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53章-民国女配娇-
民国女配娇

第53章 第53章

    陆淮方才和叶楚告别后, 为了和叶楚分开进去, 他特地在外逗留了一会,这才往宴会厅缓缓走去。

    刚走到宴会厅门口, 陆淮就听见了宋倩如尖锐的声音。那嗓音一贯刺耳,可这一回她的话却与叶楚有关系。

    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宋倩如却在指责叶楚在同男子私会。

    陆淮微微皱眉,漆黑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凉意, 冷声道:“刚才叶二小姐和我在一起。”

    淡漠的声音沉沉地落在叶楚身后, 叶楚转过头, 深深地看了陆淮一眼。

    他在帮自己说话。

    叶楚的嘴角露出一丝极浅的笑意。

    宴会厅众人的脸色变了变,陆三少与叶楚在一起?

    有些人认为陆淮做事公正、不偏不倚, 许是方才在外头与叶楚碰上了, 现在看见有人污蔑叶楚,自然会站出来为叶楚说话。

    而有些人则认为陆淮不近女色,寻常女子根本连陆淮的身都近不了,如今陆淮说出这番话, 说不定是对叶二小姐有几分特别。

    思及此,众人看向叶楚的目光就变得有些晦暗不明。

    宋倩如原本等着叶楚出丑, 坐实叶楚与人偷情的罪名,她的脸上扬起了得意的笑容。

    但看见陆淮进来时,她的笑容一寸寸褪了下去。

    陆三少说他刚才和叶楚在一起?

    宋倩如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但想起今晚陆淮看着叶楚神情专注的样子,她的脸刷的一下白了。

    而下一秒,陆淮的话更是让宋倩如的心跌入了谷底。

    陆淮嘴角微微下沉, 眸色幽暗:“刚才我同叶二小姐在外面偶遇,但宋小姐却张嘴闭嘴说叶二小姐与男人私会。”

    “莫不是宋部长就是这样教你的?”

    陆淮声线极低,却字字诛心,重重地敲击在宋倩如的心上,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宋倩如呆住了,陆三少为了叶楚,这样讲自己?他就这么喜欢叶楚吗?

    众目睽睽下被心爱的人斥责,宋倩如只觉得自己手脚冰凉,整个人如坠冰窖。

    陆淮收回视线,再不看宋倩如。

    叶楚瞥见了宋倩如那绝望的样子,她淡淡地说了一句:“想必宋小姐家教极严,污蔑人的事情做得倒是挺顺手的。”

    现在陆淮只是说出了事实,宋倩如就觉得大受打击。宋倩如怎么不想想,方才她污蔑自己的时候,自己何其无辜?

    叶楚轻呵了一声。

    宋倩如自然听出了叶楚的讽刺,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叶楚没有看宋倩如,她微侧过头,看了陆淮一眼:“刚才多谢三少帮我讲话。”

    这时,陆淮也正好向叶楚看了过去,他对上了叶楚轻浅的目光,两人四目相接。

    他们极有默契,陆淮瞬间知晓了叶楚的意思,她让自己不用管这件事,她自己会解决。

    陆淮挑了挑眉,他知道这小骗子聪慧伶俐,绝不会吃亏。

    陆淮微微颔首,不再说话,但他往前走了几步,走到了叶楚身边。

    和叶楚站在了一起。

    虽说这小骗子不需要自己帮忙,但是他站在这里看看也无妨。

    叶楚瞥见陆淮走到自己身边,知晓陆淮要为自己撑腰,她的眼底浮现了一丝极浅的笑意。

    陆淮这举动又落到了众人眼里,陆三少讲完那句话后,分明可以离开了,可是他偏偏没走,众人看向叶楚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

    另一头,吴太太在陆淮进来的时候,脸色陡然变了。她千算万算,没算到陆三少会和叶楚在一起。

    看到陆三少帮叶楚讲话,吴太太心中早就后悔了。

    事情一旦牵扯到了陆三少,那就麻烦了。陆三少做事极其公正,若自己在他面前诬陷叶楚,陆三少定不会放过自己。

    而且陆三少肯为一个女子出头,承认与叶楚偶遇,这是之前从未发生过的事。

    莫非陆三少对叶楚上了心?吴太太越想越慌张,那自己不是完蛋了,想着想着,她的手禁不住颤抖起来。

    但自己刚才话里话外已经在说叶楚偷窃,若否定了之前说的话,更显得自己心虚。

    吴太太的心思百转千回,斟酌着开口:“刚才那件事可能是误会……”

