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3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3章 第33章

    叶楚还没说话, 沈九绞尽脑汁, 又努力补充了一句。

    “哦对了,他还喜欢声音好听的姑娘。”

    说完后, 沈九紧紧盯着叶楚,两眼发着亮光,怎么样,这个提示够明显了吧。

    面容娇俏、声音好听, 每点都与叶楚完全符合, 叶楚总该知道自己的意思了。

    他就不信叶楚不上钩。

    叶楚当然不会认为沈九是在撮合自己和陆淮, 她认为沈九这人虽然八卦,但是也不会随便做这种事。

    今日沈九请自己喝茶, 讲了一堆有的没的, 可能只是好奇自己和陆淮的关系吧。

    听了沈九的话,叶楚反而想到了另一个奇怪的方向。

    娇俏?叶楚挑了挑眉,目光看向了沈九。眼前这妖孽不就是个娇俏的人吗,虽是男人, 但五官大概比少女还要明艳。

    估计大部分女人在他面前都要自惭形秽。

    实在不能怪叶楚这么想,谁叫沈九长了一副妖孽的面容呢。

    叶楚定定地看着沈九, 表情有些意味不明。

    一旁的曹安瞄见叶楚的神情,心想,坏了, 九爷这张脸好像惹事了。

    曹安惋惜,他早就知道九爷的面容妖孽,叶楚小姐估计是觉得九爷一个男人, 却比自己还要漂亮,心里有些不适应吧。

    当然叶楚小姐已经很美了,怪就怪在九爷更胜一筹吧。

    唉,九爷何其无辜,太优秀也是一种错啊。

    沈九未等到叶楚的回答,心里正烦,看见曹安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问:“曹安,你皱什么眉?”

    沈九是真不知曹安好端端地站在那里,那副痛苦的表情从何而来。

    曹安心想,九爷已经够可怜了,他绝不能再让九爷伤心。曹安温声道:“九爷,没什么。”

    语气极其温和,声音也没有往日洪亮。

    沈九不由恶寒,曹安今天是吃错药了吗?一个黑脸大汉说话怎么轻声细语的。沈九细思惶恐,不敢再想,又看向了叶楚。

    沈九疑惑:“小丫头,我说了这么多,你倒是给点反应?”

    叶楚表现得太平静了,沈九都要怀疑刚才她有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他讲得这么真诚,没道理她不被自己的话打动啊。

    叶楚想了想,说:“九爷,你的口才不错。”

    顿了一下,叶楚又补了一句:“还有,你的话有点多,口不渴吗?”

    沈九气结,感觉一口气堵在了胸口,这都什么和什么?感情自己刚才说了陆淮这么多好话,这小丫头什么都没听进去。

    自己最后还落得一个话多的结论。

    小丫头片子,嘴巴真是不饶人。和陆淮一个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会把自己气得炸毛。

    曹安倒是一脸欣慰,九爷,您的脸虽然被叶楚小姐嫌弃,但是好歹还落得一个口才好的优点。

    只要有一丝机会,九爷和叶楚小姐还是有可能的。

    曹安端了茶,递给沈九:“九爷,您喝茶。”叶楚小姐说的是,九爷今日话是有点多。

    沈九被叶楚气得够呛,他拿起茶,狠狠喝了一口,正准备再说些什么。

    这时,房外传来了敲门声。

    ***

    因为沈九已有安排,这回,陆淮准备自己开车去恒兴茶社。

    离开督军府前,周副官告诉了陆淮一些事。

    周副官:“九爷的人似乎包围了整个恒兴茶社。”

    陆淮淡瞥了一眼:“嗯。”

    周副官继续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一告知:“听说昨天,九爷把恒兴茶社包下了,让一群手下在里面待了许久,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沈九为了确保陆淮和叶楚的碰面万无一失,特地前去踩点。结果,恒兴茶社的人全被赶了出去。

    沈九已将恒兴茶社里里外外全塞进了自己的人,不让陆淮起疑心,还找了些生面孔。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现在就只等陆淮来了。

