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第40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40章 第40章

    隔壁中学排演了一出极好看的戏, 学生们的情绪都很高涨。

    为了让信礼中学的学生也感受一下戏剧的氛围, 校长提出让老师分批带同学们去剧院看戏。

    不过,想去看戏的同学都必须紧跟着老师, 可不能自作主张,到处乱跑。

    学习紧张的同学,又找到事做了。临近看戏的前一天,大家都欣喜异常, 大家能一起出去玩, 就跟聚会似的。

    老师们将要去的同学聚集在校门口, 一个个接着点了名,就往着国泰大戏院出发了, 索性戏院离得不是很远, 走一走也是行的。

    一行人心情好,走着走着也就到了。

    不巧的是,叶楚和付恬恬,恰好同叶嘉柔和严曼曼在一块。

    虽说一路上严曼曼对叶嘉柔眼不是眼, 鼻子不是鼻子,故意找茬, 磕磕巴巴地到了戏院门口。

    国泰大戏院是全上海最好的戏院,有不少好戏都会在这儿上演。

    戏院门口有不少小贩在兜卖食物,瓜子花生各式零嘴都有。小贩一看这么多同学, 马上开始推销起自己的东西。

    向来喜欢吃东西的付恬恬怎么可能错过,她拉着叶楚一下子挤上前去,挑选起自己想要的零嘴。

    叶楚肚子还有些饱, 没准备买,刚好空出手帮付恬恬拿着她的吃食。

    “阿楚,走了这么远的路,怪不得我的肚子有点饿了,现在多买点,刚好在看戏的时候吃。”

    叶楚想了想不远处的学校,离国泰大戏院只有一些距离,可是她决定还是不要拆穿恬恬了。

    还是吃多一些会有力气。

    她们旁边站着一个买零嘴的人,正是严曼曼。严曼曼先是看了她们一眼,随后被叶楚和付恬恬手上的东西惊呆了。

    “你每天吃这么多,难怪一直都瘦不下来。”严曼曼骄傲地挺了挺胸脯,她虽然瘦,可照样没有影响某些部位的发育。

    她觉得自己还真是全上海滩最最好看的名媛小姐了。

    虽然严曼曼对付恬恬并没有恶意,不过,她始终改不了那种语气,总是这么气人。

    付恬恬看着严曼曼的动作,撇了撇嘴。她将手上的花生塞了一把到嘴里,连壳带肉嚼了,一边怼回严曼曼。

    “你这小身板,在我手底下连一招都过不了。”

    “胸前有二两肉了不起么?”付恬恬扫一眼,“我家小花也有。”

    嗯,小花是付恬恬养的一条小母狗,前些日子呀,还刚生了一群小奶狗。

    严曼曼不屑:“呸呸呸,有的人还没有呢。”

    “……”