    话未说完,叶楚不急不慢地说:“吴太太,既然是误会,那就更要说清楚了。”

    叶楚瞥了吴太太一眼,眼里带着讽刺之色:“不说清楚,怎么找到吴太太的耳环?怎么给无辜的人一个公道呢?”

    叶楚自然知晓吴太太看到陆淮时,态度就有了转变,方才还想定自己的罪名,现在却想避重就轻。

    污蔑了人还想全身而退,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眼见叶楚不依不饶,吴太太的脸青一阵白一阵,事已至此,她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吴太太咬着牙说:“叶二小姐说的是。”

    叶楚微抬下巴,淡淡地说:“吴太太,等会事情弄清楚后,若证实是我偷了吴太太的耳环,我任由吴太太处置。”

    “但若查清是有人故意陷害我,吴太太,你会如何做?”

    吴太太眉心跳了跳,叶楚这是告诉自己,她不会任由人随意污蔑她。

    陆淮还站在叶楚身边,吴太太不敢不认,她只能说:“我自然会给叶二小姐一个公道。”

    叶楚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那吴太太可要记牢了这句话。”

    别到时候又不认账。

    叶楚看向阿玉:“我现在问你几句话,你要如实说。”

    阿玉早就慌了神,她连忙朝吴太太看去。吴太太眼神冰冷,意思是让阿玉好好说话,不要把事情牵扯到她的身上。

    阿玉知晓吴太太做事狠辣,她不敢违背吴太太的意思,看着叶楚,点了点头。

    叶楚缓缓地说:“你口口声声说我偷了吴太太的耳环,你确定看见我的脸了吗?”

    阿玉当然说:“我确实看见了。”

    叶楚扬了扬眉,继续说:“那你是在哪里看见我的?”

    阿玉想了想,她说:“我到了走廊的拐角处,就碰见了你。那时候你手里就拿着太太的耳环。”

    这时,尹夫人的声音响起了:“咦?吴太太房间外面走廊上的灯,昨日刚坏了,我原本今日想叫人去修的。”

    原本叶楚就想着和阿玉多说上几句话,找出她话中的破绽,没想到尹夫人指出走廊灯出了问题,恰好帮了她的忙。

    叶楚笑了笑,她又看向阿玉:“走廊上的灯坏了,没有光亮,大晚上你是怎么看见我的?”

    阿玉本是撒谎,每一句话都是胡诌的,她哪还记得灯坏了这一茬。

    但阿玉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指出了错处,她慌忙改口:“不是,是我记错了,我不是在走廊上碰见叶二小姐的。”

    “我是在楼下看见叶二小姐的。”阿玉急忙说:“对,楼下有灯光,所以我才看清了叶二小姐的脸。”

    话音刚落,有人噗嗤一声笑了:“切,变来变去,谁知道你说的是真还是假?”

    “要我说,说不准耳环就是你偷的!”

    叶楚转过身一看,是尹时言。尹时言对叶楚挤了挤眼睛,好像在说,阿楚,我帮你对付坏人。

    叶楚看着尹时言,轻轻笑了。

    阿玉的脸色立马白了,她连连摆手:“不是我,我没有偷太太的耳环!”

    阿玉暗暗叫苦,分明是太太让自己诬陷叶楚,现在却要让自己来承担。

    本来众人就已经减少了对叶楚的怀疑,如今阿玉的改口让她的证词变得更加不可相信。

    吴太太心里暗骂,这个蠢货,说话就不能带点脑子吗?

    叶楚看着阿玉,又问:“你是在什么时候看到我的?说个具体时间。”

    阿玉心想,这回可千万不要出错了,她绞尽脑汁地想了想,说:“我是在八点左右看见叶二小姐的。”

    叶楚没有继续回答阿玉,反而转头看向尹夫人,问:“尹夫人,按你的脚程,从宴会厅到吴太太的住所要花多少时间?”

