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3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6章 第36章

    万仪慧首先说:“前几天我听见一个故事, 有个女学生和一个男人不清不楚, 结果那男人的相好就找上门了。”

    万仪慧先是瞥了一眼叶嘉柔:“还是个学生就会勾勾搭搭,也忒不要脸了。”

    叶嘉柔还未听见万仪慧的话, 就瞧见她看了自己一眼。

    要知道大伯母的眼里一向只有叶楚,那是不是说明大伯母要对自己改观了?

    叶嘉柔看着万仪慧,羞怯地一笑,大伯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好了, 她本来就比叶楚讨人喜欢。

    万仪慧心里一阵恶寒, 叶嘉柔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无缘无故对着自己笑什么,她极力按捺住恶心。

    但是万仪慧的话音一落, 叶嘉柔就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蒋碧珍最爱听市井八卦, 她连忙问:“然后呢?”

    一副等不及的样子。

    叶楚冷眼瞧着,不知道蒋碧珍出生的时候,是不是把脑子落下了,怪不得生出叶嘉柔这样的蠢货。

    现在这么好奇, 等会知道那女学生是叶嘉柔,有你们俩好哭的。

    万仪慧继续说:“那男人的相好竟然怀孕了, 这下好了,这相好的处处占理,她堵在学校的门口, 哭哭啼啼地想让女学生离开那男人。”

    叶嘉柔猛地一抬头,怀孕的女人、女学生,这说得不会是李思文和自己吧。

    叶嘉柔越想越害怕, 小手紧紧地抓住衣袖,小脸苍白了几分。她极力说服自己,事情一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愚蠢如蒋碧珍,这时候也隐约猜到了。不过蒋碧珍的心里还抱有一丝侥幸,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她暗骂自己嘴碎,刚才就不该这么八卦,现在她再也不敢多话了。

    蒋碧珍和叶嘉柔紧紧地盯着万仪慧,生怕从她说出自己不想听的话。

    叶楚看见了叶嘉柔和蒋碧珍紧张的样子,嘴角泛着冷笑,这两人终于发现不对劲了。

    万仪慧说:“那怀孕的人挺着一个大肚子,可怜见儿的,连站都要站不稳了。那女学生倒好,把所有责任都推到男人身上,自己清清白白。”

    “不要脸的我见多了,这么不要脸的我还是头一回见。”

    万仪慧说第二句话时,特地提高了声音,叶嘉柔和蒋碧珍的脸色立马难看了下来。

    叶楚装作一副惊讶的样子,她转头问叶嘉柔:“嘉柔,你说这女学生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能做出这种事,看来她真是没有一点廉耻之心。”

    叶嘉柔眼底满是委屈,她小嘴微张,刚要反驳:“不……”

    叶楚立马接话:“嘉柔,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也看不惯那女学生的做作样。”叶楚给了叶嘉柔一个我懂得的眼神。

    叶嘉柔欲哭无泪,那件事情闹得很大,学校里的全部同学几乎都知道了,叶楚怎么可能没听说。

    叶楚就是想让她陷入难堪的境界,要是叶楚能好好帮她说上一句,她又怎么可能会被责骂。

    万仪慧一旁看得欢乐,她继续说:“最不要脸的是,女学生还推倒了那怀孕的姑娘。”

    “那女学生心太狠了,对一个怀孕的人都下得去手,她什么做不出来啊。”

    叶嘉柔眼底含着泪珠,不是这样的,她没有推李思文,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李思文就倒在了地上。

    叶嘉柔的眼睛湿漉漉的,自怜自艾。她好委屈啊,为什么自己的人生总是充满了不如意。

    分明她什么事都没做,大家却将所有事都安在自己头上。

    叶楚淡淡地说:“嘉柔你怎么哭了,你也觉得那怀孕的女人很可怜对不对?那女学生这么歹毒,她就不怕被雷劈吗?”

