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4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43章 第43章

    上回乔六来大都会大闹了一场, 害得沈九直接从恒兴茶社赶了回来。

    这次, 乔六把大都会唱歌最好的歌女挖走了。乔六惹人烦,沈九怎么也得去找回场子。

    等着时机一到, 一行人就从大都会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跟在沈九身边的曹安兴奋不已,他老早就想找乔六麻烦了,自从上次乔六来大都会找事,曹安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了。

    在曹安的眼中, 乔六就是个弱不禁风的病鸡, 只会装装样子, 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话。他只需要一拳头就能把乔六打趴下。

    “九爷,乔六从我们这边挖走的歌女, 今晚就要登台了, 那个乔六其他事不会做,就会抢别人的东西。”曹安愤愤不平。

    每回乔六都要和沈九作对,原先大都会有个唱歌极好的歌女蝴蝶,但是在乔六的威逼利诱下, 最终毁了约,去了仙乐宫。

    曹安那叫一个生气, 他活了这么久,当了这么久的黑帮头头,见过不要脸的,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乔六就是唯一的一个。

    听了曹安的话,沈九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这点芝麻小事,也能被你放在心上这么久, 你这流氓是怎么当的。”

    曹安委屈,上回九爷还说他们不是流氓,要记得付钱,要记得不耍阴招。感情这流氓和好人还能换着当。

    不过,九爷说的话都对,他只要听着,按着吩咐做就准没错。

    “曹安你也别太沮丧,九爷我现在不就要好好整一下乔六,给他设个套,让他乖乖往里跳。”

    沈九似乎想到了什么,心里乐得不行,脸上就带出了几分,这回就让乔六吃个大瘪。

    车子徐徐驶向仙乐宫,沈九这次的架势很大,车后跟了一列车队,一看就是去找茬的,识相的人都远远地避开了。

    今晚是那个歌女蝴蝶第一次在仙乐宫的首次登台演出,沈九若是就这么忍下来,就不是沈九了。

    华灯初上,夜幕沉沉,一列车队整齐地停在仙乐宫门口,一字排开,就像是把仙乐宫完全包围了起来。

    仙乐宫的客人洛泽不绝,但是沈九这一阵仗,瞬间吓坏了不少人,沈九没有特地去赶,大家却开始停止进去的脚步。

    沈九脚一顿,曹安立即领会。

    “大家都不准走,我们可不像乔六那种地痞流氓,把客人往外赶。我们九爷只是要和乔六说些事,不会影响到你们。”

    曹安的嗓门大,声音浑厚。就算此时现场再嘈杂,在场的众人也都将曹安的话听了个正着。

    谁说不是地痞流氓了,就曹安那架势,往仙乐宫的门口一站,妥妥一个黑帮打手。

    他们倒是想尽情地玩,不受影响,可是这话说得通吗。光是曹安一人就够呛了,他的主子沈九爷也来了,还带了众多手下。

    不过,那么多客人也只敢在心里念叨几句,面上还是一副赞同的样子,硬逼着自己想要离开的腿往仙乐宫里面拐去。

    沈九一进仙乐宫,乔六那头就收到了消息。

    乔六一早就做好了准备,上次他去大都会挑衅了沈九,如今被他从大都会挖来的歌女首次登台,沈九自然会出现。

    此时仙乐宫来了不少客人,大厅里几乎都坐满了人,要上台表演的歌女也在后台紧张准备着。

    乔六最爱大排场,他自认为身份尊贵,所以他的位置自然是在最靠近舞台的地方,大厅的最前方。

    顾平一收到消息,立即来到乔六身边,恭敬地俯身报告。

    “六爷,沈九来了,带了许多人。”

    乔六瞥了顾平一眼,将视线淡淡地收回,看着还未拉开的幕布。

    乔六直视前方,漫不经心地笑了笑:“随他。”