    尹夫人想了想,开口:“我走路很快,大概要花十七分钟左右。”

    尹家的宅子很大,随便走走都要花不少时间。更别提给客人的房间都是顶好的,所以要走一会才会到。

    叶楚说:“尹夫人走路很快都要花十七分钟,我若是再扩大范围,那花费的时间就在十分钟到二十五分钟之间。”

    叶楚的意思是,尹夫人是尹宅的女主人,对宅子熟悉得很。那么若换做其他人,他们的步子快慢不同,所花的时间自然也不一样。

    时间范围定到十到二十五分钟内,毫不为过。

    “即便是跑着过去,那也最少要花上十分钟。”

    “阿玉,你同意我说的吗?”

    阿玉想了想,觉得叶楚好像说的没错,她点了点头。

    叶楚继续说:“我是在7点55左右离开宴会厅的,这点尹小姐还有其他几位小姐都可以作证。”

    离开宴会厅的时候,叶楚特地看了一眼怀表,走之前她还和交好的几位小姐打了声招呼。

    尹时言和那几位小姐都点了点头,同意了叶楚的话。

    叶楚神态从容,声音淡淡:“我7点55分离开,若要去偷耳环,按照我给出的范围,我选个最短的时间,十分钟,那我也要八点05分才会到。”

    叶楚的眼中露出淡淡的讥讽之色:“那你是如何在八点看见我的?”

    阿玉讲的是她在八点看见了叶楚拿着耳环出来,可是按照最快的时间,叶楚在八点零五才能到吴太太的房间。

    叶楚又岂能在没到现场时,就已经把耳环给偷了呢?

    尹时言讽刺道:“我母亲走路算非常快了,寻常女子走到那儿都要花个二十多分钟,阿楚还是第一次来,十分钟的话,阿楚还是算少了呢。”

    尹时言笑道:“你说你八点钟就碰到阿楚了,阿楚又没有长了翅膀,你让她怎么飞过来?”

    众人听了尹时言的话,都笑了。

    阿玉面色变了变:“可能是我记错了……”

    尹时言冷哼了一声:“又记错了?那你指证别人做什么?”

    阿玉顿时哑口无言。

    这时,陆淮淡淡地说了一句:“我和叶二小姐在外头遇见的时候,正好是八点左右。”

    陆淮的话一出口,自然很有说服力,没人再相信阿玉说的任何一句话。

    叶楚看向吴太太,冷冷地说:“吴太太,现在你怎么说?”

    现在一切都已经明了,阿玉就是在诬陷自己。

    吴太太脸色铁青,想到叶楚说要讨个公道,她说:“这样看来确实是阿玉看错了。”

    吴太太看向阿玉:“阿玉,你怎么搞的?大晚上的认错了人,我耳环根本不是叶二小姐偷的。”

    吴太太避重就轻,话里话外的意思是阿玉只是认错了人,说错了话罢了。

    紧接着,吴太太又说:“这样吧,你给叶二小姐道个歉,叶二小姐大人有大量,肯定会原谅你。”

    吴太太又默默地给叶楚挖了坑,若叶楚不接受阿玉的道歉,还要胡搅蛮缠,那就是叶楚不讲道理。

    阿玉连忙说:“叶二小姐,对不起,都怪我没看清人,冤枉了叶二小姐,你就原谅我吧。”

    叶楚心里冷笑,吴太太这样就想蒙混过关,把这件事掀了过去。

    她可不会白受这个委屈。

    叶楚冷声:“吴太太,刚开始你认为我偷了你的耳环,还想搜我的身,对不对?”

