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39章(营养液破1000加更)-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39章 第39章(营养液破1000加更)

    这一世, 叶楚的字迹同陆淮极为相似, 不,更具体的来说, 她的一举一动中都刻着他的影子。

    但现在,陆淮并不知道上辈子的事情,他现在只晓得,有个人化名成好心人来给他送信。

    因此, 陆淮才会对叶楚的字迹生疑。

    那人为何偏偏要用自己的字迹去写这张纸条?

    可陆淮并未使用过这种字体, 那人若是想引起自己的注意, 为什么要用这种字体呢?

    不知怎的,陆淮总觉得有莫名的熟悉感。

    他心里竟升起了一种感觉, 他认识这个人。并且, 这个人会是他意想不到的人……

    这时,督军府来了一位贵客,他令督军府的氛围忽的变得活跃了起来。

    最近,沈九迷上了看戏, 要不是找不到沈九,去国泰大戏院准能找到他。

    这天, 沈九咿咿呀呀地哼着小曲,准备去找陆淮一起看戏,让这个呆子不至于成天待在房里。

    沈九门也不敲, 直接推了门进去,他自认为他和陆淮才没这么讲究。

    “陆淮,你能别有事没事就老把自己关在书房, 你不烦,我还替你闲的发慌。”

    沈九就跟待在自己家一样,走到陆淮前面的椅子前坐下,翘起来了二郎腿。

    门被推开的时候,陆淮下意识皱了皱眉,他很快就将方才那张纸条用一本书盖住,并拿起了桌上的一份文件。

    仿佛他并没有做什么,而是在看这份文件。

    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瞥了过去,陆淮的眼珠极黑,看不清情绪。

    沈九一点没觉得打扰到了陆淮,他从椅子上直起身,一边抖着二郎腿,一边提出要求:“陆淮,我知道个好地方,带你去瞧瞧。”

    被沈九打断的陆淮也向后靠着,将手上的东西放到桌上,他静默了一阵,才问起来。

    陆淮挑了下眉毛:“你成日上蹿下跳,又整出什么事来。”

    沈九暗自撇了撇嘴,他在做的事哪有陆淮来的刺激,想想陆淮将要和一个女学生谈恋爱,他就觉得兴奋。

    “国泰大戏院过几日有个歌舞剧,内容不错,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去呗。”沈九自认为陆淮一定会答应他的要求。

    陆淮想也没想:“不去。”

    无视掉一脸呆滞的沈九,陆淮伸手拿向桌上的文件。

    从没想到自己会被拒绝的沈九皮笑肉不笑地咧了咧嘴,看着陆淮不再听他讲话,立即拿起旁边桌上的茶杯朝陆淮的桌上砸去。

    很少被人反驳的沈九近日心里难受,他最近先是被陆淮的女人拒绝,又被陆淮拒绝。

    这两个人这么不给他面子,沈九也要把气好好撒在陆淮身上。

    在沈九的心里,他已经将叶楚定位成陆淮的女人,反正是迟早的事,早一点晚一点也没差。

    沈九正幸灾乐祸地想着让陆淮的桌子遭殃,没想到陆淮头也没抬,就把杯子接了下来,放在一旁。

    最后,陆淮还面不改色地喝了口茶,评价了一句:“茶冷了,太苦。”

    得了,他沈九在陆淮面前就没讨到好过。

    沈九不依不饶,甚至还抬出了叶楚:“听说小姑娘都最喜欢看戏,你说叶二小姐那天会不会也去那里?”

    听到叶楚的名字,陆淮抬了抬眼,看了沈九一眼:“她不会去。”

    “呵,你是小丫头肚子里的蛔虫吗?还没发生的事情你就这么清楚。”沈九朝陆淮挤了挤眼睛,调侃的意味颇浓。

    沈九啧啧了两句:“陆淮看来你真栽在女人身上了,是不是你先对她动的心?”

