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38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8章 第38章

    陆淮的视线从那张纸条上收回来, 他看向周副官:“那个小孩现在还在门口吗?”

    周副官点头称是:“我马上就把他叫过来。”

    那个孩子被带进来之前, 已经有人彻彻底底检查了一遍。他身上并没有任何武器,除了兜里还留着几颗糖, 便没有别的东西了。

    确保这个孩子没有危害后,周副官将他带了进来。

    小孩子进陆淮的书房时,没有十分惊奇地四处张望,反而表现得很沉稳。他略低着头, 并不直视陆淮的眼睛。

    这些都是刚才那个人教他的。小孩表现得越有诚意, 这场对话就越顺利。

    从他一进来, 陆淮就在观察他。小孩看上去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才不慌不忙的样子。

    若是普通孩子, 不会有这样的心性。那个好心人的眼光倒是不错, 能找个这样的孩子来送信。

    小孩站在了书房的中央,朝着陆淮鞠了一躬:“您好。”

    陆淮的语气淡淡:“谁派你过来的?”

    小孩:“一个陌生人。”

    陆淮又问:“那人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小孩点头:“有的。”

    “她说了,您不用在意她的性别和身份。那不过是一个好心人罢了。”

    听到回答后,陆淮忽的一笑, 那人仿佛早已晓得他要问些什么。看来那人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陆淮看向那个孩子:“还有什么话需要你讲吗?”

    小孩子讲话的语气一本正经:“信与不信,是您的事情。希望您以大局为重。”

    陆淮微微一怔,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那张纸条。上面讲的事情若是真的,的确刻不容缓。

    陆淮的每一个问题都被叶楚猜准了,小孩的回答全都经过准备, 再问他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了。

    待到小孩离开了,周副官问:“需要叫人去跟吗?”

    陆淮摆了摆手:“不必了。”

    那个好心人那样聪明,不会让他追踪到一点蛛丝马迹的。

    后来, 小孩回了原来的地方,再也找不到叶楚的踪迹。但是那个卖糖人的小贩还在那里,他送了小孩一只糖人,说是那位好心人给的。

    督军府书房里,陆淮和周副官正在讨论起那张纸条的内容。

    五日后,会有一辆私运军火的车离开上海。

    “你觉得这件事是真是假?”陆淮敲了敲那张纸条。

    周副官:“若是别人的试探……”

    “嗯。”陆淮淡淡回了一句,“也可能是调虎离山之计。”

    陆淮疑心极重,要是那个“好心人”故意将消息传给他,其实是为了掩盖另一场事故。

    这件事不能声张,但陆淮必须早做准备。

    “你去将警察署长请过来。”

    “是,三少。”

    周副官开着车,离开了督军府。

    ***

    叶楚这几日虽没怎么出门,却一直默默在关注陆淮的事情。

    去学堂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了,街道的警察比先前多了些,似乎有人在做些什么。

    叶楚心中很高兴,她知道陆淮已经开始行动了。

    因为她清楚极了,陆淮会以百姓安危为重,即便他不相信她的纸条,也会留一手准备。

    上辈子,军火走私这件事在上海闹得很大。

    那时,没有人晓得这场事故会那样突如其来地发生。警方发现的时候,歹徒已做了周全的准备。

    叶楚想到了当时的新闻,许多警察因此受伤,甚至有些人丧了命。

    她同陆淮相处得久,所以她知道,陆淮行事严谨,他几乎没有失手的时候。除了……

    叶楚摇了摇头,将忽然浮起来的回忆压了下去。

    反正现在,那些无辜的人就不会被牵扯进去了。

    ……

    叶嘉柔和蒋姨娘因为自己的贪婪而自食恶果。

    叶嘉柔这个人好面子,她请了几天假,说是生病在家,无法去学堂。当然,她的病因,每个人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蒋姨娘也死死守着她的屋子,怎么都不出来。她的脸面都被叶嘉柔丢尽了,又让叶老太羞辱了一番,自是不想见人。

    没了这两个碍眼的人,这几日的叶公馆便一直很安静。

    周日的时候,母亲苏兰去和隔壁公馆的太太闲聊,叶楚高高兴兴地坐在客厅里。

    因为耳根清净,叶楚一个人也不觉得无聊了。

    客厅里寂静极了,忽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就显得有些刺耳。这边没有人,叶楚便接了起来。

    “你好,我找叶二小姐。”那头传来的是丁月璇的声音,因为是第一次打叶公馆的电话,她的声音有些畏缩。

    叶楚笑了:“是我。”

    丁月璇一下子就放松了:“阿楚,最近有空吗?我想请你吃个饭。”

    “上次你已经请我吃过一回了,还是我请你吃好了。”叶楚说,“择日不如撞日,你今天有时间吗?”