    ……

    陆淮自然清楚沈九的心思,他的嘴边浮起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

    今日,陆淮从督军府出来的时候,已临近傍晚。深秋时分,天黑得早了些,待他出门时,太阳快要落了。

    宋允已经到了上海,他们两人约好的时间是晚上七点。汽车缓缓地朝着恒兴茶社开去。

    凛冽的秋风穿过漫长的街道,空气中也不由得泛起了冷意。街道两旁人声喧闹,车厢里却寂静得很。

    昨天整夜失眠,陆淮的头疼愈发严重起来。先前已经吃了止痛片,他用手按着眉心,才勉强缓解。

    天色渐渐暗下来,气温也更加低了起来。汽车往前开着,没过多久,便到了恒兴茶社。

    陆淮下车的时候,扫视了一眼恒兴茶社门口,发现宋允的车子还没有到。

    沈九并不想被陆淮认出,他的那辆车子不知道被开到了哪里。他自认为已经做了万全准备。

    恒兴茶社门口,前来喝茶的顾客们要么神色匆忙,要么假装淡然,不时在瞥陆淮一眼。

    即便那些人的掩饰做得再好,也不能逃过陆淮的眼睛。

    陆淮装作一无所知,走进了恒兴茶社。

    有人在假装擦桌子,有人在迈着步子走来走去,有人端着茶水上楼……但他们都在做一件相同的事情。

    关注陆淮。

    这里看上去仿佛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气氛略显沉闷了些。

    陆淮挑了挑眉。

    不过才短短一日,这恒兴茶社似乎已经被沈九硬生生折腾成了一家黑店。

    这群人的状态古怪极了,若不是陆淮早就清楚这是沈九做的手脚,他还以为他们是想要刺杀自己。

    ……

    这时,有好几人走出来,他们手中都抱着一大捆玫瑰花。

    这些花并不是包扎好的,而是随意捆起来的,因为实在是太多了。

    他们见到陆淮后,脸色一变,脚步瞬间停了一下。

    陆淮注意到了,眼神淡淡,看了一眼。

    这群人吓坏了。

    他们牢记着九爷的叮嘱,千万不要被三少发现。若是不小心被看到了,得马上想个法子遮掩过去。

    一,二、三……

    三秒后,这几人齐齐露出了微笑,龇牙咧嘴,煞是奇怪。

    陆淮神色未变,心中丝毫没起涟漪。

    嗯,沈九的手下确实随他的性子。

    抱着玫瑰花的手下在心里讲着曹安的蠢。

    都是曹安那傻子,莫名其妙往包厢里放了那么多玫瑰花,差点让九爷花粉过敏。

    先前,曹安以为沈九要表白,特地将房间好好整理了一通,打扮得极有少女的风范。

    没想到,今儿个沈九一来,便立即叫人将玫瑰花全扔了。他怕熏着叶楚,吓到人家姑娘就不好了。

    可惜玫瑰花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他们才匆匆理了一半,三少就来了……

    陆淮并未继续关注那些人的举动,店小二已经迎了上来:“三少。”

    许是怕做得假了些,店小二仍然没有被换掉。

    陆淮能看出店小二在微微颤抖,大概是身后跟着那么多双眼睛,令他怕了起来。

    店小二的声线尽力维持正常:“宋允公子已经订好了房间,请跟我来。”

    “嗯。”

    等到陆淮上了楼,底下那些人赶紧相互用眼神示意,声音放得很轻。

    “快,快,三少上楼了。”

    “装正常点,不要被发现了。不然又要被九爷骂了。”

    “……”

    有人装作端茶的样子,悄悄跟了上去。

    陆淮在房间里落座没有多久,敲门声便很快响起来了。

    陆淮抬眼:“进来。”

    有个眉清目秀的人推门而入,笑盈盈地将茶盏放在了桌上。

    “宋允公子还没有来,先喝些茶吧。”

    陆淮轻轻掀起杯盖,淡扫一眼。

    陆淮是没料到恒兴茶社的服务如此周到,他还没开口,送上来的就已经是最名贵的茶水了。

    哦,还是沈九喜欢的茶。

    陆淮抿了一口茶,便放下了。他看了一眼怀表,时间快到七点钟了,想必宋允就要到了。

    敲门声响起,陆淮转头看去,一个人走了进来。

    戴着金丝眼睛,穿着齐整西装的这位公子,就是宋允。

    宋允的语气礼貌又不疏离:“陆三少。”

    “宋四公子。”

    “……”

