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45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45章 第45章

    这个声音听起来有些遥远, 电话上应该做了一些手脚, 比如蒙上了一层东西。

    这人的声线极低,他的性别不太好分辨, 只是不晓得是刻意压嗓,还是本就如此。

    陆淮神色未动,眼眸略微缩紧:“你知道这个电话?”

    陆淮不常住进新城饭店,知道这个电话的人并不多。当然, 若是有心去查, 很快也能查到。

    看来, 这位好心人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

    电话那头,叶楚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清楚得很, 自己讲得越多, 就错得越多。

    陆淮现在问起来,貌似漫不经心,想让她降低戒备。他分明就是想让自己出错,然后他就可以通过线索, 找到自己。

    叶楚浅笑了一下,陆淮聪明至极, 可她也不笨,才不会掉入他的圈套。

    “明日中午,鼓楼广场或许会发生意外。”

    叶楚讲完这句话后, 很快就把电话挂了。

    “你……”

    陆淮神色一紧,没有讲完,立即听到了那人将电话挂了。

    他的眸色渐深, 这位好心人谨慎得很,自然不会落下什么把柄让他抓到。

    陆淮搁下电话后,面色隐隐沉了几分。他并没有继续探查那人的身份,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方才那条讯息上。

    他得尽快做准备才行。

    另一头,叶楚快步走回新城饭店。因为她已经将消息传给了陆淮,脚步不由得变得轻快。

    待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已是晚上九点半了。

    为了撇清自己的嫌疑,叶楚去了离新城饭店较远的地方打电话,刻意绕了一段远路。

    叶楚累极了,她很快就入睡了。

    第二天便是学术交流会,两方成员分别来自上海的信礼中学和北平的翊教女中。

    先前,叶楚准备了一叠厚厚的稿子,她已经同尹时言交流过,两人将所有问题都准备了一遍。

    信礼中学的代表们个个优秀,翊教女中也不落下风。

    这天早上,叶楚都待在新城饭店里,学术交流会持续了整个上午。她的成绩极好,任何事也都会用心去做。

    而她的妹妹叶嘉柔却和她形成了鲜明对比。两人虽同姓,性子却没有半点相同。

    这一头,叶楚正在参与学术交流,那一头,叶嘉柔却又动起了别的心思。

    ***

    自从李思文来学校门口大闹一场后,同学们开始明里暗里地针对起叶嘉柔。

    这些刁难叶嘉柔还没放在眼里,她知道同学人多口杂,传言总是会被夸大其词,就算叶嘉柔有心阻止,也没办法。

    叶嘉柔只想等着风声平息一些后,再和同学们搞好关系。她相信只要时间久了,同学就能看到她的好。

    更让叶嘉柔头疼的不是这些,而是杨怀礼对她的态度。

    不知杨怀礼是否在哪听到了闲话,他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叶嘉柔。分明在不久之前,杨怀礼还会不时给叶嘉柔送些小礼物,现在连面也见不着了。

    叶嘉柔的脸上尽是愁苦,她根本就找不到杨怀礼的人,又怎么和他解释自己是无辜的呢。

    她相信只要杨怀礼听了她的话,就一定会知道这些事都不是她的错。

    叶嘉柔知道杨怀礼和她一样辛苦,一样心痛,她宁愿杨怀礼将心里的话都说出来,她就能扑到他的怀里,安慰他们俩的伤痛。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叶嘉柔意识到自己一直处在弱势,叶楚总能压她一头的原因是她没有什么靠山。

    陈息远是个不中用的,他自身难保,又怎么会成为那个为她遮风挡雨的人。

    但是杨怀礼不同,只要她能够让杨怀礼对自己心软,为自己动心,那么她在适当的时候,就能借助杨怀礼,来打击叶楚。

    叶嘉柔心想,能让那些男人为她神魂颠倒是她的本事,既然他们想为自己做些事情,为什么她不能全盘接受?

    她会极尽所能让那些男人死心塌地地爱上她。

    每回一有空,叶嘉柔也不在家里呆着,她会到杨怀礼经常去的地方走走,希望能够偶遇到杨怀礼。

    皇天不负有心人,叶嘉柔正在街头闲逛的时候,看到了杨怀礼。

    虽说叶嘉柔惊喜地往杨怀礼走去,但是杨怀礼一看到她,面色一沉,就避开了,往相反的方向拐去。

    杨怀礼分明看到叶嘉柔,可是却扭头就走,这不是在赌气是什么?

