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51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51章 第51章

    四下静悄悄的, 花园里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二人。见叶楚没有讲话, 陆淮便自己走了上来。

    陆淮开口:“叶二小姐,一同走走吧。”

    适才他们一同在树丛那边撞破了他人的事, 既然已经过了一段时间,那些尴尬的感觉这时也消散了不少。

    叶楚没有推脱:“好。”

    陆淮和叶楚身形不同,更何况,一个是男子, 一个是女孩, 步子自然也不同。陆淮刻意放缓了脚步。

    月光照着花园, 缠绕着四周的是寂静,他们并肩走着。轻浅的呼吸声微微响动, 对方的气息便在自己的身侧。

    谁都没讲话, 却也没觉得有什么尴尬的。

    就像陆淮先前所讲的那样,他们二人现在要以朋友相待。

    陆淮向来是个话不多的人,他不常开口。

    叶楚不晓得应该说什么,只能没话找话。

    “沈九爷他……”

    方才青会那个姓赵的人对着他的情人炫耀, 听他的语气,他似乎想对沈九动手。

    沈九这人虽爱胡闹, 可叶楚知道他的性子,他上辈子也帮了陆淮不少,她并不希望他出什么事。

    陆淮定是会帮沈九一把的, 叶楚明白得很。不过现在她问起来这个问题,只是想从他口中确认一下罢了。

    “老九的事情你不必担心。”

    陆淮对叶楚的想法一清二楚,他很快便给了她答案。

    “……”

    两人一边讲话, 一边慢步往宴会厅走。

    ***

    当叶楚和陆淮被困在花园的时候,叶嘉柔也到达了尹时言的家门口。

    不过她并不是一个人前来,而是作为杨怀礼的女伴出席宴会。

    因为叶嘉柔没有收到尹时言的邀请函,所以去不成宴会。她想着让叶楚捎带着她,却被叶楚拒绝。

    可是叶嘉柔并没有因此作罢,立即想了别的方法,找上了杨怀礼。

    叶嘉柔心想,之前她在信礼中学的门口被人羞辱污蔑,人人都以为她是个失败者。

    若是她在这次的宴会上,能和杨怀礼共同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那么所有人都会认为她和杨怀礼是一对。

    只要她能说动杨怀礼,这么一次就够了,一定能扭转大家对她的看法。

    上回的谣言也该散了。

    不是她叶嘉柔专会勾引人,而是那些男人自己喜欢往上凑。要怪只怪她太有魅力了。

    让叶嘉柔没想到的是,她一和杨怀礼提出,杨怀礼就立即应允了,她还以为自己还要多费点口舌。

    越和叶嘉柔相处,杨怀礼越是深陷其中,他被叶嘉柔深深迷住了。

    要是一开始叶嘉柔就让杨怀礼公开她的身份,杨怀礼可能不会照做,但是如今他心心念的都是叶嘉柔,当然会顾及叶嘉柔的心情。

    杨怀礼自诩是翩翩君子,虽然他对叶嘉柔的感情越发深了,可是他却不会在叶嘉柔的面前表现出来。

    导致叶嘉柔现在还觉得杨怀礼对她的感情没有特别深。

    这次叶嘉柔一和杨怀礼提出要求,杨怀礼二话不说就应了。

    杨怀礼不仅答应了让叶嘉柔作为他的女伴出席宴会,更是带着叶嘉柔挑选了好几件漂亮的裙子,为了让叶嘉柔风光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杨怀礼感觉自己魔怔了,对于叶嘉柔的话,他都会相信,对于叶嘉柔做的事,他都能了解和包容。