    虽说宋倩如是宋允的堂妹,她喜欢陆淮的事闹得这样大,但并没有影响到宋允和陆淮的合作。

    宋允行事刚正不阿,他也不会被琐碎旁事影响,是个非常好的合作对象。

    宋允和陆淮的这次会面很成功,两人顺利达成了合作意向。

    当然,宋允并不知道,他的惹事精堂妹已经来到恒兴茶社了。

    陆淮清楚得很,在这层楼的某一个房间里,沈九和叶楚正在见面。

    他想看看,沈九到底想要做什么。

    所以,在陆淮和宋允的谈话结束后,他告诉宋允,自己有些事,要继续留在恒兴茶社。

    顺便等一个朋友。

    宋允点头:“三少,下次有机会再见。”

    宋允离开已有一会儿了,陆淮晓得沈九的人现在正在门口盯着,他起了身,缓步朝门口走去。

    沈九会对叶楚讲些什么?

    叶楚又会用什么样的态度面对沈九呢?

    还不知道沈九到底想出了什么馊主意。

    ……

    陆淮才刚从包厢中走出,立即有人跑去给沈九通风报信了。

    ***

    恒兴茶社的另一个房间里,沈九在认真地“提点”叶楚,正兴致高昂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沈九不耐:“什么事?”

    手下进来后,附在沈九耳边说了几句话,沈九的眼里陡然亮了几分,陆淮出来了。

    沈九清了清嗓子:“小丫头,今日我们聊得也差不多了,现在你只要做一件事,我就放你离开。”

    刚才沈九的手下进来后,叶楚就瞄见了沈九的神情和之前大不一样,那双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好像在打什么主意。

    不过叶楚知道沈九心肠是好的,他鬼主意虽然多了点,但不会害人。况且就算有什么事,自己也可以应对。

    叶楚说:“什么事?”

    沈九笑着说:“小丫头,你出了这个房间,笔直往前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再往左拐。”

    “等你走到那个地方,这件事就算完成了。”

    沈九心里哈哈大笑,等这丫头到了那里,陆淮估计也到了。到时候,两人碰面,这就有趣了。

    陆淮真要好好谢谢自己,自己为了陆淮的终身大事,操了多少心啊。

    叶楚没料到沈九提出的是这种小事,虽不知沈九为何要自己这么做,但叶楚没多问,只是说:“好。”

    叶楚站起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叶楚刚出去,沈九就让手下也跟过去,他让手下跟紧了叶楚,事情若有什么不对,立马和自己汇报。

    沈九则到了一个视野很好的高处,那地方可是他精挑细选的,可以清楚地看见陆淮和叶楚碰面的情形。

    沈九走到了那里,底下的一切都一目了然。

    身旁的曹安狗腿子一样递上来一个望远镜:“九爷,这样能看得清楚一点。”

    沈九给了曹安一个暴栗:“你当九爷我瞎啊,这么点距离还看不清楚?”

    曹安:“……”

    不理会曹安这个蠢货,沈九看向叶楚。她正在往前走,立即便到达了拐角处,而另一头的陆淮也在走,逐渐接近拐角处。

    正当他们两人很快就要碰面的时候……

    宋倩如冲了出来,在陆淮面前拦住了他。

    沈九:???

    什么情况?沈九本以为会看到陆淮和叶楚说话,没想到他却看到宋倩如堵住了陆淮,沈九顿时气结。

    宋倩如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不是坏了自己的计划吗?沈九气得牙痒痒,真想把宋倩如这碍事的拖出去。

    沈九瞄见叶楚就站在陆淮的不远处,可是那地方很好地遮掩了叶楚的身形,陆淮估计根本没看见叶楚。

    一旁的曹安再蠢,这时也知道了原来沈九请叶楚姑娘喝茶,是为了撮合陆三少和叶楚姑娘。

    虽然曹安有些惋惜,为什么九爷没有喜欢的人?但曹安一向听沈九的话,沈九要帮陆三少追叶楚姑娘,那自己也要出一份力。

    曹安看见了宋倩如堵着陆淮,觉得有些不妙。叶楚也一直躲着,并不出现在他们眼前。

    曹安一脸担忧:“九爷,这样三少和叶楚姑娘就见不了面了吧。”

    沈九知道叶楚看见了眼前这一幕,估计会一直躲到陆淮离开,那自己今天的计划就全部泡汤了。

    不行,他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都做了这么多,毁在最后一步太可惜了。

    沈九阴着一张脸,说:“曹安,你去帮叶楚一把。”

    “确保三少能看见叶楚。”

    “哦,能让她撞进怀里就更好了。”

    曹安:“是!”