    沈九那一副暗自搓掌,等待陆淮回答的样子,真是欠揍。

    陆淮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恼意:“多管闲事。”

    他没有拒绝,也没有否认。

    沈九就当陆淮是默认了,他得了满意的回答后,便回了自己的家。

    沈九开车回去的路上,上海下了雨。

    沈九没带伞,淋着雨进了大都会。方才还不错的心情,有些变了。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落个没完,一整天都没有停歇。细密的雨滴敲打在叶子上,响起滴答的声音。

    凉风从窗子里溜进来,轻轻拂过沈九的脸。

    沈九抬眼,又下雨了。

    沈九思绪沉沉,想起了他以前的事。

    沈九的父亲在沈九刚出生的时候,就离世了,只留下沈九与他母亲相依为命。

    那一年,沈九的母亲一直缠绵病榻,本就不好的身体愈发差了。年末,沈母离世,沈九变成了一个孤儿。

    那时沈九年岁还小,失去了父母,本该受到亲人的庇护。哪料到那些所谓的亲人,瓜分了沈家的家产,夺走了沈九的一切。

    沈九还被他们赶出家门,被迫去外面讨生活。沈九本就是孤身一人,又失去了一切,凭着那股少年意气,他到了上海滩。

    他想靠着自己的力量,在上海滩闯出一片天地,然后再一点点拿回自己的东西。

    沈九心性大,本以为自己能很快站稳脚跟。但是,生活残酷地给他泼了一盆冷水。沈九到了上海滩,别说做一番事业,就连温饱问题也只是勉强解决。

    那日,天下着雨,地上有些潮湿。沈九在路上走着,被一个偷儿偷走了钱包。沈九身无分文,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

    雨有些大了,沈九的衣裳湿了很多,但沈九恍若未觉。他对自己失望了,觉得自己真没用,什么事都做不好。

    沈九来到一个屋檐下,蹲在地上,埋下头沉默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清脆的声音在沈九上方响起。

    “雨下的这样大,你为什么不回家?”

    沈九抬头,撞进了少女明亮的眼眸。少女约莫十二三岁,面容姣好,黑发垂在肩上,一身普通的学生装扮,透着温婉的气息。

    沈九怔了一怔,她在和自己说话?

    少女有些愣住,没想到沈九长得这般好。见沈九没有回答,少女以为他没有听见,又笑着重复了一句:“你为什么不回家?”

    沈九站起来,看着眼前的少女。沈九的身量很高,少女堪堪到他的胸前。

    沈九说:“我没有伞。”沈九本想说自己钱被偷了,但他顿了一下,没有说出口。

    之前沈九在街上走的时候,少女就注意到他了。看见沈九神态有些不对,少女这才让车停下,跟了上来。

    少女笑意浅浅:“我是坐车来的,这把伞就借给你吧。”

    沈九这才注意到少女的身后停了一辆黑色的汽车。

    少女把伞递给沈九,手指纤细、柔白。

    这是沈九来到上海滩以后,感受到的第一份善意。

    沈九的眼睛有些湿润,他接过伞,说:“谢谢。”空气中带着一丝凉意,沈九的心却暖了些。

    想了想,少女又拿出了一点钱,她柔声说:“天气有些冷了,你淋了雨会生病,去抓点药吃吧。”

    少女看出沈九的家境不好,她想多帮他一点。但是,她并没有说破,反而换了另外一种方式。

    沈九知晓少女的好意,她这样说是为了不让自己难堪。

    沈九现在已身无分文,若不接受这钱,迟早会饿死在街上。若逞一时之气,不拿这个钱,又何谈以后干一番事业。

    沈九下定决心,以后赚了钱,一定会把钱还给眼前的少女。

    沈九深吸一口气,接过钱:“谢谢。”

