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第3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7章 第37章

    陆淮眸光深邃, 明知沈九说的定不是真话, 但他还是看了沈九一眼。

    沈九在自己面前都这样胡扯了,那在叶楚面前, 不知道又说了他什么?

    陆淮淡淡地说了一声:“哦。”

    沈九一惊,不是吧,叶楚和陆淮这两人也太默契了点,叶楚当初听到自己的话时, 反应也是这么冷淡。

    沈九心里默念, 这两人还真是般配。

    陆淮瞥见沈九的神情, 知晓他定是又在想一些无谓的事,他冷声:“你在她面前怎么说我的?”

    沈九猛地抬头, 想到自己在叶楚面前说的话:陆淮对你这样的娇俏少女极有好感。

    他神色未变:“陆淮, 我当然是实话实说了。”沈九自觉没说错,陆淮嘴上不提,但沈九知道,陆淮绝对喜欢叶楚。

    陆淮挑了挑眉:“哦?”

    眼见陆淮一脸不相信的神情, 沈九开口:“我沈九是这样的人吗?”

    “我有说过假话吗?”还不是为了撮合你们。

    沈九嘴硬,陆淮懒得搭理他, 继续低头看公务。

    沈九呼了一口气,哎,看来撮合两人的事还要细细谋划, 反正来日方长,不急不急。

    其实,沈九想多了, 现在根本不需要他出马,因为叶楚天天想的事情就是怎么靠近陆淮。

    莫清寒已经出现了,叶楚近日都有隐隐的担忧。

    她总担心陆淮。

    叶楚不知道莫清寒在哪,他又如何去培养自己的势力。他在暗处,他们在明处。若是现在还不开始,她怕晚了就来不及了。

    为了取得陆淮的信任,叶楚必须从现在开始布局。要从哪方面开始提醒陆淮呢?

    这些日子里,会不会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

    上辈子,叶楚是娇生惯养的世家小姐,一直过着备受宠爱的日子。在这个阶段,学堂的生活也单纯,她对时事新闻并不是十分了解。

    即便上海滩发生了多么严重的危险事故,最终也只不过会沦为一篇报纸上豆腐块大小的报道。

    叶楚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回忆起那样多的过去,毕竟,没有一个人的回忆能清楚地记得每个细节。

    许多事情就是这样被人遗忘的。

    一整周,叶楚都在回想过去,可是却没有想到任何能够提醒陆淮的事情。

    这个周末,分明天气晴好,阳光跑进窗子里来,照得整间屋子明亮温暖,叶楚却觉得糟心极了。

    叶楚将挂历搁在了桌上,准备先看一下再说。

    那是英商棉华洋行有限公司的月份牌,俗称挂历。上头还有着漂亮得紧的明星做代言人,时兴得很。

    叶楚坐在房间里,一面又一面地翻着日历,希望那些熟悉的日子能勾起她的记忆。

    12、13、14……红色的数字一个接一个从她眼前闪了过去。

    11月17日。

    这时,叶楚的手猛地停了。

    叶楚眯了眯眼睛,她对这个日子有些印象,是因为那段时间学堂放了很长的假期。

    她依稀记得,那时,上海出了一些事情,学堂校长觉得不够安全,便叫同学回家暂且休息一段日子。

    ……

    叶楚将挂历收了起来,现下已经想到了当时的事情,然后要找的就是提醒陆淮的法子了。

    要怎么提醒陆淮?

    叶楚不假思索,从抽屉里找出一张纸来,素白色的纸张上有一些明红色的线条。

    这是非常普遍的纸,在上海滩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买得到。无论是高官权贵,还是学堂里的学生都可以用。

    这样,便降低了陆淮的疑心。他不能通过纸的材质找到自己。

    叶楚将纸张裁成了两份,只留下一半。

    外头的阳光照进桌子上,能看得清楚明白。叶楚拿起钢笔,埋着头,认真地在纸上写着什么。

    写完后,叶楚想了想,她单单写了提醒的话是不够的,还必须留一点点踪迹,以待日后能和陆淮坦白。

    最后,叶楚在纸的右下方落了笔。

    署名:好心人。

    其实,上辈子叶楚学过好多种字体,都是陆淮教给她的。

    那时他们两人在督军府的书房里,陆淮写字给她看。他的字冷峻又超逸,同他这个人一样,大气从容。

    陆淮告诉过叶楚:“学会隐藏,就是学会保护自己的身份。”