    可怜的杨怀礼不晓得,他之所以会这么疯狂地迷恋叶嘉柔,是因为叶嘉柔的女主角光环。

    只要叶嘉柔一出现,就会吸引着他不断靠近。

    宴会当天,杨怀礼按着叶嘉柔给他定下的时间,来到了叶公馆的门口,将叶嘉柔接上了车。

    车子稳稳地停靠在尹家大宅门口。

    杨怀礼先自行下了车,绕到车的另外一旁,为他的女伴叶嘉柔开车门。

    车门缓缓拉开,杨怀礼伸出手,摊在叶嘉柔的面前。叶嘉柔对杨怀礼浅浅一笑,将手放在了上面。

    “怀礼哥哥,真是麻烦你了。”叶嘉柔脸上带着笑意。

    “今晚你作为我的女伴出席,我这么做自然是应该的。”杨怀礼谦和地一笑,握紧叶嘉柔的手。

    叶嘉柔深吸了一口气,挽住杨怀礼的手臂,努力绷紧自己的背脊,下巴微微抬起。

    叶嘉柔在心中暗暗骂了一下,叶楚定是已经到了,正在和那些名流小姐攀谈着吧。

    若是叶楚看到自己光明正大地跟在杨怀礼的身边,举止优雅地那些宾客中间周旋,她一定会气得发疯。

    叶楚再怎么好,还是比不上自己,没有其他男人愿意为叶楚撑腰,但是她可不一样。

    就算少了一个陈息远,照样还有更多的人为她出头。

    杨怀礼被叶嘉柔牵着,心情变得很好,一向克制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笑意。

    他全然不知他心目中那个柔弱,需要保护的叶嘉柔,正打算利用他,将他作为一个打击叶楚的工具。

    两人心思各异,很快就来到了宴会厅。

    杨怀礼相熟的人多,一进入到宴会厅,叶嘉柔还没来得及环顾周围,查看叶楚的位置,就被领着去了人群中。

    杨怀礼的朋友一见到杨怀礼,就上前打了声招呼。

    “怀礼,之前可从来没有见你带女伴出来,怎么今晚转了性子?”

    面对朋友的调侃,杨怀礼面不改色:“这位是富商叶钧钊的女儿,叶三小姐叶嘉柔。”

    朋友听了介绍后,面上点了点脑袋,心里却嘀咕,叶三小姐是谁?他只知道刚才叶二小姐在宴会上,但是他对这个叶三小姐了解甚少。

    杨怀礼想着,趁这次机会,可以将叶嘉柔介绍给他的朋友们,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把叶嘉柔引见给第一个朋友后,杨怀礼很快又带着叶嘉柔往下一个朋友那走出。

    先前那个朋友还在困惑着,这个叶三小姐的名字他好像在哪听过,现在给忘了。

    旁边有人看出了这人的心思,好心上前给他解释了一番。

    “你还没想到叶嘉柔是谁啊,你不记得上回怀礼和人打架,就是为了这个女人。”

    这事一说,那人就想了起来,恍然大悟道:“哦,就是那个在信礼中学门口,那个抢人男朋友的女学生啊。”

    说完后,那人又继续奇怪着:“怀礼是不是脑子坏了,我还以为他们早就没来往了,现在看上去,就像把那叶嘉柔当块宝似的。”

    知晓内情的朋友都暗地里啧啧称奇,嘲笑着杨怀礼的眼光。

    叶嘉柔今晚最重要的任务还有一个,就是在叶楚面前炫耀自己的本事,她也想尝尝高人一等的滋味。

    等到杨怀礼将叶嘉柔一一引见给朋友后,叶嘉柔找个由头,说是要混到那些名流小姐的圈子里。

    杨怀礼自然放行,碰巧他朋友找他有事,于是两人便各自去了别的地方。

    一和杨怀礼分开,叶嘉柔就开始往四周瞧去。整个大厅硬是被她扫了好几遍,也没看到叶楚的身影。

    叶嘉柔忍了忍气,这叶楚早不在晚不在,偏偏在她想要找叶楚的时候不见。

    许是刚才进来的时候,叶楚听到了风声,猜到了自己的心思,所以提前避开了。

    不过,叶嘉柔相信叶楚一定还会出现的。

    正当叶嘉柔暗骂着叶楚时,背后有人叫了她一声。

    “叶嘉柔,你没有我的邀请函,又是怎么进来的?”

    叶嘉柔身子一僵,回头一看,果然是宴会的主人,尹时言。

    尹时言在叶嘉柔一来到宴会的时候,就瞧见她了。尹时言还奇怪着,叶嘉柔分明没有邀请函,又是如何进入宴会的。

    但是结合她身边那位杨公子一看,尹时言还有什么想不通的。

    上回在荷花池边,她也是目睹了那件事的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叶嘉柔在和杨怀礼暧昧不清。

    按照严曼曼的性格,叶嘉柔被她踹下池这件事乍一听惊人,但是想想也不足为奇。

    况且叶嘉柔在校门口被人家正牌女友围堵之事,知道的人不少,但是杨怀礼经此一事,还能这么喜欢叶嘉柔。

    嗯,看来他俩是真爱吧。

    虽说叶嘉柔一开始慌了,可是她很快就镇静了下来,她没有收到邀请函不假,不过她是作为杨怀礼的女伴出席,那就没问题了。

    “是尹小姐吧,我是杨公子的女伴,是他带着我来的。”叶嘉柔挺直背,回了话。

    叶嘉柔觉得尹时言没准忘记给她发邀请函了,她也应该给尹时言一个机会,她原谅尹时言了。

    叶嘉柔笑着说:“更何况尹小姐一定是忘记了,我和你同校,又怎么可能收不到邀请函呢?”

