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3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5章 第35章

    周日那天在恒兴茶社喝了茶后, 叶楚便认认真真去学堂上课。

    上次耶松船厂的事闹得这样大, 人心惶惶,这些日子倒是平静得很。

    叶楚觉得, 莫清寒一方面大概是认为此事的后果已经够严重了,一方面又要隐藏自己,所以暂时才不出手。

    但这并不代表着,她应该放松警惕。

    只要叶楚记起前世的这段日子发生了什么, 便能找个机会去提醒陆淮。

    然后, 她要一点点获取陆淮的信任。

    两人才能达成合作。

    ……

    昨晚, 叶钧钊来了电话,说是过几日就到家了。

    前段时间叶钧钊一直在外出差, 没有在家, 所以对家里发生的事情不是很清楚,特别是叶嘉柔做的那些事,叶钧钊一点也不知情。

    从昨晚接到父亲的电话后,叶嘉柔整个人都心不在焉。虽说她在严曼曼生日宴会上被踹下池这事, 奶奶已经训斥过了。

    但是前几天李思文的事闹得很大,就算叶嘉柔再怎么隐瞒, 叶钧钊还是会很快知道。

    除非叶钧钊就待在家里,不出门,不同人交际, 才不会听到那些闲言碎语。可是叶嘉柔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叶嘉柔魂不守舍地在学校过了一天,她越想越害怕,走回家的路上忍不住哭了起来。

    叶钧钊的脾气冲, 最爱面子,要是知晓叶嘉柔给他的脸上抹了黑,别人还在暗地里嘲笑他,不知道会怎么教训叶嘉柔。

    叶嘉柔越想,眼泪流得越凶,越是流泪越是慌神。从学校到叶家的一路上,叶嘉柔的眼泪就没停过。

    快到家的时候,叶嘉柔勉强止了哭,她可不想被叶楚看到这副样子。每回她最狼狈的模样,都会被叶楚碰到。

    这时,叶楚总会用姐姐的身份自居,教育她,可是叶嘉柔最不屑也最不喜的就是这个了。

    叶嘉柔胡乱用帕子擦了脸,全程低着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叶嘉柔回到院子的时候,蒋姨娘的房门正大开着,叶嘉柔用她红红的眼睛一瞥,蒋姨娘对着镜子细细地化着妆。

    虽说蒋碧珍是叶嘉柔的母亲,但是叶嘉柔在心底还是有些瞧不上她,蒋碧珍经常会对着叶嘉柔抱怨这,抱怨那。

    叶嘉柔心想,蒋姨娘也不想想自己,现在这样的情况又是谁造成的,要不是蒋姨娘没有一个好的娘家,她也用不着做这么多努力。

    虽然叶嘉柔心里这么想着,但是蒋姨娘终归是她的母亲,在叶钧钊面前也说得上几句话,若是蒋姨娘能帮自己说上几句,叶钧钊应该会消点气吧。

    这么想着,叶嘉柔的脚步一拐,走向蒋姨娘的房间。

    “母亲。”叶嘉柔刚刚大哭过,带着浓浓的鼻音。

    一听到叶嘉柔的声音,蒋碧珍立即回了头,她转头看到叶嘉柔通红的眼睛还有泪痕未干的小脸,“噔”的一下放下了手上的眉笔,拍在了桌上。

    “嘉柔,是哪个不要脸的欺负你了,是不是叶楚,我就晓得这叶楚牙尖嘴利,处处为难人。”蒋碧珍听也不听,就认定了叶楚的“罪证”。

    叶嘉柔将身后的房门合上,坐到了凳子上,这才继续哭了起来。

    蒋姨娘登时急了,她来到叶嘉柔对面,掏出帕子帮叶嘉柔擦着眼泪:“嘉柔,你别光顾着哭啊,到底是什么事啊?”

    叶嘉柔一边捂着脸,一边抽泣着说:“母亲,我完了,父亲回家肯定会打死我的。”

    这关老爷什么事,昨晚收到老爷要回来的消息,她还高兴了一宿没睡,现今这事怎么又和老爷扯上关系了。

    “你把话说清楚,你爹人还在外面呢,怎么还有牵扯。”蒋姨娘追问道。

    尽管蒋姨娘是自己的母亲,但是叶嘉柔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支支吾吾了好久,她才出了声。

    “上回叶楚和一个姓陈的公子相亲,母亲你还记得吗?”

