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4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41章 第41章

    当叶楚一来到走廊的时候, 陆淮就发现了。他性子警觉, 一些小动静都能被他立即发现。

    陆淮侧耳听着,当那人停下来的时候才回了头。窗子透了光进来, 黑暗并没有过度减弱陆淮的视力。

    就算是在黑暗中,陆淮还是能一眼认出叶楚的样子。

    陆淮看着叶楚,等着她主动走过来。他以为自己做的已经很明显了,但是叶楚好似没有认出他。

    又或者说她是故意的。

    这儿光线暗, 陆淮就算是做些什么表情, 也看不大清。他把打火机放回口袋, 开口叫住了叶楚。

    走廊空空荡荡,他的声线低沉得很, 只有他们两人能听个明白。

    “过来。”

    叶楚怔了一怔, 陆淮已经说得这样明白了,分明是要同自己讲话。

    她先前已经起了投诚的念头,目前要做的就是一步步接近陆淮,取得他的信任。

    陆淮虽接了“好心人”的纸条, 但他并不清楚那个人就是自己。

    可是,叶楚又觉得陆淮的目光仿佛能看到她的心底。

    ……

    方才的想法很快息了, 叶楚纠结了几秒,总归还是走了过去。

    叶楚的犹豫,陆淮看在眼里。

    待叶楚走到面前时, 陆淮垂着头,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她的肌肤被皎洁的月光映亮,仿佛比白日里更多了一丝纤柔。

    叶楚抬起头看向陆淮, 窗外的月光照着,他们面对面站着。

    陆淮看得真切,之前她刚进剧场时那副乖巧的样子消失了。她站在他身旁,气势硬生生矮了一截来。

    也不知道她在心虚些什么。

    先出声打破平静的是叶楚,她对陆淮笑了笑,虽是笑着,但语气恭敬。

    “三少,好巧,我们又碰面了。”

    陆淮目光落在叶楚的脸上,半眯着眼,没有回答。

    叶楚抿了抿嘴,自从上次和陆淮茶社一别,他们就没有见过面,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她可从来不记得陆淮还有看戏的爱好。

    见陆淮没应声,叶楚清楚陆淮性子冷,定是因为方才自己的迟疑而不大高兴了。

    叶楚只能继续开口:“三少,你也是来看戏的吗?”

    以为这次也得不到回应的叶楚,听到了陆淮的声音,尽管不重,但是叶楚还是听到了。

    “嗯,和老九一起来的,他喜欢看戏。”陆淮话不多,但意思够了。

    叶楚自然知道老九是谁,不就是那个派手下来学校请她喝茶的人么?去了之后,问了一通陆淮的问题,还让手下堵着她,将她推进陆淮的怀里。

    上辈子叶楚也和沈九见过面,她本就晓得沈九的性格,做些什么事都不奇怪。

    叶楚没话找话:“戏挺不错的,三少认为怎么样?”

    虽然叶楚不喜欢这部戏,才会半路出逃,但是问一问,作为话题也是无妨的。

    陆淮愣了下,整部戏从头到尾他都没看进去,连女主角的脸都没记住,只觉得女主角的声音尖,惹人烦。

    叶楚这下问了,让陆淮怎么答。不过沈九看得这么入迷,想来应该是不错的。

    “戏还行。”陆淮随口说了句。

    叶楚点了点头,她心中想着陆淮该是不耐烦了,回话也不多,她认为她该找个借口走了。

    “三少,我是和同学一起来的,我出来这么久,该回去了,不然她们会担心。”叶楚找了个合适的理由。

    叶楚十分有礼貌地朝陆淮点了点头:“快到冬天,天气冷了,三少快些进去,以免着了凉。”

    临走前,叶楚还表达了自己对陆淮的关怀。

    瞧见叶楚一本正经的样子,陆淮觉得有些好笑

    他微抬下巴:“叶二小姐这么关心我?”