    “……”

    曹安一边走,一边想,九爷花了这么多心思,来撮合陆三少和叶楚小姐,他一定要把这事办妥当了。

    他不仅要让陆三少看见叶楚姑娘,还要让叶楚姑娘稳稳当当地跌入陆三少的怀里。

    他这么做,九爷一定很高兴。

    曹安离开后,沈九继续看着那里,慢慢地,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叶楚躲在那里,别人可能会不知道叶楚的行踪,但是沈九认为,陆淮绝对知道有人正在看着他。

    陆淮的警惕性极强,只怕叶楚还没走近,他就已经知晓了。但是陆淮却不显露出来,任由叶楚躲在那里。

    而且陆淮极厌恶宋倩如,现在却站在那里不走,想必是要做些什么。

    一个明明看见了,却躲着。一个明明知道,却装作没看见。这两人还真有趣。

    沈九又想,陆淮心思深沉,难保自己去请叶楚喝茶,包下茶社,陆淮都一清二楚。

    可是陆淮却默许了自己的做法。

    沈九笑,这不是有猫腻还是什么?

    这时,叶楚被人一推,跌进了陆淮的怀里。

    沈九一瞧,那动手的人可不就是曹安。曹安完成任务后,还看了一眼沈九,好像在说,九爷,我不负您的所托。

    沈九满意地笑了,曹安长得丑了点,动作还是挺利索的,曹安这下推得好,瞧瞧,陆淮就这么接住了叶楚。

    沈九的心情极舒畅,谋划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看着陆淮,沈九挑了挑眉,陆淮连叶楚的小手都没拉过,自己可是送了他一个大礼,直接就抱上了。

    呵呵,陆淮可不要太感激自己。沈九正美滋滋地想着,曹安已经返回,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

    另一头,叶楚一拐出走廊,就立即止了脚步,她将身子瞬间缩回,靠在墙壁上。

    真不巧,走廊的那头正好站着陆淮和宋倩如。

    只单单一眼,叶楚看清了全部。宋倩如叽叽喳喳地说着什么,看向陆淮的眼睛发着亮。

    陆淮的外衣里面是一身玄黑色的衬衣,底下的扣子整整齐齐地扣着,上面开了两个扣子。

    面对宋倩如的时候,陆淮的脸上明显透着不耐烦,但却因为什么忍耐着。

    陆淮靠在墙上,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宋倩如虽说是胆大,也始终不敢靠近陆淮一步。

    他们就这么远远地隔着,只留宋倩如自顾自地讲着话。

    叶楚可没有偷听别人隐私的爱好,更何况还涉及陆淮。她退了几步,想从走廊的另外一头离开。

    只见她刚走到走廊尽头,不知从哪闪出的两个黑衣大汉挡在了她的面前,把去路堵着严严实实,根本没法通过。

    叶楚认出这两个黑衣人的身份,沈九请她喝茶时候,请了一帮人来她教室门口,一边灿烂地笑着,一边喊着要她答应沈九的邀约。

    这两个黑衣人正在其中,瞧见叶楚抬头向他们,黑衣人马上就露出和那天在教室门口一模一样的笑容。

    叶楚脚步一顿。

    他们无声地笑着,却不开口说话,但是拦着的身体靠得更紧了些,一点缝隙也无,威慑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就是逼她回去原来的位置。

    叶楚无奈地退开,沈九这是闹得哪出,非得让她走这条路,又把自己堵在这个走廊里。

    拐角是陆淮,身后是沈九安排的拦路人,叶楚进退两难。

    他们用眼神示意,让叶楚往回走,她只好朝着陆淮所在的拐角处走去,直至停在那里。

    偏偏宋倩如同陆淮说话的声音还一字不落地飘进叶楚的耳朵,叶楚表示真的不是她存心要听的。

    没曾想到,她听到又是宋倩如的另一次诉衷肠。

    宋倩如这么刁蛮的性子,一碰到陆淮,立即就娇滴滴起来:“三少,真的好巧,我们又碰面了。”

    宋倩如看着陆淮靠在墙上对她爱理不理的样子,但是心里还是爱惨了他,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陆淮,却忽视掉陆淮皱起来的眉头。