    蒋姨娘点了点头,她当然记得,那时候她还可惜了好久,想这等好事怎么就没让自家女儿碰上。

    “陈公子相亲失败后,就转而开始追求我。”

    她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蒋碧珍一听叶嘉柔的话,就绽开了笑容,那是叶楚没福气,她的女儿可比叶楚优秀多了。

    “女儿啊,这事不是应该开心吗?你哭些什么?你别犹豫,直接答应他吧。”不知道内情的蒋姨娘笑得没心没肺的。

    这笑容落到叶嘉柔的眼里,心里闷了闷,她这时的心情有些平复下来,说话也顺溜了很多。

    “我拒绝他了,没答应陈公子的追求。”叶嘉柔说了一半,被蒋姨娘打断。

    蒋姨娘拉住叶嘉柔的胳膊,神情焦急:“嘉柔,你可不能挑三拣四啊,欲拒还迎是好,但是机会来了还是要马上抓住的。”

    叶嘉柔有些不耐烦:“母亲,你先听我说完,陈公子条件是不错,我也没想吊着他,但是前些天,人家的正牌女友找到学校来了。”

    蒋姨娘呆了呆,随即恢复了正常:“正牌女友又怎么样,现在他喜欢的是你,那人识相点也该自己乖乖滚远点。”

    叶嘉柔抿了抿嘴唇,一次性把话说完:“可是他女朋友大着肚子,还跑到我学校来说我勾引陈公子,现在闹得许多人都知道了。”

    听完叶嘉柔的话,蒋碧珍一时没消化完,大着肚子,勾引,事情闹大了。

    “这……这可怎么办,你父亲最不喜别人说三道四,要是晓得你给他丢了这么大的脸,肯定会发火。”

    蒋姨娘慌了,她也和叶嘉柔一样抹着眼泪:“你奶奶前段时间还骂过我们,这回可不是嘴皮子动动这么简单了。”

    这件事不用蒋姨娘提醒,叶嘉柔也知道,所以她才想让蒋姨娘帮帮她。

    叶嘉柔一把按住蒋姨娘:“母亲,你先冷静下来,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躲过这些事,不要说些有的没的。”

    被叶嘉柔拉住蒋姨娘稍微恢复了些,忙着问叶嘉柔:“那该怎么办,你要我做些什么。”

    刚才进门的时候,叶嘉柔就想到了一些对策。比起自己来,叶钧钊对她母亲蒋姨娘的火气应该没这么大,若是先让蒋姨娘抵挡掉些怒气,那么自己也许没这么惨。

    “母亲,过几天父亲来的时候,你先讨好他,他最疼爱你了,你先帮我安抚一下父亲,他就不会这么生气了。”叶嘉柔哄着蒋姨娘。

    蒋姨娘愣了。

    嘉柔这话怎么有些不对,她怎么不知道老爷对她有多少宠爱。虽说老爷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不过她也怕啊,谁知道老爷生起气来,会不会迁怒她。

    看到蒋姨娘的表情,叶嘉柔就晓得她在犹豫了,她赶紧安了安蒋姨娘的心:“母亲,我们可是一体的,只要过了这一事,以后就风平浪静,过好日子了。”

    蒋姨娘摇摆的心始终还是定了下来,如果她不帮嘉柔,还有谁能指望得上呢。

    留下一脸惶恐的蒋姨娘,叶嘉柔回了房间,虽说她想到了这个不是方法的方法,但是她还是心神不宁。

    想到这,叶嘉柔又趴在床上大哭了一场。

    ***

    今日是学堂休息的日子,叶楚想趁着今天有空,去看看奶奶和大伯母他们,毕竟有一段日子没见过了。

    叶老太和万仪慧最喜欢吃罗春阁的生煎包,叶楚今日特地买了,准备带给她们。

    万仪慧和叶老太正坐在那聊天,这时,丫鬟禀告:“老太太,大太太,叶二小姐来了。”

    两人脸上俱是一喜,阿楚来了。

    叶楚走进来,刚笑着叫了一声:“奶奶,大伯母。”万仪慧和叶老太刚要说话,这时,一个雪白的身影扑到了叶楚的怀里。

    大家都愣了一下,原来是大白猫看见叶楚来了,欢喜地扑到叶楚怀里,现在正对着叶楚撒娇。

    万仪慧失笑:“瞧瞧这猫儿,比谁都热情,生怕阿楚不知道它在这里。”

    叶老太也笑着说:“这猫儿每回看到阿楚,都恨不得黏在阿楚的身上。只要阿楚不走,它就一定要阿楚抱着。”