    沈九想要进仙乐宫,自是容易得很,他的手下要拦住他可要费好大一番力气,更何况他下了命令,不需要阻拦沈九。

    一行人轻而易举地长驱直入,直接来到了大厅里。

    乔六这人自视甚高,对任何人的回击都不放在眼里。

    他做的坏事还少吗?若是他人人都躲,事事都藏,那么他也别在上海混了。

    此时,原本万火齐明的仙乐宫一下子暗了,现场瞬间静上一静。

    紧闭着的深红幕布缓缓拉开,从中间的缝隙中隐隐透出些光亮来,渐渐照亮黑暗的大厅。

    当幕布拉到一半时,一名穿着朱砂色锦缎旗袍的女子站在舞台中央,身前立着话筒。

    歌女涂着蔻丹的芊芊手指轻握住话筒,别有一番风情。

    音乐声未曾开始,歌女就先开口唱了一小段,莺啼婉转。歌声在舞厅里萦绕着,这歌女的确生了一副好嗓子。

    正陷入歌声的客人忽觉背后一凉,门被打开,出现的门口的正是大都会的老板沈九。

    从沈九进来的那一刻,台上的歌女歌声骤停,就好似被人掐住了喉咙,声音陡然消失。

    寂静从舞台上开始蔓延,然后台下的人声也停了。

    虽说表演停了,但是大厅里坐着这么多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嘈杂的人声。

    可当沈九跨进仙乐宫的大厅时,里面一下子安静了,竟然连半个说话的声音都寻不到。

    可怜今晚来放松的客人们,因着沈九和乔六之间的私人恩怨,他们被迫要看着那两人争锋相对。

    乔六和沈九在上海名气很大,哪一个都惹不起,他们只能战战兢兢地坐在原来的位置上装哑巴,生怕被这两人给盯上。

    大厅里一片安静,沈九一行人从门口走进来,整个舞厅的地板上都铺满着地毯,踏在上面的脚步声沉闷。

    沈九先是用余光扫视了一圈,嘴角撇了撇。这大厅里的装修果然和乔六这人的性格一样,爱出风头,唯我独尊。

    所有的门窗全被漆成了红色,格外鲜艳,刺得人眼睛生疼。

    沈九没走几步就到了乔六的面前,乔六坐着,沈九站着。

    下一秒,曹安搬来了旁边的沙发,正对着乔六。沈九长腿一伸,稳稳地坐到了沙发上。

    沈九的众多手下一个个都站在沙发的后面,气势十足。

    台上的歌女自是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前老板和现老板对上了,遭殃的只有她的份。

    虽说她也对那高额钱财迷了心,但要是连生存都不能保障的时候,谁还在乎那些钱呢。

    “乔六你真是好兴致,听着从我大都会出来的歌女唱的歌,是不是特别好听一些?”沈九完全没把自己当外人。

    乔六神色未变,冷笑着:“沈娇娥,你的大都会留不住人,还来我这找场子。”

    沈九捂住自己的胸口:“我好怕啊,乔六你最会威胁人,我多看了你一眼,你是不是应该把我的眼睛挖下来?”

    沈九一顿装模作样后,又气乔六:“呵呵,我逗你玩的。”

    “我最懂你乔六,你不是就爱抢别人的东西,别人的东西就是最好的,可能扔在地上的垃圾,没准你也捡得欢。”

    乔六冷冷看着,没有作声,斜看了沈九一眼:“蝴蝶这样的人才就不应该淹没在大都会里,那里平淡无奇,毫无新意。”

    “我这仙乐宫才是让人发光成名的地方,人来了就不想走了。”乔六下巴一抬,看了眼蝴蝶。

    一进门,沈九就晓得台上站着的人是蝴蝶,虽然那女人缩头缩尾的,但是也不难认出。

    对于蝴蝶,沈九也没有多大的想法,回不回大都会,他都没放在心上。

    唱歌好的人多的是,并不是少了一个,大都会就开不下去了。

    不过,沈九这人的心没乔六硬,他知道蝴蝶是被逼的,他会给她一个机会,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蝴蝶,你来说说,大都会和仙乐宫,你想去哪一个?”沈九微一侧头,没有抬头看蝴蝶。