    “三少,我自小就仰慕你,你的事迹上海滩人人都知,你一直是我的心目中的英雄。”

    宋倩如红着脸,绞着自己的裙子,暗戳戳地对陆淮讲着她对陆淮的心思。

    宋倩如头回没被陆淮身边的手下拦住,也没有被陆淮吓得心神够呛,陆淮第一次这么站在自己的面前。

    就他们两个人,谁也插不进来。

    此时的宋倩如头脑发昏,陆淮这么安安静静地站着,她就真的以为陆淮是只没有杀伤力的老虎。

    陆淮没有马上赶走宋倩如的原因,竟然是他有些走神了。

    叶楚在走廊边一闪而过,虽然她的动作很快,宋倩如难以察觉,但是警觉性极高的陆淮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那张脸他也看得一清二楚。

    他还晓得叶楚没有离开那条走廊,而是站在那边的拐角处,偷听着这边的声音,轻轻浅浅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陆淮面色如常,只是微微侧头看向叶楚的方向。

    他想起那晚的小巷中,叶楚的随机应变。还在竹林前的那一段打斗,下手极恨,反应迅速。

    照理说,没有多少人能在自己的手下过了几招,但是叶楚可以,也不知她从哪学的的一身本领。

    陆淮把叶楚的家世背景调查个一清二楚,完美得没有任何破绽,但是陆淮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就是这么一点好奇,令叶楚和别的女人有一些不同。

    思及此,陆淮的冷冽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笑意,眸色深浅未明。他原本凌厉的线条也柔和了不少。

    宋倩如一看陆淮的样子,心脏扑通扑通跳了不停,看来陆淮对自己的不断追求不是没有感觉。

    “三少,不知我可不可以请你喝杯茶。”宋倩如大胆地提出了邀请。

    陆淮的思绪收回,他的神色一凝,脸一下子冷了下来,偏向一侧的头转了过来,看向宋倩如。

    眼前的人是恼人些。

    宋倩如被陆淮这么一盯,下意识退后了一步。陆淮高大的身影站在她的面前,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刚才还分明带有笑意的陆淮,此时却眯着眼看着她,人情味全无。宋倩如打了个哆嗦,顿时不敢再出声。

    虽说宋倩如方才讲了这么多话,陆淮一字未回,现在终于扭头看她却让她生不出什么欢喜来。

    宋倩如的小腿有些打颤,虽然她已经领教过陆淮的冰冷,但是每回她都会吓得不行。

    被陆淮盯着的这几秒,宋倩如感觉像是过了很久,久得她后背的衣服都有些湿了。

    宋倩如的念头百转千回,先前她因为自己能和陆淮独处有多欣喜,现在就有多后悔。

    如果是在众目睽睽之下,陆淮还不会对她过分冷漠。若是只有他们两人,宋倩如只希望陆淮能看在她父亲的面上,放她一马。

    她咽了咽口水,声音有些结巴:“三少……我……”

    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没等宋倩如说完,陆淮就抬了抬手,宋倩如马上闭上了嘴,即将脱口的话被她牢牢地堵在喉咙。

    陆淮漫不经心地摆了摆手,看着宋倩如的眼睛毫无温度,他慢慢地吐出了三个字。

    “太烦了。”

    宋倩如想要道歉的话也吐不出来,她正了正心神,强迫自己将抽搐的小腿抬起来,艰难地离开了现场。

    碰上软硬不吃的陆淮,宋倩如只有吃瘪的份。今天她又是什么都没捞到,只留下仓皇的背影。

    陆淮偏头想了想,向着叶楚所在的地方走去。

    叶楚听着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响着,但是却离自己越来越近,叶楚急了,扭头看向走廊的另一头。

    两个黑衣人仍然没走,他们只会对她露出生硬的微笑。

    那是带着胁迫性质的微笑。

    叶楚真不晓得她是哪里得罪了沈九,难道就因为她曾经胆大得敢和他对视了几眼,就被他记恨上了?

    沈九非要让她撞见陆淮的事情,是想令她难堪么?叶楚同沈九不熟,他这样做毫无道理。

    难道说,根本不是沈九想邀请她?

    但是若邀约真正的主人是陆淮,那么他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看一出他和宋倩如的好戏?