    叶嘉柔连连摇头,眼泪珠子一滴滴往下掉,怎么也止不住。

    蒋碧珍此时终于意识到,这女学生讲的就是嘉柔啊。李思文来找嘉柔的事,嘉柔和自己说过,万仪慧说的每一点都对上了。

    蒋碧珍焦急地想,完了,万仪慧是故意来羞辱她们的,早知道她就不来这里了,现在又被人抓着痛脚了。

    万仪慧:“得亏那怀孕的人心善,因为没什么大碍,就没和那女学生计较。”

    叶楚笑了笑,她知道李思文晕倒一事是装的,李思文还要凭借肚里的孩子去找陈息远,成为陈息远的太太呢。

    李思文一定会非常注意肚里的孩子,她不敢拿这件事冒险。所以她当然不敢去告叶嘉柔,她只是想让叶嘉柔下不来台罢了。

    当然,叶楚是不会戳破这件事的,她乐得看叶嘉柔难堪。

    叶楚又加了一把火:“要我说,这么心狠的人就应该把她抓到巡捕房里,让她吃个教训。”

    叶嘉柔脸一白,事情哪有这么严重,一定是叶楚在吓唬自己。虽是这样想的,但叶嘉柔还是惴惴不安。

    叶楚瞄见叶嘉柔一脸惧意,她神色冷淡:“嗯,可能会先饿个三天三夜,耗尽那人的精力。”

    顿了顿,叶楚说:“然后再给点剩饭剩菜,先勉强让那女学生活着。”

    叶嘉柔的脸色越来越白,叶楚又说:“毕竟接下来还有刑罚,早早地把人弄死就不好了。”

    叶嘉柔的神经紧绷着,叶楚又没去过巡捕房,她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叶嘉柔极力告诉自己,她一定是瞎编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害怕。

    突然,叶楚说:“对了,巡捕房里会不会有老鼠?我听说老鼠最爱啃人的脚趾头了……”

    巡捕房、挨饿、老鼠……叶楚的话成为了压死叶嘉柔的最后一根稻草。

    叶嘉柔满脸恐惧,忍不住浑身颤抖,她捂住耳朵尖叫:“啊……我不要进去……”

    蒋碧珍虽然没尖叫,但她咽了咽口水,显然也是害怕至极。

    叶楚心里冷笑,现在知道怕了,之前勾引男人的时候怎么这么理直气壮呢。

    叶楚不急不缓地说:“嘉柔,你慌什么?我又没说你会进巡捕房。”

    这么心虚,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的丑事。

    叶楚清冷的声音响起,叶嘉柔这才发现自己失态了,她连忙收拾好情绪:“姐姐,我胆子小。”

    叶楚虽然字字不提自己就是那个女学生,但是叶嘉柔清楚,叶楚肯定知道这事讲得就是她和李思文。

    说不定今日就是叶楚授意大伯母提起这件事。

    叶嘉柔泪水涟涟,自己到底做错什么了?不管自己怎么做,都不会让他们满意,他们总会挑出错来。

    这头,叶嘉柔自顾自地哭着,那头,苏兰和叶老太看得分明,叶嘉柔自己做了坏事心虚,所以叶楚一吓她,她就崩溃了。

    万仪慧继续说:“我把这故事和认识的太太们都说了,那些太太说,以后找媳妇的时候眼睛一定要雪亮点,这样的女子千万不能进门。”

    “要是摊上了这个女人,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运。”

    万仪慧说:“如果我儿子让这种女人进门,我一定会打断他的腿。毕竟,能看上这种女人,他的眼一定是瞎了。”

    万仪慧早早就把这事传遍了,叶嘉柔自己做了这事,就不要怕别人说。而且,她这样说也是为了警示叶嘉柔,做了坏事,总是有报应的。

    叶嘉柔的唇瞬间白了,大伯母怎么这样对她?她明明也是叶家的女儿,可是待遇却比叶楚差了很多。

    叶嘉柔的身体有些摇摇欲坠,一张小脸苍白得吓人。

    蒋碧白着一张脸,“故事而已,听听就行,千万别当真啊。”

    蒋碧珍极力想把这个话题掀过去,她不想再让大家讨论这件事了。

    苏兰则瞥了蒋碧珍一眼,不温不热地说:“蒋姨太,要是被欺负的人是嘉柔,你还会是这个反应吗?”

