后,莫清寒讲到了至关重要的一点。

    北平高官顾仁山的特大贪腐案,牵扯到了董鸿昌。

    莫清寒的视线看向审判长,一字一句地说。

    “顾仁山和董鸿昌有勾连。”

    “董鸿昌掌握了顾仁山贪污的证据,以此为要挟,让纪曼青进入上海。”

    “北平政府的特派员一事,不过是董鸿昌和顾仁山的设计罢了。”

    审判长神情严肃。

    董鸿昌和顾仁山的联系,他已经从上头的文件中得知了。

    董鸿昌自是不会放弃:“审判长,全凭莫清寒一人之言,就能定我的罪吗?”

    他的质问倒是引来了更多的罪证。

    审判长:“除了莫清寒以外,还有别的污点证人。”

    董鸿昌猛地愣住。

    身后的大门再次打开,这一次走进来的是一群人。

    董鸿昌转身看去时,认出了他们的脸。

    一股子冷意攀上了他的脊背。

    这些人都曾是汉阳监狱的囚犯。

    在开庭以前,陆淮找到了黑名单上的所有人。

    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他们都愿意作为污点证人,指证董鸿昌。

    董鸿昌偏过头,看见了陆淮的眼神。

    陆淮冷冷地看着他。

    董鸿昌只觉得遍体生寒。

    在去汉阳的火车上,因为那场意外的爆炸,陆淮没能来得及杀了他。

    董鸿昌清楚极了,这一次,陆淮一定要置他于死地。

    审判长开了口:“这里还有物证。”

    此次案件的物证是一台韦伯斯特钢丝录音机。

    正是先前陆淮在纪曼青的囚车上放置的。

    董鸿昌并不清楚这台录音机中是什么内容。

    直到录音开始播放,纪曼青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董鸿昌,这些年来,你杀了多少人。”

    董鸿昌的面色顿时一沉。

    他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他在上海杀了纪曼青。

    “你在北平刻意制造动乱,引发政府恐慌。”

    “在上海制造中毒事件。”

    “……”

    听到这里,董鸿昌的表情竟带了几分灰败。

    他已经明白,这一场斗争,他终究还是输了。

    录音机继续传出纪曼青的话:“还有,你暗杀陆宗霆那么多次。”

    “到头来,你却处处被陆家控制。”

    紧接着,董鸿昌的声音响起:“纪曼青,不要试图惹怒我。”

    纪曼青:“你做了这么多亏心事,就不怕遭报应吗?”

    董鸿昌竟笑了一声:“那么多人死了又如何?”

    “为了成就我的大业,他们死不足惜。”

    “……”

    在北平的大理院,董鸿昌的心逐渐变得冰冷。

    他知道自己输得彻底。

    方才录音机中的对话已经证明了那些事情全是他做的。

    字字句句,全部都是董鸿昌自己亲口承认的。

    人证物证俱在,况且,他寻的靠山也适时放弃了他。

    他已没有任何反驳的可能性。

    最后,审判长做了判决。

    董鸿昌被判死刑,而莫清寒则判了缓刑,他会暂时关押在北平监狱,两年后再执行死刑。

    三省督军董鸿昌涉嫌扰乱上海治安,杀害无辜人命的案子,终于落下帷幕。

    董鸿昌和莫清寒被押送离开了。

    ……

    董鸿昌违法的事情被揭露,北平政府宣布上海的监管权交给陆淮。

    死刑已经执行。

    董鸿昌死在一个安静又晴朗的冬日。

    几天后,北平又下雪了。

    突如其来的大雪纷纷扬扬,干燥洁白的雪覆盖了整个北平城。

    一辆黑色的汽车驶进了北平最高防守的监狱。

    陆淮和叶楚去了一趟监狱。

    他们什么都没有带,只是去看望莫清寒。

    莫清寒已经被收押入狱。

    据狱卒说,他的行为一直很安分。

    不像政府所提点的那样,他是一个极为残忍的罪犯。

    一番打点后,莫清寒被带到了探望室。

    陆淮和叶楚看着莫清寒走进来,他的身形似乎消瘦了许多。

    他们中间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

    将先前的仇恨和复杂的情绪全都隔绝了起来。

    莫清寒抬起头来,视线扫过两人的脸。

    他的语气镇定:“我知道,会来看我的人只有你们。”

