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47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47章 第47章

    督军府。

    陆淮收到了军政部总务厅厅长尹国维的请帖。

    碍于尹国维和陆督军之间的交情匪浅。虽然陆淮不喜这种宴会, 但这次的宴会, 陆淮是一定会去的。

    陆淮将请帖随意地放置在书桌一边,又继续处理手上的公务。

    叶公馆。

    叶楚的书桌上放着一张大红请帖, 上面的烫金字体写着受邀人的名字——叶楚。

    这次的请帖是由军政部总务厅厅长的千金尹时言发出的,此次的宴会是尹时言的父亲举办的。

    宴会上邀请了不少上海滩的社会名流。

    尹时言也是信礼中学的学生。上次和北平学生的学术交流会,她也参加了。

    尹时言从小也是被娇养长大的,单纯天真, 看不惯的事情就会直言说出。叶嘉柔勾引杨怀礼, 掉落荷花池这事就是由尹时言的嘴巴宣传了出去。

    因为班级离得近, 叶楚也和尹时言碰上过几次,一来二往, 两人也不算陌生。

    帖子上写的日期是三天后, 叶楚将请帖放进抽屉里。

    那份帖子被拿给叶楚的时候,恰好被叶嘉柔看到了。叶嘉柔一看到叶楚收到了请帖,心想着自己肯定也会收到的。

    这一天,叶嘉柔左等右等, 还是没能等到她的请帖。她总觉得那位军政部总务厅厅长的千金尹时言,莫不是刚好忘记了她?

    因为在严曼曼宴会上的事闹得不小, 尹时言不喜叶嘉柔,同时也想着给她难堪,没有邀请叶嘉柔也在叶楚的意料之中。

    虽说叶楚对这件事一点没放在心上, 但是当叶嘉柔意识到自己真的没有收到请帖时,气得把屋子的东西都摔在了地上。

    又是这样,凭什么叶楚就能得到尹时言的请帖, 而她就这样被忽略过去,令她难堪。

    叶嘉柔虽是气得发抖,但是她还是得找叶楚谈谈,让叶楚捎带她一程。非得去找叶楚帮忙这事,想想就令人心烦。

    第二天,叶嘉柔就找上了叶楚,希望她能带着自己一起过去。

    到了叶楚跟前,叶嘉柔便收起了那副真实的样子,转而假装温和。

    叶嘉柔轻声细语:“姐姐,明天你会去尹小姐的宴会吗?”

    叶楚从母亲那边回来,正走向自己房间的路上,却被叶嘉柔拦了下来。

    叶楚一眼看出叶嘉柔的心思,点了点头:“当然会去。”

    叶嘉柔心中暗恨,可是声音却越发温柔:“那姐姐可不可以载我一程?我想和姐姐一同过去。”

    要是叶楚能带着她一起过去,那么没有邀请函也不是什么大事了,只要她们一起进去,就不会被拦下了。

    叶嘉柔的算盘打得响,没想到叶楚却拒绝了她。

    “嘉柔,你受邀请了吗?”

    叶嘉柔摇头。

    “嘉柔,你有请帖吗?”

    叶嘉柔气得想把手帕撕了。

    叶楚耸了耸肩,告诉叶嘉柔事实:“那我就没办法了。”

    尹时言没有给叶嘉柔请帖,就说明她不想看见叶嘉柔,若是叶楚还硬要将叶嘉柔带过去,那真是说不过去。

    况且,叶楚也不想看到叶嘉柔,拒绝的话她一早就想好了。

    虽说这是事实,但是叶嘉柔的本意又不是听这些,而是想让叶楚捎带她一程,给她个方便。

    叶嘉柔觉得叶楚这人还真没什么眼力见,这样明白的意思她都看不出来。

    叶嘉柔故作伤心:“姐姐,你肯定有请帖,要是你能带着我进去,那问题就解决了。”

    叶楚仍旧泼了盆冷水,再一次拒绝了叶嘉柔:“那我现在就打个电话给尹小姐,问问她,能否将你带过去。”

