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第42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42章 第42章

    一群学生各自分散, 想来是回了自己的家里。

    叶楚也应该和朋友一起走了, 但车开了,陆淮没有看见。黑色汽车逐渐驶进了深沉的夜色里, 离着剧院愈发远了。

    陆淮看着车窗外,外面是灯红酒绿的夜上海。

    街道上能看见一些晚归的行人,种种风景,不尽相同。而那个穿着裙子的女孩却和他们都不一样。

    回了督军府后, 陆淮躺在床上, 翻来覆去, 没有睡着。

    许是同她见了一回的缘故,这天晚上, 陆淮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那个小骗子。

    像先前那样, 陆淮去了大剧院,不同的是,他独自一人过去,不晓得在赴谁的约。

    恍惚之间, 陆淮看见了前面站着的那个人。她仍旧穿着那件学生服,蓝色的衣衫, 黑色的裙摆。

    叶楚张了张口,仿佛要对陆淮讲些什么。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喧闹的人声,她的声音, 令人听不真切。

    陆淮望着叶楚,她的表情变得愈发急了些。

    不一会儿,叶楚从口袋里找出了一张纸条过来, 她将那张纸朝陆淮递了过来。

    上面好像写了什么字,能隐约看到白底黑字,一行又一行,字迹似乎很熟悉。

    待到陆淮想要看清的时候,那张纸却越来越模糊了……很快,他从梦里醒了过来。

    已是凌晨了,空气冰凉极了,他记起了那张精致得紧的小脸。

    经过了打斗、试探和熟悉后,陆淮认为他对叶楚的了解已经够深了,但他总感觉某些地方仍有一些不对劲。

    陆淮只觉得他还没有看透她。

    她似乎还隐藏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

    前段时间,乔六在沈九那里吃了个大亏。车子被沈九动了手脚,在回去的路上爆了胎。

    按照乔六的性子,又怎会善罢甘休。他那晚就给顾平下个命令,要顾平将大都会最出色的歌女蝴蝶挖过来。

    顾平是乔六最得力的手下,区区一个歌女,他随便用上些手段,还怕那歌女不乖乖听话。

    第二天,顾平就打听好了那个歌女的地址,直接来到了她的家中。

    房门被敲得砰砰作响,顾平一行人就在乔六手下办事的,可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谁啊?”房内有人开了门。

    蝴蝶唱了一晚的歌,此时正在家里休息,没想到一大早就有人敲门,把原本还在睡梦中的蝴蝶吵醒了。

    蝴蝶的话中难免带着点不耐烦。

    门一开,外面站着一排彪形大汉,将她家的门口围了正牢,想逃也逃不出去。

    蝴蝶一看,就知道眼前的这些人不是善茬,她下一秒赶紧合上了门。

    不过顾平是什么样的人,他坏事做的不少,又怎会没看出蝴蝶的心思。在蝴蝶拉上门前,就给属下使了个眼色。

    即将合上的门一下子就被大力推开,蝴蝶被冲劲逼得退后了一大步,差点没摔倒。

    “若是你们还要继续闯进来,我就要喊救命了,周围都是我的熟人,他们会去警察署通风报信。”

    蝴蝶的话音一落,顾平身后的那群人都笑出声来,嘲笑蝴蝶的不自量力。

    听到动静的邻居探头出来,一看到顾平这架势,怎么也不敢惹祸上身,纷纷缩回家去。

    顾平随便拉过房内的一把凳子,坐了上去,翘起了二郎腿。

    “蝴蝶姑娘坐,我们不是来闹事,是想和你好好商量一下,有些事还是需要你的配合才行。”

    话虽说得好,但是哪一句不是暗含警告,蝴蝶迫不得已坐到离这些人最远的位置上。

    顾平看到蝴蝶的小动作也没在意,他今儿来的主要目的只是让蝴蝶乖乖回去,到仙乐宫唱歌。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蝴蝶踌躇着开口问。

    顾平摆了摆手:“蝴蝶姑娘别紧张,是六爷派我出来办事的,只是想让你和我们合作。”

    一听到乔六的名号,蝴蝶就下意识地抖了抖,谁人不知六爷的手段,这里哪有她说话的份。

    蝴蝶问:“我要做些什么?”