    蒋碧珍身子一僵,立马不敢说话了,没办法,谁叫她心虚啊。

    叶嘉柔她们在万仪慧和叶楚的嘲讽下完败,万仪慧说完后,得意地看了叶老太一眼:光荣完成任务。

    叶老太给了她一个赞同的眼神:干得漂亮。

    万仪慧扬扬眉:娘,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苏兰和叶楚:你们都是好样的。

    叶老太给万仪慧使了一个眼神,万仪慧起身:“我去看看娘的药煎好了没?”

    苏兰知道叶老太要放大招了,她也站起来说:“我和你一起去。”

    她们离开后,叶老太突然捂住头:“哎呦哎呦……我的头好疼啊。”叶老太紧皱眉,似乎头疼病真的发作了。

    叶楚知道叶老太接下来要做什么,她并不担心。她知道叶嘉柔为了表现自己的孝顺,一定会蹦出来。

    小白花又要开始她的表演了。

    叶楚在心中默数:一、二、三……果不其然,叶嘉柔柔柔弱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奶奶,我帮您按摩头可好?”

    刚才叶嘉柔听见万仪慧的话,本来已经如坐针毡。此时,看见叶老太头疼的样子,叶嘉柔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刚才奶奶生她的气,若是她抢在叶楚面前,向奶奶大献殷勤,把奶奶照顾地妥妥帖帖的。

    生病的人心肠总会格外柔软,待会自己好好表现,奶奶一定会被自己感动的。

    奶奶听见了叶嘉柔的声音,破天荒没有拒绝叶嘉柔,反而招招手:“那你过来吧。”

    叶嘉柔大喜过望,奶奶对她的态度哪有这么好过,是不是想递个台阶给她,原谅她之前做的那些事了。

    尽管那些事只是被人泼了脏水,和她毫不相干。

    叶嘉柔站起身,还给了叶楚一个挑衅的眼神。叶楚无语,在心中默默翻了一个白眼。

    叶楚:叶嘉柔这蠢货总是上赶着作死,真是拦也拦不住。

    蒋碧珍也觉得叶嘉柔这次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只要讨得这老太婆的喜欢,以后她们的日子会好过许多。

    然后,美好的幻想总是伴随着残酷的现实。

    叶嘉柔的手刚按了几下,叶老太就白了她一眼:“你力道这么轻,是在唬我吗?”

    “别说是给我按摩,其实打着其他坏心眼吧。”

    叶嘉柔连忙加重了力气,柔声:“奶奶,我这就按重一点。”

    哪料到叶老太一下子叫了起来:“叶嘉柔,你力气这么重,是想害死我吗?”

    叶嘉柔连连摇头,脸上闪过慌乱之色:“奶奶,我不是故意的。”

    叶嘉柔的神情颇为委屈,明明自己按的力道也不是很重,为什么奶奶反应这么大?