    吴太太脸一白:“这事就是个误会……”

    吴太太瞬间明白了过来,已经证明了叶楚的清白,现在她的意思就是反将一军,想要搜阿玉的身。

    为了诬陷叶楚,阿玉的身上还带着那副耳环,阿玉被搜身的话,事情一定会败露的。

    到时候大家就会知晓,今日这事是她自导自演的,那一切都完了。

    叶楚完全不听吴太太的话,她的声音冷得似寒风一样:“吴太太,为了给我一个公道,你的丫鬟自然也要搜身。”

    陆淮没料到当时吴太太还想要搜叶楚的身,他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陆淮的眼睛似深谭一样,望不见底:“就按叶二小姐说的做。”

    吴太太还想反驳,听见了陆淮的话,她立马就住了嘴。

    陆淮再次表示了他对叶楚的态度。

    叶楚看了陆淮一眼,嘴角含笑,谢谢你。

    若没有陆淮的话,凭吴太太的身份,她还真不能如何。

    陆淮挑了挑眉,刚才表现不错。

    他就知道小骗子没有让自己失望。

    叶楚看着尹夫人,温声道:“尹夫人,您可否带吴太太的丫鬟去房里搜一下?”

    叶楚为了避险,自然不能去搜身。而尹夫人是宴会的主办人,为人又公正,做这件事最合适了。

    尹夫人明白叶楚的意思,她说:“当然可以。”

    然后,她冷冷地看着阿玉:“快跟我来。”

    阿玉知晓吴太太的耳环就放在自己的身上,没人比她更清楚了,她当然不肯去搜身。

    尹夫人见阿玉不配合,脸色一冷,对周围几个侍女说:“把她抓过来。”

    侍女们抓住阿玉的胳膊,要把她拉过去。阿玉挣扎着不想过去,推推嚷嚷间,一个东西掉在了地上。

    众人都看了过去,正是一副耳环。

    这耳环做工精巧,质地极佳,一看就不是阿玉能够买得起的,这耳环的主人是谁,众人都心知肚明。

    吴太太见耳环掉在地上,脸色大变,但她立马维持住镇定,大骂:“阿玉,我对你这样好,你居然这么对我!”

    吴太太一面给阿玉使眼色,一面继续说:“你这吃里扒外的东西,我饶不了你!”

    吴太太威胁阿玉,若她供出自己,她的家人也不会好过。

    阿玉闭了闭眼,认了这件事:“太太,是我贪财,偷了您的耳环,我对不住您。”

    吴太太的表演并没有说服大家,大家的眼底露出鄙夷之色。现在真相大白了,刚才吴太太和丫鬟死咬着叶楚不放,分明是主仆两人串通了,要陷害叶楚。

    吴太太人品不好,众人隐隐都有耳闻。也不知道叶二小姐招谁惹谁了,偏偏被吴太太这种人惦记上。

    陆淮冷瞥了吴太太一眼:“你知道该如何处置。”

    陆淮之后会惩治吴太太,目前那丫鬟就让吴太太自己处理。

    陆淮语气淡淡,却有着不容忽视的威慑力。

    吴太太心神一凛,连忙说:“三少您放心,我一定会照做的。”

    陆三少的话她不敢不听,吴太太心想,她回去后就把这丫鬟发卖了。

    这件事到目前为止就算告一段落了,众人窃窃私语,讲话声渐渐响起。

    ***

    待到宾客快要散尽后,宋倩如才从尹家大宅出来。她正懊恼万分,刚才竟被叶楚钻了空子,又在陆淮面前丢了脸面。

    宋倩如正在思来想去,愁眉苦脸,朝着宋家的车走去。

    宋家的车停在不远处,然而,宋倩如并没有顺利抵达那里。

    因为她刚走到半路,就有人将她拦了下来。

    那人来得极快,她没来得及反应,顷刻之间,他便将一把冰冷的物件抵住了她的腰间。

    宋倩如脸一白,顿时没了血色。宋倩如不知道这人要做什么,可她也不能尖叫,若是逼他开枪,那就完了。

    她仍残留着一丝理智,迅速想到了法子,要用权势压人。

    宋倩如故作镇定:“我可是外交部长的女儿,你要做什么?”

    那人冷哼了一声,手中的枪往前挪了一寸。

    他的声音寒冷至极:“宋五小姐,三少要同你见一面。”

    宋倩如怔了几秒,整颗心往下一坠。若是这人是歹徒,她反倒没有这般害怕。可那句话令她更为恐慌,因为她清楚,她彻底惹怒了陆淮。

    宋倩如扫视了一圈,没发现陆淮。尹家宅子门前还有些人,要是能在这里见陆淮,说不定他还会给她留几分薄面。

    她问那人:“在哪?”