    顾平传达乔六的意思:“我们知道蝴蝶姑娘是大都会唱歌最好的歌女,六爷只想让你去仙乐宫唱几首歌,没别的意思。”

    蝴蝶一听这话就懂了,无非是乔六想挖自己过去表演。可是大都会对她有恩,她原本走投无路,在大都会才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蝴蝶脸上稍露迟疑,顾平的脸色就一下子冷了下来。

    “这么看来,蝴蝶姑娘是不愿意了。姑娘天生一副好嗓子,若是永远唱不出歌,就太可惜了。”

    顾平的威胁,一定是说到做到,蝴蝶的后背都湿了,脸色刷得一下白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等……等我先去大都会打个招呼就去。”蝴蝶连话都说不清了。

    顾平一听,笑了,他说:“姑娘是识相的人,大都会那就不需要你出面了,我们会帮你通知的,现在就劳烦姑娘收拾一下,准备走了。”

    “这是报酬,只要姑娘唱得好,这钱只会越来越多。”顾平随意扔了一叠钱到桌上。

    顾平一离开,蝴蝶整个人一下子就瘫软了。大口喘着气,她哆嗦着手拿过桌上的钱,抱在怀中。

    幸好还有这些,不然她真的得不偿失。

    顾平动作快,蝴蝶收拾好,一出门,马上就把蝴蝶带到了乔六面前。

    蝴蝶刚跨进大都会,根本没敢抬头打量,一路被人领着,来到了其中一个房间。

    乔六坐在沙发上,刚将手上的茶盏放下。蝴蝶一到,乔六只是抬眼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就是这一眼,吓得蝴蝶差点跪在地上,她的脑袋立即垂在胸口,像只鹌鹑似的,哪敢和乔六对视,更别提看他的眼睛了。

    “六……六爷。”蝴蝶嘴唇发着抖。

    “你就是蝴蝶?”乔六的声音透着丝寒意。

    “六爷,我一定会好好唱歌。”蝴蝶赶紧表忠心,大都会她已经回不去,现在巴着六爷,讨好六爷,才是要紧事。

    乔六冷笑一声,淡淡地说:“沈九的眼光真是差得很,找人把她从头到脚的装扮都换了,看得心烦。”

    既然以后要在仙乐宫唱歌了,大都会的那些装扮就不必带过来了。

    “是,六爷。”

    战战兢兢的蝴蝶马上就被拉了下去。

    ***

    这几日,叶楚回了家后,便要开始准备学术交流的事情了。

    信礼中学最近在选学生参加一场学术交流,翊教女中的学生将会来上海同他们见面。

    翊教女中是北平一所名气挺大的女子中学。女学生们借着这场交流,顺便也来上海滩玩一圈。

    不过,选出来的学生须得成绩好,外在形象佳,这样才不至于给信礼中学丢了面子。

    叶嘉柔的成绩向来不好,她成天有那么多坏心思,基本没什么时间去学习。

    叶楚是信礼中学成绩最好的女学生,她原本不想去这场学术交流,老师找她谈了谈后便同意了。

    严曼曼家中有私教,即便她平日里最喜欢打扮和看电影,成绩也没有落下来过。

    因此,这场学术交流两人都参加了,自然还有国学成绩第一的尹时言,以及其他的学生。

    翊教女中的学生将在明日抵达上海,入住新城饭店。

    为了更好地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信礼中学的这几个学生会在明日也住进新城饭店。

    一大早,叶楚就去了火车站。不一会儿,尹时言也来了。两人拿了一块洁白的板子,上头写着“翊教女中”几个大字。

    严曼曼说要在家睡个好觉,下午会自行去往新城饭店。

    从北平开往上海的火车会在上午十点到达,学校已经派了车,届时会由叶楚和尹时言带着她们去。

    火车进站,这边人群开始变得拥挤,叶楚和尹时言二人高举着牌子,相互搀扶着站稳了身子。

    旅客们都下了火车,人潮熙熙攘攘,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四处张望,看见了她们手中的牌子后走了过来。

    领头的是一个身型高挑的女学生,她一来便露出了笑容:“我们是翊教女中的学生。”

    叶楚和尹时言也回了笑:“我们是信礼中学的学生代表。”

    两人虽是头一回做向导,可讲起话来倒是有模有样的,态度友好,令人忍不住想亲近。

    叶楚微笑:“学校的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我们要入住的地方是新城饭店。”

    尹时言也笑眯眯地讲:“新城饭店附近有许多好玩的地方,今天下午就能玩个痛快。”

    两人的热情引来了翊教女中学生的欢呼。

    “好呀好呀,这是我第一次来上海。”

    “先前虽来过几次,一直没机会好好看看。”

    “……”