    丁月璇忙点头:“有的呀,去逛逛街可好?”

    “好。”

    “……”

    叶楚同丁月璇约好了见面时间后,就把电话挂了,准备回房间换件衣服出门。她刚走到门口,结果,电话却又响了起来。

    大概是丁月璇有什么话没讲完,要继续说。叶楚以为又是丁月璇打来的,便随意接起,还没开口,那头就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找叶三小姐。”似乎以为是叶家丫鬟接的,他的语气带着些许傲慢,想来是个自信张扬的人。

    呵,这个声音耳熟得紧。

    叶楚挑了挑眉,是陈息远。都出了这档子事,他心里还想着叶嘉柔呢。

    叶楚讽刺地笑了,不知道他来找叶嘉柔做什么,说不定还存着念想。陈息远真是“痴心一片”。

    “你找嘉柔做什么?”叶楚开了口,“她现在没有时间见你。”

    陈息远认出了这道声线,不禁背脊一凉,他至今还记得当初在新城饭店被叶楚羞辱的场景。

    完了,这叶楚知道了自己的事,说不定又要找个法子折磨他。

    陈息远吓得立即挂了电话。

    叶楚:“……”

    她见过怂的人,没见过这么怂的。

    叶楚回去换了一件稍厚的衣裳,就拦了一辆黄包车,去和丁月璇约见的布朗路。

    ***

    布朗路的另一头,出现了一个清俊无双的男子,身边跟着一群人。他不急不缓,慢斯条理,仿佛不在意任何事。

    他的举动好似优雅的贵公子,没有人能看出那是无恶不作、狠辣至极的洪门头目。

    乔六爷。

    上海滩的人都晓得乔云笙是一个没有心的人。顾平是乔云笙最得力的部下,他总能猜到六爷的心思。

    单单杀人这件小事,都能做到干净利落。

    顾平跟在乔云笙后面走着,他瞧见了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思索后开了口:“六爷。”

    乔云笙漫不经心地瞥了顾平一眼:“怎么?”

    顾平:“六爷,沈九请前面那女的喝过茶。”

    顾平指着的那个人正是叶楚。

    因为上回,乔云笙看见叶楚时,他的船已经开了很远。他并没有看清楚她的脸,顾平自然也不知道她是那个码头上的姑娘。

    乔云笙眯了眯眼睛,他向来没听过沈九与哪个女人比较亲近,沈九居然会请女人喝茶?

    真是稀奇。

    乔云笙缓缓地说:“继续讲。”

    顾平见六爷对这件事感兴趣,就在一旁说了起来。

    “前段时间,青会的人去信礼中学见这个女的,总共见了两次。”

    “第一次那女的拒绝了沈九。”

    听到这里,乔云笙的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沈九被拒绝了?”

    顾平谄媚道,“六爷,沈九就是个没用的,连个女人都请不动。”

    “第二次青会换了一批人去请那女的。”顾平接着说,“第二次请的时候,青会架势很大,然后,这女的才同意了。”

    “六爷,您瞧,那女的就在前面。”

    乔云笙循着顾平的手指看去,叶楚恰好转身。他只看见了她的背影。

    墨黑的长发披在耳后,只看背影,就已经清丽无比。

    “六爷,小的要不要教训她一顿?”

    顾平在乔云笙身边待久了,自是知道六爷不喜沈九。沈九请那女人喝茶,肯定是看上了那女人,顾平当然想着教训她一顿,让沈九不爽。

    乔云笙挑了挑眉,没料到沈九为这女人花了这么多心思。一请再请,这女人脾气倒挺大。

    乔云笙从来不会在意别人的想法,更何况,女人对他而言,只是玩物。沈九对待这女人这般小心翼翼,倒真让他有些意外了。

    乔云笙看着叶楚的背影,沉默了几秒,顾平的心思百转千回,觉得六爷是否看上了这个女人。

    顾平话头一转:“六爷对她感兴趣吗?”