    尹时言撇了撇嘴:“你猜错了,不是我忘了,我记得很清楚,一定不能邀请你。”

    叶嘉柔一愣,随即笑了笑:“尹小姐,你一定是和我开玩笑吧?我和尹小姐没见过几次面,又怎么会惹到尹小姐呢?”

    尹时言本来就看不惯叶嘉柔,如今也不会给她面子:“我看你记性肯定不好,一次在荷花池边,一次在学校门口。”

    “我说的够明白了吧。”尹时言挑了挑眉。

    换句话说,尹时言见过了叶嘉柔的每一回出丑,她瞧不上这种下作的行为。

    叶嘉柔眨了眨眼,小脸微白:“尹小姐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就胡乱猜测,若是这些事都是真的,那么杨公子为何还要带我来宴会?”

    尹时因理所当然地讲出自己的想法:“要么就是你在中间撒了谎,要么就是杨公子选择性失忆。”

    说到这,尹时言还和肯定地点了点头:“他傻,他脑子想不通,我又怎么会晓得。”

    叶嘉柔眼泪流转,刚要做出一副要哭的样子来,突然被尹时言抬手打断。

    “要是你想装委屈恶心我,就省省吧,我是这宴会的主人,你若是不哭,我还能让你多留一会。”

    听完尹时言的话,叶嘉柔立即将眼泪收了,她还没碰到叶楚,向叶楚夸耀。才不想这么快就离开。

    看着叶嘉柔强忍着怒气的小脸,尹时言心满意足地走开了。

    ***

    宋倩如之前去找叶楚麻烦,结果惨败而归,没讨得半点好处,反而自己被堵得无话可说。

    宋倩如回到位置上,脸色铁青。她愤愤地想,没想到叶楚这般牙尖嘴利,分明是她自己勾引三少,没想到三言两语就将自己摘了个干净。

    想到陆淮看着叶楚专注的样子,宋倩如攥紧了拳头,不行,她咽不下这口气。

    宋倩如环顾四周,这时,她的视线落在了宴会厅的门口。

    参谋官的夫人吴太太正缓缓地走过来,她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任谁都瞧得出她的心情很好。

    不一会,一个男人也走了进来,宋倩如眼睛一眯,这个男人她认识。

    吴太太的宅子在宋倩如家附近,宋倩如有时会看见不同的男人送吴太太回家,近期这个男人出现的比较频繁。

    这个男人和吴太太在一起时,举止亲昵,仿若情人般。

    参谋官已经五六十岁了,年纪比吴太太要大上很多,好不容易娶得这么一位娇妻,他自然会把吴太太捧在手心。

    但参谋官公务繁忙,经常会到各地出差,因此,大部分时间,吴太太是一个人呆在宅子里的。

    宋倩如的母亲和吴太太的关系不错,吴太太有时候会到宋倩如家串门,但是,吴太太走后,宋倩如母亲的语气就变了。

    宋倩如回忆了一下,她记得母亲当时是这样说的:“吴太太不是个安分的,你看参谋官刚走,她就带了男人回来……”

    “她当了参谋官的夫人后,整天趾高气扬的,呵呵,谁不知道她背地里那副德行……”

    “参谋官还把她当成宝呢,他哪里知道自己头上戴了这么多顶绿帽子……”

    当然,宋倩如母亲并没有当着宋倩如的面讲这些话,这是宋倩如无意间听到的。

    此时这两人一前一后进来,细看吴太太的脸色,可以看出隐约还带着一丝潮.红。宋倩如自然清楚,这两人刚才做了什么。

    宋倩如嗤笑了一声,真是不知羞耻。

    突然,宋倩如的心里闪过了一个念头,她环顾了整个宴会厅,发现叶楚不在厅里。

    宋倩如笑了,真是天助我也。

    方才吴太太必定在外面和这男人偷情,她若告诉吴太太,叶楚刚刚也不在这里,不知道吴太太心里会怎么想?

    吴太太这人生性多疑,若她知道有人看见她偷情,一定不会放过那人。

    因着宋倩如母亲和吴太太关系好,即使吴太太知晓宋倩如他们知道自己与男人有牵扯,吴太太也不会过多在意她们。

    但若是一个陌生人知道这件事,那就不一样了。

    宋倩如扬了扬笑容,提脚往吴太太的方向走去。

    宋倩如走到吴太太身边,笑着说:“今日您看起来真漂亮。”她知晓吴太太喜欢听奉承的话,嘴巴就甜了些。

    吴太太转过身,看见是宋倩如,一脸笑意:“是倩如呀,你母亲呢?”吴太太和宋倩如母亲关系不错,她对宋倩如的态度自然很温和。

    宋倩如说:“我母亲和其他太太在聊天呢。”吴太太笑着点点头。

    宋倩如突然开口:“咦?奇怪?”

