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46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46章 第46章

    这个房间里没有旁人, 只有陆淮和她。

    陆淮很快就松了手, 可那人清浅的香味仍是止不住地朝他袭来,他的呼吸略显急促了起来。

    陆淮往后退了一步, 离开一小段距离,他的手指却摩挲着,似乎仍然能感觉到那种细腻的冰凉。

    屋子里比外面热了一些,他脱掉了大衣, 那件大衣被他随手搁在了沙发上。

    月上中天, 天已经黑透了。

    新城饭店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 陆淮靠着床边躺了下来。

    她的身体绵软,轻轻躺在他的身侧, 两个人背对着, 一个朝左,一个向右,中间隔了一些距离。

    陆淮心神不定,听见她的呼吸在自己的身后。

    她轻微起伏的呼吸声, 一下又一下,轻轻撩拨着他的心脏。

    ……

    陆淮睁开了眼睛, 从梦中醒了过来。

    他不由得看了一眼身侧的位置,空空落落的。那人仿佛出现过,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陆淮摩挲着他的手指。

    无论是她身体的柔软触感, 还是她近在耳畔的呼吸……每一个场景都如此真实。

    就好像曾经发生过那样。

    他忽的觉得有些烦躁,他拿起杯子,冰冷的水灌进了喉咙, 勉强将那种感觉压了下去。

    ***

    近些日子来,杨怀礼和叶嘉柔打得火热,感情也日益加深。杨怀礼发现他越是了解叶嘉柔,越是能明白她的苦和不易。

    在和叶嘉柔的相处中,杨怀礼并没有听到叶嘉柔的抱怨,而是在和她的平时的谈话中,一不小心探听出她在叶家生活并不好受。

    父母不亲,姐姐不爱,朋友也不理解她,叶嘉柔连个诉苦的人都没有,只能自个坚强地去面对。

    因为叶嘉柔的女主角光环,此时的杨怀礼对她可是百般信任,恨不得将自己的心都掏给她,

    杨怀礼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会对一个认识没多久的女孩情根深种。但他并没有多想,只认为那或许是缘分。

    这天,杨怀礼来到了永安百货,准备给叶嘉柔选个礼物。没曾想,在一家服装店里碰到了叶楚。

    叶楚只身一人,在选着衣服。杨怀礼看着地上的好几个袋子,就能推测出叶楚已经逛了一段时间,买了不少东西。

    看到这样的场景,杨怀礼心里难受。要不是叶嘉柔对他说话不设防,他也不知道叶嘉柔在叶家过的是这样一种日子。

    亲耳听到和自己真正看到的是不一样的,两人都是叶钧钊的女儿。但是叶楚就能大手大脚,毫无顾忌地花钱。

    而叶嘉柔买个小东西,都要思前想后,可怜得紧。

    杨怀礼根本就不晓得,叶钧钊给两人的零花钱分明是一样的,只不过叶楚有个富商外祖父罢了。

    原本要离开的脚步一拐,杨怀礼冲着叶楚的方向走了过去,他要好好教育一下这个黑心肝的叶楚。

    “叶二小姐。”

    叶楚的身形一顿,她背对着杨怀礼,看不清神情。但是下一秒,叶楚将手上的衣服挂了回去,转过身来。

    杨怀礼急匆匆地走来,虽然心里有怒气,但他还是维持着他翩翩君子的样子。叶楚嘴角带出了点笑意,又是一个为爱痴狂的蠢货。

    现在叶楚停留的这家店,恰好是那天叶嘉柔准备坑她买素白旗袍的服装店。不过下场不尽人意,叶嘉柔自食恶果。

    在叶嘉柔吃瘪的店里,让杨怀礼下不来台,想想心情就很好。

    “这不是杨公子吗?你叫住我有什么事吗?”叶楚故作疑惑,一看就知道杨怀礼是给叶嘉柔出头的,她期待杨怀礼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叶二小姐,这是在买衣服吗?”杨怀礼为叶嘉柔抱不平。

    叶楚说:“我在这儿买衣服和杨公子有什么关系?”

    杨怀礼背脊却挺得更直了些,端的是一个为不偏不倚,为正义出头的正经模样。

    “请问叶二小姐的妹妹叶嘉柔在哪?你们姐妹情深,为何你只一人出门,不带上她?”

    “嘉柔是你的妹妹,就算你再怎么不喜欢她,也不能这么对她。”杨怀礼自觉有理,说得起劲。

    叶楚心里冷笑,骂了声傻子,面上一声惊呼:“嘉柔当然是我妹妹,可我厌恶她这件事又是从何说起?”

    “你这么帮嘉柔讲话,看来你们之间的关系不浅,那么嘉柔有没有同你说过,在这家店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呢?”