    ……

    而这一回,叶楚特地挑选了一种陆淮也不曾用过的字体。她并不希望他能通过字体看出,自己的字迹和他很像。

    叶楚清楚得很,目前,陆淮只觉得她是一个有小聪明的女学生。她要是现在直接同他讲这件事,陆淮不会相信。

    若这件事成真,陆淮更会怀疑自己是从何得知这样的消息。他们才刚刚建立起的一丁点友谊就会荡然无存了。

    更何况,怪力乱神的事情,她也解释不明白。

    叶楚不能轻举妄动,她必须等到自己有了足够的筹码后,再向陆淮揭露身份,得到和他谈判的机会。

    做足了一切准备,叶楚换上一件黑色的风衣,系一条厚围巾,长发被她盘了起来,以便藏进帽里。

    她将方才那张纸折叠好后,放进了风衣口袋,确认无误后,一个人离开了叶公馆。

    现在,她要将这张纸条送给在督军府的陆淮。

    叶楚拦了一辆黄包车,去了离家较远的一个眼镜店。她挑了一副最简单的金丝眼镜,付好钱后走出了店。

    叶楚拐了几个弯,她知道正好有一家衣帽店。这家店的男式服装卖得很好,老板的眼光也好,只要一进货,总有许多店家跟风去学。

    所以,这家店的衣服在上海滩随处可见。

    叶楚随意在店里转了一圈,她拿了一顶帽子,走去柜台。

    “这顶帽子多少钱?”

    她的半张脸被围巾遮住,还戴了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成熟了许多。

    今日,老板不在,老板娘一个人看店。老板娘是正宗的上海人,她讲着一口吴侬软语,声音好听得紧。

    老板娘抬眼看了一下。

    一顶最寻常不过的宽边沿帽。

    老板娘见叶楚是个姑娘,随意问起:“自已用的吗?我同你讲啊,小姑娘用这种帽子不好看的呀。”

    “我哥哥刚回来,送给他做礼物呢。”叶楚压低了声音,转变了声线。

    老板娘特地送了叶楚一个好看的袋子,叶楚将那顶帽子拿在手中,离开了衣帽店。

    出了衣帽店,已经走出一段路后,叶楚才把帽子戴了上去。

    叶楚走了一会后,她停下了脚步。

    那里正好有一群小孩在玩耍,叶楚扫视了一眼,她要寻一个机灵、胆子又大的人。

    其中有个孩子,看上去是他们的头儿。那群孩子都听他的话,他做事也有条理得很。

    第一次试探,叶楚不可能亲自过去。

    当然,叶楚派人去的前提条件是,她一定会保证那个人的安全。

    因为陆督军一直保护着百姓们的安全,督军府戒备虽森严,却从来都不杀害无辜之人。

    而有时候,一个孩子远比成年人值得信任多了。

    那个孩子已经盯了叶楚好久,她买了一个糖人,招了招手,他很快就走上前来。

    孩子盯着那个糖人,垂涎欲滴地看着:“你买了这个糖人,为什么不吃呢?”

    叶楚说:“你要是能帮我一个小忙,这个糖人就是你的了。”

    小孩往后退了一步,眼神一变:“你会不会是坏人?”

    叶楚淡淡一笑,这个孩子有着强烈的警惕心,证明他能很好地保护自己。

    叶楚继续开口:“你敢一个人去督军府吗?怕不怕陆三少?”

    小孩不假思索:“陆三少是好人,我才不怕他呢。”

    “……”

    叶楚在小孩耳边讲了几句话后,他立刻握紧了拳头。

    “我同你去!”

    在叶楚的计划里,他不需要进督军府,只要按着她说的做就行了。

    叶楚和这个孩子坐黄包车去了威尔逊路的公馆区,恰好在督军府的附近,又离督军府有些距离。

    下了车,叶楚带着小孩走了一段后,她指着那条路讲。

    “走到这条路的尽头,就是督军府。”

    果不其然,小孩的好奇心很重。

    待小孩走出一段路后,他偷偷低头将那张纸条翻看了一遍。他面上带着疑惑,这上面写的都是什么东西?

    三少能看得明白吗?

    因为,叶楚早就留了第二手准备,上面的内容,一个孩子是绝对看不懂的。

    那个小孩收起了纸条,缓缓地走向了督军府。

    不一会儿,督军府的门口出现了一个小孩子,其中有个守卫很快走上前来,神色警惕地拦住了他。

    这个孩子是谁?想要做什么?

    先前不是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与陆督军敌对的人曾想用孩童妇孺降低警觉,借以行刺杀之事。

    守卫只要想起之前的事情,就心有余悸。他自然不会放这个孩子进去。

    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做出了令守卫难以预料的举动。

    只见小孩恭恭敬敬地走到守卫面前,鞠了一躬:“您好,能劳烦帮我叫一个人吗?”

    守卫怀疑道:“你要见谁?”

    小孩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他,态度从容:“我想见周副官一面。”

    这个孩子的眼睛干净又清澈,说出来的话又那般真诚,任谁都不会对他有恶意。

    守卫问:“你是周副官的什么人?”