    叶嘉柔安慰自己,生病的人脾气会比较暴躁,再说了,奶奶现在这么虚弱,定不是为了针对自己才这样做的。

    奶奶对自己这么凶,定是叶楚在奶奶面前诋毁自己。叶楚明明是自己的姐姐,却总不让自己好过,想到这里,叶嘉柔的心就一疼。

    叶老太为了装出一副生病的样子,一向洪亮的声音低了很多,所以叶嘉柔完全没觉得叶老太是在装病。

    刚被叶老太骂过,叶嘉柔垂下手,不敢再动。

    叶老太哼了一声:“真是没用,算了,你就给我倒杯水吧。”

    叶嘉柔的眼睛一亮,终于可以不用按摩了。按摩会看力道,倒茶什么的,她总会做吧,肯定挑不出错。

    叶嘉柔这样想着,脸上的笑意大了几分,柔声:“好的,奶奶。”

    叶楚冷笑,小白花还不知道奶奶在故意整她呢,都不知道她的脑子长哪去了。

    叶嘉柔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她拿着茶杯,走到叶老太的床前。

    “奶奶,喝茶。”叶嘉柔把茶杯递给叶老太,她想这下总不会出错了吧。

    蒋碧珍的心理和叶嘉柔一样,喝个水而已,这老太婆还能翻脸吗。

    蒋碧珍静静地看着,就等着叶老太夸嘉柔。

    叶老太接过茶杯,低头喝了一口,然后她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猛地把茶杯摔在了地上。

    叶老太厉声:“水这么冷,你是故意的吗?”

    “傻子都知道病人不能喝冷水,你存心不盼着我好是吧。”

    叶嘉柔处处勾搭男人,丢叶家的脸,叶老太对她厌恶至极。

    本来叶老太就不待见蒋碧珍母女,叶嘉柔又做出这种丑事,今日叶老太一定要给她们一个教训。

    叶嘉柔一愣,随即脸色苍白了很多:“奶奶,我没有……”

    明明自己试过了水温,水温刚刚好,奶奶平白无故地骂她,她实在是委屈,奶奶分明就是故意为难她。

    叶老太说:“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你了?”

    叶嘉柔很想反驳,分明是奶奶你太挑剔了,但是,叶嘉柔哪敢吭声,只能强忍着泪水。

    一旁的蒋碧珍也傻了眼,老太婆生病了,战斗力怎么还这么强。不过,她也怨叶嘉柔,连杯水都弄不好,果真是个蠢的。

    叶老太瞥了叶嘉柔一眼:“按摩你不会,倒个水你也不会,你说你还会干什么?”

    叶老太这话已经让叶嘉柔够没面子了,下一秒,叶老太的话让她的脸色彻底变了。

    “我的猫儿几天没洗澡了,你们娘俩去洗一下吧。”

    叶嘉柔瞪大了眼睛,一脸委屈,这不是下人做的事吗?奶奶也太过分了。

    蒋碧珍也张大了嘴,什么?要她伺候那只臭猫?

    叶老太瞄见她们俩的神情,她的脸一沉:“怎么,我现在生病了,使唤不动你们了是吧?”

    叶嘉柔气急,但她只能忍住,柔声:“不是的,奶奶,我只是想问一下那姐姐干什么呢?”

    叶嘉柔知道叶老太是个执拗的,叶老太一旦决定什么事,任何人都不能改变她的想法。

    叶嘉柔知道今儿这事她绝对逃不了了,但她也一定要拖叶楚下水,毕竟自己在受苦受难,叶楚这个做姐姐的也不应该在一旁享福。

    叶楚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叶嘉柔真是一朵黑心肝的小白花,不管什么都要扯上自己。

    不过,叶嘉柔注定要失望了。

    无视叶嘉柔一脸期待的表情,叶老太开口:“阿楚这么聪慧,当然是陪在我身边了。”

    “阿楚坐在那就像一幅画一样,我看着阿楚,就觉得自己病都好了。”