    叶嘉柔没有生气,而是赶紧追了上去。

    幸好杨怀礼去的方向是一个死胡同,能被叶嘉柔拦个正着,不然下次她又不知去哪里寻他了。

    杨怀礼走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路不通了,只能转身往回走,可是一转头,叶嘉柔站在胡同的出口,正泫然欲泣地看着他。

    胡同里有不少杂物堆放着,虽是一片狼藉,但是杨怀礼站在胡同中间,始终维持着一个谦谦君子的样子。

    叶嘉柔看得有些着迷了,若是她能够早点遇到杨怀礼,她根本没必要和陈息远来往。

    要是她没和陈息远认识,也不会有李思文刁难她的事出现。这一切都不发生的话,她和杨怀礼现在早成了一对神仙眷侣。

    四下无人,胡同安静得很,正是说话的好时机,叶嘉柔迈了好几步,走到杨怀礼面前。

    “杨公子。”叶嘉柔强忍着泪意,可怜楚楚地看向杨怀礼。

    好些日子没有看到叶嘉柔了,杨怀礼突然看向她的眼睛,觉得他好似看到了一汪湖水。

    他想起了第一次和叶嘉柔相遇的场景,夜风阵阵,他站在荷花池边吹着风,池里的荷花都枯败了,而叶嘉柔就像一个仙子一样撞进他的怀里。

    虽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他陷入了难堪,可是叶嘉柔仍旧在他的心里扎了根。

    杨怀礼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找叶嘉柔的心愿,在那次荷花池偶遇之后,他慢慢地和叶嘉柔有了来往。

    之后他以道歉的理由给叶嘉柔送了礼物,但是始终和叶嘉柔保持着距离,因为他想要一点点了解叶嘉柔。

    当他对叶嘉柔的感情越来越深的时候,准备将叶嘉柔表明自己心意时,突然一声当头棒喝,他从别人的口中得知叶嘉柔竟和政府书记官陈息远有了牵扯。

    说是叶嘉柔不顾陈息远有个大着肚子的女友,还和陈息远你侬我侬,没想到正牌女友上门来哭诉。

    叶嘉柔被那个怀孕的女人在校门口堵个正牢,那个女人哭着求着希望叶嘉柔离开陈息远,放她一条生路。

    初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杨怀礼还打了那个说闲话的人,他本来还一直维持着温润谦和的样子,却为叶嘉柔破了例。

    打了一架之后,杨怀礼自己身上也挂了不少彩,但是他还是始终相信着叶嘉柔,他不觉得外面的叶嘉柔不利的传言是真的。

    闲话传得越久,越不真实。杨怀礼深知这个道理,只要他没有调查清楚这件事,他就不会轻信别人的话。

    可当杨怀礼细细调查后,才发现这事真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人家胡乱说话。

    陈息远之前的确有一个女友,叫做李思文,他们俩早就好上了,肚子那么大,怀孕怎么可能造假。

    也有些人看到陈息远经常到学校门口找叶嘉柔,他们看上去关系不浅。

    这些结果一一摆在杨怀礼的面前,不可否认,杨怀礼彻底心寒了。

    叶嘉柔是他第一个喜欢上的人,但是这段感情在他还未开口的时候,就无疾而终了。

    为了不再想起叶嘉柔这个人,杨怀礼把自己关在家里好几天,也不曾与她联系,就是想让自己完全死心。

    今天是杨怀礼第一次出门,因为朋友之约实在不好推,他只好出门赴约。可没曾想到的是,在这里能碰上叶嘉柔。

    杨怀礼以为他已经放下叶嘉柔了,但是看到她的第一眼,心中的感情还是异常复杂。

    有些事真的不是说忘就能忘的。

    叶嘉柔叫住杨怀礼之后,小跑到他的面前。虽是短短一瞬,叶嘉柔的眼睛就已经红了。

    杨怀礼低着头看向叶嘉柔,他的心里一团乱,难免在脸上带出几分,可他随即狠了狠心道:“你来这么做什么?”