    叶楚笑了笑,轻轻地摸了摸大白猫,大白猫感觉很舒服,唤了几声:“喵喵……”

    一副极喜欢叶楚的模样。

    叶楚也喜欢大白猫,她双手抱着大白猫,只觉得沉甸甸的,心想,这猫儿几天不见,好像又胖了几分。

    叶楚坐下后,把罗春阁的生煎包放在了桌上,笑着说:“奶奶,大伯母,你们尝尝。”

    叶老太认得这是自己最喜欢的生煎包,笑得眼睛眯了起来,她拿起筷子,夹起一个放进嘴里。

    叶老太满脸笑意:“这生煎包我吃了好几次了,可是每次阿楚带给我的,我总觉得特别好吃。”

    万仪慧附和:“可不是吗,我也这么觉得。”

    叶楚看着她们,心里很温暖,这就是亲人,待她好从不要求什么回报,彼此遇到困难也会相互扶持。

    叶楚很庆幸,自己能生长在这样一个家庭里。

    上辈子叶家落到如此悲惨的地步,这次叶楚一定要改变结局,让大家都活得幸福快乐。

    这时,叶老太问叶楚:“阿楚,最近叶嘉柔有没有做不妥的事情?”

    叶老太还记得上回叶嘉柔被踹下水的事,虽然自己已经教训过蒋碧珍母女,但是,叶老太担心叶嘉柔又做了什么丑事,连累叶楚。

    想到叶嘉柔,叶楚心里冷笑。

    既然莫清寒已经出现了,叶嘉柔又在叶楚面前蹦跶得欢。叶嘉柔总是在动歪脑筋,莫不是因为日子过得太舒坦了?

    叶楚只觉得叶嘉柔烦极了,必须想法子找点事给她做。

    紧接着,叶楚把李思文来学校门口找叶嘉柔的事,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叶老太和万仪慧。

    叶嘉柔勾搭上了陈息远,他同叶楚相过亲,只不过叶楚看不上他罢了。可陈息远却有一个怀着孩子的女友,这令人震惊得很。

    瞧瞧,人家女朋友都到信礼中学找叶嘉柔来了,一定是被逼急了才会这样做。

    听完后,叶老太和万仪慧皆是一惊,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叶嘉柔怎么这么不知廉耻。

    万仪慧冷笑:“叶嘉柔倒是把蒋碧珍的狐媚样学了个十成十。”

    “叶嘉柔年纪这么小,肚子里花花肠子却这么多。多把那些勾引男人的本事用在正途上,不比什么都强。”

    叶老太也是一脸气愤:“这么小就会勾引男人,以后谁知道她还会做出什么事?”

    叶楚的眸色微暗,当初叶嘉柔攀上了莫清寒,莫清寒在叶嘉柔的挑拨下,恨不得把叶家所有人置于死地。

    莫清寒权势滔天,叶家在他的狠辣手段下,就这样败落了。想到这里,叶楚握紧了拳头。

    叶老太面色微冷,说:“上次我已经骂过她们,没想到叶嘉柔根本没把我的话听进去。”

    万仪慧接话:“娘,我们这次一定要给叶嘉柔和蒋碧珍一个教训。”

    叶楚怀里的大白猫也唤了一声:“喵……”颇为赞同她们的话。

    叶老太突然想到了一个教训叶嘉柔的办法,她把头凑过去,与叶楚她们细细说了。

    万仪慧竖起了大拇指:“娘出马就是不一样。”

    叶楚笑着说:“奶奶这办法确实妙。”

    这方法不仅会让叶嘉柔和蒋碧珍吃个亏,到最后还得陪着笑脸,能不妙吗。

    叶楚留在叶老太这吃了晚饭才回去,她们商量好,明天就按叶老太的方法做,保准让叶嘉柔吃不了兜着走。

    ***

    第二天早上,叶楚和苏兰提起了这件事。

    叶楚一脸担忧:“母亲,奶奶生病了,我们今日去看看奶奶吧。”

    昨晚叶楚把叶老太的方法告诉了苏兰,苏兰当然配合:“奶奶年纪大了,我们本就该多去陪陪她,吃过午饭我们就过去吧。”