    叶老太的话差点没把叶嘉柔气得吐血,这心也太偏了些。最后,叶嘉柔和蒋碧珍还是去帮大白猫洗澡了。

    过程那叫一个鸡飞狗跳,据说叶嘉柔和蒋碧珍出来的时候,她们的身上又被大白猫挠了好几下,两人的脸色都铁青了。

    ***

    蒋碧珍和叶嘉柔这一天,过得那叫一个凄惨,叶嘉柔在回叶公馆的路上还在一直哭。

    而今天,是叶钧钊回来的日子。叶钧钊为了谈一桩生意,在外待了很久,今天才刚回来。

    与叶嘉柔不同,蒋碧珍倒是满脸欣喜,叶钧钊回来了,她要使尽浑身解数留住他。

    今日在老虔婆那受的委屈,她要好好在叶钧钊面前哭诉一下。

    一旁的叶嘉柔哭得蒋碧珍心烦,她不耐地说:“你父亲回来了,今天这事我们在他面前好好说道说道。”

    叶嘉柔一想,是啊,父亲是个明事理的,他总不会被其他人的话误导了,不像奶奶偏疼叶楚,什么都听叶楚的。

    蒋碧珍的算盘打得美滋滋的,回到家看到叶钧钊,她柔声地说:“老爷,你回来了。”

    哪料到回应她的是叶钧钊阴沉的脸:“以后你和嘉柔少出门,少给我丢人现眼。”

    原来叶老太早就打电话给叶钧钊了,不仅告诉他叶嘉柔做的丑事,还说自己因为这事气病了。

    叶钧钊最好面子,知道了叶嘉柔的丑事,火冒三丈,刚一回家就把怒火发泄到了蒋碧珍她们身上。

    蒋碧珍的心一凉,叶钧钊又说:“母亲因为嘉柔那事都生病了,你们以后再让母亲生气,我不会饶过你们。”

    蒋碧珍被骂得一头雾水,叶钧钊刚回来,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李思文来找嘉柔的事了?而且那老虔婆生病关他们什么事?

    叶钧钊看着叶嘉柔:“女孩子做人要检点,多和你姐姐学学,别一天到晚都想着和不三不四的人来往。”

    叶嘉柔见父亲如此反应,眼泪留得更凶了,连父亲都不站在这边,自己的命好惨啊。

    就这样,叶嘉柔和蒋碧珍没讨得半点好,还被痛骂了一顿。经过这天后,她们俩消停了很久。

    ***

    沈九处理完青会的事,想着那日在恒兴茶社,他都看见叶楚跌入陆淮的怀里了,正要再看下去的时候,没料到乔六来大都会惹事。

    沈九那叫一个气啊,那个乔云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闹事,真令人讨厌。

    就好比一出大戏已经演到最精彩的部分了,大家都想往下看,可是却硬生生地卡在了那里。

    沈九的好奇心愈发浓了,到底之后发生了什么?他一定要去问一下陆淮。

    沈九说走就走,过了一会,一辆黑色汽车缓缓地驶进了督军府的大门。

    沈九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目光看向陆淮,问:“陆淮,那日小丫头撞到你怀里后,你们做什么了?”

    沈九有恃无恐,反正陆淮早知晓恒兴茶社的事都是自己安排的,可是他仍然默许了这一切的发生。

    而且沈九实在好奇得紧,陆淮接下来做了什么?

    送小丫头回家?还是……?

    想着想着,沈九一脸奸笑,抱都抱了,陆淮若还不趁机做点什么,那还真是辜负了自己的一片好意。

    陆淮低着头,正在处理公务。闻言,抬头淡瞥了一眼沈九:“收起你那副神情。”

    陆淮语气淡淡,脑海里却浮现出那日的画面。

    那一刻,叶楚撞进自己的怀里,身上似带着清浅的香气,似有若无。

    叶楚的肌肤白皙光洁,身形纤细清瘦,还有抬眼时,略显慌乱的神色,都落入了陆淮的眼底。

    愈回想,画面愈清晰。

    陆淮的眸色渐深,漆黑的眼底似笼上一层薄雾,望不见底。

    未等到自己想要的回答,沈九微眯了眼,乍一看,那双桃花眼更加细长了。

    沈九开口:“陆淮,没有我沈九,你能碰到小丫头吗?”