    吴太太随口问了一句:“怎么了?”

    宋倩如说:“我有个朋友,说要去散散心,结果她去花园很久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吴太太神色本来是放松的,一听见花园这两个字,吴太太的脸色就轻微变了一下。

    吴太太看着宋倩如:“你的朋友?是谁啊?”

    宋倩如见吴太太神色变了,她心里暗暗笑了,嘴上说:“其实也不算朋友,我不爱搭理她,但她总爱找我讲话。”

    顿了顿,宋倩如接着说:“哦对了,她叫叶楚。”

    吴太太示意宋倩如继续讲下去,宋倩如脸上带着轻慢之色:“叶楚是商人叶钧钊的二女儿,家里没什么背景,总爱和我套近乎,烦都烦死了。”

    宋倩如本就瞧不起叶楚的身份,现在她更是颠倒黑白,把叶楚说成了一个攀附权贵、处处巴结自己的人,而自己对叶楚这种讨好的行为厌恶至极。

    吴太太知晓宋倩如的性子,她一向看不起旁人,她这种态度是意料之中的。

    宋倩如一脸不耐:“算了,懒得搭理她,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花园看见什么了,这么迟都不回来。”

    宋倩如状似不经意地又提醒了吴太太一句,叶楚可能在花园里撞见她的丑事了。

    吴太太眉心一跳,面上却不显露半分:“商贾之女罢了,你管她作什么。”

    宋倩如知晓吴太太已经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她笑着说:“吴太太说的是,那我先去找我母亲了。”

    转过身,宋倩如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起来,叶楚勾搭三少,不就是因为三少位高权重吗?

    三少是陆督军的儿子,只有我宋倩如才配得起他,叶楚一个商人之女,凭什么肖想三少?

    宋倩如想着,刚才她对吴太太那番话,吴太太一定对叶楚起了疑心,她定会对叶楚做些什么。

    她倒要看看,叶楚招惹了参谋官的太太,还有谁会帮叶楚。

    宋倩如离开后,吴太太立马转过身,对侍女阿玉说:“你去看一下,看看叶二小姐有没有在这里?”

    阿玉应了声是,就离开了。

    吴太太脸色差了几分,若宋倩如说的是真的,那叶楚极有可能在花园里撞见了自己和赵爷偷情。

    吴太太嫁给参谋官,本就是看中了参谋官夫人的地位,她对参谋官毫无爱意。更别提参谋官年纪比她大上一轮,吴太太很是不满。

    参谋官不在家,吴太太当然耐不住寂寞,想要找年轻的男人纾解欲望。

    青会的赵爷是她最近的相好,今日赵爷和她被邀请到这个宴会上,两人一撞见,就按捺不住了。

    方才两人在偷情时,隐约听到了声响,后来传来了猫儿的叫声,两人这才放松了警惕。

    吴太太脸色阴冷,现在想想,方才果然是有人躲在那里,而她和赵爷竟完全不知,被蒙在了鼓里。

    虽然吴太太让阿玉去打探,叶楚现在是否在宴会厅,但是,吴太太心中已经认定了,就算叶楚没看见,她也绝不会给叶楚好果子吃。

    叶楚只要走出了这个宴会厅,就极有可能撞见了自己偷情,她决饶不了叶楚。

    阿玉走到吴太太身边,低声说:“太太,叶二小姐不在这里。”

    吴太太早就料到了这个答案,她轻轻地说了一句:“哦?还没回来啊。”

    吴太太的脸色沉了下来,叶楚逛个花园而已,实在没必要这么迟回来,她定是想等自己和赵爷走远了,然后再走回来。

    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

    可惜,她不会给叶楚这个机会了。

    吴太太低声吩咐了阿玉几句,阿玉点头应是,离开了。

    吴太太的算盘打得响,但是,她的这个计划注定要落空了。

    因为叶楚是和陆淮一同回来的。

    若是吴太太想在陆淮面前陷害叶楚,陆淮又怎会坐视不理?

    他必定会护她周全。

    她千算万算,又怎能算到当时和叶楚一起待在花园里的人是陆家三少呢?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评论应该要破5000了,所以今天还会有加更。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51章 第51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