    “别别别,这点小事就不用麻烦尹小姐了。”叶嘉柔赶忙制止了叶楚。

    要是叶楚真的打个电话给尹时言,那么她想去宴会的愿望就彻底泡汤了。现在她只需要再找其他人,就还会有机会。

    她本以为叶楚能够良心发现,帮她这个忙,没想到叶楚还是依旧惹人烦。

    叶楚微微点头,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句。

    “我忘了,我还不晓得尹家大宅的电话是多少,下次问了,再帮你打吧。”

    叶嘉柔看着叶楚离开的背影,眼睛都气红了,她分明是故意戏耍自己。

    虽说这件事对叶嘉柔来说,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但对于蒋姨娘,却是件天大的好事。

    叶钧钊这几天身体不适,再加上上回叶嘉柔出丑的事,让他颜面尽失。叶钧钊爱面子,自然不想自己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他干脆推了这次的宴会,直接留在家中休息。

    叶楚的母亲苏兰有事回了娘家,那么家中只剩下了蒋姨娘和叶钧钊。

    上次叶钧钊因着叶嘉柔的事对蒋姨娘发火,那时的气还没消,蒋姨娘自然是想使出浑身解数,来讨叶钧钊的欢心。

    就是不知道叶钧钊会给蒋姨娘什么样的臭脸了,因为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他自己的面子更重要的了。

    晚上睡得早,叶楚在宴会当天起了个大早,却接到了付恬恬的电话。

    原先叶楚想和付恬恬一起去尹时言的宴会,她们早已说好了,约定好了时间,准时出门。

    可是昨晚,付恬恬的外祖母病急,老家的人连夜召付恬恬回去,怕老人突然去了,没法见孙女最后一眼。

    虽说到了后半夜,老人的情况稳定了下来,已经脱离了危险。但显然她是去不成宴会了。

    因为爽约,付恬恬赶紧给叶楚打了电话,和叶楚道了声抱歉。叶楚反过来安慰,家人才是最重要的,让她别着急回来。

    收到请帖的第二天,叶楚就准备好穿什么衣服前去赴宴了。

    军政部总务厅厅长喜爱西式的东西,除了家里的各式家具外,他还经常穿着西式的衣服。

    这次的宴会是由尹厅长举办,大家自然会迎合他的爱好,穿西式衣服的宾客一定不少。

    叶楚只需要挑一件中规中矩的小洋装,既不强出风头,也给尹厅长和尹太太留个好印象。

    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宴会安排在晚上,现在出发刚刚好。

    叶楚准备好出发的时候,门口根本就没有叶嘉柔的身影,看来这回叶嘉柔是不会去了。

    这样也好,叶楚看她心烦,也并不想同她虚与委蛇。

    叶家的车子缓缓地往前行驶,经过了上海滩繁华的街道,又过了僻静的巷子,停到尹厅长的宅子前。

    门口已停了不少车,叶楚她来得并不早,但也不迟。

    苏兰回了娘家,叶钧钊不想被人问起叶嘉柔的事情,别人又没有受邀请,所以这次来的人只有叶楚一个。

    叶楚的母亲人缘极好,自然有熟识的太太上来,问起叶楚她母亲的情况。

    林太太:“阿楚,今日怎么是自己来的呀?”