    估计只能暗戳戳地肖想人家。

    陆淮看向沈九,声线极低:“沈娇娥,你推了人,还好意思邀功?”

    陆淮知晓沈九特意安排叶楚和自己见面,但陆淮没料到,沈九这么大胆,叶楚躲在那里,沈九干脆就把叶楚推了上来。

    陆淮看得出,叶楚那一刻确实慌了,向来从容的神色,也染上了一层慌张。

    沈九吓到叶楚了。

    陆淮神色未变,眼底却暗了几分。

    沈九咳嗽了一下,掩饰自己的心虚。当时他也是急了,看见叶楚迟迟不上去,生怕坏了自己的计划,于是,他就让曹安推了一把。

    现在想着,这样做是有点莽撞。不过,想来那丫头大度,不会和自己计较这些。

    陆淮现在叫自己沈娇娥,沈九也权当没听见。

    沈九连忙转移话题:“那天小丫头和我说到你了,你猜,小丫头都说了些什么?”

    分明是沈九自己问叶楚对于陆淮的看法,但是到了沈九的嘴边,就变成了是叶楚主动提起陆淮。

    听起来好像叶楚很关心陆淮似的。

    反正他们确实谈到陆淮了,沈九再怎么扯,总归没有撒谎。

    更何况,沈九的任务重大,他可是时刻谨记要撮合陆淮和叶楚。

    闻言,陆淮目光一凝。

    叶楚提到了自己?她说了什么?

    陆淮的神色寡淡,目光静静地落在桌上,却缓了下来。

    沈九见陆淮没反应,心想,陆淮反应这么淡,肯定是装的,他不信,陆淮不好奇。

    沈九故意说:“陆淮,看样子你是不好奇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陆淮仍低着头看公务,没有应答。沈九继续开口:“小丫头那日可讲了不少你的话,哎,现在看来,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不过,如果有人问我的话,我也可以勉强提一下。”沈九满脸写着,来问我啊,我什么都告诉你。

    陆淮终于抬起眼,淡淡地说了一句:“你话说一半做什么?”随即,陆淮又低下头,继续看手上的公务。

    好似沈九话说一半,故意不说下去,是沈九的错。

    沈九挑了挑眉,陆淮还说自己不好奇,这不,自己吊了吊他的胃口,他就忍不住了。

    沈九想起叶楚说陆淮长得不错,但凡叶楚说出陆淮一点好,沈九就会把她的话放大十倍。

    不然,沈九怎么称得上是陆淮的好兄弟呢。

    沈九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清了清嗓子:“陆淮,小丫头说你长得很帅,整个上海滩估计你算头一份。”

    “其他公子哥叶楚都看不上,就你的长相最对她胃口。”

    陆淮:“……”

    陆淮当然知晓沈九的话有很多水分,沈九想要撮合自己和叶楚,一定会夸大叶楚的话。

    况且依着叶楚谨慎的性子,她绝不可能这样说。

    陆淮看向沈九,似笑非笑:“她真这么说?”

    陆淮摆明不信沈九的话,沈九也没有泄气。沈九他是谁啊?脸皮比城墙还厚,嘴皮子比说书的还溜。

    沈九继续说:“那当然,而且小丫头说了,你的性子顶顶好,和你相处起来非常愉快。”

    陆淮漫不经心地靠在椅子上,微微抬高下巴,似笑非笑地盯着沈九。

    他倒要看看沈九还会说出什么话?