    杨怀礼自然不知,他只晓得叶楚处处给叶嘉柔使绊子,他现在只是找个机会来给叶楚上一堂课,教教她做人的道理。

    “我不知道别的,只想和叶二小姐说一声,做人要留有余地,不要不饶人,嘉柔怎么说都是你的妹妹,你不能老是把她留在家中,不理不睬。”

    叶楚冷笑:“杨公子,你不分青红皂白就上来批评我,分明什么事都不清楚,还在为嘉柔鸣不平,我看你才是那个对嘉柔过分的人。”

    叶楚接着说:“你这样的人要么就是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人找难堪,自己出风头。要么就是给人下绊子,心肠黑得很。”

    杨怀礼自诩有良好的素养,这时也被叶楚气得不行。

    “我是个男人,不和你计较,但是你不能是非不分,乱讲一通。”杨怀礼嗓门提高了不少,但是叶楚一点也没放在心上。

    “我叫你一声杨公子,是给你面子,可是没想到你这人连基本礼仪都做不到。”

    “我就给你讲讲在这家店里到底发生过什么,嘉柔在店里买了一件红色洋装,你可还记得,就是那天在宴会上和你见面时候穿的那一身。”

    “因为嘉柔和严小姐撞了杉,她心里遗憾,所以没在宴会上久待,没想到之后更是倒霉,原想着要摘荷花,却跌入池中,狼狈得很。”

    叶楚看了眼目瞪口呆的杨怀礼,漫不经心地环起了手臂,继续打击着杨怀礼。

    “我当时是被吓得蒙了,没有立即去拉嘉柔上来,但是你倒好,分明将我妹妹拉上了岸,却又故意将她摔回。”

    “你这不是戏耍她又是什么?如今还非要让她踏入这个伤心之地,要是你真的为嘉柔好,也不会说出这种话,看来你这人的心思坏的不得了。”

    被叶楚一顿数落的杨怀礼才回过神,叶楚说的这些话,怎么和他知道的一点也不一样。

    而且当时他为什么会放开叶嘉柔的手,是因为那时他只见了叶嘉柔一面,没有真的爱上她。

    若是放在现在,不管如何,他都会护叶嘉柔周全,不让她受到伤害。

    杨怀礼没和人吵过架,自然说不过叶楚。

    况且叶楚讲的句句有理,杨怀礼完全不晓得如何回击。

    “杨公子,你这是在做些什么,我妹妹人善,可不是任由你欺负的。”叶奕修冰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杨怀礼正被怼的哑口无言,叶奕修正好出现了,他一看有个年龄较大的人来了,他也不需要和这个小女生计较了。

    “叶二小姐是你的妹妹吗?”杨怀礼提问。

    “当然,不知你想对我妹妹做些什么?”叶奕修比杨怀礼高了一个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杨怀礼自视甚高,他从燕京大学毕业,学历好,长相好,受女生追捧。他觉得自己教育叶楚是理所当然的。

    “你是她哥哥的话刚好,我正要好好教育叶二小姐一番,奈何她听不进去,嘉柔也是她的妹妹,不应该这么被叶二小姐欺负。”

    杨怀礼语重心长的样子看在叶奕修的眼里就是个笑话。

    叶奕修没急着回话,给了叶楚使了个眼色,叶楚知道叶奕修这是要动坏心眼了。

    叶奕修似笑非笑:“杨公子,你是以什么身份来教育我的妹妹呢?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可以说这话。”

    杨怀礼竟然笑了,他看叶奕修的眼神,就像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杨怀礼答话:“我是燕京大学毕业的,而叶二小姐只是个还在念中学的学生,没有上过大学,我有充分的资格可以给她上堂课。”

    叶奕修没有让杨怀礼沉浸在美梦里太久,当头给他扑了一盆冷水:“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是牛津大学毕业的,我的妹妹我自己会教。”

    此时的杨怀礼如今羞红了脸,他引以为傲的学历竟在眼前这人的面前不足一提。

    这一秒,杨怀礼的骄傲被人踩碎在地上,渣也不剩。

    杨怀礼正了正神:“就算你学历再高又有何用,嘉柔是你的妹妹,但你却只对叶楚一人好,我认为这么做是不对的。”

    叶奕修讽刺地一笑:“杨公子,你一口一个嘉柔,我就问你,叶嘉柔是你的妻子了,还是你情人了,你在外面这么叫她,是想毁她名声吗?”

    杨怀礼话堵着说不出来,支支吾吾:“我……我没有,我是为了她好。”

    叶奕修打断杨怀礼的话:“为她好?若是你真的为她好,就不要抹再黑她,还挑拨她和阿楚之间的关系,你安的什么心?”