    少女笑意加深,眼神也更明亮了:“不客气。”凉丝丝的雨滴落在了少女的脸上,发丝微微有些湿了。

    她转过身,上了车。

    狼狈不堪的少年,与俏丽温柔的少女,这就是沈九与她的初遇。

    汽车开远了,沈九还站在原地。他低头看了一眼,这伞颜色淡雅,伞柄上印着一个字。

    玖。

    拿了少女的钱,沈九先填饱了肚子。剩下的钱还有一些,沈九就存了起来。经过今天的事后,沈九更加谨慎,钱再也没被偷过。

    沈九找了一份工作,钱虽不多,但是安稳。慢慢地,钱积攒了一些,沈九想着,要把雨伞和钱还给少女。

    其实,沈九是想再见少女一面,只是嘴上不承认罢了。

    那日少女身上穿着校服,沈九认得,那是附近中学的校服。沈九决定,以后每日工作后,都去中学门口守着。

    反正总会碰到的。

    沈九在中学门口等了几天,终于看见了那个少女。少女蓝衣黑裙,正笑着和同学们说话。

    沈九心想,她脾气真好。

    待到走近了,少女看清了沈九的模样,就笑了:“是你呀。”

    少女的声音缓缓流淌进沈九的心里,沈九也笑了。

    “我是来还伞的。”

    沈九边说着,边把伞递了过去。

    少女接过伞,轻声地说:“这几日过得怎么样?”沈九那日绝望的神态,少女还记在心里。

    沈九听出少女的关心,含笑看着她:“还不错。”

    闻言,少女弯了弯嘴角。

    沈九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刚要开口:“我叫……”她想到家里人和她说过,不要轻易和别人说起自己的名字。

    于是,她柔声道:“家里人都叫我阿玖。”阿玖是她的小名。

    沈九想着,人如其名,长得好看,名字果然也好听。

    然后,阿玖看着沈九,问:“那你呢?”

    沈九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名,他有些不好意思,只说了一句:“我姓沈。”

    阿玖也不多问,笑着说:“那我就叫你沈公子好了。”

    阿玖看了看手表,说:“沈公子,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了。”

    沈九说:“好。”阿玖和沈九告别后,就坐上了汽车。

    汽车开远了,沈九喃喃说着:“阿玖。”然后轻声地笑了。

    这是沈九与阿玖的第二次相遇。

    之后,沈九因为一件小事,不小心冲撞了洪门的乔六爷,乔云笙让手下找沈九的麻烦。

    乔云笙当时跟在洪门一个大佬身边,大佬很欣赏乔六,处处高看乔六一眼。那个大佬辈分很高,在洪门说话很有分量,因此,乔六在洪门也有一定的地位。

    乔六做事行优雅之风,次次出门排场极大,好似一个富家贵公子。但是,乔六看起来优雅,做事却不留情面。

    沈九并无什么过错,但是乔六却不放过沈九。沈九只是个无名小卒,洪门又势力极大,在乔六的逼迫下,沈九不得不到处躲避。

    沈九无奈,决定离开上海滩。

    但是,沈九在临走之前,还想再见阿玖一面。

    沈九一边躲避着乔六的人,一边观察着中学门口,希望看到那个身影。沈九终于等到了阿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沈九警惕地看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乔六的人后,这才走上前,叫了一声。

    “阿玖。”

    阿玖回过头,看见来人是沈九,她浅浅地笑了:“沈公子。”

    沈九这些天一直在躲避乔六的人,好几天都没有睡好觉了,面容有些憔悴。

    阿玖看在眼里,微皱着眉:“你脸色不太好?”她看出沈九和前段时间比瘦了很多。

    沈九说:“我惹怒了洪门的乔六爷,马上要离开上海滩,今日就是来同你告别的。”

    沈九看着阿玖清丽的脸,想着,这次走后,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

    沈九突然有些不舍。

    阿玖听见沈九的话后,她垂下眼,沉吟了片刻。

    阿玖觉得,沈九看上去是个好人,而乔六爷素来做事狠辣,说不定沈九是无辜的。

    阿玖做了一个决定,抬眼看向沈九:“沈公子知道和平饭店吗?”