    顾平觉得自己猜中了乔云笙的想法,心中一喜,正准备多讲几句。

    下一秒,却见乔云笙懒懒地一抬手。

    “现在不必了。”

    乔云笙觉得,沈九这么多年打光棍,大概是碰到个女的就觉得新鲜吧。他不认为,沈九的眼光会好到哪里去。

    沈九的性子如此不正经,谁知道会对那女的有多好。

    顾平低声回答:“是,六爷。”

    而叶楚那边,她已经注意到了乔云笙那行人的离开。她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快步走到一家成衣店里,找到了丁月璇。

    “你放心,乔六爷已经走了。”

    丁月璇方才紧绷的身体陡然放松了下来。

    之前,叶楚和丁月璇在成衣店里看衣裳,听到了有人在讲洪门的乔六爷正在这附近办事。

    因为丁月璇得罪过乔六爷,叶楚担心他会对她不利。

    叶楚同丁月璇商量好,让她在成衣店里躲着,待到外面安全了,再出来。

    丁月璇已经惹怒了乔云笙,她若在上海继续待着,不可能避免和乔云笙碰面。既然如此,不如找一个真正的靠山。

    能保证她从乔六爷手下逃脱的人有谁?

    叶楚略一沉思,很快便想到了乔六爷的死对头沈九。

    叶楚记得清楚,上辈子,沈九一直未婚,身边也没有女伴。陆淮同她提过,沈九心里有一个无法忘记的人。

    沈九这人平时不正经,但心肠还是善的。更别提他心中装了白月光,对别的女子都没有什么想法。

    所以像丁月璇这样单纯的性格,去大都会唱歌刚刚好。沈九不会喜欢丁月璇,丁月璇也不愿受人折辱。

    叶楚听过丁月璇唱歌,她的嗓子果然好,声音如同出谷的黄莺,与这浮华的上海滩不一样。

    但若是要让丁月璇去大都会歌舞厅唱歌,这件事还需要慢慢谋划才行。

    叶楚敛起了神色,和丁月璇一起离开了成衣店。她们走去电车站的路上,见到了一个愁眉苦脸的人。

    竟是先前打电话来叶公馆的陈息远。

    叶楚勾唇一笑,想起上辈子陈息远明里暗里替叶嘉柔给她下绊子,叶楚就觉得他真是活该。

    她清楚得很,陈息远非但不会和叶嘉柔再有关系,他还会和李思文结婚呢。

    上一回,怀着孕的李思文来找叶嘉柔,指责叶嘉柔抢她男人,欺负一个孕妇,让叶嘉柔现在还抬不起头来。

    渣男贱女自然没有什么好下场。

    叶楚这样想着,送丁月璇上了电车后,便自己拦黄包车回家了。

    等到叶楚离开了布朗路,陈息远还是继续愁眉苦脸。

    最近,陈息远一直感觉到工作的氛围变得怪怪的,大家看向他的眼神也总是意味深长。

    在信礼中学门口发生的事情,陈息远那是一点也不知道。

    叶嘉柔丢脸丢大了,自然不会主动和陈息远提起。而陈息远只觉得叶嘉柔对自己的态度越来越疏远。

    每次陈息远去学校找叶嘉柔的时候,总是被叶嘉柔以在学习,正在忙的理由推脱,连个面也见不到。

    虽说他每回去信礼中学找人时,同学们对他都是分外热情,一个个赶上来要帮着他通传。

    即使陈息远自认自己的魅力很大,那也不至于全校同学都爱慕他吧,看来是他高调追求叶嘉柔让大家都起了羡慕之心。

    一天,陈息远下了班,正走进一家饭馆,准备随便点几个菜填饱肚子。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叫了他一声。

    “陈息远,你来我这边吧,我马上就吃好了。”叫人是陈息远的同事刘城,他是同事中有名的大嘴巴。

    陈息远对刘城的感觉并不好,虽然他想当做没听到,但是饭馆里的位置真的已经坐满人了,唯一的空位就是刘城那桌。

    陈息远不情不愿地坐到刘城面前。他最近正在为见不到叶嘉柔而发愁着,脸上尽是些愁苦之色。

    “陈息远,你表情怎么不太好,听说你要当父亲了,我就提前恭喜你了,下次结婚的时候记得叫我喝喜酒。”

    一个个字从刘城嘴里蹦出,但是组合在一起,陈息远怎么就完全听不懂呢?