    杨怀礼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他的脸红了白,白了黑,只能提出告辞。

    “我还有事,先走了。”杨怀礼还想维持着自己君子模样,但是他的脚步凌乱,显示了他此刻的心情。

    叶奕修帮着叶楚提起地上的袋子,对叶楚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和刚才判若两人。

    “妹妹,懒得理那个人,你还想买什么快说,今天不花光我带的钱,就别回家了,不然你大伯母要说我了。”

    虽说刚才杨怀礼大闹了一场,服务员对待叶楚的态度依旧很好。谁让叶楚不但说了抱歉,还在店里买了不少东西。

    这一场闹剧就在这么悄声无息地结束了,以杨怀礼的落魄逃走告终。

    那边,叶奕修不断催促着,叶楚无奈一笑,跟了上去。

    ***

    今日,天气晴好,阳光清浅,云朵细细密密。

    司各特路上,有个老人慢悠悠地走着。他穿着一身最普通的藏青长衫,看起来毫不起眼,但是衣服熨得整整齐齐。

    老人身量很高,精气神足得很,虽年纪有点大,但是背却挺得笔直,脚步也格外沉稳有力。

    老人的手里提着一个鸟笼,他一边缓缓走着,一边逗弄那鸟儿,看得出他心情很好。

    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出来了。

    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没看清路,他脚步很急,猛地撞在了老人的身上。那男人被撞得退后了几步,老人则一把扶住了男人。

    老人好心地说:“年轻人,走路小心些。”随即,他放开了手。

    男人自己撞到了人,却破口大骂:“你这老头,走路不长眼啊,爷差点就摔在地上了。”

    那男的本是地痞流氓,做事自然不讲道理,一看自己撞到的是个老人,胆子立马就大了起来。

    老人对男人的话恍若未闻,他语气平淡:“年轻人,说话这么冲做什么。”一面说着话,老人一面还掀开了鸟笼上的布,看看鸟儿有没有受惊。

    看见老人完全不在意自己,还有闲情逗弄鸟儿,男人更怒了,他说:“老子被你撞疼了,你这是什么态度!”

    男人用力地推了老人一把,老人的身子晃了一晃。

    男人瞥见了鸟笼,眼睛转了转,说:“老头,你撞疼了我,这样吧,我也不要你赔多少钱,你就把手里那鸟给我。”

    男人做惯了这种讹诈的事情,他看见老人衣着朴素,心想,估计从这老头身上也捞不到什么宝贝。

    但是,老头手里那鸟看上去不错,转手卖了说不定还能卖一些钱。

    老头还未说话,旁边有些人看不过去了:“分明是你自己撞到了人,现在还要人赔钱,什么道理啊。”

    “老人家,您脾气也太好了些,这种人别搭理他。”

    男人的心思被说中了,他恼羞成怒,冲着说话的人大喊:“你们管什么闲事?再多嘴,老子废了你们!”

    说话的人被男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到了,也不敢再出头,男人满意地转过头,对老人说:“老头,这鸟就归我了!”

    老人这才看了男人一眼,淡淡地说:“这鸟可是我的宝贝。”

    男人见老人还不妥协,他心下大怒,抬起手,就要朝老人身上打去。

    这时,一只纤细柔白的手抓住了男人的手臂,然后把男人用力甩到一边,男人往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上。

    男人完全没料到有人敢阻拦自己,他狠狠地说:“是谁在坏老子的事?”男人看了过去,一个少女站在他面前,眼神冰冷。

    “你抢别人的东西,还有理了?”

    这女子正是叶楚。

    叶楚今日无事,本在附近买蛋糕,看见有个男人撞到一个老人身上。男人似乎在对老人发火,男人的语气很凶,老人的反应很淡。

    叶楚皱了皱眉,细细瞧去,才发现这个老人是陆淮的爷爷,陆世贤。

    陆世贤是北平的高官,前几年退了下来。陆世贤当官时兢兢业业,退休后也安于闲逸的生活。

    他为人低调,私下穿得非常朴素,走在街上旁人很少会认出他,只会当他是个普通的老人家。

    上辈子陆世贤以为陆淮和她是真夫妻,待她极好,陆世贤对自己关心得很。他喜欢讲话,陆淮话又不多,平日里都是叶楚在管着他。

    陆世贤晓得叶家败落,怕叶楚沉浸于悲伤情绪,总想办法逗她开心。

    他是除了叶家人之外,对叶楚最好的长辈了。

    叶楚看着那边,发觉那男人突然推了陆世贤一把,叶楚的眼睛一眯。陆世贤脾气很好,而且不会武术,恐怕要吃亏。

    思及此,叶楚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男人见叶楚坏了自己的事,气极:“臭丫头,老子想干嘛就干嘛,你管的着吗?”