    沈九怔了一怔,和平饭店是个酒楼,不知道阿玖为什么和自己说这个。

    阿玖继续说:“你若是没有做错,就去和平饭店,那里会有人给你主持公道。”

    和平饭店表面上只是个普通的酒楼,但是道上的人清楚,和平饭店背后有着强大的背景,一直维持着上海滩的秩序。

    洪门和青会作为上海滩的两大帮派,双方势力极大,但两帮却是对立的。若有一方壮大,都会影响到上海滩的和平。

    和平饭店便是这样产生的。但是,这件事平民百姓并不知道。

    阿玖说:“沈公子,若你信我,就去和平饭店试一试。”少女的声音轻轻的,却带着一丝说服力。

    沈九心下诧异,不知阿玖怎么会知道这么隐秘的事,但是,阿玖当然不会害自己。

    沈九笑了笑:“我当然信你。”

    闻言,阿玖看着沈九,脸上漾起轻浅的笑意,说:“沈公子,那你要小心。”

    沈九深深地看了阿玖一眼,青砖小路上,周围是来来往往的学生,耳边是喧嚣的人声。

    可是,沈九看着阿玖的时候,心忽的静了下来。

    沈九的眼里只有阿玖一人。

    清冷的阳光下,阿玖穿着蓝衣黑裙,看着他浅浅地笑。

    沈九深吸了一口气:“我会的。”

    那一刻,沈九想着,等他解决完这些事,等他变得强大,就来见她。

    乔六的人一直在找他,沈九不便在这里多留,万一被乔六的人发现,连累了阿玖就不好了。

    沈九又看了阿玖一眼,没有说话,转身走了。

    他一定会回来找她的。

    沈九根据阿玖的指示,去了和平饭店,他这才知道少帅陆淮是和平饭店的幕后老板,和平饭店背后原来有这么强大的背景。

    那是沈九第一次见到少帅陆淮。

    陆淮神色淡淡,了解事情的缘由后,就让沈九先留在和平饭店里。

    当年,陆淮年岁不大,做事却带着雷霆之势,硬是从心狠手辣的乔六手里保下了沈九。

    自从沈九踏进了和平饭店,乔六的人就再也不敢找沈九麻烦。

    因为,道上的人都知道,少帅陆淮要保沈九,没人可以违抗。

    之后,沈九进了青会,他在青会努力打拼,吃了很多苦,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再也不想任人拿捏。

    那几年沈九一直在过打打杀杀的生活,身上也添了无数的伤疤,但他迅速地成长了起来。

    沈九一直都没有去找那个叫阿玖的少女,他那时根基不稳,还惹怒了乔六,若沈九冒然去找阿玖,只会给阿玖带来危险。

    更重要的是,沈九想以一个全新的身份来到那个少女身边。

    不是当年那个落魄少年,而是一个有能力保护她的人。

    因着沈九做事拼命,他得到了青会一个大佬的赏识,大佬欣赏沈九的勇气和人品,他把沈九带在了身边。

    大佬刚见到沈九的时候,问了沈九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沈九记起了那天,她同他讲,家里人都叫我阿玖。

    他抬起头,认真看着那人,一字一句。

    “我叫沈九。”

    在那之后,沈九一直跟在大佬身边做事,大佬也越来越信任沈九。

    几年后,那位大佬退位了,沈九成为了青会头目之一。

    这个时候,沈九才去给督军府递了一份拜帖。

    “我是沈九,前来拜会少帅陆淮。”