    父亲?爸爸?

    他这不是还没把叶嘉柔追到手,自然也什么都没做,哪来的孩子?

    唯一有可能生下他孩子的李思文,早就收了他的钱,把孩子打掉了,钱还是他亲手给的,话也是他亲口说的。

    “我吃完了,先走了,你慢慢吃。”刘城抹了一把嘴,准备站起身离开。

    回过神的陈息远赶紧伸手拦住:“等等,你先把话说清楚,我什么时候有孩子了,我现在可是单身!”

    猛地一下被拉住的刘城也愣了愣。

    “单位里不少人都知道,就是那个李思文,她前几天去找信礼中学找个什么女的,说是怀了你的孩子,马上就要结婚了。”

    李思文这三字进入陈息远的脑子,他就知道他要当父亲这事没跑了,真的不能再真了。

    都怪他粗心,怕丢人,只给了李思文一笔钱,没想着要看着她把孩子打掉,现在这事情闹得不小,这不更丢面子了。

    还好陈息远抓住了刘城话里的字眼,信礼中学,什么女的。

    “李思文去信礼中学找谁了?那个女的叫什么名字?”陈息远连连发问。

    “好像是姓叶,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帮你打听打听。”刘城两眼发亮,看着陈息远。

    陈息远连连摆手:“别别别,我什么都不想知道,你不是要回家,你快走吧。”

    带着一脸好奇的刘城走远了,陈息远抱着头,将额头抵在桌子上。

    他懂了,他什么都懂了,什么孩子,什么当父亲,什么结婚,还有嘉柔近日对他的态度。

    陈息远全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李思文搞的鬼。

    这下,他完全没脸去找叶嘉柔了,那么多人知道李思文怀了他的孩子,他如果不把李思文接进门,唾沫星子也会把他淹死。

    嘉柔,这下我彻底失去了你。

    陈息远低着头哭了,眼泪掉进他前面的碗里。

    最受打击的不是陈息远,而是他的母亲陈太太。

    得亏陈息远在得到消息后,没有立即告诉陈太太,不然她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得到一个如此大的惊喜。

    向来和她不对头的一个富家太太,故意将她们圈子里的人都约了出来,一起去听了评书。

    陈太太还心道,这个人怎么突然献殷勤。原来就是想在所有人面前把李思文怀孕的时候揭露出来,给她难堪。

    “陈家太太,听说你马上就要升级当奶奶了,孩子满月的时候记得叫上我们,大家一起沾沾喜气。”

    都说儿子像母亲,陈太太听完这句话的表情和陈息远受到惊吓时,如出一辙。

    陈太太可没她儿子这么蠢,她一听就明白了里面的弯弯绕绕,不就是陈息远搞大了别人的肚子,还被人发现了吗?

    不过,厚脸皮的陈太太可不会承认,她硬声道:“刘太太,你可不能口说无凭,谁知道是那家的野女人想要攀上我们家息远,你们知道息远向来优秀。”

    那个太太可没想这么放过陈太太,她拿起帕子,捂嘴笑了笑。

    “哎呦,陈太太可别急着否认,在场的人可都清楚,那李思文怀里的孩子必定是你家息远的,我儿子刘城可是听陈息远亲口承认的。”

    陈太太呆住了,原本以为只有刘太太晓得的事,大家居然已经都知道了,怪不得她们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带着嘲弄。

    她此刻的感觉就像明明以为自己穿了一件漂亮衣服出门,但是被大家指出什么也没穿。

    陈太太被众人窥探到了秘密,她恨不得有什么缝隙能让她钻进去。她和陈息远一样,最好面子,现在她只想马上回家,好好质问一下陈息远。

    陈太太的脸红透了,连耳根子都红得彻底。但是陈太太依旧死鸭子嘴硬,要给自己找回场子。

    “你们偏听偏信,我的儿子我最清楚,你们以后嘴巴放干净点,再造谣我就找警察抓你们。”

    放完狠话后,陈太太脚步急匆匆地离开了现场。

    闹剧的最后,李思文终于得到她最想要的东西,陈息远正房太太的位置。

    虽说陈息远心不在她的身上,但是那又如何,她想要的本来就不是这些。再说了,现在全上海知道这件事的人可不少。陈息远还能勾搭上谁?