    严曼曼和付恬恬一来一往地拌着嘴,拿着小吃进了戏院门。

    同学们在路上叽叽喳喳个没完,但是一进到戏院那里,声音还是稍微放低了一些。

    毕竟,他们又没有包场,剧院里还有旁人呢。

    戏还未开场,大堂里的座位上也已经坐了一些人了,大家似乎都对这次的戏很是期待。

    叶楚自然是要和付恬恬坐在一块,她们寻着位置坐下,挨在一起。

    “姐姐。”叶嘉柔这个粘人的狗皮膏药又要贴上来,坐到叶楚身边。

    叶嘉柔可不是因为犯贱,而是她晓得,叶楚人缘极好,许多人都愿意同她讲话。

    叶嘉柔总想从她身上捞到些好处,只不过现在一直被叶楚防范着罢了。

    叶楚被叶嘉柔娇滴滴的声音恶心了一下,付恬恬头往叶楚边一探,朝着叶嘉柔挥了挥拳头,这人烦不烦。

    没等付恬恬派上用场,严曼曼就走到叶嘉柔面前,从上往下看着她,整了整身上的衣服,面带不屑。

    “让开,这个位置我要坐。”严曼曼摆了摆手,一副要叶嘉柔挪位的样子。

    自从上回严曼曼的宴会后,她就讨厌上了叶嘉柔,总要找机会骂上几句。

    因为严曼曼性子并不坏,所以她只是口头上怼怼叶嘉柔罢了。

    严曼曼的转变,叶嘉柔也看在了眼里。她暗暗叫苦,这个学校她最讨厌的三个人都坐在了这里,真是令人糟心。

    虽然严曼曼放了话,但是叶嘉柔没有立即站起身,而是选择和严曼曼据理力争。

    叶嘉柔分明自己主动勾搭了杨怀礼,却觉得是男方死缠烂打追求她。她觉得自己并没有错,严曼曼不能因此怪自己。

    “严同学,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我,我就忍了,但是现在这个位置我已经坐下了,你也没有让我起来的道理。”叶嘉柔娇声道。

    叶嘉柔趁机揉了揉眼睛,眼睛这时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那边位置这么多,你为什么非要坐我这?你分明就是针对我。”

    严曼曼站着高,气势自然也强一些,她伸出腿,介入叶楚和叶嘉柔之间:“不好意思,我就是故意针对你,这位置我要了,你起不起!”

    叶嘉柔转过身看着叶楚:“姐姐,你就看着你妹妹这么被欺负吗?这位置我先坐下来的,她凭什么抢走。”

    叶嘉柔表面上在装哭,其实心里算盘打得响,她话里话外已经给叶楚挖了坑。

    哼,我就看看你叶楚是不是还敢当面反驳,这回叶楚可什么刺都挑不出来。难道你还能说奶奶要让我给别人让座,可没这理。

    叶楚不慌不忙放松了身体,背靠在座位上,环着手。

    “嘉柔,要说这位置是你的,可就不对了,原先曼曼去了洗手间,让我们帮她保管一下,你就不管不顾地坐下来了,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呢。”

    反正这块地方没人看见,叶楚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要说颠倒是非的能力谁最强,当然是叶楚,叶嘉柔还得回家练个几年,再出来吧。

    面不改色撒着谎的叶楚让严曼曼一惊,随即她笑开了花。

    原本严曼曼也看叶楚不顺眼,但是她现在最讨厌的人是叶嘉柔,都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叶楚作为叶嘉柔姐姐,但是不帮她的妹妹,转而站在自己这边。严曼曼瞬间心理就发生了变化。

    虽说严曼曼对待叶楚的态度依旧是趾高气昂的,死鸭子嘴硬,不过她还是忍不住靠近叶楚。

    先前她还不明白怎么这么多同学会喜欢叶楚,严曼曼也因此嫉妒过叶楚,现在这么一相处,她觉得叶楚这个人还是挺不错的。

    当然这些话,严曼曼也只在心里想想罢了。

    本就无理取闹的严曼曼又找到了正当理由,底气更足了:“好了,叶嘉柔你可以离开了,你占了我的位置,我大人有大量,就不和你计较了。”

    叶嘉柔看了叶楚三人一眼,眼底浮起一丝恨意。她离开了这里,去了别的位置。

    她们就是觉得自己受男人欢迎,才看不惯自己。叶嘉柔认为,她如此优秀,或许一辈子都不能消除其他女人的嫉妒心了。

    但是没法子,叶嘉柔也没得选,只能小步走过去,一点也不情愿。

    费尽心力得到的东西总归是不错,严曼曼一屁股坐到了叶楚旁边,虽说叶楚帮她讲话了,但是她仍然没有在叶楚面前放软语调。

    “我坐你旁边是不想看到叶嘉柔,不是因为别的,你知道的。”若是忽略掉严曼曼红透的耳根,也许这话更有说服力。

    叶楚一愣,严曼曼这么可爱,叶楚突然起了心思,想要逗逗严曼曼。

    “哦——”叶楚拉长了尾音,一副了然的样子,“我懂的。”

    严曼曼的表情一僵,转头就看到叶楚的笑容,她笑意盈盈地看向严曼曼这边。

    严曼曼忍不住在心里发飙,你懂得什么劲,我自己都没懂呢。

    心里虽是这么想着,可严曼曼还是没说出口。她胡乱地应了一声,就把头转开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严曼曼,连在她喜欢的杨怀礼面前都没放软过自己的脾气,第一次在叶楚面前认了怂,乖巧得和一只兔子一样。