    男人本想打叶楚,想起刚才自己居然被她甩开,手顿了一下,没再抬起来。

    叶楚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你再叫一声试试。”叶楚冰冷的视线扫了男人一眼。

    淡淡的一句话,却让男人心头一震,他张了张嘴,骂人的话就这么噎在了喉咙口。

    男人奇怪,明明只是一个小女生,刚才甩开自己手臂的时候,手劲却这么大,现在眼神又慑人。

    叶楚定定地看着男人,声音似霜雪一样:“方才你说自己被这位老人撞伤了,那我们现在就去医院看看。”

    叶楚刚才看见是这男人自己没看清路,却诬陷到陆世贤身上,她嘲讽地说:“看看你到底哪里受伤了。”

    男人的脸色一变,以前自己讹人的时候,语气凶狠一点,那些人就乖乖地把钱交了上来。

    他哪遇到这种不依不饶的情况,如果去医院的话,那他不是露陷了。

    男人有些心虚,他掩饰住自己的害怕:“去医院干什么?我说自己心口被这老头撞疼了,这老头就要负责!”

    叶楚不紧不慢地说:“怎么?连医院都不敢去,你是不是怕自己撒谎被发现?”

    “如果你诬陷了这位老人,那我们就去巡捕房走一趟。”

    男人一下子慌了,他哪敢去巡捕房,他正要开口,这时,旁边有人说话了。

    “小姑娘,说得好,这种人就该去巡捕房里待着,免得他再出来祸害别人。”

    有些人早看不惯男人的行事作风,出口讽刺。

    又有人接话:“刚才你欺负这位老人的时候,不是挺狠的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瞧瞧你现在那怂样,还装什么大爷?”

    大家你一眼,我一语地指责男人,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转身就想走。

    这时,叶楚淡淡地开口:“慢着。”

    不知为何,男人的脚步就这么停了下来。

    叶楚的语调不温不热:“你对这位老人道歉,不然,别想离开。”

    叶楚冷眼瞧着,这人态度恶劣,如果他不对陆世贤道歉,叶楚不会饶过他。

    男人瞄见周围众人的神情,知道自己若不道歉,这事无法收场,他硬着头皮开口:“这位大爷,对不起,都怪我起了歪心思。”

    陆世贤微微颔首,男人松了一口气,灰溜溜地走了,大家也都散去了。

    叶楚看向陆世贤:“您刚才有没有被伤着?”男人推陆世贤的时候,力气极大,陆世贤一把年纪了,叶楚担心他受伤。

    陆世贤微微笑了:“我身子骨硬朗,小丫头,你不必担心。”

    刚才男人要打自己的时候,这小丫头就出来帮了自己。而且小丫头教训人的时候,每一句都说到点子上,让男人完全无法反驳。

    陆世贤挑了挑眉,这强大的气场,和自己的孙子陆淮倒有几分相似。

    陆淮也是这样,平时话少,但每一句话,都极有分量。

    小丫头刚才帮了自己,陆世贤便想着买点东西送给小丫头。陆世贤笑着说:“小丫头,谢谢你刚才帮我,我请你吃点东西吧。”

    叶楚刚要拒绝:“不用……”

    陆世贤看出了她的意思,又说:“小丫头,这是我的一番心意。”陆世贤的话已经说的这样明白,叶楚就没有再拒绝。

    陆世贤:“小丫头,你喜欢吃甜食吗?”

    叶楚:“我还蛮喜欢的。”叶楚知晓陆世贤喜好甜食,看见甜食都会忍不住尝上几口。

    陆世贤:“那我就请你吃糖炒栗子吧,前面那家的就很好吃。”叶楚当然同意了。

    叶楚:“您手里的是什么鸟呀。”逗鸟是陆世贤的爱好之一,不知道这回他又看上了什么。

    陆世贤:“画眉。这鸟声音好听,听起来让人心情愉悦。”

    ……

    叶楚和陆世贤相谈甚欢,叶楚和陆世贤告别后,陆世贤还想着,这小丫头的性情真对他胃口。

    若是能和陆淮相识,说不准会有一段缘分。

    陆世贤回到督军府,他看着陆淮,笑着说:“今日,我碰到一个小丫头,人还挺不错的。”

    陆世贤想着,看上去和你般配得很。

    陆淮对其不感兴趣,淡淡地说了一句:“哦。”

    陆世贤摇摇头,叹了一口气。陆淮性子冷,也不知道哪天才会开窍。

    陆淮根本不知道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神助攻已上线,这是一辆假车哈哈哈。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46章 第46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