    叶嘉柔刚要走进来,这话就落入了她的耳内。

    叶嘉柔心想,叶楚昨天刚从奶奶那里回来,今日又想着去献殷勤,叶楚果然心机重。

    一天到晚就想着讨好奶奶,怪不得奶奶特别喜欢叶楚。

    叶嘉柔自己做事带着目的,就以为别人都和她一样。叶楚的孝顺在她眼里就变成了利用,而她自己则是被叶楚的可怜女子。

    好一朵娇弱,需要怜惜的小白花。

    叶老太不喜蒋碧珍和叶嘉柔,从不会叫她们主动过去。即使生病了,也只让苏兰和叶楚过去,说是不想看见她们。

    上次因为叶嘉柔被严曼曼踹下水的事,叶老太对叶嘉柔的态度更差了。

    这次,叶嘉柔从叶楚口中得知叶老太生病了,她当然要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

    让生病的叶老太感受到自己的关心,叶老太总会意识到,自己比叶楚要好上许多。

    想着想着,叶嘉柔的脸上就浮起了一丝笑意。叶嘉柔转身去找蒋碧珍,要把这件事告诉她。

    叶楚坐在屋子里,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外头的场景。

    这话是叶楚故意让叶嘉柔听到的。

    见到叶嘉柔转身回去找蒋姨娘,叶楚淡淡一笑,知道她已经听见了。

    吃完中饭后,叶楚和苏兰正要出发,还没有坐上车,叶嘉柔和蒋碧珍果然跟过来了。

    蒋碧珍说:“母亲生病了,我和嘉柔也去看看。”

    叶嘉柔把自己的想法和蒋碧珍说了后,蒋碧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虽然她不想看见那老虔婆,但是现在表现自己的关心,绝对没有坏处。

    叶嘉柔也在一旁说:“姐姐,我也想奶奶了,我们一起过去吧。”

    叶楚听见了,眼中露出讥讽之色,只怕不是想奶奶。而是利用奶奶吧。

    叶楚凉凉地刺了一句:“嘉柔,奶奶又不待见你,你凑到奶奶面前,又把奶奶气病了怎么办?”

    叶嘉柔的脸色一白,柔声:“去看奶奶,是我的孝心。”

    叶楚白了她们一眼,没再说话,径直上了车,面上露出一丝冷笑。

    鱼儿已经上钩了。

    ……

    万仪慧正和叶老太在房里坐着,突然,房门外传来丫鬟的声音:“太太,二房的太太和小姐们来了。”

    万仪慧看着叶老太说:“娘,您快躺好。”

    叶老太连忙躺下,说:“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万仪慧点头:“娘,我做事你放心。”

    这时,叶楚和苏兰她们走了进来,她们和万仪慧打过招呼后,就走到叶老太床前。

    苏兰一脸关切:“娘,您的身体好些了吗?”

    叶老太的声音虚弱,一副没有精神的样子:“就是老毛病犯了。”

    叶楚知道叶老太是装病的,故意来整治叶嘉柔她们。叶楚看着叶老太挤了挤眼睛,声音却带着一丝担忧:“奶奶。”

    叶老太让叶楚坐到床边,握紧叶楚的手:“我一看到阿楚啊,感觉人也好受了许多。”

    叶楚笑眯眯的,这时,有几个没有眼力见的人凑了上来。

    蒋碧珍和叶嘉柔进来的时候,万仪慧看都没看她们一眼。万仪慧连虚与委蛇都懒得做,就当蒋碧珍和叶嘉柔是透明人。

    叶老太看见了她们,也只做没看见。

    但是蒋碧珍和叶嘉柔的脸皮多厚啊,别人越不待见她们,她们越要往上凑,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蒋碧珍笑着说:“娘,一听到你生病了,我和嘉柔就立马赶来了。”

    叶嘉柔一脸真诚,轻柔地说:“奶奶,你哪里不舒服?需要我帮忙吗?”

    叶老太冷哼了一声,开口:“你们管好自己,别把我气死就好了。”

    蒋碧珍和叶嘉柔想起,上次叶嘉柔被踹下水时,叶老太指着她们脑门骂的场景,顿时住了嘴。

    叶老太懒得理她们,说:“这几天我生病闷得慌,你们就坐在那聊天吧,讲些有趣的事让我解解闷。”

    叶楚心想,好戏要开场了。

    万仪慧笑了笑:“今天我要讲的故事呀,和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学生有关。”

    叶嘉柔和蒋姨娘并不晓得今日这场局,只是为了敲打敲打她们。

    单听这一句话,谁会知道万仪慧要讲的事正和叶嘉柔有关系呢。

    两人神情期待,都在等万仪慧的故事。

    大白猫叫了一声“喵”,然后懒洋洋地转过头。

    看向了叶嘉柔。

    作者有话要说:  战斗力极强的叶老太和大伯母要放大招了。

    这章字数少,还有一更,剁手节快乐!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5章 第3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