    这个林太太穿了一袭旗袍,略显富态,讲起话来一口吴侬软语。

    “母亲去外祖家了,父亲身体有恙。”叶楚认真回答,将叶嘉柔一笔带过。

    叶楚笑得甜,和母亲的朋友一一问好,又找了个理由告辞,去到小姐们的圈子中。

    宴会上的人叶楚几乎都认识,关系也不错。虽说宴会上什么吃喝玩乐都有,但是终归还是有些无聊。

    叶楚听着旁边那两个女生议论着最新的衣服和首饰,时不时说上一句,时间也慢慢流逝了。

    等到时间一久,叶楚竟走了神。

    另一头,陆淮也到了尹家大宅。

    陆淮特地迟些出门,就是为了在宴会上少待上一些时间,可以早点回去。他对这样的场合不喜,觉得无聊万分。

    沈九说的没错,他的确对很多东西都不上心,那些在别人眼中看来有趣的事情,对他来说,和平常的走路吃饭一样,没什么特别的。

    陆淮先和尹厅长见了一面,然后来到宴会大厅。不少人看到陆淮,都惊喜得很,忙着上前攀谈。

    但是在场的人都是人精,看到陆淮的神色,就知道他此时的心情不佳,脸上写着“生人勿进”这几个字。

    不过大多的宾客都知道陆淮的性子,他本就不是那种会笑脸相迎的人。陆淮时常冷着一张脸,任谁靠近都不会改变。

    原本还有一些人想着上前来,和陆淮交谈,但是时间一长,他们的心思也歇了,人群慢慢散了。

    陆淮坐在角落的沙发上,阴影将他的身子挡了大半,另一半暴露在灯光下。

    灯光与阴影深深浅浅落在他身上,陆淮不经意地抬头,一个熟悉的身影撞进他的眼睛。

    她穿着小洋装,头发悉心打理过了,但是又不会抢了旁人的风头,看上去安安静静。

    陆淮坐在那里,他的视线越过宴会上的宾客,直直地落在叶楚身上。

    阴影中,他的神色看不分明。不晓得他在想着什么。

    叶楚似乎是一个人来的,她心不在焉,身子靠在放置酒杯的桌子旁。她年龄还小,尽管酒杯就在边上,她的手上也是空空的。

    下一秒,她又发起了呆,盯着酒杯,好长一段时间忘了移开。

    从陆淮发现叶楚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望着叶楚。宴会无聊,但是如今多待一会,也无碍。

    那边,叶楚觉得有些怪,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仿佛有人在看她。

    她转头看过去,陆淮坐在角落里,他同平日里一样,不喜聚会,所以才一个人坐着。

    叶楚望向陆淮的时候,他一直没有移开眼睛。即便被她看见,陆淮仍是在那里看着她。

    两人四目相对,视线相接。

    宴会上分明喧闹得很,周围的宾客都在讲话,耳旁是散落的人声,叶楚却觉得四下仿佛忽然静了起来。

    陆淮和叶楚两人,一人站着,一人坐着,谁也没动,只是隔着长长的宴会厅对视着。

    过了一会,陆淮突然站起身来,他从阴影中走开,整个人被灯光照亮。

    前面不远处就是一张长桌。宴会主人特地备了许多酒,供宾客享用。

    桌上放着一杯又一杯的洋酒,酒放在透明的杯子里,不多也不少。

    陆淮来到桌子旁,随手拿起一杯酒。随着陆淮的动作,酒在杯子里摇摇晃晃,反着光。

    陆淮难得弯了弯嘴角,他举起酒杯,朝着叶楚的方向遥遥地点了下。

    没等叶楚反应,陆淮略抬了抬头,将酒杯的酒都饮尽了,喉结上下滚动。

    叶楚脸一热,她也低下头,想寻杯酒来。当她的指尖碰触到酒杯时,忽然收了手。

    她想起来,她尚且没有到能喝酒的年纪,而且她酒量不好,若是碰了酒,不晓得会做出什么来。

    很快,叶楚的手一转,将洋酒旁的果汁拿了起来。

    虽说陆淮和叶楚隔着远,但是陆淮站着的时候,还一直盯着叶楚不放,自然将叶楚的小动作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陆淮的眼里都带了一丝笑意。

    他知道,叶楚晓得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不应该喝酒。

    按着陆淮先前的动作,叶楚也朝着陆淮举了举杯,在他的注视下,将玻璃杯递到嘴边。

    杯子一抵到嘴唇,叶楚就闻到一阵清香,果汁浓郁的香气扑了上来,空气中也不由得带着些甜意。

    叶楚微微张嘴,把果汁喝了下去。许是学着方才陆淮一饮而尽的动作,她喝得有些急,竟然被呛到了。

    喉咙有些痒,她咳嗽了起来。

    怕打扰到其他宾客,叶楚捂着嘴轻声咳嗽,白皙的脸上愈发红了,身体略微起伏着。

    叶楚平复了一下呼吸后,搁下了手中的杯子。

    宴会厅的那边,陆淮默然看着叶楚,她的所有举动都落入了他的眼中。

    那个杯子已经空了,而她的嘴唇上似乎还残留着一些果汁,又因为方才的举动显得更加红了起来。

    那杯果汁也许甜得很,他这么想。

    作者有话要说:  下更在11点,评论随机掉落红包,昨天没发的今天补上。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47章 第47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