    依照叶楚对陆淮的了解,刚刚她的闪身一现,早已入了陆淮的眼中,他的警觉性极高,叶楚这样的动静又怎么会逃离陆淮的视线。

    ……

    叶楚懊恼异常,她在这条走廊呆了这么久,陆淮和宋倩如的谈话她也全听到了。

    陆淮很有可能对叶楚起了疑心,以为她是来探听自己的秘密。

    叶楚看了看黑衣人,她在想凭自己一人之力能否悄声无息地将那两个人放倒。

    上一世陆淮曾讲过,她是女子,若要单人打赢成年男子,不能用蛮力只能使巧劲。

    那两个黑衣人太过威猛,单是想想,她也没赢的可能。

    脚步声越来越近,叶楚头皮一麻。

    但是在靠近拐角的那一瞬间,脚步声停了。

    过了一会,叶楚没有见到陆淮走过来,却听到了别的声音。

    陆淮刻意将脚步放慢了些,想着叶楚在那儿担惊受怕。陆淮的嘴角微不可察地勾起,似乎觉得有趣得很。

    他走到拐角处的墙边,就没有继续走下去。两人只要走一两步,便能立即碰上。

    这时,陆淮从衣服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金色打火机。

    他伸出手指,轻轻拨开了打火机的盖子。

    嗒的一声响。

    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

    这声音自然落进了叶楚的耳中,她在墙的那一边,听得胆战心惊。

    叶楚生怕陆淮下一秒便会走过来。陆淮分明已经没有事做了,他为什么还不离开?

    陆淮反复拨弄了几次,似乎每次都恰巧敲在叶楚的心上。一下又一下,她愈发紧张了起来。

    陆淮嘴边浮起了一丝浅笑,他不准备再逗她了。

    打火机的盖子被合上,他将打火机放回口袋,正想起步离开。

    这时,拐角处的叶楚似乎被人一推,猛地撞进了他的怀里。

    那人力气大,叶楚身形不稳,摇摇晃晃,跌入陆淮怀中。

    他接住了她。

    少女的触感柔软至极,浅浅的清香扑进鼻子。似她洁白如玉的皮肤一般,细腻得很。

    陆淮的手仅仅扶住了她的肩膀,没有半分逾矩。他的手指不经意微微弯曲,她的长发不可避免地拂过他的手。

    乌黑柔顺的长发从他掌心划过,起了酥酥麻麻的痒意。

    陆淮冷瞥了一眼叶楚身后的人。

    他认出来,那是沈九的人。

    叶楚恰巧和他的胸膛贴得极紧。

    她的鼻子被撞疼了。

    叶楚闻到了一股浅浅的烟草味,陆淮的呼吸近在耳侧。两人分明没有逾矩,气息却轻浅地缠绕起来。

    因着冲劲太猛,她差点摔倒,他的手扶住了她的肩膀。

    祸不单行,叶楚的脑子里只能闪过这句话。其实应该说沈九不达目就不罢休的性格,造成了这次和陆淮的“偶遇”。

    她仍有警觉,晓得陆淮不喜与人触碰。

    叶楚立即从陆淮的怀里脱离,迅速退后一大步,和陆淮隔出了一段距离,陆淮的手一下子松开了。

    “对不起,三少。”叶楚朝陆淮点了点头。

    道歉既是为了碰撞到了陆淮,也是为了刚才的偷听。

    陆淮没作声,他挺拔高挑的影子投射在叶楚身上,叶楚整个人都陷在阴影里,无处可逃。

    陆淮的存在感极强,虽说他默不作声,但是叶楚也不想主动开口打破寂静。

    叶楚略微低着头,没有和陆淮对视,而是看着他的第三个衬衣扣子。

    叶楚会出现在这里,陆淮并不奇怪,但她会撞进自己的怀里,却是他想不到的。

    沈九这人惯来无聊,他不过是让沈九找个人,沈九就自己想了这么多。

    陆淮心想,他让沈九去寻叶楚,不过是因为那晚在小巷里的交集,沈九自作主张,费尽心思给他制造所谓的偶遇。

    沈九是以为他对叶楚有兴趣,所以才想帮自己一帮,看来沈九最近过得真的太闲了,是该给他找个其他事做。

    陆淮看着叶楚,发觉那张小脸上起了红晕,耳根处也红得厉害。

    先前那般沉着的人,也有这样慌乱的时刻。

    陆淮忽的一笑,淡淡开了口:“为什么道歉?”