    小孩抿了抿唇,紧张得很:“家里人同我讲过,不能和陌生人讲太多话。”

    守卫没有直接放他进去,而是说:“我帮你去问问看。”

    难道他是周副官的亲戚吗?守卫并不清楚周副官家中有没有这样年纪的孩子,他只能进去问一问。

    看见守卫转身进了督军府的大门,小孩调皮地笑了笑。

    方才叶楚做的正是这样的打算。若是让小孩直接去找陆淮,立即就会被守卫赶出去。

    但如果小孩要见的人是周副官便不一样了。旁人不会去督军府找周副官,守卫会降低警觉。

    只要这个孩子还留在督军府的门口,他手中的纸条就有机会被陆淮看到。

    陆淮现在正在督军府的书房里,不允许任何人打扰。

    守卫找到了周副官,他的手指了指门外:“长官,督军府门前有个孩子,说要见您。”

    周副官跟在陆淮身边许久,行事严谨。他立刻就生疑了,一个孩子孤零零地出现在督军府的门口,这件事着实奇怪。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周副官自然不会用这些小事去烦扰陆淮,他虽心中疑惑,仍是走到了门口,远远瞥了一眼。

    周副官的面色冷了几分,他并不认识那个孩子。

    但是,这个孩子。他离督军府站得并不近,保持了一个适当的距离,十分有礼貌。

    莫不是有人教了他不成?

    周副官决定去探查一番,若是有人想要害三少呢,他不会坐视不理的。

    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那个小孩在默默看着,他的脸上逐渐露出笑容来。

    来的路上,周副官已经将小孩细细打量了一遍,他问:“你要见我?”

    小孩明白了过来:“你就是周副官吧。”

    周副官点头,没有讲话。

    见到周副官就是叶楚预料之内的第一步,现在已经达成了。那个小孩要做的就是第二步。

    紧接着,小孩将双手张开,令在场的人都能看见,他全身上下绝不会有藏武器的地方。

    小孩一字一句开了口:“我的口袋里有一张纸条,您能帮我拿出来吗?”

    这个孩子聪明至极,讲了这句话后便一动不动。周副官给了守卫眼神示意,几秒钟后,那张纸条到了周副官手中。

    纸条仅仅对折起来,能看得清楚明白,中间并不能藏刀片。

    周副官用戴着手套的手拿起了纸条,他轻轻将纸展开。

    看到纸条上的内容后,周副官神色一变。他同守卫交待了一句后,便立即回了屋子。

    那个小孩仍是站在督军府门口,没有要求进去,也丝毫没半点要离开的样子。

    方才那人讲过了,要他留在这边一会儿。

    因为陆三少要是看见了那张纸条,定会找他问些问题。

    这时,周副官已经小跑进了宅子,他快步在陆淮的书房门前敲了敲。得到回应后,周副官走了进去。

    “三少!”周副官神色焦急,手中举着一张纸条。

    陆淮抬头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他清楚周副官的性格,若没有急事,绝不会主动来找他。

    陆淮问:“怎么了?”

    周副官:“有人托一个小孩送了信过来。”

    周副官将方才在督军府门口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陆淮,一五一十,事无巨细。那个小孩似乎受到了某人的指导,每一个举动都仿佛经过了设计。

    听完禀报后,陆淮心中已经有了底,他并不慌张。先前不是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沉着冷静才是最重要的。

    陆淮淡淡问道:“信上是什么内容?”

    周副官眉头一皱:“三少,那不是一行字。”

    “是一串摩斯密码。”

    陆淮没有觉得讶异,嘴边浮起了一丝浅笑。看来,这个人的心思还挺缜密的。

    这就是叶楚做的第二手准备。

    一张纸上若是写了字,她无法确保在小孩去督军府的路上,纸上的内容会不会被人看到。

    这里是富人区,旁边是威尔逊路的公馆。一、路上不会有许多行人,一个小孩的出现无人会注意。

    二、虽说这边的许多人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可不是人人都学过摩斯密码。

    兜兜转转,叶楚的这张纸条终于到了陆淮手中。

    陆淮也是一个多疑又警惕心重的人,他戴上了手套,才开始看这张纸条。

    在看到纸上的内容时,陆淮的脸色沉了几分。

    他极快就破译了这串密码。

    叶楚告诉了陆淮一个在未来会发生的事故,这便是她向陆淮投诚的第一步。

    陆淮信与不信,并不重要。因为叶楚知道,陆淮总会明白这里的每句话都是真的。

    然而,陆淮在看完了摩斯密码后,视线缓缓下移,落在了最底端的署名上。

    上面有一个落款,简简单单三个字。

    好心人。

    为了不让陆淮发现,叶楚故意换了一个不常用的字体。

    这种字体连陆淮都没有用过,但她没料到的是,一个人的习惯是难以根除的。

    因为上辈子,就在这个书房里,陆淮手把手教会了叶楚如何去写多种令人难以分辨的字迹。

    而叶楚就算改变了字体,她无法改变一点。

    虽然这是一种他从未用过的字体,但陆淮观察到的并不是表面。他看到了这个人的写字习惯。

    这个笔锋和走势,和他实在是太像了。

    不,准确来说,若是陆淮不知道这张纸条是别人送来的,他会觉得这字就是他写的。

    难道说这个人在刻意模仿自己的字迹吗?

    今日的天气这般好。

    阳光进了陆淮的书房,明晃晃地亮。细碎的光恰巧落在了那张素白的纸张上,照着和他拥有相同字迹的名字。

    这个好心人究竟是谁?

    作者有话要说:  陆淮:总用我教你的东西来对付我。

    民国版史密斯夫妇已上线。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今天还有许多更新。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7章 第3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