    叶嘉柔欲语泪先流,她在杨怀礼心中始终还是有一番地位的,这时哭起来,杨怀礼的心也软了软。

    哭了一会的叶嘉柔透过眼里薄薄的水雾望向杨怀礼,她知道自己的示弱还是让杨怀礼心乱了。

    “杨公子,你最近一直在躲我,我想有些事我必须要和你解释清楚。”叶嘉柔咬了咬嘴唇。

    杨怀礼此时的心里定是对她有很大的误会,不过现在只要直接讲开,一切问题都能解决。

    一听叶嘉柔的话,杨怀礼就忍不住想走,这件事是他心中永远的伤疤,他不想当面剥开。

    “叶三小姐你有什么事也不该同我讲,我与朋友有约,这就离开了。”杨怀礼不想继续听,提脚就走。

    叶嘉柔怎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她伸出手拦住了杨公子,眼泪流得更凶了,她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哭腔。

    “杨公子,难道你也和外面那些人一样,不分青红皂白,就将我定了罪,连听我一句解释都不肯?”

    本就心软的杨怀礼被叶嘉柔这么委屈地一看,瞬间熄了火,他的语气放软了几分:“你还能有什么好说,所有的事情我都了解了。”

    叶嘉柔一听有戏,眼睛登时亮了亮,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拉出杨怀礼袖口的一角。

    “杨公子,经过前段时间和你的相处,其他的事我不清楚,但我很肯定的是,动心的人一定不是只有我一个。”

    叶嘉柔拽着杨怀礼的衣角更紧了些:“这段时间我们之间的感情难道只是我的错觉吗?”

    “杨公子,我爱慕你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说出口。”叶嘉柔红着脸,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但看着杨怀礼的眼神认真又虔诚。

    突然被叶嘉柔表白的杨怀礼心神俱震,他手脚冰凉,全部的血液都向着头部冲去,他只觉得脑袋发晕。

    红了脸的叶嘉柔看上去格外动人,杨怀礼心跳得厉害,但他还稍稍回过神,打起精神来询问叶嘉柔之前的事。

    “你说对我动了心,那有为何和那陈息远拉扯不清?”杨怀礼急需想知道答案。

    原本红着脸的叶嘉柔脸色立即变得惨白,她像是受到了重大打击,退后了一步,但仍旧拉着杨怀礼的袖口。

    “杨公子,你还是不信我,陈息远是我姐姐的相亲对象,我又怎会和他有什么关系?”

    叶嘉柔正了正神:“你说那李思文是吧,我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存在,都是那陈息远公开追求我,可我也明确拒绝了他。”

    “那李小姐就抓着这点不放,分明是陈息远不爱她,但她却怪在我的头上,要我难堪,连你也和别人一样这么想我,我又往何处哭去?”

    之前叶嘉柔对陈息远还一口一个陈公子,但是在杨怀礼的面前,她也懂得轻重缓急,怎么可能再惹杨怀礼生气。

    准备蹲点的叶嘉柔早就想好的对策,她一碰到杨怀礼,就将所有事情避重就轻地一讲,刚才那话她已经在家里练了好几遍。

    解释完全部事情的叶嘉柔终于放开了杨怀礼的袖子,她蹲在了地上,伤心得直哭,身形摇摇晃晃,似乎要支撑不住了。

    杨怀礼觉得自从自己遇到了叶嘉柔,他的心就不属于自己了,每回他有些旁的心思,但脑海里总会有个声音,就是对叶嘉柔好。

    这边,叶嘉柔哭得可怜,那边,杨怀礼无奈地蹲下身,轻轻拍了拍叶嘉柔的脑袋。

    此时,杨怀礼已经顾不得君子之礼,喜欢的人在面前哭着,他有怎么会不动容。杨怀礼伸出手,将叶嘉柔虚搂在怀里。

    察觉到杨怀礼放下了心防,叶嘉柔不管不顾地抱住杨怀礼的腰,在他的怀里抬起了头。

    叶嘉柔的眼睛红得厉害,头发沾湿在脸颊边。杨怀礼叹了口气,抬手擦掉残留在叶嘉柔脸上的泪水,将脸上的头发扶开。

    “别哭了,哭多了对眼睛不好。”杨怀礼怜惜。

    叶嘉柔小心地摇摇头:“没关系,只要杨公子不再生气,嘉柔就心安了。”

    听完叶嘉柔的话,杨怀礼笑着拉着叶嘉柔起来,扶住她因着蹲久了而站不稳的身体。

    “从现在开始,我会全心全意地相信你,不再误会你了。”杨怀礼忍不住伸手又拍了拍叶嘉柔的头。

    叶嘉柔惊喜万分:“真的!”