    叶嘉柔绕到空位置的时候,戏已经开场了,她没有弯着腰过去,引来了后面观众的一阵抱怨。

    回到位置上后,叶嘉柔早已出了一身汗,她掏出帕子,轻柔地在脸上按了按,这才看向台上。

    原本还一脸气愤的叶嘉柔,小嘴微张,她一下子就被台上的表演迷了眼。

    舞台上表演着话剧,女主角是当红演员,她正演到伤心处,怨恨自己的命运不公,但却坚强地抗争。

    女主角的哭戏很美,虽是哭着,但泪水涟涟的样子不显得狼狈,反而透出一股子令人怜惜的可怜样。

    叶嘉柔目不转睛地瞧着,眼中只剩下舞台上的女主角。

    叶嘉柔一会叹气,一会微笑,一会拍着小手,如此入戏的样子惹得她旁边的女同学不自觉地看向她。

    这人是看戏看痴了吗?

    不过此时的叶嘉柔也管不了这些,她在心中想着,要是她也能和台上的女主角一样就好了。

    她最不想过的就是那平平淡淡的生活,她真正想要的是光彩夺目的人生。

    叶嘉柔越想越觉得不甘,她认为自己比台上的那个当红女演员漂亮多了,更让人心疼。

    从陈息远到杨怀礼,那些男人对她来说,只是她得到富贵、成为人上人的踏脚石。

    只有利用,没有感情。

    蹙着眉的叶嘉柔心乱得不行,她幻想着自己披上了一个当红女明星的身份,被所有人包围着。

    人人爱她,羡慕她,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主角。

    那头,叶楚托着腮怔怔地望着台上。

    其实她不怎么爱看戏,倒是觉得有些无聊。

    台上的戏演了那样久,但是大部分时间里,叶楚都是在发呆。

    他人的故事再好看也只是故事,目前,对她来说,过好自己的人生是最要紧的。

    ***

    另一头,话剧开场前,陆淮正在看着叶楚。

    陆淮将放在栏杆上的手缩回,背在身后,但是始终站在原地,没有移开脚步。

    从上面往下望,似乎看得更清楚了些。叶楚和几个女学生一起走着,偶尔搭几句话,看着别人对她的态度,叶楚好像挺受大家欢迎的。

    陆淮有些意外,嘴角忍不住勾了勾。叶楚在外面居然是这个性子,若是从她和自己的交手来看,还真有点看不出来。

    陆淮瞧见叶楚和一个女生起了争执,根据之前他对叶楚的调查,那人应该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叶嘉柔。

    陆淮并没有多看她一眼。

    离话剧开场渐渐近了,叶楚在下面来了多少时间,陆淮就在窗户边站了多久。

    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沈九的大嗓门响了起来。

    沈九:“你看什么,看这么入迷,下面有什么好看的吗?”

    沈九是故意这么讲的,他清楚得很,信礼中学的学生来看戏剧。他晓得陆淮在看什么,但他就是装作不懂。

    沈九一进来就看到陆淮低头看着下方,神情专注,好像还带着点笑。

    哟,能让陆淮这么感兴趣的定是叶二小姐了。沈九一下子就兴奋了,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前。

    沈九在栏杆刹住脚步,头探出窗外,不停地四处瞧着。

    之前门一打开的时候,陆淮嘴角的笑敛了敛。沈九问他的时候,他没有立即作声。

    直到沈九的头往外伸了出去,陆淮才转过身,将视线收回了。

    他一边走回座位,一边淡淡地说:“别闹了,话剧马上就开始了。”

    陆淮话音刚落,顶头的灯就暗了,大堂陷入一片黑暗中,而陆淮已经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不死心的沈九仍旧向下眯着眼看了看,刚才光亮中就没找着些什么,更别提在黑暗中能看到东西了。

    沈九没有见到叶家那个小丫头片子,他有些不高兴。

    因为灯灭了,沈九实在是看不清大堂里的情形,只好坐到陆淮的旁边,忙着询问:“刚才你在看些什么?”