    “是,大家都很关心三少的身体健康。”叶楚愣了一下,刻意加重了后面四个字。

    这话,叶楚也没有讲错。她目前最担忧的事情便是他的安危了,不过,她嘴硬得很,话头立即一转。

    “为了上海滩的人,三少一定要保重身体。”

    不知怎的,陆淮总觉得叶楚的话带着点深意。他细想了一下,又仿佛没有什么问题。

    陆淮:“叶二小姐想得真远。”

    叶楚:“……”

    不晓得他是在夸她,还是旁的意思。

    陆淮又说:“和别的女学生不一样。”

    陆淮想到方才那群女孩子,面容均被隐没在人群里,相同的蓝衣黑裙,仿佛也有着相似的性格。

    叶楚忙道:“谢谢三少的夸奖。”

    叶楚想了想:“三少也和旁人不一样。”

    陆淮没料到她的回答,反问:“哦?怎么不同?”

    “三少做事果决,将他人的事情置于首位,行事不偏不倚,是顶顶公正的人。”

    叶楚并没有故意奉承陆淮,他表面虽冷,可上辈子和陆淮相处的时候,她才逐渐意识到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因此,叶楚借着这个机会,向他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三少是叶楚最敬佩的人。”

    陆淮怔了几秒,嘴角浮起轻浅的笑意。叶楚的表情极为认真,不似在刻意捧高他。

    她的话,他全信了。

    陆淮淡瞥她一眼,说了声:“你回去吧。”

    一听到陆淮的应声,叶楚立即笑开了,她的语调难免高了点:“三少,那我先走了。”

    叶楚脚步急,很快就离开了走廊。

    看着叶楚的背影,步子那样轻快,陆淮唇角抿成直线,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了。

    陆淮回到了包厢里,戏还没演完。话剧似乎进行到了一个高氵朝部分,台上的女主角又开始哭了起来。

    待到陆淮坐回座位,看见沈九的眼睛一直盯着他,那双凤目因为好奇而眯了起来。

    等待着他的就是沈九一连串的质问。

    本来,沈九看戏看得正乐呵,就连陆淮离开了包厢都不知道。

    沈九看了许多戏,他一眼便能知道其中有段剧情写得不是很好,顿时就没了兴致,结果转头一看,发现陆淮不见了。

    呵,是不是偷偷去找小丫头片子玩了?

    啧啧啧,剧院那样黑,现在又没开灯,他是怎么找到叶楚的?两人有讲话吗?有进展吗……

    沈九心中已经脑补出了一出大戏。

    沈九就知道陆淮没那么安分,见了叶楚就把他扔下了。不过没关系,他边磕着瓜子边等待着。

    一定要好好逼问陆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沈九的眼睛亮得出奇,陆淮淡淡地看了一眼,没做任何反应。

    沈九懒洋洋地倚靠在沙发上,开始他的表演。

    沈九瞥了陆淮一眼:“陆淮,我请你看戏,你就这么中途离开了,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沈九的言外之意是,还不赶紧把刚才的事和自己说个明白,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陆淮没有抬头,拿起桌上的茶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戏太无聊了。”陆淮的意思是,别想七想八,打探那些不该问的。

    沈九挑了挑眉,不和自己说?没关系,他的耐心多得很,就和陆淮慢慢耗着。

    沈九:“陆淮,你这么久没回来,外头有什么有趣的人吗?”沈九盯着陆淮,不放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

    陆淮淡淡地说:“没什么特别的。”

    他的眸色深浅不明,想起刚才叶楚向自己缓缓地走了过来,她的脚步轻盈,莹白的肌肤在月色下,似要透出光来。

    除了她。

    沈九知道陆淮嘴硬,他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故意说:“那倒是,外头不就是几个女学生吗,穿得一样,长得也一样。”

    “乍一看还以为是同一个人呢。”

    陆淮没有看向沈九,似是完全不在意沈九说的话。

    沈九继续说:“不过,那小丫头片子倒和这些人不一样,长得好看不说,性格也蛮特别。”

    就是忒冷了点,和陆淮一个样。

    闻言,陆淮淡瞥了沈九一眼。

    沈九故意说:“好久没见那小丫头片子了,我倒有些想念那个小丫头,还真想找她聊聊。”

    陆淮声线低沉:“你别忘了,上回你吓到她了。”

    沈九眉毛一动,哟,态度变了。他神色慵懒:“可不是吗,我今日去和她道个歉,表明九爷我的态度。”

    陆淮料到沈九下面会说什么话,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沈九。

    果不其然,下一秒,沈九嘴角露出一丝坏笑:“顺便问问她今晚做什么了?有没有碰到什么人?”