    正在胆战心惊的蝴蝶突然被提名,吓得身子一抖,怒火终于烧到了自己身上。

    她心里知道去大都会是个好选择,不过她要是在这众目睽睽之下,给乔六爷下了面子,她今后也别想活了。

    可还有一点,沈九爷的大都会讲得是一个公平公正,不会为任何人破例。

    但是仙乐宫不一样,六爷只需要能给他带来利益的人,只要她留下来,就能拿到比大都会更多的报酬。

    虽说是短短一瞬,蝴蝶心里也做出了评判。

    “不好意思,九爷,我已经在为六爷工作了。”

    蝴蝶说出的话,沈九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他已经给过她机会,若是她想留在仙乐宫,对自己也没有太大损失。

    沈九点了点头,没说话。

    乔六嘲弄地一笑,对着沈九讽刺:“你看,蝴蝶才离开大都会多久,就不愿再回去了,我看这大都会也只适合一些乡下丫头唱唱歌。”

    “你们说是吗?”乔六一出口,他的手下立即就开始应和,赞同乔六的说法。

    “乡下姑娘。”沈九小声地念叨了一句,他低垂着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坏笑。

    不过一瞬间,沈九立即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照你乔六这么说,我的大都会只能让乡下姑娘唱唱歌,可是我却不这么想。”沈九直直地盯着乔六。

    乔六没搭话,等着沈九继续说。

    “我们现在这样实在太没意思了,要不我们打个赌吧?”沈九抛出一个鱼饵,等着乔六上钩。

    乔六语调上扬:“哦?”

    沈九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舞厅的最前方。

    “在场的各位来做个见证,今晚我要和乔六爷打个赌。”

    沈九顿了顿,身子侧向乔六。

    “若是我沈九能在三个月内,将一个乡下姑娘捧成全上海最红的歌星,他乔六就得在大庭广众下向九爷我跪地道歉!”

    舞厅安静,沈九耳朵声音掷地有声,全部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乔六爷,这赌注你接不接?”沈九似笑非笑地看着乔六。

    乔六自信,沈九这么激他,他不可能不应下。

    “当然,不过你可要愿赌服输,若是你做不到,就得反着来了。”乔六冷笑了一下。

    沈九挑了挑眉:“这个自然,六爷就等着磕头吧!”

    ***

    新城饭店里,叶楚细细看了那块怀表一会儿,果真又看出了不同来。

    虽说两块表是同一个牌子,可陆淮那块的出厂日期更早了些,叶楚这块是近日里新制作的。

    叶楚将怀表收了起来,她望了望窗外,黄昏到了,应是吃晚饭的时段了,便把先前的事情抛之脑后。

    北平来的学生们被严曼曼带去玩了,她们大概会在外头吃晚餐。所以今天的晚饭并没有,是自行解决的。

    叶楚知道附近有家小饭馆,做的是家常菜。许是中午吃的太过豪华,她有些腻了,决定吃些清淡的菜色下下火气。

    天气愈发冷了,叶楚披上了一件外套,便离开了房间。

    尹时言也没有离开新城饭店,叶楚走出去的时候恰巧碰见了她。

    “阿楚,你吃过晚饭了吗?”尹时言刚睡了一觉起来,原先还带着睡意,见了叶楚后困倦全无。

    叶楚笑着讲:“没有呢,我晓得附近有家小饭馆,味道很好。”

    “那我们一同去好了。”

    “好呀。”

    “……”

    两人走出了新城饭店,立即瞧见了斜对面的那家店。天渐渐开始黑,她们肚子更饿了,忙抬脚快步过去。

    叶楚点了一碗小馄饨,清汤上飘着葱花,在初冬里热乎乎的。

    吃过了中午的大餐,尹时言的肚子也不太舒服,她也点了一份馄饨,埋头吃了起来。

    叶楚抬头一看,正好看到有两个人从对面的新城饭店里走出来。陆淮照样穿着黑色大衣,他身旁那人穿着中山装。

    叶楚记得那个人的脸,他姓戴,上辈子来过几次督军府,是陆淮的长辈。

    见他们两人似乎要朝这边走过来,叶楚很快扭过头去。

    若是陆淮问起来,为什么她也会出现在新城饭店附近。这样的事情,她也解释不清楚。

    显得她好像嫌疑很重的样子。

    “能再来一碗面吗?”叶楚开了口,声音很轻。

    尹时言惊讶道:“阿楚,没想到你能吃这么多。”