    而且李思文已经尝到了这么做的甜头,只要陈息远做得过分些,她就如法制炮地让他再丢脸一次。

    反正陈息远的名声早已臭了,李思文不介意再往上踩一脚。

    陈家宅子,李思文满足地摸着肚子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

    “宝宝乖,今天你父亲回的有些迟了,过几天我们再去他单位看看他,你说好不好?”

    上辈子,李思文也通过自己的努力嫁给了陈息远。这一世,这朵段位极高的小白花,更快地拿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

    几日里来,督军府的氛围异常紧张。

    陆淮虽已经得到了叶楚的讯息,他不清楚那件事到底是真的提醒,还只是调虎离山。

    所以,陆淮同警察署长商量好,本周内,提高整个上海的戒备。

    五日后,叶楚所讲的那件事果然发生了。陆淮早有准备,他们的人员几乎没有伤亡。

    纸条上的内容完全没有错漏,的确有一辆车想借着送货的名义离开上海,实则是为了私运军火。

    警察署长极为高兴,这次行动中,他们的损失约等于零。

    陆淮神色不明,独自一人回了督军府。他现在能暂时确定这个好心人没有敌意,但心中仍有困惑。

    陆淮正坐在书房中,看着那张叶楚给他的纸条。

    他的手指轻轻掠过素白色的纸张,上头那三个字明明白白地在他的眼前出现。

    上辈子,叶楚救了陆淮后,她唯一的条件就是要他教会自己自保的手段。所以,他们假结婚的五年里,陆淮教会了她许多本事。

    叶楚刚开始学改变字体的时候,她一直带着先前的习惯,却不好写出别的字迹来。

    叶楚苦练了很久,仍是写不好。陆淮在旁一直看着,他有些探出手去,却又停了下来。

    陆淮唤了一声:“叶楚。”

    叶楚抬起头来看着他,她的手中还拿着钢笔。书房里摊着纸张,当然那都是上头已经写了好多字的废纸。

    “按照这样的速度,或许到了明年你也学不会了。”

    叶楚看了看桌上的废纸,心里觉得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先前学别的都还可以,但这种是要根除一些习惯。

    着实难得很。

    “若是你想快点学会,只能听我的了。”

    叶楚点了点头,陆淮走了过来。他的手轻轻搁在了书桌上,离着她的手很近。

    陆淮问了一句:“可以么?”

    叶楚点了点头。

    那是他们结婚后,他第一次在私下相处的时候碰到她的手。

    在外面,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着,即便有肢体接触,那也是演戏。

    而督军府的书房里没有旁人,只有叶楚和陆淮两人。

    陆淮当时对叶楚也没有别的感情,他从前不喜别人的触碰,但是同叶楚演戏久了,他并不抗拒她。

    陆淮教她写字的那天,也是晴好的天气。督军府外头的阳光映亮了整个院子,而书房里寂静极了。

    这里,只有他和她,还有明亮清澈的阳光。

    叶楚的手指纤细。

    陆淮的手指修长。

    他的手完全包裹住她的手。

    两个人均是有些紧张。许是在旁人面前做戏久了,他们很快便适应了。不过是一次学习罢了呢。

    叶楚坐在桌旁,陆淮轻轻倚靠着书桌,他握着她的手,认认真真地开始教她如何改变自己的字迹。

    他教她先写下了第一个词。

    那张素白的纸张上写着两个字,是陆淮特有的字迹。

    叶楚。

    作者有话要说:  先前有读者觉得叶楚上辈子感情淡薄,但其实上辈子两人对彼此的感情都比较复杂,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后面会慢慢揭露的。

    上辈子都这么甜了,这一世肯定更甜呀。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8章 第38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