    沈九明知故问,晓得陆淮嘴硬,偏要逼他开口。

    陆淮的眼睛盯着台上,似乎看戏看得认真。沈九一发问,他头也没回。

    “没什么。”一字不多,一字不少。

    沈九才不信陆淮的话,台下没什么东西,你陆淮这个无趣木头能看得这么仔细。

    凭沈九这么多年来和陆淮的相处,陆淮可不是会对什么事上心的人,他嘴上说的是没有,但是沈九知道底下肯定有叶楚。

    “你骗人,你骗谁也别想骗过我,快说!下面到底有什么?”沈九打破沙锅问到底。

    沈九嗓门大,吵得陆淮耳朵疼。等沈九喊完后,陆淮才转过头瞥了他一眼。

    陆淮:“你想太多了。”

    沈九急了:“你不说,我马上就下去,一个个找过去,我就说陆三少在楼上偷窥。”

    看你还说不说,沈九心里得意得很。

    陆淮呵了一声,冷笑:“这里不高,你现在就能往下跳。”

    沈九气得脑门发热,重重地哼了下,撇过头表示自己生气了。然而,沈九算错了,陆淮才没有管他的小脾气。

    陆淮看向了底下的大厅,已经陷入了一片黑暗。

    剧院里四下暗极了,只有舞台处有着光。那些光并不能照亮观众席,只能隐约看到人影。

    陆淮淡淡扫了一眼,什么都没有看见。

    不过他知道,叶楚在那里。

    她还认认真真穿了校服,装得乖巧安静。

    ……

    戏演到一半,方才还生着气的沈九也看入了迷,一点没空搭理旁边的陆淮,自顾自地乐着。

    陆淮有些心烦,戏演了这么久,他一点也没看进去,不晓得有什么好看的。他看了眼沈九,再瞧瞧沈九如痴如醉的样子,摇了摇头。

    陆淮站起来,朝门外走去,外头空气冷冽,他将门合上。

    因为沈九入戏深,连陆淮起身去了外面都没发觉。沈九依旧摇头晃脑,自娱自乐。

    陆淮找了个清净的走廊,靠在墙上。站得远了,表演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了过来,似是蒙上了一层纱,听不分明。

    走廊上有窗,陆淮特地停在窗边,夜风徐徐,吹得陆淮烦躁的心都有些静了下来。

    陆淮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有一下没一下地打着,火苗忽明忽暗,被风吹过,在空气里微微颤抖着。

    叶楚那边,她也并没有想看戏的心思。

    堂内的空气混浊,透着一股子呼吸的气息。叶楚和付恬恬说了声,去了趟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后,叶楚没有马上回去,而是走到没有人的地方透透气。

    剧院大堂较为封闭,里面人又多,气体混沌。所以,有窗子的地方,才有清冽的空气。

    叶楚的脚步声轻,但在安静的走廊上还是有点响声。

    走到一半,叶楚发现走廊的中间站着个人。他低着头,手抄在衣服口袋里,看不清脸,只有打火机的火苗一闪一闪的。

    一瞧见走廊上有人,叶楚立马就准备提脚离开,这时,那人转过头,看向叶楚。

    虽说那人在黑暗中逆着光,五官模糊,可是叶楚依旧认了出来。

    是陆淮。

    不久前,叶楚才刚给陆淮传达过一条讯息。他信了她的话,成功避免了一次伤亡。

    然而,叶楚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难免有些心虚。陆淮心思缜密,她总觉得担心。

    若是陆淮没有瞧见叶楚,叶楚就打算不上前了。但陆淮看到叶楚的那一瞬间,就转过了身,意思很明显。

    陆淮已经认出了叶楚,他在等着叶楚过去。

    走廊昏暗,叶楚脚步滞了滞,她在考虑自己到底要不要过去。就算陆淮认出了她,可她不知道那人是陆淮,也情有可原。

    叶楚正犹豫不决,陆淮果然看出了她的心思,沉声道。

    “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昨天几章没发的今天补上。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40章 第40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