    陆淮接了那份帖子,那是沈九第一次来到督军府。

    这两个人,一个性子冷,一个性子热。

    最后,他们却成为了莫逆之交。

    ……

    沈九很久没有想起之前的事了,今日不知怎的,又想起了那些过往。

    沈九垂下眼,当年那些欺负过自己的人,他全部讨回了公道。那些在别人面前趾高气扬的人,如今见了他,也要恭敬地称一声九爷。

    乔六没曾想过,那个落魄少年竟然成为了青会的九爷。即便乔六想要挑衅沈九,也须得给青会几分薄面。

    分明什么都得到了,可是,沈九还是不开心。

    沈九又想起了那个清冷的雨夜。

    白茫茫的雨幕中,一个柔美的少女,撑着一把素色油纸伞,俏生生地立在那。

    但是,沈九再也没遇上那个递给他伞的阿玖。

    沈九成为青会的头目后,已经变得足够强大,他通过所有势力寻找阿玖。但是,沈九找了很久,都没有阿玖的音讯。

    不知怎的,阿玖似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杳无音信。

    当年的阿玖,到底在哪呢?

    沈九只知道她叫阿玖,只知道她几年前在那个中学读书。其他事情,沈九一无所知。

    沈九去那个中学问过几次,学校的人都说没有一个叫阿玖的学生。他们说,就算有这个人,现在也早毕业了。

    毕业了,要再寻找就更难了。沈九掌握的信息少得可怜,就似往河里扔进一个小石子一样,掀不起任何波澜。

    沈九想,阿玖可能是她的小名吧,所以自己才找不到她。不过也对,一个女孩子凭什么对一个陌生人说自己的真名。

    阿玖又不傻。

    随即沈九自嘲,自己不也没对她说自己的名字。

    之前,沈九在阿玖的指示下,才知道和平饭店的存在。沈九想过,知道和平饭店的人,想必家庭背景一定不普通。

    自己要想找她一定会更加艰难。

    阿玖那么善良,多次对自己伸出援手,这么好的一个姑娘,一定会被家人保护得好好的。

    只要阿玖过得好,沈九也开心。

    只是心里始终会有遗憾罢了。

    谁会晓得,沈九这样一个不正经的人,心底也会有深情的地方。

    当年陆淮救了沈九的命,如今陆淮遇到了心爱的姑娘,沈九为什么不帮他呢?

    沈九已经找不到阿玖了,但沈九希望,陆淮能与他的心上人终成眷属。

    沈九信极了,陆淮和叶楚定是会在一起的。

    ***

    自然,沈九出现在人前,又立即恢复了不正经的样子。

    人生在世,及时行乐。他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才不似从前那般拘束。

    因着沈九换了个新爱好,看戏,于是他想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找上了毫无人生乐趣的陆淮。

    陆淮在沈九眼里,就是个木头,一块不解风情的木头。他怎么能奢望木头能有情趣呢。

    亏得他抬出了被陆淮暗自爱慕的叶二小姐,才让陆淮没有正面拒绝他。

    陆淮模棱两可的态度给了沈九希望,他就知道陆淮这个闷葫芦对叶楚上了心,若是搁在之前,陆淮定是一早就回绝了他。

    沈九可是打听好了,信礼中学的人会一起去看戏。

    因为沈九去国泰大剧院时,剧场经理告诉他的。据说是为了感受戏剧的氛围,才叫学生去看话剧。

    不就唱唱小曲吗,沈九觉得还扯什么文明进步来着?

    沈九憋了一个大招,要是陆淮不答应,他就把这件事抛出来。

    这些天,沈九跑督军府那叫一个勤,他左一句右一句的邀请也没让陆淮松口。先前还觉得有戏的沈九在心里啐了一口。

    陆淮是个闷葫芦,还是个被锯掉嘴的,一个准信都不给他,就喜欢看着他这么干着急。

    看戏当天,沈九一点没磨蹭,一到督军府,就往陆淮的书房跑去。

    书房的门一被打开,沈九瞧见里面的情形,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敢情陆淮这些天当真是在耍着他玩啊。

    都快出发了,陆淮有那闲情逸致,坐在桌子前看档案。

    沈九走到陆淮跟前了,陆淮头也没抬一下,继续翻着手上的东西。沈九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双手按在桌子边,清了清嗓子:“我说陆三少,是不是火烧到眉毛了,你还只待在这个破书房里。”

    陆淮依旧没抬头。

    沈九身子往桌上一靠,接着调侃:“就你这架势,还没等你出手呢,叶二小姐就被人追走了。”

    陆淮仍旧低着头。

    沈九眉毛一挑,手掌往桌上一拍,大吼:“陆淮,你到底去不去!”