    “是不是和你一样,戏看到一半,溜了出去。”

    陆淮淡淡地说了一句:“沈娇娥,你最近的话太多了。”

    沈九权当没听见这个称呼,他说:“反正现在信礼中学的人还没走,我就去下面找一找,小丫头肯定就坐在下面。”

    “实在找不到的话,那我就堵在大剧院的门口,一个一个找过去,我就不信了,还找不到那小丫头。”

    陆淮漫不经心地靠在椅子上,默默地看着沈九的表演。

    沈九突然想起什么,他说:“对了,陆淮,要不你和我一起下去找好了,上回小丫头撞到你怀里,你也想和她说些什么吧。”

    陆淮挑了挑眉,沈九自说自话的本事真是越发高超了。

    刚好,台上的戏谢幕了,堵住了沈九喋喋不休的嘴。

    ***

    另一头,付恬恬吃得正开心,发觉身旁的叶楚还没回来,她慌了神:“阿楚怎么还没回来?”

    严曼曼瞥了付恬恬一眼,随口一讲:“是不是摔倒了?受伤了?”

    “呸呸呸,严曼曼你乌鸦嘴!”

    “你才是!”

    “幼稚!”

    “……”

    当叶楚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戏也演得差不多了,她一坐下,付恬恬就靠了上来。

    付恬恬的嘴里嘟嘟囔囔:“阿楚,刚才你做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严曼曼虽然关心,但是仍然嘴硬:“还以为你被坏人抓走了。”

    “呸呸呸,你怎么讲话?”付恬恬忙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我晓得了,你就是乌鸦嘴。”

    “剧院这么安全,哪里来的坏人?”叶楚见这两个小孩子脾气的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阿楚,戏可要结束了,你好多都没看到。”付恬恬的话里带着可惜。

    叶楚安慰:“没事,刚刚气闷,在外面多呆了会,其实离得远,声音还是能听到一些,恬恬看得开心就行了。”

    付恬恬一被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抱着零食又吃了起来。

    叶楚再看严曼曼:“你也放心吧。”

    叶楚的声音柔和,好似在哄不高兴的孩子,她觉得严曼曼可爱极了。

    严曼曼努了努嘴,没有反驳。叶楚这话是什么意思,分明拿她当小孩子哄,可是她却挺受用的。

    “喏,这个女主角之前家里人死掉了,然后跑到上海……”

    严曼曼絮絮叨叨,声音放得很轻,不会影响到剧院里的其他人,又能被叶楚听到。

    反正叶楚又没看到后面的内容,不如就讲给她听咯。

    “上回我哥带我看过,最后女主角过得很好,生了一个……”

    看着严曼曼认认真真剧透的样子,叶楚的嘴角带了笑,结果,一旁的付恬恬不乐意了。

    “能不能别把结局讲出来,我还没看到呢。”付恬恬可讨厌剧透了,还能让人好好看戏么?

    严曼曼的话被打断,心中气极:“看戏的时候吃这么多,你也不怕噎着!”