    见这些学生如此兴奋,叶楚和尹时言立即带着她们上了车。汽车穿过上海滩的街道,一路上,车里吵吵闹闹,很快就到了新城饭店。

    每个学生的房间都已经确定好,尹时言给她们分配了钥匙。她们住的地方是三楼。

    这天中午,学校在新城饭店弄了个包间,招待这些从北平来的学生,严曼曼终于到了。

    炒蟹黄油、红烧鮰鱼、八宝鸭……每种菜都极具特色,看上去令人垂涎欲滴。校长讲过,要让北平的学生们感受到信礼中学的热情。

    带队的老师站着举起了杯子:“首先,我们热烈欢迎从翊教女中来的学生们。”

    一群学生面上都带着笑,人人都拿着一杯果汁,里头加了许多砂糖。果汁的清香加上砂糖的甜味,竟然一点也不腻味。

    大家动起筷子,边吃边聊。学术交流在明天,这顿午餐自然要好好吃得开心些。

    “这几日,大家在新城饭店里住着,不要到处跑。”

    快要吃完饭的时候,老师忽的提起来一些事。

    “南京的客人来了上海,正巧住在了新城饭店,由陆三少接过来的。”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叶楚的筷子在嘴边微微一顿,思索了几秒钟。

    反正近日无事,她不会给陆淮传递什么讯息。陆淮平日里都是在处理公务。新城饭店这样大,想来也不会碰面。

    叶楚的心虚从何而来,不得而知。

    分明听到那两个字时,叶楚还走了神,直到旁边一个女生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女生问叶楚:“陆三少?那是谁?”

    “陆督军的儿子。”叶楚想了想,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

    叶楚把方才那块鱼肉放进嘴里,假装若无其事地嚼了起来。

    老师继续在讲:“听经理说,那只是一次接待,同政事并不相干的,大家不用紧张。”

    “这里也住了其他客人,为了确保大家的安全,若是要出门,一定要向老师汇报才行。”

    “……”

    这顿午餐便在其乐融融中结束了。严曼曼带着那群女学生去外面玩了,叶楚拿着钥匙上了楼,进了她的房间。

    另一头,陆淮的车从督军府开出,他到了火车站,那位长官乘坐的火车在下午才会抵达上海。

    叶楚在上午就已经离开了,不巧的是,他们正好错过。

    陆淮要接的是一位姓戴的长官,他同陆督军的关系很好。两人共同经历过生死,戴长官曾救过陆督军一命。

    这回来到上海,陆淮给戴长官安排了新城饭店的房间。

    有辆车停在了新城饭店的门口,陆淮下了车,一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男子从后座下来。

    南京来的戴长官住进酒店后,由于舟车劳顿,现在要休息。

    为了方便接待,陆淮也住在这边。几年前,新城饭店的经理就给他留了一间房,不会给别的宾客,定时会有人打扫。

    陆淮用钥匙开了门,他推门而入,房间里黑漆漆的。他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外头的阳光正好,将整间屋子照得敞亮。

    虽说楼层不一样,巧的是,陆淮和叶楚的房间位置相同。

    两人正好隔着一堵墙,他在楼上,她在楼下。

    楼下那个房间里,叶楚正在睡着午觉。这几日困极了,她睡得有些熟。

    似乎梦见了什么,叶楚皱起了眉,她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陆淮翻了一整个下午的书,叶楚也睡了一个下午。

    叶楚睡了好久,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吃晚餐的时间要到了,陆淮打算收起书来,离开房间。

    新城饭店给陆淮留的房间做足了准备,里头还有个小书架,他正要将书放上去,手在上面停了几秒,脑子里忽的闪过了一些事。

    在怀特路的一家书店里,有个女孩踮起脚要拿一本书,陆淮替她拿了下来。

    叶楚刚好醒了过来,她睁着眼躺了一会,清醒后想拿起床头的怀表,看下现在是什么时间。

    表链被她拉起,怀表垂了下来,她脑子里忽的闪过了一些事。

    这块怀表是堂哥从英国回来时送她的,同陆淮的那一块样式很像。

    楼上的陆淮看着书架,楼下的叶楚看着怀表。

    陆淮轻轻一推,那本书被放入了书架中。表盖被弹开,叶楚瞥向怀表,上面的秒针滴答地走。

    陆淮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怀表,叶楚温热的手包裹住了她的怀表。

    他在上面,她在下面。隔着一堵墙,两个人同时想到了对方。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昨天没发的今天补。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42章 第42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