    陆淮终于抬眼看他,眼角上扬,合上手上的东西,站起身来,无视掉沈九,径直走到门口的衣帽架前,取下上面的黑风衣。

    “急什么,现在可以走了。”陆淮将风衣垂在臂间,理也不理沈九,就大步离开了。

    反正先前那件事已经解决了,陆淮今日心情不错。沈九这样爱看戏,陪陪他也无妨。

    没想到,沈九只提了叶楚这人,都没讲她会去,陆淮就已经答应了。

    啧啧啧,沈九感慨,陆淮这人还真是,什么事都憋在心里。

    沈九一脚踢向旁边的凳子,好你个陆淮,成心吊了他这么多天,分明早就动了要去的心思。

    想归想,沈九还是气呼呼地追上前去。

    车子一停到国泰大戏院门口,就有人认出是督军府的车,立即上前开了车门,恭敬地站在一旁。

    穿着一件黑色长款风衣的陆淮跨出了车子。他五官深邃,线条冷冽,黑色更让旁人觉得他生人勿进,望而生畏。

    陆淮一行刚走进戏院,就有人迎了上来。

    戏院老板章禄已经早早地侯在了那里,一整天哪都没去,就等着接待三少和沈九爷。

    “三少,九爷。”章禄面带恭敬。

    陆淮和沈九自然不会坐在大堂的座位上看戏,他们被章禄引着上了楼,楼上的包厢专门用来招待贵客。

    包厢很大,东西应有尽有,若是想看戏,可以坐在靠近窗边的靠椅上。舞台就在下面,演员,服装一目了然。

    戏还未开场,服务生端上一壶上好的碧螺春,还有几叠小点心。

    陆淮等得不耐烦,沈九却一副兴奋的样子,似是对这部戏期待了许久,就等着戏开场了。

    窗边的帘子拉着,陆淮靠在椅背上,按着眉心,早知道就不跟着沈九来了,戏都还没开始,他就已经有了想走的心思。

    真是无趣。

    若是沈九知道陆淮现下的想法,肯定气得暴跳如雷。

    陆淮站起身,不经意往下看着。

    一身黑风衣的陆淮随意站着,但是他却如同峭崖似的,背脊异常笔直,令人敬畏。

    由于开演的时间逐渐接近了,大堂里陆陆续续进了不少人。

    陆淮的眸子一瞥,随即眯了眯眼,目光在某处一顿。陆淮居高临下地看着,将大堂里的情形尽收眼底。

    有一群学生跟着老师,欢呼着进入大堂,而在这一行中人,陆淮一眼就看到了其中的一个女学生。

    安静,不爱讲话,马尾高高地扎在脑后,一副乖巧的好学生样子,就算是在人群中也很打眼。

    不过陆淮知道,这不是叶楚的本性。胆大心细,做事谨慎,一个身怀秘密的人,才是她。

    陆淮的身子微微向前倾了倾,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搭在了栏杆上,捏紧了又放开。

    原本陆淮的眼睛似是蒙上了一层冰霜,叫人看不透。但是看见叶楚的瞬间,冰寒化开了。

    陆淮偏着头笑了笑,他改了主意。

    这场戏也不是这么无聊。

    作者有话要说:  上海滩大佬们过去的纠葛,以及沈九名字的来历。大家放心,这辈子怎么可能不甜呢?

    和平饭店的梗来自一部电影,和历史无关哦。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昨天没发的今天补。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39章 第39章(营养液破1000加更)》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