    莫清寒的目光很平静。

    探望室中只有他们三人,空旷沉寂。

    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近也不远。

    声音不重,却又能听得极为清楚。

    从前的斗争,曾经的恨之入骨,此刻已经显得不太重要了。

    莫清寒开了口:“你们有什么话要说吗?”

    无论是陆淮和叶楚,还是莫清寒,心中都清楚一件事。

    他们虽共同合作过,但始终无法真正坦诚。

    陆淮声线沉沉:“你有什么想交代的事情吗?”

    莫清寒沉思片刻:“把我的尸体带回固城。”

    陆淮不假思索:“好。”

    他已经明白莫清寒所做的决定了。

    按照莫清寒的性子,他不会在监狱中再度过两年的牢狱生涯。

    在死刑执行以前,他的生与死,必然是自己做的决定。

    三人沉默着,一时无言。

    尽管探望室的门紧闭着,却仿佛能感受到外面冬日大雪的寂静。

    寒冷蔓延过来,将房间里的空气冻得更加冰冷。

    过了半晌,狱卒敲门进来:“时间到了。”

    陆淮和叶楚最后看了莫清寒一眼。

    他们没有多说,转身走向门口。

    莫清寒思索再三,才开了口。

    “陆淮,叶楚。”

    陆淮停下步子,叶楚转过身来。

    他们望着莫清寒。

    莫清寒面对着透明的玻璃。

    他开了口,说了一句:“对不起。”

    莫清寒的确被董鸿昌设计,他觉得多年来看不清真相的自己可悲,却也承认他曾犯下的罪孽。

    在这个世上,他早已没有留恋的希望。

    选择死,是唯一的出路。

    他们三人继续沉默地凝视着,目光仿佛穿透了多年的仇恨。

    思绪渐沉,神色晦暗。

    直到莫清寒被狱卒带走。

    ……

    陆淮和叶楚在北平留了一段时间。

    几日后,监狱中传来了消息。

    莫清寒在狱中自杀。

    此事已经在他们两人的预料之内。

    陆淮和叶楚又去了一趟北平监狱,狱卒带他们去见了莫清寒的尸体。

    他的面容平静,似乎已经原谅了命运所有的不公。

    按照莫清寒的要求,他们将他的尸体带回了固城。

    陆淮和叶楚抵达固城的时候,天又开始落雪了。

    他们下了车,鼻间尽是湿冷的气息。

    莫清寒被安葬在了固城。

    他在这里出生、成长,最后也想留在这里。

    固城那样安静,一如往常。

    他们站在莫清寒的墓前。

    心中空空落落的。

    无论是董鸿昌,莫清寒,还是陆淮和叶楚,这几个人都用自己的方法,走上了复仇之路。

    但最终决定命运的,始终是个人的选择。

    仇恨让他们前行,但有时候,仇恨也会令人遮蔽双眼,善恶不分。

    在复仇路上,不能被仇恨的黑暗面所吞噬。

    这是陆淮和叶楚坚持的信念。

    固城的天很蓝,蓝得清澈又纯净。

    丝丝缕缕的浮云,被风吹散。

    皑皑白雪覆盖着固城。

    风猛地刮了过来,冰冷又寒冽。

    仇恨消散,如过眼的云烟。

    从此以后,陆淮和叶楚将不再被前世的仇恨所困。

    曾经尝过噬骨的、灼心的疼痛,那些伤口也已经愈合。

    他们牵着手,抬头看着雪花下落。

    大雪纷飞的冬季。

    伴随着簌簌雪声,整个世界干净至极。

    宛若新生。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也是大结局,是对这一章的补充。

    到3月29日中午12点前的所有2分评发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23章 第32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540965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