    得到杨怀礼肯定回答的叶嘉柔先是开心地笑出来,又随即低下了头,声音很轻,但是恰好能被杨怀礼听到。

    “在我心里最最重要的人,就是你了。”

    杨怀礼和叶嘉柔面对面站着,安静的小巷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人打扰。

    虽然天气阴沉沉的,但是杨怀礼看到叶嘉柔低垂着头的样子,心乱得不行。

    ***

    有些人成天无所事事,有些人就在认认真真学习。

    另一头,新城饭店的学术交流会已经结束了。信礼中学的学生走了出来,叶楚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脖子,方才坐得久了,有些累了。

    一旁的尹时言兴奋极了,她国文课学得认真,最喜欢和人辩论。

    “没想到翊教女中的学生这样厉害。”尹时言有些不舍,“若是多有几次这样的学术交流就好了。”

    叶楚说:“你要是上大学的时候去北平,定能遇到许多这样的人。”

    叶楚晓得,上辈子,尹时言后来就考进了燕京大学,她还去国外游学了,时不时给叶楚写信来。

    但叶家出了事后,她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尹时言点点头:“现在还早,不急着考虑。”

    “……”

    新城饭店门口人来人往,叶楚装作不经意地四处张望,她没有看到督军府的车。

    现在是十一点,陆淮应该离开了这里,想来他已经去鼓楼广场做准备了。

    叶楚放下心来,她从来都没有担心过陆淮做的任何事。

    叶楚同信礼中学的人一起离开了新城饭店,今天要带着翊教女中的学生去购物。

    有些新鲜玩意儿总是在上海先出现,别的地方都不能买得这样早。所以,翊教女中的学生兴致高昂。

    等叶楚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她进了房间,把东西全都整理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后,带上了房门。

    翊教女中的学生明早就走了,叶楚准备今晚就回家,叶公馆的车会来接她。

    叶楚背着包,往下走,楼梯一截又一截,因为有些累的缘故,漫长得好像没有尽头。

    走到了楼下,叶楚正好看见那个冷峻高大的身影从新城饭店门口走了进来,他身形虽挺拔,仍能发现他脸上的疲惫。

    叶楚晓得陆淮一定为了今日之事忙了许久,不知怎的,她心里又浮起一丝担忧来。

    她忽的开口叫住了他:“三少。”

    陆淮顿了顿脚步,看见那里站着一个女孩。她那双清亮的眼睛望着他,面容上隐隐有着担忧。

    陆淮瞥了一眼叶楚手中的东西:“你要走了?”

    “嗯,学术交流结束了。”叶楚点头回答,“我今晚就回叶公馆。”

    每次见到叶楚,她都充满了活力,似乎永远都不会累似的。陆淮觉得自己的情绪不自觉地放松了下来。

    而叶楚知道,陆淮这人总把他人安危放在首位,即便再忙,他也不觉得有问题。上辈子是这样,这一世也是这样。

    叶楚的声音放得柔和:“三少,好好休息。”

    “我会的。”陆淮的语气淡淡,情绪不外露,但眼底却起了一丝笑意。

    叶楚离开了新城饭店,陆淮上了楼梯,他走进房间,又翻起了什么文件来。

    夜渐渐深了,原本打算继续忙,记起了方才叶楚的话,陆淮搁下了手上的东西,躺了下来。

    这个夜晚,夜凉如水,陆淮做了一个梦。

    ……

    一辆汽车缓缓停在了新城饭店的门口,陆淮下了车,他将一个女子扶下车,那人穿着一袭旗袍。

    他看不清那个人的面容,但他却莫名觉得安心。她的呼吸近在耳畔,两人的气息靠得极近。

    那是一个冰冷的深秋夜晚。

    或许是因为身体的本能反应,他下意识搂住了她的腰。

    陆淮的手紧了几分,环住了她露在外面的洁白手臂,两人靠在一起,她的身体柔软极了。

    那种细腻的触感,仿佛还在他的指尖。

    两人一路往上走,到了四楼,新城饭店有一个为陆淮准备的房间。

    他们推门而入,进了房间后,所有的声响被关在了外面。

    门在身后合上。

    嗯……

    这个房间里只有一张床。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今天还有一更哦。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45章 第45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