    “……”

    这场戏最后在严曼曼和付恬恬的斗嘴中落下帷幕。

    谢幕的时候,两人又一同站起来鼓掌。她们觉得这群演员演得真好,没几秒又讨论了起来。

    叶楚表示,女孩子的争吵,果然来得快,去得也快。

    等戏演完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迟了。若是要回家,必须结伴回家,不然的话,老师会把落单的同学一个个送回去。

    戏结束了,看戏的人散得也快。等老师将一个个同学都安排好后,戏院里的人也散得差不多了。

    叶楚站在门口,她和付恬恬的家是同个方向,恰好可以结伴而行。

    正当叶楚百无聊赖地等着老师安排事项时,人群中爆发出了小小的惊呼声,叶楚闻声看去。

    陆淮和沈九站在门口的车子旁,正和几个人聊着,似乎刚在门口碰上。

    有些人没见过陆淮,只觉得他气势极强,气质又冷冽得很。

    不知哪个男生提了一句:“那人是陆三少呀。”

    这儿的男同学年龄不大,全都对陆淮心怀敬佩,羡慕着他。

    而女同学们都只有十五六岁,正是少女心思活跃的时候,看到陆淮和沈九这样,哪有不动心的。

    若那人是陆三少,身旁那位大概就是沈九爷了。

    都说陆三少和沈九爷是这上海滩最英俊的人,虽说洪门的乔六爷也长得好看,可他过于森冷,令人望而生畏。

    男人和男同学自然不同,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在场女生的说话声都放轻了些。

    那边,沈九一直在默默观察着一切,他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似的,竟能发现信礼中学的学生们就在后头。

    沈九用胳膊戳了戳陆淮,语气带着调侃:“叶家那小丫头片子在后面。”

    沈九不知道陆淮和叶楚有没有见面,方才问了许久,也没从他口中问出些什么。

    不过,沈九是不会放弃的。只要有机会,他就要调侃一下陆淮。

    陆淮淡瞥了他一眼:“是么?”

    他语气淡然,听不出情绪。

    陆淮能假装毫不在意的样子,沈九真是服了。他分明想看,就不能好好讲出来吗?

    “我骗你的。”沈九只能转了转话头,“其实后头有一群长得像乔六那样难看的人。”

    陆淮不冷不淡:“哦。”

    “不信?你自己回头看看就晓得了。”

    陆淮扭头扫了一眼,时间很短。这边的学生多,陆淮却准确无误地找到了她。

    是那群蓝衣黑裙的女学生中,最特别的那一个。

    叶楚站在她们中间,和陆淮对视。两人四目相接,隔得不近不远,莫名却有一种默契。

    而另一头,信礼中学的学生们在小声议论着。

    陆淮似是听到了声音,转头向叶楚的方向看了过来,状似无意地扫了叶楚一眼。

    叶楚站在最边上,她的呼吸微微一凝。

    叶楚之前答应过陆淮,两人以朋友的方式相待,不必拘谨。但是这里人多,她不敢做什么回应,只是看着他。

    付恬恬站得离叶楚最近,她感觉陆淮的目光分明就是放在叶楚的身上。她用手碰了一下叶楚,以为陆淮对叶楚有什么心思。

    “阿楚,你认识他吗?我怎么觉得那个男人看了你一眼。”付恬恬语气带着疑惑。

    叶楚瞥了一眼陆淮,他没有看向自己这边,似乎准备上车了。嗯……陆淮应该听不到自己讲话。

    叶楚解释:“不认识,我和陆三少哪有见面的机会。”总不能把事实告诉恬恬吧,说他俩才刚见过面。

    不过这只是个巧合,没必要让恬恬知道。

    其实,连叶楚自己都没有发觉,方才陆淮瞥她那一眼时,她的耳根微微红了,或许只是剧院太热产生的幻觉罢了。

    叶楚讲那句话的时候,陆淮的脚步顿了顿,仍是没有回头,径直往前走,坐进了车里。

    车门被合上,陆淮透过车窗看叶楚,他的听力极好,叶楚说的话一字不落地进入他的耳朵。

    虽说四周人声嘈杂,可他就是能找到叶楚的声音。她的声线极为好听,和旁人不一样。

    学生服在叶楚的身上安静服帖,这晚的月光极美,照得她的身形纤瘦,长发披下来,一张小脸白皙极了。

    他们分明已经见了好多回,就连刚才在剧院里都聊了一会。

    陆淮默默看着叶楚在和同学说笑,她一本正经说瞎话的样子,似乎有些可爱。

    不认识他么?

    车子启动,陆淮收回视线。

    小骗子。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41章 第4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