    沈九见陆淮一直没说话,他问:“陆淮,你倒是给点反应,怪不得那丫头说你话少。”

    天地良心,这可是叶楚的原话,沈九一点都没有乱讲。

    陆淮的目光顿了一下,这倒蛮像叶楚说的。

    陆淮挑了挑眉,原来她这样想自己。

    沈九说:“陆淮,不是我说你,你对着我话少也就算了,看到娇滴滴的姑娘,你总要多说一些话吧。”

    “对着姑娘的时候,嘴巴要甜,该夸的时候一定要夸,不该夸的时候,也要想着法子夸。”

    沈九得意地瞄了一眼陆淮:“怎么样,我这主意不错吧。”保准帮你追到叶楚。

    陆淮语气淡淡:“你话太多了。”

    沈九:“……”

    沈九想到叶楚也说自己话多,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两人性子倒真像,要么不说话,一说话气死人不偿命。

    沈九叹了一口气,这两个当事人的感情迟迟没有进展,他真是愁啊。

    叶楚是个姑娘家,脸皮薄,总不能让她去追陆淮吧。

    沈九想了想,若要陆淮对叶楚发动猛烈攻击,只能这样做了。沈九一横心,加了一把火。

    “陆淮,小丫头对你这样性子冷的人极有好感。”

    顿了顿,沈九又补了一句。

    “小丫头说了,她就喜欢你这样的。”

    作者有话要说:  叶楚:???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以后恢复八点和11点更新,一章太长有些内容大家会看漏掉。

    感谢地雷和灌溉!

    地雷:伊玄-时言(2),枫雪落叶,sin(2),莉莉丝家的猫(2),米媚媚的蕾丝胖次(2),掌门,2622八370,妫,流年也已,沐尘、雪夜,浅浅,人海孤岛,不爱游泳的小鱼,芳蔼。

    灌溉:嗯好(1),子衿(5),枣枣枣枣子(2),改名失败109次(7),“”(100),apple(2),大饼子(6),_sileヾ樱茉☆(10),琳琢(11),式微^胡不归(2),墨茗淇喵(1),路雅(1)薄荷(30),pppapa(1),柠檬柚子不是茶(11),薏仁(4),小玖(八),小淨(2),开花的大鱼(3),叶?无萧(4),蘋子(4),1156211八(1),鸦杀(31),宇宙飞船的惊奇(30) 灰灰的松松(1),芊芊(1) , siple (9) ,兔几(2) ,糯米(1), 前方坑太深(6)yihulin(1),木有南方(2),luhan(1),雨落(6),autunxia(1), 须尽欢(2),小太阳(6),苹果(6),夏芒果和小青梅 (29), 陌上烟雨.,(3) 米媚媚的蕾丝胖次(40), 上善若水(5),evisaru(1),十三香(4),欲y(22) ,柠檬球(5),rain(2),坑货(2),明月光(10),凉萤(3),ey(5), h欲(1),霁初(1), 御古萌(20) ,陌夏、微凉(1),彡人刑(10),19八2727八金鑫(4),墨茗淇喵(1),可爱的小仙女(20),呀吼吼(11),r阿涛(5),果汁(2),自由(5),大梨子(5),木棉花开(20),曲子ar(2),荼蘼之瞳(1),婉儿(10),玖爱(1),正版妈勒个叽(5),十七本体是仓鼠(6),(3),fun(5),繁华(1),寂(5),最近吃得比较多(10),暮色小池(10),舆醉(2),小新没蜡笔(1),猪蹄(2),阿迪(2),可爱的我(1),张家小哥名起灵(4),北咻咻(20),__(1),竹叶青(4),刀片侠(1),我妻由乃(10),?小橙子(10),糖醋排骨(1),木清风-_-||(1),少年如同画中仙(1),长沙小傲娇(1),清洛酒(15),橙子悠(2),绿豆(10),千佳映(2),枚子(5),萌萌哒的么么哒~(5),你是不是傻(60),(1),嘿呦嘿呦拔萝卜(1),我真的不会取名字(2),聆歌浅望(1),陌漓(1),神经范er(16),紅线纏枝(10),明月昭昭(7),钰(1),爱国的阿林(1),天使微笑(45),凉凉(10),林公子(2),sapphire(1),吃货最怕做饿梦(20),朵朵(1),旧故里(3),一个小仙女(10)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6章 第3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