    那人说:“宋五小姐跟我走一遭不就知道了?”

    那人口风紧得很,并不透露一丝一毫。但宋倩如没有办法,她必须跟他走,更不必讲,她腰间仍然抵着那把冷硬的枪。

    “宋五小姐最好给我老实点。”

    走之前,那人还警告了一声,分明不把她看在眼里。宋倩如心中气极,却又生生将愤怒压了下来。

    此时,她更担心的是等会见了陆淮后,他会怎么对她。

    那人的步子大,宋倩如没有法子,只得加快脚步,一路上磕磕碰碰,险些摔倒。没过多久,便到了一个极为僻静的地方。

    那人将她狠狠往前一摔,没有一点怜香惜玉。宋倩如身形不稳,差点就要跌倒,她晃了晃,又努力站直了身子。

    有一个人站在阴影深处,这边没有光,他的脸被遮挡住了,看不清楚。

    漆黑的夜里,他的身影高大又冷峻。他分明还未开口,甚至连一点举动都没有,却带着极强的压迫感。

    宋倩如听见一声冷笑,她的身体一僵。

    “呵,你方才在尹家仗势欺人,现下倒是没了胆子。”

    她听得明白,这是陆淮的声音。

    陆淮平时也对她没有好脸色,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冷漠。

    宋倩如心中明白,他早就怒了,只是因为那是在尹家的聚会上,陆淮才给她留了一点面子。

    而现在……

    她不清楚陆淮会做什么,因为她从未见过他真正发火的样子。

    宋倩如惧怕得很,她先前在那么多人眼前,污蔑叶楚和男子私会,这相当于没给陆淮任何脸面。

    更何况,她早已经清楚,叶楚在陆淮心里的位置。

    “对不起,三少。”

    “之前在尹家聚会上,我不是故意的,更没有想过要将三少牵扯进来。”

    宋倩如的声音有些颤抖。她向来心高气傲,可现在她只希望自己的低头能换取陆淮的原谅。

    她的话中仍旧绕开了叶楚,转而对陆淮道歉。

    “我……”

    宋倩如还没有说完她的道歉,却立即被陆淮打断了。

    陆淮的声音冷得好似寒风:“不必讲那么多废话。”

    那是宋倩如爱慕已久的人,但他讲出的每一句话都刺痛她的心。她此刻并没能想那么多,只在努力缓解她的害怕。

    宋倩如哆哆嗦嗦地点头:“好。”

    陆淮的话里没有一丝温度:“宋倩如。”

    这是今天晚上,陆淮第一次叫了她的名字,但宋倩如一点也没有觉得欣喜,她总觉得,接下来迎接她的是更大的风暴。

    陆淮冷声:“有几句话,你给我记住。”

    宋倩如的面色一凝,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漫上心头。陆淮今夜对她讲的话比先前加起来都还要多,却似乎是他对她说的最后的话。

    这时,身后那人突然往前踏了一步,像先前带宋倩如来时那样,他的枪仍旧拿在手上。

    不知道是否受了陆淮的指示,那个人伸出了枪。

    宋倩如身体僵住,她察觉到了冰冷坚硬的枪又一次抵在了她的腰间,带着非常明显的威胁性质。

    夜色深沉,陆淮站在黑漆漆的阴影之中,神色看不分明。原先冷冽的气质,现在竟变得更加冰冷了。

    陆淮的眼睛没有在宋倩如停留一秒,因为多看一眼,他都觉得心烦。

    这时,陆淮冷淡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字一句。四周越寂静,他的话便越清晰。

    “我不想再在上海滩见到你。”

    宋倩如的心一紧。这是她头一回晓得,生了气的陆淮,竟是这个样子的。

    “你也不准再靠近叶楚半步。”

    宋倩如的心一寒。这也是她头一回见到,对叶楚上心的陆淮,竟会对旁人这般冷漠。

    他的声线低沉极了,却如同这秋夜里,最最冰冷的那一阵风。

    “你听明白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随机掉落红包,下一更在11点。

《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最新章节《章节目录 第53章 第53章》网址:http://www.114ttg.com/txt/170/170357/49599755.html