    过了一会儿,叶楚才转回身子来,不经意地瞥了瞥外面的马路,发觉那两人已经走了。

    她笑了笑:“是呀,中午没吃饱呢。”

    解决了晚餐后,叶楚和尹时言往新城饭店走。因为是晚饭时间,街上归家的行人也多,四下都是喧闹的声响。

    进了大厅,再上了楼梯后,声音就渐渐小了,越往房间走,就越安静。

    两人都没有讲话,走廊里寂静得很。在叶楚经过了一个拐角时,耳边有一道声音响起来。

    “明日中午,鼓楼广场将会发生一起意外事件。”

    叶楚忽的停住了脚步。她愣了神,那个声音在提醒她么?

    她不记得上辈子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如果是真的,危险发生的时间已经不到一天了。

    叶楚怔怔地看,身旁传来了尹时言的声音。

    “阿楚,你怎么了?”

    叶楚很快就回过神来,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叶楚摇头:“没什么,我记得有些事情还没有做,得尽快回房间了。”

    尹时言也没有怀疑:“时间越来越晚了,是要快些回去才对。”

    进了房间后,叶楚心神不宁地踱着步子。

    鼓楼广场即将发生意外……她是不是应该提醒陆淮?

    虽然她不清楚这件事是否会发生,但是加强警戒只是小事,比起先前的私运军火之事要容易得多。

    反正,陆淮和戴长官已经出去了,他们暂时不会回来。

    叶楚知道新城饭店的经理给陆淮长期留了一个房间,只有他会住。

    而她往那里送讯息的话,安全性极高。因为那间房,她也去过。若是陆淮入住期间,不经允许,绝不会有人进去。

    现在已经没时间了,叶楚只能自己出马。

    还好叶楚带了纸张,学术交流会上能用到。她用钢笔写下一串字,仍然使用了上一回的字体。

    叶楚揣着那张纸条,快步上了楼。她确认这条走廊上没什么人后,朝着陆淮的房间走了过去。

    到了房间前,叶楚又扫视了一圈,走廊两端都无人,她从口袋中拿出那张纸条,缓缓蹲下身去……

    这时,突然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谁在那里?”

    叶楚一惊,纸条掉在了地上。

    另一头,戴长官回了房,陆淮正往楼上走。他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一下。

    可正当陆淮走到四楼的时候,却看见有个人站在他的房间门口,似乎想要做什么。

    他的警惕心提起来了,抬高了声音:“谁在那里?”

    叶楚认出了陆淮的声音,她知道自己没办法躲了,只得赶紧将那张纸条捡了起来。

    叶楚心神一动,立即升出了一个念头来。

    她快速把那张纸条塞进了衣服口袋,并摸出了一个钥匙。

    ……

    陆淮朝着叶楚走了过来,步子放得轻。他走得越近,越发现那个背影极为眼熟。

    酒店里不冷,叶楚没有带围巾,她正好低着头鼓捣什么,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来。

    她的马尾垂下来,落下几缕乌黑的发丝。她的背影沉默,站在那里没有回头。

    是她。

    陆淮方才升起的警惕心,很快就放下了。

    叶楚察觉到脚步声愈发近了,他的气息轻浅地萦绕了过来。她的心跳加快了几分,手指微微颤抖。

    陆淮已经走到了叶楚的身后,他的视线下移,落在了她的手上。叶楚的袖子往下滑了一些,手腕皓白。

    陆淮发觉她纤细柔白的手指捏紧了钥匙,一个劲地在鼓捣着自己房间的门锁,透白的指尖都红了起来。

    也不晓得她在做些什么。

    陆淮挑了挑眉:“叶二小姐……”

    他低沉的声线在叶楚身后响了起来,近在耳畔。

    “你就这么想进我的房间吗?”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昨天没发的今天补。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43章 第4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