    叶楚怔了一怔,她以为陆淮会因为方才她的偷听而不高兴,可他现在这样问,好像并没有将那件事放在心上。

    叶楚想了想,缓缓说道:“是我走得太急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一来既撇清了沈九,将责任全推到自己身上,二来又给了跌进陆淮怀中一个理由。

    合情合理。

    陆淮抬眉,她仍然理智聪明,和当时在车上与他对峙那日并未有多大差别。

    陆淮接受了这个解释。

    “你躲在这里做什么?”陆淮明知故问,看向叶楚的眼睛漆黑深邃,叫人看不透。

    叶楚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因为某些事,被困在恒兴茶社了。”

    叶楚并不直面回答这个问题,若是将沈九交待出来,又会引发陆淮的问题。

    在陆淮面前,她半字不提沈九,不牵扯进任何事来。

    更何况,陆淮聪明至极,定会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陆淮没有继续询问叶楚为何困在恒兴茶社,却又换了一个问题:“你在这里躲了多久?”

    叶楚清楚,陆淮当然知道自己在这里旁观了全程,所以她不会选择撒谎。

    思索了几秒后,叶楚开口:“我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事情,离开茶社后便会立即忘掉。”

    陆淮唇角抿起,淡淡地笑。

    但陆淮一直没有讲话,叶楚不知他心中在想什么,只能抬眼去看。

    待叶楚抬头看的时候,却发现陆淮已经拿出了一块怀表。

    叶楚怔了一怔,她记得很清楚,那块怀表是陆淮母亲的。

    表链垂下,表盖被打开,怀表轻轻垂在叶楚的眼前,能清晰地看见秒针在移动。

    这里寂静,叶楚听见怀表滴答滴答地在走。

    可她却忽然恍了神。因为上辈子,那个怀表也曾在她手中一段时间。

    那时,叶楚和陆淮要去南京的一座庙。在路上,叶楚的表坏了,陆淮暂时将他的怀表借给她用。

    后来,他却让她不用还了,这块怀表便一直留在她那里。

    ……

    这块怀表勾起了叶楚遥远的回忆,她却听到了陆淮的声音。

    “叶二小姐,已是晚上八点半了。”

    “这么晚了,叶二小姐该回家了。”陆淮的声线极低,眼睛像黑夜一样,深不见底。

    这话落入叶楚的耳中,将方才已经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收回了视线,不再去看那块怀表。

    叶楚立即点头:“我这就离开。”

    叶楚说完后,很快便提脚往茶社门口走去。

    陆淮看着她的背影,她走得很急,步子也快,仿佛想快速离开这里似的。

    这一次,倒是没有遇到任何阻拦的人,叶楚顺利地便走了过去。

    还未出茶社,叶楚就听到了外头响起来的雨声,她加快了脚步,走到门口。

    此刻,天下了雨,雨水下得又快又急,怪不得天色那样黑,雨水冰冷地敲打着地面。

    雨被风袭进了屋子,叶楚的脸上也潮湿了起来,她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继续抬头看着。

    因为要赴沈九的约,叶楚没有坐家里的车。她不想让叶家人知道,她要见青会的沈九爷。

    她不可能打个电话回叶公馆叫人来接。而这里,电车离得远,黄包车又拦不到,只能等着雨势小点,再回家。

    秋夜里的风似乎格外寒冷,叶楚不由得用手环住了手臂,耐心等着。

    待到陆淮出来的时候,恰巧看见了叶楚的背影。

    他只瞧见叶楚抬头看着,外面是一片清清冷冷的雨幕。

    她的目光专注,仿佛在细细打量这突如其来的大雨。

    她没有戴围巾,毫无遮挡的脖子露出雪白的一截来。

    叶楚的外衣也因为掀起的雨水沾湿了不少,但是她却恍若未觉。

    外头的雨下得厉害,她却安静极了。

    仿佛在这个潮湿的上海滩的夜晚,添了一抹明艳清丽的颜色。

    低沉的声线从身后响起,叶楚怔了一怔。

    “你的车又熄火了吗?”

    言下之意是,需要我送你回家么。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个拥抱,t。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因为是万更,所以红包个数会比之前多。昨天没发今天补。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3章 第3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